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几岁?”

嘉琪接然回神,羞涩慌乱地垂下脑袋。

天哪,好丢脸喔!居然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瞧,他一定会当她是花痴会长,当她是世界花……

可是这也不能全怪她呀!谁叫他的眼睛那么奇特迷人,就像平剧演员化妆后的长凤目,眼尾斜斜上挑至双鬓。凤目一向是单眼皮的,可是他居然是双,不,是三眼皮,又浓又长的睫毛也不太真实,眼神更是深邃缥渺如梦幻。

男人有这样的眼睛实在很诡异,它们比较适合嵌在女人脸上,尤其是那种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脸上;只要眼神那么微微一瞟,就可轻易地将男人的魂魄勾走了。

但他却是男的!勾引女人的男狐仙吗?

或许真是吧,否则她怎么会迷迷糊糊地就和他开始约会起来了?然后又痴痴傻傻地爱上他,接着又糊里糊涂地把身子交给他,最后是莫明其妙送他离去……

他说他会回来和她结婚的,结果他只在半个月后来了一通电话:

“琪琪,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等我一年好吗?一年后我会回来找你,如果一年后我没回来……就不要再等我了。”

就这样,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音讯了。

唉!真像三流电影的三流剧不是吗?

两个月后,她坐在三位死党——杨芳、何茹茜和刘安安——中间嚎啕大哭。

“哇!哇!”她擤擤鼻涕又继续哇啦哇啦大哭。

三位好友面面相觑,怎么回事?这个一向坚强开朗的小女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说,到底是什么事?”一向爽朗豪情的杨芳拍拍。“尽管说好了,有什么麻烦我全替你担了!”

“是嘛,别哭了啦,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嘛,看你这样哭好奇怪喔。”刘安安也说。

何茹茜拿盒面纸给她。

“来,先擦干净再慢慢说,天塌下来有地顶着,不管是什么问题,总有解决方法的。”

嘉琪一面擦着满脸鼻涕眼泪,一面心虚的偷觑她们。

“我……”她扭绞着面纸张。“我怀孕了。”

晴天三道雷劈闪下来,正正击在三个十七岁小女生的脑袋瓜上。有好长一会儿,她们只能呆呆地盯着嘉琪,不要说发出声音了,连呼吸也几乎停顿住了。

然后——

“你不会是……处女怀孕吧?”刘安安小心翼翼地问。

嘉琪脸一红,鼻子都几乎贴上胸前了。

杨芳和何茹茜互视一眼,杨芳咳了咳。

“好吧,我问你,他呢?”

“回美国了。”嘉琪怯怯回道。

“美国人?”何茹茜惊讶地张大了双眼。

“华裔美籍,他是来度假的。”

杨芳重哼。“我想他不会回来了吧?”

嘉琪猛然抬头。“他说要和我结婚的!”

杨芳斜睨她。“然后?”

嘉琪又低下了头。

“然后他……他又说有不得己的苦衷,希望我等他一年,如果一年后他没有回来就……就不要再等了。”

杨芳嗤笑一声。“老掉牙的烂剧情片!”

“他知道你有了孩子吗?”刘安安问。

嘉琪摇头。

“我想通知他,可是他的行动电话停机了。”

“我看是不用等了,他肯定不会回来的。”何茹茜咕哝。“那你打算怎么样?应该是要拿掉它吧?”

“不!”嘉琪双手本能的护住小腹。“这是我的孩子,我要他!”

“要生下他是吗?”杨芳撇撇嘴。“好吧。”

然后,四个臭皮匠就开始想尽办法要胜过诸葛亮了。

首先,绝不能让嘉琪的父母知道。一个为家人带来苦恼耻辱的儿子已经够他们受的了,若再加上一个败坏门风的女儿,肯定他们非疯不可。

不能休学,学校会通知家长;好象也不能继续念,因为学校还是会通知家长他们的女儿大了肚子。这种时候,金钱是最好用的了。家境富有的何茹茜拿出一笔钱来买通了教务处的一位职员,硬是将嘉琪所有的学籍资料修改了通讯地址。

所以,下学期当嘉琪再遮掩不住日渐隆起的肚子时,休学通知等等就自然而然的寄到嘉琪的住处去了。

嘉琪还特别请她父母不要来“蚤扰”她用功,她父母是听命不敢北上探望她了。

接着,何茹茜又拐又骗的让父母另外买了一栋房子,说是要搬出去好专心念书。房子还在装潢,嘉琪和何菇茜就一起住进新房子了。

嘉琪一向很用功,再加上三位好友不遗余力的帮助,不管是课业上的辅导或生活上的协助,当然还有心情上的激动,深厚的友情在这时更是一路弘扬发挥到底。隔年五月,四个十八岁的少女中多了一个共有的儿子。八月,四人同时考上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科系。

杨芳抱着小娃娃亲个不停。“喂,嘉琪,该为我的干儿子报户口了吧?”

