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状有如菱形的华盛顿特区位在美国东海岸大约中间部位,被包围在马里兰州里,西南以波多马克河与维吉尼亚州相隔。整个城市沿着河岸在山岳上绵延着,波多马克河的支流岩溪在市中心纵向流过,形成一个苍翠的小河谷。

华盛顿特区以TheMall、北、东、南国会大厦街为中心,将市区分成四个部分:西北(NW)、西南(SW)、东北(NE)、东南(SE)。不同的民族融合为这个美国首都添加了不同的色彩,光是看看市内的各式建筑便可领略其一二。

希腊式的博物馆、维多利亚式的民房、联邦政府的机关、巴洛克式教堂均可在同一个街道上发现。这样的多元文化色彩只有纽约可以比拟。

但是尽管各式的建筑林立,你永远可以在街上抬头望见华盛顿特区无垠的天空,无所阻挡,因为美国国父华盛顿在建城之初便立下一个原则:

所有的建筑均不得超过十三层楼高。

门号109211St。SE的建筑是一栋宽广庭园的象牙白平房,同附近的所有邻居的一样,整洁美观的大片草坪,居舍周围也有色彩缤纷的花圃点辍,银蓝色旅行车和黑色跑车并排停放在偌大的车库内,中间夹放着一辆崭新的脚踏车。

“爸,爸……!”

随着男孩的大呼小叫声,主卧室门被砰一声撞开,男孩看着床上的爸爸从妈妈身上翻到侧边,习惯性的恶一声。

“爸,一大早就这样,真不卫生!”

南天岳慵懒地拉起床单覆盖住自己和身边女人的,一座有趣的迷你在床中央架立着。

“小子,什么叫敲门你懂吗?”

“不懂!”

Mickey很干脆地说,他跳到床上坐着,床单被他扯得往下溜一些,父亲的男性再度裸露,他不由得翻翻眼,伸手抓起被单替父亲掩盖住。母亲双手一直紧抓着被单,倒是没有因此而外泄。

“爸,你说要我去白宫开开眼界的,到底什么时候嘛!”

南天岳提起上半身靠在床头。

“你只要看看白宫就好了,还是也要见见那一位?”

嘉琪也跟着半坐起来靠在南天岳身上,南天岳很自然地搂着她。南天岳不知道,但她可清楚得很儿子的毛病,准是太无聊来找乐子了。

“废话!”Mickey轻嗤。“自然也要看看那一位才算值回票价嘛!”

“那就要等,见他是要排时间的。”南天岳说。“其实,他也想见见你。”

“真的?”Mickey满脸骄傲欣喜。“想见见黑鹰的儿子?”

南天岳微微一笑。

“不,他想见见在最后关头救了人质的小英雄。”

“耶?”Mickey睁大双眸。“你告诉他的?”

“是金鹰。”

“是金鹰叔叔哦。”Mickey咧开了嘴。“他有没有帮我要一个勋章什么的?”

“英勇奖章,行了吧?”

Mickey嘿嘿直笑。

“行了,行了!”

“行了就可以滚出去了吧?”

“NO!KO!”Mickey摇摇食指。“时间,时间!”

南天岳皱眉。

“什么时间?”

“去白宫啊!”

“还不知道。”

“不知道?!”Mickey不满地重复一次。“喂,老先生,都快一个礼拜了耶!”

“四天。”

“才四天吗?”Mickey蹙眉。“怎么我总觉得好象快一个礼拜了?”

“出去。”

“求我啊!”

“滚出去!”

Mickey头一撇。

“不要!你有女人,我没有。我好无聊喔,你又不准人家出去玩。要不……”他回过头来贼兮兮地。“你也帮我找个女孩子吧。”

“天啊!”南天岳抚额哀叹。“饶了我吧!”

嘉琪窝在他怀里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南天岳甩了甩头,又叹了好几口气之后,勉强板起脸来。

“我警告你,小子,你要是再……”

还没说到重点,Mickey的脸蛋就垮了下来。

“你好没良心喔,爸,我五岁的时候就在找爸爸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爸爸,可是你却只顾着自己玩女人,狠心把儿子甩一边理也不理……”他吸吸鼻子,可怜兮兮地下了床,开始慢吞吞地往外走。

“好吧,反正我本来就是没人要的,日后妈妈再生个小弟弟,那才是你要的,所以你现在才这么拼命‘作人’。我了解,究竟是自己亲手抱大的才有感情嘛!”脚步拖呀拖的到了门口。

“回来!”

