“岳!”

正在书房里指导女儿作功课的南天岳被嘉琪突兀、尖锐的叫声吓得撞翻一椅子,又扫落了女儿的课本,慌慌张张地冲出书房,循着尖叫声跑过去。

嘉琪正呆呆地站在Mickey的房门口,脸色苍白、双目噙泪。南天岳心疼地一把拥住她,大手还不断上下抚挲着她的背安慰着:

“宝贝,怎么了?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嘉琪抬眼、直抖。

“Mickey……Mickey他……他……整理房间……”

“别急,宝贝,别急,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的。”

南天岳温馨抚慰。“是不是整理他的房间时发现黄色画刊或录影带什么的?不要紧,像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总是会……”

嘉琪直摇头。

“不是、不是……!”

“那是保险套?”南天岳笑笑。“放心,我警告过他了,他不会……”

“不、不是啊!”嘉琪脑袋摇得更厉害。

“也不是?”南天岳皱眉。“不会是……他在嗑药吧?这我得好好……”

“岳!”嘉琪大叫着扬起手上的纸条。“是这个、这个呀!”

“这是什么?”

南天岳狐疑地接过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J伯伯决定要试试我的能力,所以派了个任务给我,在阿尔及尔,哇!好兴奋,是战区耶!

请放心,在开学以前,我一定会完成任务赶回来上课的。

Mickey

“J!你这狗杂种!”

六岁的南米妮诧异地望着像颗炮弹一样冲出大门外的父亲。

“妈咪,爹地怎么了?”

牵着女儿的手,嘉琪看着黑色跑车三两下就不见踪影。

“呃,他很火大……非常非常火大。”

虽然早有准备,但一看到狰狞凶恶的黑鹰就像个凶神恶煞似的闯进办公室里来,J和大卫-W仍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大卫-W忙退至窗户前,J也站起来退后一步。

“黑鹰,是Mickey自己要求的!”J先自我辩解。

南天岳黑着脸站在办公桌前。

“那是我的儿子,他今年才刚满十八岁,黄金人生才刚开始,而你居然派他去阿尔及利亚?那个乱七八糟的国家、那个傻得同时和三个国家宣战的愚蠢国家?”

他陰森森地说。

J咳了咳。

“呃,这个……是他自愿的,黑鹰,我想,他跟你学了这么多年,应该差不了你多少吧,因此……”

“放屁!”南天岳怒骂。“我从五岁开始学武,二十岁才出第一次任务。那小子到现在也不过才学了七年,胡须都还未长全,他能干什么?”

“我知道,所以……”J小心冀翼地拉开怞屉拿出一张机票。“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这个……嘿嘿……”

南天岳瞪着机票良久,J拿着机票的手都差点抖起来了,南天岳才慢慢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瞪着他。

“SonOfabitch!”他咬牙咒骂。“这么多年了,你始终就是不肯放过我是吧!从七年前伊拉克那一回开始,你设计过我多少回?帮我准备过多少次机票?现在,居然利用起我儿子来!”

J尴尬地嘿嘿两声。

“我……也是不得已的,你也清楚得很,每一次都是非你不可的情况下我才……才……”

“设计我。”南天岳冷冷道。

J干笑两声。

“我想,这不可能是最后一回设计我吧?”

J为难地看着他。

“很好!”南天岳伸手抢过机票转身就走。

“我就先去抓回那小子,亲手将他剁成十八块,再回来把你们统统宰掉!整个CIA上下一个不留地全部宰掉!我看你们还有谁能设计我!……!全是一堆!”

J和大卫-W直到看不到南天岳的身影、也听不到他的咒骂声后才敢松下一口气。

“总算又成功了。”

“是啊,”大卫-W喃喃道。“可是我们最好开始想下一回该怎么设计他了。”他叹了口气。“这七年来,什么手段都使过了,每一次都是胆颠心谅地将他送上路。现在,我再也想不出该用什么方法来拐他出任务了!”

“想不出也得想。”J苦笑。“事实上,这个任务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有个任务还等着他呢。”

“上帝!”

“是啊,上帝!”——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