“我知道,我正想去报呢。”

何茹茜抢来小娃娃,同样是亲个不停。“名字呢?”

嘉琪随口应道:“米奇。”

亲亲动作霎时停顿,杨芳和刘安安也不约而同地挖了挖耳朵。

“你说什么?”

“米奇,米奇老鼠的米奇。”嘉琪困惑地来回看着她们。“有什么不对吗?”

何茹茜眉头立时打结。“干嘛取这种名字啊?”

“那是卡通人物耶,嘉琪,”刘安安忍不住笑道。

“你要你儿子有个卡通名字吗?”

“可是……”嘉琪不安地咬着下唇。“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他希望儿子叫这个名字……”

“管他去死!”杨芳骂道。“玩过以后就溜了,他哪配替儿子取名字!”

“是嘛,嘉琪,你说你们讨论过,那你一定也有你的想法。”刘安安劝道。“既然他不在,我们就该以你的想法为主才对啊。”

“对,对!来,说说你当初提出是什么名字。”

嘉琪搔搔脑袋。

“呃……悟空,七龙珠那个悟空。”

好一阵子寂静,良久,刘安安才在咳了好几声之后开口:

“我想,米奇老鼠也满可爱的。”

“是啊,挺适合这小子的。”杨芳忙附和。

“决定了,就这个名字!”何茹茜赶紧下结论。

于是,南天岳终于有个米奇儿子了。

可惜他不知道。

大学开始上课了,米奇小子又该怎么办呢?

不打紧,何茹茜将家里的管家给偷了来。福敦敦的彭嫂一看见米奇小子就爱上了,几乎比他的亲妈妈和三个干妈妈都要疼爱他。

小米奇刚长牙时成天哭闹,是彭嫂不辞辛劳的抱着他又哄又摇;小米奇学爬行,也是彭嫂在另一头拿饼干诱引他;小米奇摇摇晃晃的跨出他生命中的第一步时,更有彭嫂护在他身边。

接着,刘安安的祖母去世了,刘安安也毫无牵挂地搬去和她们同住。她的继母早盼着她离开刘家了,但刘父还是会按时给她学费,对刘安安来说这已经很足够了。

大三时,嘉琪的大哥因杀人入狱,父亲一气之下脑溢血去世。隔年,母亲在探监途中被酒醉驾驶撞死,就在嘉琪毕业典礼前两个月;两位老人家都未能看到女儿戴上学士帽的风彩。

大学毕业后,暗恋嘉琪四年的学长罗子山邀请四位学妹到他和人合伙的公司上班,于是,杨芳也搬来和她们同住,她只要把薪水送回家就行了。

其实,大四那一年,何茹茜的家人就移民到加拿大去了,但是何茹茜宁愿留下来和好友们在一起。交心交情六年,她实在舍不得和她们分开。当然,还有米奇干儿子,她们每个人都将他当成亲生儿子般疼爱,而自幼聪明过人的Mickey也挺值得如何讨几位娘亲的欢心,总是能逗得她们满心甜蜜蜜的。

怎么看,这屋子里住的就是美满幸福的一家子,整天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只不过——

缺少个男主人。

“Mickey,你给我滚出来!”

Mickey从房里探出一颗小脑袋。“干嘛,茜姨?”

何茹茜两三大步冲过去拎起他的衣领。

“你这小子,谁准你替我答应江仁辉的约会?!”

Mickey既无辜又委屈地瞅着她。“他喜欢你嘛!”

“少给我来这一套!”何茹茜扔下他。“说!你到底替我答应了多少约会?”

两只小手在那儿扳了又扳,最后Mickey伸出手。

“这样。”

何茹茜瞪着七根小手指大叫:“七个?!小子,你皮痒了是不是?!”

小嘴嘟得高高的。“他们都喜欢你嘛!”

“人家说喜欢我,你就帮我定约会,天知道你到底答应了哪些人?!”何茹茜吼道。

Mickey双眼一亮!

