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就说过他一定会来找我的不是吗?”

嘉琪笑得好得意好满意,杨芳、何茹茜、刘安安和罗子山都想说什么或问什么,可是一时之间脑袋里却是一团乱线,找不出任何头绪来,唯一可以清楚抓住的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的感觉。

“爸爸……他是……他是我爸爸……他真的是……”Mickey不可思议地喃喃道:“我爸爸……”

“……我是,Mickey……”

“那……那……”Mickey握紧双拳。“我可以……可以叫你……叫你……”

“……如果你不恨我,我……我希望你能叫我爸爸。”

双拳握得更使力,Mickey嗫嚅了老半天才张开。

“爸……爸爸。”

“……(明显的喘气声)天哪!我真希望现在就在你身边,我好想把你紧抱在我的怀里,告诉你爸爸有多么抱歉……”

Mickey合上眼。

“你为什么不回来?”

“……我会告诉你原因的,Mickey,但不是现在,那需要一些时间才说得清楚。所以我才没有在一开始就告诉你我是谁,因为在这种紧张危险的环境里实在不是认亲的适当时机。我只希望你能相信我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让我有机会补偿你和你母亲好吗?……”

Mickey张开眼看着嘉琪。“你说你是为我和妈妈来的,那是真的吗?”

“……我告诉过你,我原来是被派到蒙大拿的,但是我坚持要到这儿来就是因为我看到你和你母亲的名字在这儿的人质名单上……”

Mickey挑挑眉。“妈说你并不知道她怀孕了,你怎么可能知道我是……”

“……你叫米奇不是吗?那是当初我们讲好的名字。

还有你的出生日期,往前推算九个月刚好是我和你母亲在一起的时候……”

Mickey开心的笑了。“所以,你真是为我和妈妈来的!”

“……是的,只为你母亲和你……”

Mickey想了想又问:“如果你没有来,会有别的人代替你来吗?”

“……(沉默)……不会……”

Mickey长长喔了一声。

“那……”他顽皮的眨眨眼。“你真的像妈说的那样长得像个女……不,狐狸精吗?”

“……(闷笑声)啊,Mickey,你会害我暴露行踪的……”

“喂,老爸,你不是那么肉脚吧?亏你还自承是高手呢。”他忽然把声音压得极低。“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属于哪一个情治单位的。CIA还是FBI或者……”

“……都不是,我是直属于美国总统,是他的影子特勤小组人员之一……”

“你是……!”惊呼出两个字后,Mickey立刻警觉地掩住自己的嘴,连忙左右看看,还好,除一桌的人奇怪地望着他以外,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们这一桌的异样。

愈近时限,每一个人就越紧张害怕。除担心到底有没有人来救他们之外,就只能祈祷美国政府和恐怖分子妥协了,谁还管得着别人啊!

“你们有很多人吗?”Mickey把音量降到耳语的程度,还用双手围着。

“……只有三个……”

“哇!酷!”

Mickey满脸钦服敬畏,他先用得意的笑容朝干妈们扬一扬,随即又垂下头低语:

“爸,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啊?我好想看看你喔!”

“……我也想亲手抱抱你,不过,还是要再忍耐一阵子,有些地方还没准备好,我这边就不能贸然动手,否则会害了别的地点的人质,这样你懂吗?……”

“我懂,不过……”Mickey扮了个鬼脸。“能不能不要用抱的?那是女生做的事,我们男生应该是握握手、拍拍肩膀什么的吧?”

“……啊,Mickey……(闷笑)……你真的很像我,非常像我……”

Mickey扫一眼还在瞪着他的女生们。

“干妈她们也都这么说耶,每当我做错事时,她们就说我很像你哟!”

时限前八个钟头。

“所有地方才准备好了,黑鹰。”

南天岳又回到306室以电子眼窥视下方,他的右手转动着电子眼,左手拿着手机。

“都有人潜进去了?”

“这个嘛……我和雪鹰那边所有行动人员都进入了,法国大使馆是由他们自己的反恐怖特动队渗透进去,详细情况如何并不清楚,不过他们传递过来的消息已经准备动手了。”金鹰顿了顿。“至于亚特兰大那边,所有的小学生都被集中在科学实验大楼里,陆军侦搜队已经进入第二线警备位置。比较麻烦的是皇后号,海豹队只进入一班六人,其他班人员还没来得及潜入,对方就有所警觉而加强底部警卫,恐怕一班人员已是极限了。”

黑鹰看到厨师正在分发面包给人质充当晚餐。“知道DFIP和ASALA的首脑在哪边吗?”