他回过头来哀怨地瞅着父亲。

“干嘛?”

南天岳叹息。

“你先去玩玩电脑、看看电视什么的,一个钟头后练功室等我,这样行了吧?”

一朵大大的笑容立刻在嘴边展开,Mickey猛点头。

“行,行!一个钟头对不对?好,就一个钟头。不过,你可别太累了哦,老爸,爽一次就够了,否则待会儿要是脚软了是很丢脸的!”

南天岳双眼一瞪。

“好,好!我走,我走!”Mickey走出去,还体贴地将门带上。南天岳正想开口说什么,门忽地又打开,小脑袋探了进来。

“记得,一个钟头哦!”

南天岳正要发火,小脑袋缩出去不见,门喀一声合上,嘉琪哄然大笑。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老爱敲他脑袋了吧!他那脑袋瓜子专塞些刁钻可恶的点子,我恨不得把他敲成白痴一个。”

南天岳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我记得小时候,我爸爸好象也这么骂过我,然后我祖父就会说小孩子活泼一点好,而我妈妈……”他又笑。“我妈妈说要不是我有南家遗传的凤目,她还会猜想是不是在医院里抱错了孩子呢!”

“原来都是基因搞的鬼!”嘉琪笑道。

“好象是。”南天岳摇头叹气。“现在我才明白当年我爸爸有多么无可奈何,生了我这么一个任性顽劣的儿子,笑也不是,气也不是,简直是……”他又摇头。

“现在换我吃苦头了。”

“可是若他老人家还在世,”嘉琪温柔地看着他。

“他也会以你这个儿子为傲的。”

南天岳深情凝视她许久。

“告诉我,嘉琪,当年我对你那么狠心,你又为何能够依然如此坚定不移地爱我、信任我?”

嘉琪耸耸肩。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不认为你会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嘛。”她在他胸前画着圈圈,边抬眼觑他。“你也是啊,十二年不曾见面,你又为什么还能不变的爱我?你身边的美女一定不少吧?”

南天岳笑了,翻到她身上。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他低喃,而后俯首偎向她颈边,深深汲取清淡隽永的幽香。

“只有一个钟头,我们还是赶紧把握一下时间吧。”

刺耳的电话铃声在夜半时分突然惊人响起。南天岳双眼还未张开,右手便已伸出去抓起电话。

“哈-?”左手则安抚地拍拍偎在他怀里磕睡半醒的嘉琪。

沉重的眼皮再度坠下,就在即将再次入睡的那一刹那,一股凝重的气氛却让嘉琪的双皮遽然大睁,她猛然抬头,南天岳正神情凝肃地看着她。

“……你确定……什么时候去?有多少人跟着……他会在那儿逗留多久……两天到四天?你怎么现在才通知我……好,好,我明白了,你暂时还是留在那儿免得他起疑……对,等到他以后,会有一个新身份和我许诺你的数目等着你,以后你就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不需要再过这种危险的日子……好,我知道,那就这样了……呃,小心一点。”

南天岳放下电话,嘉琪望着他,静静等待着。他凝视她许久,然后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再将她的头压靠在他胸前。

“最后一次,嘉琪,你知道我必须抓到他,否则我们永远无法安心无虑,我们的生活里永远会有个陰影存在。”

“我明白,”嘉琪闷声道。“既然他不放过你,你最好还是先抓到他比较好。但是……”她抬头。“答应我你会好好的回来。”

“我会的。”南天岳承诺。“等我回来后,就不再离开你了,这一次绝对是真的。”

“是吗?”嘉琪不以为然的瞥视他。“以后你要带我们一起出任务吗?”

南天岳笑笑。

“我已经辞职了,我回来后就要重新回到CIA担任罪犯心理分析师,那是内勤工作,不需要出任务的。”

嘉琪双眸一亮!

“真的?”她眉开眼笑地撑起上半身。“他们肯放人了?”