“我知道,我知道!”他连忙跑进房里,不到十秒又跑了出来,小手里还抓了几张纸,他怞出其中一张给何茹茜,“这是你的,茜姨。”

何茹茜接过来一看,上面是电脑列印出来的一排名字。

“将人挥……什么鬼!……粤汉身……这又是哪一国名字?……柳橙原……还柳橙汁咧!……黄玉茹……

这是男的还是女的?……孙家汉、白天睡……”她嗤笑。“白天都在唾觉,这人可真懒啊!……员林瓶……

员林出产的花瓶吗?”

何茹茜摇摇头放下手。

“教你玩电脑的结果居然是给我打出这玩意儿来!真是……那几张又是什么?”她指指Mickey手上另外几张纸。

Mickey开心的扬起第一张。“这是芳姨的,”第二张——“妈咪的,”第三次——“安姨的”。

何茹茜一拍额头。“天啊!你这小子真的不想活了!”

“谁不想活了?”

何茹茜回头一看,杨芳和刘安安各提两袋米走进来,后面跟着的嘉琪也提了两袋,何茹茜看了直皱眉。

“干嘛一下子买那么多米啊?”

杨芳双手一松,两包米砰砰两声落地。“顶好这个星期的特价品,每一包便宜七十块,当然要趁机多买几包喽!”她张大手脚摊在沙发上喘气。“哇,好累!”

“累死算了!”何茹茜忿忿道。“就为了省那么一点钱!”

“不少了,四百二十块耶!够替Mickey买一件新衣服了。”刘安安放下米,疼爱地在干儿子胖胖的脸颊上摸两把。“小孩子在长大好快喔,他的衣服又快穿不下了呢。”

Mickey脸上立刻露出讨好的哈巴狗式笑容。

“是,是,尽管宠他吧,”何茹茜冷笑。“宠到儿子把我们全都给出卖了还不知道死活!”

嘉琪诧异地看着儿子倏然瑟缩的神情。“他又怎么了?”

何茹茜一把抢Mickey手中的纸张一一分派出去。

“喏,你的,你的,还有你的。”

接到分派凭单的人都低下头看着自己分派到的“工作”。

“这是什么啊?泥跃升、糖胜袋……”杨芳满头雾水地抬起头。“我怎么都看不懂啊?”

嘉琪和刘安安同样一脸莫名其妙地盯着何茹茜寻求解释,何茹茜嗤笑。

“咱们宝贝儿子替咱们定下的约会,”她斜睨着Mickey“只要有人上门,他一律代为接受,就差没叫他们多找几位顾客来了。”

前五秒是寂静无声,下一秒是惊天动地!可怜的小Mickey蹲在角落边边遍着嘴,眼泪在凤型框框里滚来滚去,嘴角可怜兮兮的颤抖着。

“你这小没良心的!我还不够疼你吗?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就为了替你多添几件漂亮的衣服,你居然就这样把我给卖了!?说!你到底拿了人家多少好处?一罐汽水还是几句乖乖?”

“可恶!我替你换了多少尿布、喂了你多少次奶,半夜里听到你哼两声,我就立刻冲到你身边,这么宝贝你,你竟然……!”

“小鬼!你就这么讨厌我们吗?希望我们赶快嫁出去是不是?”

“我真没想到……”

“太让人伤心了……”

“灰暗的人生哪……”

泪水早爬了满脸,但Mickey硬是咬着下唇不让哭声溢出来。骂了好半天,杨芳、何茹茜才气喘吁吁的转开头去,嘉琪摇头叹息,一脸失望,只有一直若有所思、沉默不语的刘安安蹲去,轻轻抹去小脸蛋上的泪水。

“来,Mickey,告诉安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嗯?”

Mickey嘴唇抖了又抖,细细小小的声音终于从小嘴里跑出来——

“我……我想要爸爸嘛!”

杨芳、何茹茜蓦地回过头来,嘉琪与刘安安面面相觑。

天哪!她们全都忽略了,不管再怎么宠、怎么爱,孩子到了一个年岁后,总是会兴起想要爸爸的念头。尤其是在幼稚园里和别人比较之下,他多了三个妈妈,却没有半个爸爸,别的小朋友至少都有一个呀!

嘉琪满怀歉意的抱起可怜委屈的儿子坐到沙发上,杨芳、何茹茜和刘安安也全都围拢了过来。何茹茜拿纸巾疼借的擦拭他的眼泪,杨芳抚慰地拍拍他的手。

“好了,Mickey,下次替芳姨定约会时记得要把时间记下来哟,否则芳姨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该准备好对不对?”