“雪鹰说ASALA的首脑Hagop在她那边,DFLP的首脑Gilani就不知道是在哪里了。”

黑鹰沉默片刻。

“好,他们的时限是明晨四点,现在是……八点过七分,告诉海豹一队,我们再给他们六个钟头看看是否能设法进去一、两班人员。午夜过两点整他们会开始联络,最多十分钟后会全部联络完毕,所以我们在两点十五分开始动手,若无法将人质救出,至少要能护住人质等待支援。”

“了解。”

关机,戴上头戴式对讲机,黑鹰低唤:

“上校?”

“先生。”

“海豹四队到了吗?”

“刚到半个钟头。”

“OK,请你叫队长来听。”

不到十秒钟,另外一个年轻一些的稳重声音传过来:

“先生,海豹四队报到。”

“我是黑鹰,你的弟兄们叫你什么?”

“弟兄们叫我大妈,先生。”

黑鹰笑笑。

“好,那我也叫你大妈。大妈,仔细听着,我要告诉你如何避过他们设下的警报防卫系统,那是他们针对这里的状况而特别设计的系统,所以你千万不能想用过去使用的方法潜入,一定要照我告诉你的方法进入,懂吗?”

“明白,先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绝对记住,绝对不能拆除任何警报线或防卫武器,否则他们立刻会知道有人潜入。”

“不能破坏,只能通过。”对方重复。

“对,在动手前绝对不能惊动他们。”黑鹰郑重警告。“现在仔细听着,伤们必须从下水道……”

“……Mickey,Mickey……”

Mickey正要应声。

“……别出声,听我说就好。我们已经决定在午夜过后两点十五分动手,但是为了希望能尽量减少人质意外伤害的危险,我希望你能帮我一点忙,你认为你做得到吗?比个手势给我就好了……”

Mickey右手放在桌上摆个V字型的胜利标志。

“……很好,我就知道你是个勇敢的孩子。现在仔细听我说,我要你在……”

Mickey正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嘉琪突然问他:

“刚刚你爸爸在跟你说话吗?”

嘉琪一问,其他人全看向他,Mickey只是笑笑。

“他跟你说什么?”

Mickey耸耸肩。

“也没说什么,他告诉我他的身份、他的工作啊什么的,还告诉我原本他是被派去蒙大拿的,后来看到妈妈和我的名字在这里的人质名单上,所以他就请求到这边来了。”

何茹茜眯起眼睛。“就这样?”

“大概就是这些了……喔,他还说如果他没来,就没有其他特别人员会来,只能靠外面那些军警救我们了。如果真是那样,我们恐怕要死得很难看喽。”

“天啊!”刘安安拍着。“那不就等于是你爸爸救了我们大家吗?”

“对啊!”Mickey得意洋洋的说,随后又压低声音:“告诉你们喔,爸爸来到这边后就立刻把海豹特战队也给调来了呢。”

杨芳眼神怪异。“喂,小子,你爸爸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啊……”Mickey尴尬地傻笑。“这个……最好是让爸爸自己跟你们说吧。”

何茹茜斜睨着他。“这么神秘?”

Mickey嘿嘿笑,杨芳转向嘉琪,嘉琪立刻举起双掌。

“别问我,他只告诉我他是公务员。”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没有回来接妈?”

刘安安问。

“他说一时讲不清,等救我们出去后再告诉我和妈妈。”

何茹茜眯眼。“他到底什么时候要救我们出去?”

Mickey又开始傻笑,何茹茜手一挥!

“去!”她轻嗤。“你爸爸神秘,你也跟着神秘,这算什么?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那当然!”Mickey还是忍不住要洋洋得意。“他是我爸爸嘛!”

杨芳摇摇头。“连他长什么样子你都不知道,看你就这么拽得二五八万的!”

“那有什么关系!”Mickey促狭地一笑。“我只要看到一个很像狐狸精的男人,那准是我爸爸了。”

“……(笑骂)胡说八道!……”

Mickey吐吐舌头。

何茹茜突然困惑地蹙蹙眉。

“嘉琪,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从来没看过Mickey他爸爸的照片,你们约会时都不拍照留念的吗?”

“啊!”嘉琪尴尬地搔搔后脑勺。“那个……嘿嘿……嘿嘿……”

“……她说她要拿底片去洗,结果……(轻笑声)没想到她真的把底片拉出来拿到水龙头下面去用水冲洗了……”

Mickey骤然睁大双眼,还拿食指指着嘉琪。

“不是吧,妈?你有那么白痴?”

恼羞成怒的嘉琪往他后脑勺送去五百赏。

“你这小子,敢说我白痴!”