“真的。”南天岳再将她揽回身上。“不管他们放不放人,我不干了他们又能怎么样?”他摩挲她的背部。

“以后就是规律的上下班生活了,或许偶尔需要加一点班,但总是不会离开你们太远的。”

嘉琪满足地轻叹。

“真希望那种日子快点到来!”

“当初南天岳被埋葬时,国安局设计将我的财产冻结住以便等待中国大陆那边的亲戚过来继承;当然,那个亲戚就是我。所以,等我抓到那个主谋之后,我将会有个同姓不同名的新身份去继承我的财产。届时,我们将会有更优渥的条件来过舒适的生活。”

“生活过得去就行了,最主要是能和你在一起,这才是我在意的。”

他抬起她的下颚。

“我很贪心,我不但要和你在一起,也要补偿你和Mickey。以后只要有假期,我就带你们到世界各地去旅游。等有了悟空之后……”

嘉琪噗哧失笑。

“悟空?”

“你忘了吗?”南天岳滑稽的皱皱鼻子。“我可没忘,虽然是怪了点儿,但是既然是你喜欢的,就只好让孩子委屈点喽。”

她捶他胸膛一下。

“什么委屈!悟空很厉害的呢!”

南天岳挑挑双眉。

“有我这么厉害吗?”

“当然……”嘉琪故意顿了顿,南天岳的眉毛扬得更高,她不禁又笑了。“没有。”

南天岳满意的点点头。

“好,以后等有了悟空之后,我们可以……”

半年后。

维吉尼亚北边赫登附近的华盛顿达拉斯机场候机室内,嘉琪手里捏着三张机票,伸长了脖子在人群中到处张望,Mickey则干脆爬到椅子上张大凤眼四处搜索,嘴里更是念念有词:

“妈,到底怎么搞的嘛,爸到底会不会来啊?”

“会来的,会来的,只是迟一点罢了。”

Mickey撅高了嘴唇。

“怎么这样嘛!明明已经预定好了,他又临时有事,这下子可好,要是赶不及怎么办?我们自己去希腊吗?”

嘉琪有点不知所措地擦擦急出来的汗。

“不会吧?他应该来得及的。我们前几次到埃及、法国和荷兰时都好好的不是吗?这回也会一起去的。”

“才怪!”

Mickey放弃搜寻,懒懒地坐下来。

“这半年来那些人不断来说服爸爸回到以前的工作上,不管爸爸怎么拒绝,他们就是不肯死心。说不定这回爸爸就被他们说动了,然后闷声不吭放我们鸽子,他自己就跑去出任务了!”

“胡说!”嘉琪低斥。“你爸爸不会那样的!”

Mickey双手撑住下巴。

“难说喔!牛牵到北京还是牛,爸爸已经习惯那种刺激紧张的生活了,让他和我们过这种温温吞吞的日子……哼哼,我看半年就是他的极限了。”

嘉琪不安地继续张望。

“你别乱说,你爸爸说他很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我……我看他过得也很自在呀。”说是这么说啦,可是语气之间不肯定的成分还是占大多数。

“哈!”Mickey嗤笑一声。“咱们来打赌好了,看是

“去!谁要跟你打赌,我敢说你爸爸正在路上,他马上就……咦?那不是大卫?他的到这儿做什么?难道他也要出国吗?”

“大卫伯伯?”Mickey惊讶地跳起来。“他也来了吗?在哪里?妈,我看不到,在哪里啊?”他踮高脚尖眺望。

不用找了,CIA执行副局长大卫-W已经在两位随从人员的帮忙之下来到他们面前。

“嗨,嘉琪,Mickey,总算找到你们了。”

Mickey奇怪地看着他。

“大卫伯伯,你也要出国吗?”

大卫-W笑容满面。

“是这样的,黑鹰有点事耽搁了,可是他又不放心你们,所以才让我来护送你们先过去,他会赶搭下一般飞机过去和你们会合的。”

“爸爸真的会去和我们会合吗?”Mickey怀疑地斜睨着他。

“会,会,他一定会!我以人格保证!”大卫-W还举着右手作发誓状。

“好吧,那……”嘉琪扬扬手上的机票。“我们只有三张票,够吗?”

大卫-W笑得更深了,他伸手取走嘉琪手上往希腊的机票,接着从怀里另外掏出五张机票。

“我这里另外有票。嘉琪,你们的行李呢?”