Mickey吸着鼻子点点头。

刘安安搔搔他的头发。

“还有,你要是特别喜欢那个叔叔就要跟我们讲,我们会带他回来和你玩,这样好不好?”

Mickey开心的咧开了嘴。

从那天开始,四个妈妈都乖乖按照儿子分派凭单“工作”,大多时候她们都会将男伴带回家中陪Mickey玩耍。虽然辛苦了些,但是能看到宝贝儿子开心的笑容,什么苦都值得了!

几年过后,Mickey终于明白红娘的工作不是人干的!

劳累辛苦不说,几年下来,什么谢媒礼也没收到,完全是做白工!于是,从某年某月某日开始,四个妈妈惊喜的发现——分派凭单不再出现了!

杨芳当下冲出去买了瓶香槟,四个小女人疯疯颠颠的举怀庆祝脱离苦海。Mickey翻翻眼,自个儿到厨房找东西当晚餐。从他开始上小学后,彭嫂就让儿子拉回家照顾她自己的孙子去了。四个几乎从未进过厨房的女人只好轮流下厨,还好Mickey不挑嘴,否则非被她们给活活饿死不可。

Mickey是脱下红娘的外衣了,但是养过小孩子的人都知道,小孩子会找的麻烦绝对不只一桩,总是成串地连着来。这件事才结果,清静不了几天,Mickey又不甘寂寞!

何茹茜满头大汗的从厨房出来。

“好了,可以吃了,叫Mickey小子出来吧。”

嘉琪放下杂志,走到Mickey房门口探头进去。

“Mickey,吃饭了!”

“不吃!”

嘉琪皱眉。“怎么了?”她走进去。“你这小子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趴在床上的Mickey转过身来。

“我不要上学了!”

“为什么?”

“我就是不想上学了!”Mickey又趴回去。

嘉琪回头和门口的杨芳对视一眼,接着便坐到床边,杨芳也进来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

嘉琪拍拍Mickey的背。

“Mickey,是不是有人……提到你没有爸爸……”

“才不是!”Mickey猛然翻身坐起来。“是那些女生啦!她们……她们真的好讨厌喔。”

“女生?”嘉琪诧异地又和杨芳交换一眼,她也很意外。“你是说同班的女同学吗?”

“不止,”Mickey满脸厌恶。“还有别班的,她们……她们……”

“她们怎么了?”杨芳忍不住问:“你不是让女生欺侮了吧?”

“才没有!”Mickey大声反驳。“是她们老爱缠着我啦!”

“缠……”杨芳和嘉琪失笑。“缠着你?”

看到她们在笑他,Mickey很不高兴的噘起嘴。

“我已经告诉她们我不喜欢她们了,可是她们老是要跟着我,我怎么赶都赶不走,真的好讨厌喔!”

“她们喜欢你嘛!”

“我不喜欢她们!”

“那……”嘉琪求助地看着闷笑不已的杨芳,再望向正走进来的何茹茜和刘安安。

刘安安坐在床尾。“就算让她们跟着,你也不会少根毛嘛!”

“可是大家都在笑我,”Mickey很生气的拧紧双眉。

“男生都笑我爱女生,连老师都笑我!”

“那也没办法喽,”何茹茜摊开两手。“谁叫你长那么一双勾魂慑魄的眼睛。”

Mickey沉默了会儿。“就像爸爸是吗?他就靠这一双眼睛骗了妈妈吗?”

嘉琪张了张嘴又合上,她朝三位好友使了使眼色,她们会意并前后出房去。嘉琪把脚伸,学Mickey抱膝坐着。

“你爸爸没有骗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Mickey不信的斜睨她。“那他为什么不要我们?”

嘉琪抚摸他的头。

“他不是不要我们,他是有苦衷的,我相信他,Mickey,你也要相信他。”

将下领放在膝上,Mickey闷声道:

“这样实在很难相信他。”

“我们曾经谈过很多事,”嘉琪微笑。“谈结婚、谈买房子、谈他要从外勤请调到内勤,还谈到孩子的名字……”她笑得更开怀。“你知道吗?当初为了孩子的名字,我们还斗了好半天嘴呢。他说他小时就决心要生个儿子叫米奇,我就说我喜欢悟空……”

“悟空?!七龙珠的悟空?”Mickey惊呼。“不是吧,妈?你不是真的想要叫我悟空吧?”