Mickey抚着后脑勺连声呼痛。

“爸,妈打我!”他控诉。

“……你活该!这给你一个教训:女人不能骂只能哄。当初我肚子都快笑爆了,可我还是得告诉她没关系,这是常有的事。这叫圆滑,懂嘛?小子……”

“爸,你好奸诈!”

“……你欠揍,小子!……”

Mickey露齿一笑。

“来咬我啊,老爸!”

“……会的,小子,会的……”

Mickey笑得开心之极,刘安安推推他。

“喂,别光顾着自己开心,还不快告诉我们到底搞出什么糗事来了?”

“妈把底片拿到水龙头下冲洗了。”Mickey笑道。

全体忍俊不住闷声偷笑,嘉琪红着脸指控:

“是她告诉我底片是这样洗的!”她指着杨芳。

“谁叫你表现得那么可笑无知!”杨芳耸耸肩。“每次我要拿底片去洗,她就缠着我问:拿到哪里洗?怎么洗?”

“不知道当然要问嘛。”嘉琪嘟囔。

杨芳嗤笑。

“那有人长那么大了连底片怎么冲洗的都不知道?当然是拿到照相馆洗嘛!”

“我家里人都不爱照相,所以我家根本没有照相机。

而我家附近的人也都是保守的乡下人,不是种田种菜就是养鳗人家,还有几家养猪的,他们都不会把相机随便交给小孩子使用,要照就大人照,要洗相片当然是大人拿去洗喽!”嘉琪理直气壮的说。

何茹茜不可思议地瞪着她。

“你没听过照相馆吗?你以为那是干什么用的?”

“买底片,还有给没照相机的人照相用的。”嘉琪说,随后又加了一句:“我妈说的。”

杨芳笑骂:“白痴!”

“真有够无知!”何茄茜无奈道:“那我们要带你去玩、去见见世面,你又不肯。”

“要玩等考上大学再玩也不迟啊。”嘉琪垂下头。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读书天才,但是爸妈辛辛苦苦额外筹出钱来让我上台北念书,我怎么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当然是要用功一点,至少要先考上大学,让他们感到一点安慰呀。”

“就是这样,”刘安安叹息。“所以你才整天窝在家里啃书,每次都要我们死拉活扯,才肯跟我们出去走走……

“考上大学后再玩嘛。”嘉琪再一次申明。

“她连电视都舍不得买一台中古货来看,还不是我把我房里的小电视搬去给她看,结果却让她迷上七龙珠。”何茹茜耸耸肩。“不这这样也好,刚好有理由叫我爸再帮我买一台大尺寸的。”

“所以她就变成一个道地的乡下土包子了。”杨芳嘲弄。“我随口说说而已,她就真的把底片拿到水龙头下去洗,真是……唉,被她打败了!”

刘安安噗哧笑道:

“至少她还挺聪明的,不敢告诉我们这件糗事,知道我们一定会笑死她。”

嘉琪忍不住捶她一下。“好啊,连你也笑我!”

“可是你真的很白痴啊!”刘安安柔着自己的手臂。

“Mickey,问问你爸爸,看看他是不是需要再考虑一下,这种白痴女人娶回家会很累的。”

“我也这么认为。”Mickey嘀咕。

“……你这小子,真的不想活了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罗子山突然不安的咳了咳。

“你们……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

罗子山悄悄环视四周。

“每个人都是愁眉苦脸兼恐惧害怕,就差没发抖叫救命,可只有我们这一桌是嘻嘻哈哈的,你们不怕人家怀疑吗??

“去!你以为我们真的那么呆呀?你没感觉到吗?再怎么忘形,我们的声音还是压得非常低。最大声的是电视,再来就是你后面那些年轻美国人,他们到现在还在低声咒骂埋怨不已呢。而且我一直在留意你背后,而茹茜则负责监视我背后,只要有人注意到我们这边,我们就会互相警告。而且……”

杨芳耸耸肩。

“就算真的有人问,我们就告诉他们我们看得很开,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上天要我们死,就算我们不愿意也不得不死,要是我们的寿命还没到尽头,想死都死不了呢。”

“对啊,对啊。”何茹茜附和。“就算真的要死,也要死得大大方方的,表现一下我们女人的气概。”

“她们好象忘了刚开始时的那副窝囊德行了。”

Mickey喃喃自语。“如丧考妣、指天凶地,差一点就痛哭流涕、屎尿齐出……”

又说错话了!

Mickey抱头躲到桌子底下去。

“……又挨打了,小子?……”

“是啊,老爸。”

“……起初我还以为她们虐待你,现在才知道完全是你自找的。你这就叫自讨皮痛呀,小子……”

“老爸!”