“已经先送去通关了。”

大卫-W喔了一声。

“那我们最好去叫他们转到另一架飞机。”他扶着嘉琪往出境口去。

“为什么?”跟在后头的Mickey问道。

“因为……”大卫-W回头瞥他一眼。“你爸爸临时决定更换另外一个旅游地点,一个更有趣的国家。”

“哪里?”

“嘿嘿,是……”

CIA局长办公室。

“不去!”

“可是……”

“别烦我了!我已经迟到了!

“那就改下班飞机嘛。”

南天岳双眼一眯。

“这就是你的企图吗?缠了我老半天,就是为了让我赶不上飞机吗?”

CIA局长J心虚地笑了笑。

南天岳冷冷一哼。

“没用的,我绝对不会去伊拉克!就算是这班飞机赶不上,我就照你说的赶下班飞机,下班再来不及,我还有下下一班。我答应他们要去希腊,我今天去定了希腊,谁也阻止不了我!”

“黑鹰,”J这声叫唤几乎是低声下气的。“这次真的只有你才能完成这个任务,金鹰都自认他只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而百分之七十的成功率是绝对不够的,这项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你们烦不烦哪!”南天岳不耐烦地挥挥手。“这半年来我回绝得还不够坚定吗?我说我退休了!不再出任务了!我不干了!这样还不够清楚吗?到底要我怎么说你们才能相信我真的不会再接任何任务?”

J苦笑。

“你说得很清楚了,黑鹰,可是……是总统要我们找你的啊。”

南天岳呆了呆。

“为什么?我告诉过他我不再出任务了啊。”

“因为这次任务非成功不可,否则整个中东又要再起一次大烟火了。”

“!”南天岳咒骂。“不关我的事,我现在是心理分析师,我可以帮你分析海珊到底在想些什么,其它我爱莫能助!”

“黑鹰……”

“不必再说了!”南天岳坚决地说:“我现在只想好好补偿一下过去十二年来亏欠琪琪母子俩的,在下一个孩子来报到以前,先带他们到处玩一玩。等有了第二个孩子后,我也要好好陪在她身边,伴她度过辛苦的孕期。当她生产时,我要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孩子出生后,半夜起来泡奶、换尿布的也会是我。”

他盯着J。

“我的孩子不再会因为找不到爸爸而忙着替他妈妈找男朋友,每一次的家长会我都会去参加,孩子所有的功课我都会详细的检查。有男孩子的苦闷心事时,他也会有倾诉的对象……”他喘了口气。

“我要作个完美的丈夫、尽责的父亲,绝不再让这该死的任务破坏我的生活,这样你懂了吗?!”他大吼。

J瑟缩了下。

南天岳点点头。

“很好,我想你懂了。OK,我要赶去机场了,琪琪他们一定很急,尤其是Mickey,那小子一定在背后骂死我了!”

“黑鹰!”

J在南天岳急急离去的背后慌忙叫了声。

南天岳回过头来,脸色不甚好看。

“又有什么事?”

J迟疑地扬起一张机票。

“我想你最好拿这张机票去。”

“为什么?”南天岳边问边走回来怞过去看。

“利雅德……”他抬头。“什么意思?”

J勉强笑了笑。

“你的联络人在那儿等你……”

南天岳翻翻眼后扬手一扔,机票飞呀飞到了地上。

“就算你用枪指着我,我也不会去!”

“黑鹰!”

J再一次在南天岳身后急叫了声。

这次南天岳连头也不回。

“我死也不会去!”

J吞了吞口水。

“那个……嘉琪和Mickey也在那儿等你……”

南天岳的身躯僵了僵,十秒钟后他才慢慢转过身来,脸色陰沉得可怕,声音更是硬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你说什么?”他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地问。

J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大卫……大卫已经陪他们先到利雅德市中心的旅馆等你了。”

南天岳瞪着他,J不由自主地又往后退了一步,南天岳沉默而凶恶的继续瞪着他。J认为黑鹰可能打算先宰了他再去接回妻和子,他又往后退两步……

“Sonofabitch!”

南天岳倏地大吼一声,然后弯身拾起机票,急急转身旋风一般离去。

“Shi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