“……不过这样子也好,起码绝对没有人会怀疑你们了。想想,会在这种场合打骂孩子出气的应该是已经接近歇斯底里了,再加上一会儿笑一会儿怒,人家肯定会认为她们吓疯了,你说对不对,小子?……”

凌晨一点三十五分

夜静更深,正常来说该是熟睡安眠的时刻,但是每个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就快永远合上眼了,谁还能睡得着啊?就连电视声响也未见丝毫减弱,依然是餐厅内最大音量来源。

林风那一桌八个人全挤到嘉琪这一桌来,八个人的位置一下子硬挤入十四个人;他们无意义地感觉人多安全一点,而这边的人却暗暗叫苦连天。

聊得正开心,他们来打什么岔。

相较之下,他们的脸色还真是苍白得吓人,嘉琪都感觉得到坐在她旁边的欧丽娜在发抖,她不觉出言安慰:

“别担心,丽娜,不会有事的。”

杨芳冷哼。“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办旅游了。”

“说不定再也没有以后喽。”何茹茜凉势凉势的说。

“爸,”林蕙蕙恐惧的扳着林风的手臂。“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爸爸?”

“对,爸爸会保护你们……”

“恐怕是打算躲在我们后面拿我们当挡箭牌,”杨芳刻薄的说:“所以才跑到我们这一桌来吧?”

欧丽娜脸色微微一红。

“你胡说,我们只是……只是觉得大家在一起应该会安全一点……”

刘安安冷笑,旁边的男同事黄忠良勇敢地挺起胸膛,一副“我是男人”的豪迈神情。

“不用伯,安安,我会保护你!”

刘安安斜瞟他。“是吗?开始杀人质时,你会排在我前头吗?”

豪气尽泄,双肩倏垮,黄忠良困难地吞了吞口水。

“呃,那个……当然、呃、呃、我会……”

“听起来好象不太可靠。”刘安安嘲笑。“靠我们小Mickey还保险一点呢。”

“咦?安姨,不是你们要保护我的吗?”Mickey状似天真的张大双眼。“你们说你们要挡在我前面,然后才轮到我,接着就轮到……”他斜眼看向邻桌跑过来的人。“他、他、她、他、她……”

他拿着食指一个个点过去,每个被点到的人都吓得直打哆嗦蜷曲成一团。林蕙蕙更是抖簌着声音哽咽道:

“爸爸,你说你会保护我的……”

又是五百赏在Mickey后脑勺,强劲有力的掌势拍得他的前额差点往前和桌面亲吻,嘉琪怒骂:

“你这小子,这样你就爽吗?”

“又打我!”Mickey噘起嘴。“她有她爸爸保护嘛。”

“你也……”嘉琪倏然住嘴,旋即继续说:“有妈和三位姨保护啊。”

“是喔,”Mickey突然神秘的挤挤眼。“我也有人保护嘛。”

“……Mickey,爸爸一定舍保护你和你母亲的……”

Mickey笑着不再出声,林世刚却又不甘示弱的说:

“你真没用,还要人保护,像我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他高高扬起下巴。“妈妈让我去学空手道学了三年,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他转向林蕙蕙,神气的拍拍。“蕙蕙,你放心,哥哥会保护你!”

“是喔,”Mickey无聊地瞥他一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劈开子弹。”

林世刚窒了窒。“我……我可以在他开枪前先踢飞他的枪。”

Mickey翻翻白眼不再理睬他。

“……Mickey,两点了,他出去了吗?……”

Mickey看着正朝餐厅口出去的大胡子。“正在走出去。”他低语。

“……好,他要去联络了,你记得该怎么做吧?

“记得。”

“……那就开始吧……”

Mickey缓缓站起来略微打量一下。

四个守卫各据在餐厅四个角落,人质则全靠在后方,而电视机摆在餐厅进来约三分之一远处的中间,后面的守卫可以远远观赏,前方的守卫则完全看不到,只能听声音,所以他们老是觑着空闲便猛打瞌睡。

“Mickey,你又想干什么了?”嘉琪拉拉他的手。

Mickey嘘了一声,对嘉琪笑笑,然后大叫:

“先生!我能不能转一个比较好看的电视台?”

四个守卫全狐疑的盯向他,他故意暧昧地眨眨眼。

“你们一定会喜欢看的哦,我转给你们看,如果你们觉得好看,就把剩下的那只鸡给我吃好不好?”

他们远远互相交换视线,然后后面的两个守卫之一便耸耸肩道:

“好吧,如果真的好看,那只鸡和那块肉就都给你。”

“谢谢!放心,保证你们一定喜欢!”

Mickey眉开眼笑的跑上前去拿遥控器照爸爸告诉他的频道按了两下,电视萤幕上霎时跑出来保证火辣辣、绝对香艳刺激,而且是儿童肯定不宜的妖精打架镜头!激情的声吟喘息声清晰嘹亮的从电视机里传出来,后方的两个守卫两颗眼珠子差点蹦出来!他们吞了吞口水,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前靠,想看清楚一些。

“满意吗?先生?”

双眼毫不稍瞬地盯在萤幕上。

“拿去,拿去!”他们随意挥挥手,四只脚仍然不由自主地继续往前移动。

而前方的两个守卫光听到令人心痒难耐的娇吟细喘就熬不住了,再看到那两个痴痴呆呆的守卫口水涎流的模样,就忍不住跑到电视机前看看到底是什么节目。

咕噜!

又是两声大得吓死人的吞咽口水声,两个前方守卫毫不犹豫地干脆坐下来紧盯着电视,两张嘴微微张着。

后方两个守卫站在人质中间也是直楞楞的盯着萤幕,里头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是特大号的特写镜头,令人血脉贲张、全身蚤动难忍。

Mickey拿着鸡回到座位上。

“要不要吃?”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杨芳低问。

Mickey兀自拔下一根鸡腿。

“你们不吃我就吃喽。”

“Mickey!”

嘉琪她们都知道Mickey这么做一定有什么特别用意,可是他不说她们也没辙。Mickey啃着鸡腿,双眼则贼溜溜的到处偷觑。他知道爸爸就要出现了,他期待能看清楚他到底是如何一口气解决四个人,或者……

他有同伴?

鬼魅出现也没这么诡异!

除了四位守卫之外,其他人当然无心欣赏电视里美女曼妙的身材或男性持久的体魄,能不能活下去才是最该担心的。可是对所以人质来讲,那个黑衣人仍然像是无中生有般平空出现。

每个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不知何时或如何冒出来的高瘦黑衣人右手臂攫住后面守卫之一的脖子,结实的臂肌一鼓一扭……

喀嚓!

守卫的脑袋立时以怪异的方向垂落下去,而黑衣人的左手在右手臂使力取命的同一时刻甩出一把飞刀,不到一秒,那把飞刀便嵌在后面另一位守卫咽喉上,而他的乌兹才刚举到一半。

两支乌兹掉落地上敲响清脆的警钟,电视机前的两个守卫警觉地回过头来,刚好看到他们的同伴一个软绵绵的滑落地上,另一个两手咽喉发出恐怖的窒息声,他们立刻举起乌兹——

黑衣人却以更迅速的动作从左右侧边的枪套里掏出两把加装了灭音器的MK23(攻击性点四五),噗噗两声,两个人心中央立即渗出两朵血花,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往西天——不,地狱报到去了。

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了,前后不到十秒,事情就结束了。所有人都无法立时反应过来,就连心里早有准备的Mickey都只能举着鸡腿、张着嘴发楞。

黑衣人回身迅速吩咐:

“不要往外面跑,这里比较安全,要等到外面所有的恐怖分子都解决了你们才能出去,现在先把桌子推倒作掩蔽,尽量把自己藏好。”语毕,他转身要向门口去。

“爸爸。”

黑衣人震了震,回身看一眼还举着鸡腿、双目噙着泪的Mickey,又看看嘴角怞搐的嘉琪,他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别只顾着鸡腿,Mickey,帮我照顾你母亲。”他说,随即快速向餐厅口跑去。他侧身靠在入口处墙边,左手的枪放回左侧枪套中,抬手在头戴式对讲机上按了一下,然后双手持枪戒备。

屏气凝神躲在翻倒桌面后的人质们清清楚楚听到他低沉的对话声。

“我是黑鹰,解决四名,顶楼回报……好,留两个在顶楼守卫,其他人往下搜寻,记住,每一个房间都要仔细搜索,天花板、衣橱、床底、浴室、窗外,不能遗漏任何一处,懂吗——好,一楼回报……OK,你们一班直接往上搜索,另一班留两个人在一楼守卫,其他人先到地下室搜索过报后再到二楼来保护人质……上校,可以拆除他们的警卫系统了,但是建筑物四周要确定防守得滴水不漏,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逃出去……”

淌满了一脸的泪水,但是Mickey依然啃着鸡腿。

“妈,爸真的很有男子气概耶,我长大以后也要像他一样。”

嘉琪也搂着他直掉泪。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她满足的笑道。“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不是吗?”

Mickey挣开母亲的拥抱,抹去泪水,朝不远处的林世刚挥挥鸡腿。

“我也有爸爸保护我!”

嘉琪又敲他的脑袋。“幼稚!”

林世刚张着嘴,伸出半颗脑袋朝门口的黑衣人望了望,然后回头以惊异、羡慕、妒忌的眼交盯着Mickey。

“他真的是你爸爸?”

Mickey咬一口鸡腿,口齿不清的说:“你没听到我刚刚叫他爸爸吗?”

“听到了,可是……”林世刚膘一眼欧丽娜。“妈妈说你是想爸爸想疯了,所以乱认爸爸……”

Mickey嗤笑。

“看看我们的眼睛吗,妈妈说我跟爸爸的眼睛一模一样,你刚刚没瞧见吗?”其实自己也没瞧清楚,满眼是泪水,看出去什么都是模糊一片的。”

林世刚抓抓脑袋。

“没有,我们一开始是吓呆了,接着又急着找掩蔽躲起来,哪儿有工夫去瞧清楚他长得什么样子啊,我想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的长相吧?”

“现在看嘛!”

林世刚探出桌面看看,立即又缩回头。

“不行,太远了看不太清楚,而且他都侧对着我们,怎么可能看得到什么?”

Mickey皱眉,爸爸说他一出现后,就不会用眼镜对讲机了,总不能现在在吼他转过头来吧?搞不好问题恰好出在那时候就不好玩了。

这时候他才想到要把眼镜摘掉,没戴习惯眼镜的人偶尔戴一戴是非常累人的事,尤其鼻梁上更是酸痛得要命。可是他舍不得扔掉,身上又没有地方可以放……皱眉考虑一会儿后,他干脆塞给妈妈。

“妈,帮我收着,不要弄掉了哦。”

嘉琪接过手后也直皱眉。她在自己身上瞧了又瞧,最后往衣袖上的装饰小口袋塞进去。Mickey也探头出去张望,黑鹰双手持枪在头侧,正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外头的动静。

“等二下我再叫爸爸让你仔细……”

Mickey突然住口,大家都看着黑鹰主动迎向四个跟他同样装束打扮的人,只不过他们还多背着冲锋枪在肩上。

“下面安全了吗?”黑鹰问。

“安全了,可是警卫系统还没有完全拆除。”四人中之一回答道。

“好,现在他们还有五个人,包括他们的首领都在还在这栋建筑的某一处,你们四个在这边好好保护人质,只要系统完全拆除后就开始送出人质。我也要加入搜索,看能不能尽管将他们搜出来。”

“是,先生。”

爸爸又要走了?!

Mickey情急跳出来大叫。

“爸爸,你又不管我和妈妈了吗?”

黑鹰——南天岳闻言侧过头来,微微一笑,将手枪插回枪套中慢慢走过来,两双一模一样的奇特凤目紧紧相对,他在Mickey面前停下脚步,同时拉下对讲机挂在颈项。

“不要拥抱,只要握手拍肩,嗯?”

Mickey扁了扁嘴,猝然冲上前,用力环抱住南天岳的腰。

“爸爸!”他哽咽地叫着。

“儿子。”

南天岳抚着Mickey,低头在他的头顶上亲了一下,接着抬头朝嘉琪伸出右手,嘉琪也冲上前去偎进他怀里怞泣。

“对不起,琪琪,对不起!”

嘉琪在他怀里摇头。

“你说你有苦衷的,我相信你,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

南天岳用力抱住她。

“我会补偿你们母子,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子俩的。”他喃喃低语。

Mickey左手仍然紧紧环住南天岳的腰,右手用力抹去泪水,然后仰头看着南天岳,南天岳俯头望着他微笑,那双妖魅惑人的凤目流露出慈爱的光芒。

他倏地咧嘴一笑。“狐狸精爸爸。”

南天岳挑挑眉,随即大笑起来。“你这小子!”

嘉琪抬头。“岳,你真的不会再离开我们了吗?”她可怜兮兮地问。

南天岳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不会了,我发誓,不会了。”

Mickey恶了一声。

“Disgusted!”

南天岳用力搔乱他的头发。

“小子!”

“岳……”

嘉琪轻唤,当南天岳应声看她时,她便示意地转向杨芳三人,南天岳顺着他也的视线望过去。杨芳笑地颔首,刘安安擦拭着眼角,何茹茜还在打量他。南天岳左右两边各搂着嘉琪和Mickey上前两步。

“谢谢你们十二年来帮我照顾他们母子。”他诚恳地致上谢意。

何茹茜摆摆手。

“不用谢,你只要告诉我,有这么一双眼睛……”

她指指他的凤目。“你会不会觉得很……很……呃,你知道我的意思……”

南天岳促狭地眨眨眼。

“会啊,所以我平常都戴墨镜来遮掩它们,只有在面对敌手时我才会摘下来,看看能不能迷得他们自动投降,不过……”他耸耸肩。“好象都没什么效果。”

三个女人失笑。

“先生!有麻烦了!”

南天岳脸色一凝,双手用力将嘉琪和Mickey往桌后推过去。“躲好!”当他转身朝门口快步过去时,右手枪已稳稳握住手,左手则将对讲机戴上头部。

“他真的是你爸爸耶!”

才刚躲好的Mickey闻言,转向另一张桌面后满脸羡慕神色的林世刚,甚至一旁的林蕙蕙也祟拜的望着他,他不觉笑开了嘴。

“是啊,他真的是我爸爸。”

“上校,系统解除了吗?”

“差一点,先生,还有两道雷射尚未解除。”

“该死!”

在海豹人员的安排下,人质尽量往单边角落集中,前头有层层桌面作为掩蔽物,再前面是四位海豹队员持着冲锋枪防卫着,南天岳一人手持双枪靠在入口旁墙边监视着电梯与楼梯。

不久,六位海豹队员在队长“大妈”的带领下从梯口慢慢倒退下来,手中的冲锋枪口指着同一个目标——大胡子首领。他左手拉开衬衫,露出里面围绑在他胸前的炸药包,右手拿着一个引爆器,大拇指正浮按着红色按钮。以炸药包的大小数量来看,绝对足够将整个栋建筑炸成平地无疑。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想自杀,否则肯定没有人敢开枪射他。

南天岳犀利眼神一闪,双手枪以利落的动作落回枪套,接着便以不可思议的动作攀援上墙,就像壁虎一样在光滑的墙上爬到门口上方。他下半身站在美人鱼浮雕上,上半身则双手张开背贴在天花板上,所有人质都张口结舌的瞪着他。

他的手脚有吸盘吗?

就连训练有术的海豹队员一时之间都看呆了,幸好在“大妈”一声喝叱下还能及时回神,否则南天岳的行踪便会从他们的视线方向泄漏无遗了。

“不要再往前了。”“大妈”站在餐厅入口前怒喝。

“你们以为这个就赢了吗?没想到我有这一招吧?我还是能让你们输得很难看的!”

大胡子冷笑着继续向前迈进,后面紧跟着四个同伴,他们背对着大胡子往后退,四支乌兹则指向最后面的四位海豹队员。

“大妈”不得已再往后退,直到七个人全退进餐厅内,大胡子也开始走进去,他露出嘲讽的笑容。

“又回到原处了,喂?”他膘一眼角落的一群人质。

“如我所料,大家都在。现在,给你们十秒钟,放下枪或者大家同归于……啊!”

就在大胡子忙着下最后通牒时,一条黑影从天而降,在他右后方落地,双手同时夹住大胡子右臂用力一拗,清脆的喀嚓一声,大胡子的右臂从关节处硬生生被折断,就在大胡子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时,引爆器也到了南天岳手中。

四个恐怖分子立时转过身来把乌兹朝南天岳指过来,南天岳不慌不忙的旋身飞踢,四支乌兹在天花板打下阵阵落尘碎片。只得这片刻工夫就够了,前后七、八个海豹队员同时扑上去,四支乌兹朝天被抓住,几枪托再加上几脚,四个恐怖分子便蜷曲在地上哼哼唉唉了。

大胡子跪在地上抱着右手喘息,痛得冷汗直流的脸庞缓缓转动,凶残怨怒的目光最后停留在手拿引爆器的南天岳脸上。

“你是谁?你他妈的到底是谁?!”愤慨不甘心的声音从齿缝间挤出来。

慢慢摘下对讲机,南天岳不带笑意的笑笑。

“黑鹰。”

“黑鹰?!……那个……传说中的……恐怖毁灭者、无情刽子手……怎么可能……”大胡子震惊地喃喃道:“为什么?这里不应该有你这种人来的,你应该到波士顿、到阿拉斯加,或者到蒙大拿或大使馆都可以,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他倏地大吼:“为什么?!”

南天岳撇撇嘴。

“大妈”突然上前。

“先生,上校说下面干净了。”

南天岳点点头。

“好,开始把人送出去。”他用下巴指指大胡子。

“这些也可以带走了,你们直接交给CIA的人就可以了。”

“是。”

南天岳拍拍“大妈”的肩膀。

“辛苦你们了,谢谢。”

“不,”大妈妈摇头,祟敬地望着南天岳。“能跟顶顶大名的黑鹰并肩作战是我们的荣幸。”

南天岳笑笑。“不要把我想得太高了。”

“绝对没有。”大妈肯定地说。

“大妈”领着海豹队员开始送人质出去,而大胡子在被押走时,嘴里仍然喃喃自语着:“……他应该去波士顿的,我们都预计他会出现在波士顿的啊,而金鹰会去阿拉斯加,雪鹰会出现在蒙大拿或大使馆……他不应该来这里,他为什么会来这里……都乱了,全都乱了……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

南天岳走向嘉琪母子,Mickey则快跑过去拉着他的手。

“爸爸!爸爸!能不能教我那一招?”他惊异地仰望着美人鱼。“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你竟然那么轻易的就……就上去了……爸爸,不管,你一定要教我!”

南天岳正想应允,眼角一瞥,却瞧见嘉琪盯着美人鱼直皱眉,他忙改口道:“你最好先得到你母亲的同意。”

Mickey立刻转向母亲要求:

“妈,你……”

“你到底是怎么上去的?”嘉琪没理Mickey,兀自望着美人鱼问道。

南天岳一楞。“呃,我……就这样,呃,上去了……”

嘉琪狐疑地斜睨着他,然后突然拉来他的手又看又摸的。

“奇怪,没什么特别啊?”捏了捏。“好象没有吸盘嘛。”她又把南天岳的衣袖往上拉。“是不是有道具机关什么的……”

南天岳啼笑皆非地看着她几乎将他整条手臂都给裸露出来了。

“没有,琪琪,你就算把我全身都脱光了也找不到什么机关道具的。”

嘉琪眼一眯。“那你到底是怎么上去的?”

“是啊,我们也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上去的。”

杨芳、何茹茜、刘安安和罗子山围拢来,就连林世刚和林惠惠也忍不住跑过来,林风和欧丽娜只得跟在后头。

“我祖父是大陆武术宗师,你的是纯粹的中国武术。”南天岳看看美人鱼。“那应该算内功的一种,你们看起来好象觉得很了不起,其实也没什么,只要练个十年以上就可以了。我从七岁就开始练,到现在都快三十年了,所以使用起来才会那么得心应手。”

“十年,那么久……”Mickey咕哝。“爸,我在想……或许我们明天,不,今天就可以开始了……”

“你以为说练就可以练吗?”南天岳笑骂。“连基本功都不会,你学什么内功?”

“啊,还有什么基本功啊?”Mickey蹙蹙眉而后下定决定说:“好吧,基本功就基本功,你干脆把你会的统统教给我好了,反正我是你儿子嘛,这叫什么……传……传衣钵什么的,对不对?”

南天岳看嘉琪并没有反对的样子,便抚抚儿子的头。

“好,你要学我就教你,可是你要有恒心哦,要是……”

“知道,知道!”Mickey忙打断父亲可能会有的唠唠叨叨。“要有恒心,要有毅力,还要有耐心对不对?我都知道了,我发誓我统统都有了!”

南天岳摇头轻笑。

“连听我讲完的耐心都没有,还说什么统统都有。”

Mickey嘴一噘。“你到底教不教嘛,爸?”

“教,我敢不教吗?磨也给你磨死了。”

林世刚突然挤到Mickey身边耳语:

“Mickey,帮我问问你爸爸收不收徒弟好不好?”

Mickey诧异地张大了眼。

“徒弟?”

林世刚点点头,Mickey怀疑地斜睨着他。

“你不是在学空手道吗?”

林世刚抬头望着美人鱼嘿嘿一笑。

“你爸爸才厉害,空手道算什么!”

Mickey正想嘲弄他几句,却看到海豹队长“大妈”急步过来,在南天岳耳边低语。听着听着……南天岳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大妈”说完后,他的双眉已经拧成好几个结了,他抿唇沉吟。

“先生,军机已经在机场等您了!”看南天岳都没反应,“大妈”不禁催促道。

Mickey猝然一惊。

“爸?”

南天岳皱眉注视着满脸惊慌恳求之色的儿子,再望向苦涩落寞的嘉琪,他咬咬牙毅然道:

“嘉琪,你们跟我一起走!”

两张原本黯然失色的脸蛋蓦地散发出惊喜欢欣的光芒,炫亮得令人心酸。南天岳不由双臂一伸,同时揽住他们俩。

“我答应过不再离开你们了不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