嘉琪捏捏他的鼻子。“难讲喔,那个时候我真的好喜欢悟空呢。”

“喂,妈,你……”

“好啦,好啦!现在又没有真的替你取名叫悟空,你紧张什么?”

Mickey咕哝两句,嘉琪轻笑。

“反正,我们谈了很多,他还说会帮我到华盛顿申请大学就读,因为你外公希望我拿到博士学位。我想……”她凝望他。“如果他真的不想要我们,他不需要浪费时间跟我谈那么多吧?”

“那就是所谓的甜言蜜语吧。”Mickey嘟囔。

嘉琪摇头。“Mickey,你要是见过他,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他是一个很有男子气概的人……”

Mickey怀疑地瞟着。“有我这双眼睛?连芳姨她们都说这是一双女生的眼睛耶!”

嘉琪失笑。

“这个……呃、是没错啦,可是男子气概并不是从外貌决定的,那是一种气势、一种力量的感觉。你爸爸高高瘦瘦的,并不是阿诺那种肌肉型的男人,可是我一看他就会觉得他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他全身散发出来的自信与狂傲,令人不得不承认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得倒他。”

Mickey嗤笑。“那他又会有什么苦衷让他不能回来?”

嘉琪叹息。

“他毕竟是个人,不是吗?而人的力量再大也是有限的。每个父亲都是伟大的,但他们也不是真的万能。

Mickey,你要相信他,他是真的爱我,而且将来有一天,他一定会回来接我们到他身边去的。”

“所以你才逼着我学英文,因为你认为他终有一天会回来带我们到美国去?”

嘉琪点头。

Mickey沉默半晌。“你真的这么相信他?”

“全心全意。”

“好吧,”Mickey耸耸肩。“那我也试着去相信他好了。”

“谢谢你,Mickey。”嘉琪在他头顶上亲了一下。

“还有,忍耐那些女生一点。”

Mickey立时抗议:“可是……”

“告诉我,你觉得男生比较有力量还是女生比较有力量?”

Mickey挺挺胸。“当然是男生!”

“那么男生就是强者,女生则是弱者了?”

Mickey用力点头。“当然!”

嘉琪笑了。“那么强者是不是应该照顾、维护弱者呢?”

“好象……”Mickey瞅她一眼才嗫嚅道:“是吧。”

“那就对了。”嘉琪搂搂他。“或许有的强者会欺负弱者,那种强者我们叫他坏人;好的强者是英雄。你是要做坏人还是英维呢?”

“当然是英雄!”Mickey又挺起胸膛。“我懂了,妈,以后我会照顾女生的。如果他们再笑我,我就……”

“那是她们幼稚,”嘉琪打岔道。“你要和幼稚的人浪费时间吗?那太傻了吧?”

“对!”Mickey的下巴扬得更高。“我不需要和不懂事的人计较。”

嘉琪用力搔乱他的头发。“好了,小子,我饿了,你呢?”

Mickey猛一下跳下床往外冲。“我饿扁了!”

从嘉琪大一开始,罗子山就喜欢上她了,但他一直没有正式去追她,因为他知道她心里还忘不了Mickey的父亲。所以他耐心的等,希望能等到她愿意接受他的那一天。

杨芳骂他笨,何茹茜笑他傻,刘安安摇头叹息,但是罗子山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他不愿强迫嘉琪接受他,所以他愿意等。而这一等就等了十年,嘉琪却依然痴情如故,就如同他一般。

罗子山和林风合伙的有鹏公司是家小贸易公司,除了林风是总经理、罗子山是副总经理,林风的太太欧丽娜是财务经理,下面还有八位职员,六女两男。

其中嘉琪是因为南天岳而特意学好英文;何茹茜自幼就常到国外度假,英文是自然而然会的;杨芳和刘安安是高材生,英文也不成问题。她们四个的能力都有一定的程度,工作也认真,交涉重要客户或者外国客户时都由她们出面。

另外四个则是欧丽娜的亲戚朋友,顶多高商毕业,靠着老板娘的势力来公司混日子领白薪,能不搞出麻烦来就要偷笑了,实在别指望他们做出什么正事来。但是他们却卑劣得很,自己能力不足、懒散做事,却又看不得别人比他们能干,所以没事老往老板娘耳边嚼舌根。

欧丽娜更是以小气出名,一分一毫都要斤斤计较,能苛刻的地方绝不会客气,只顾自己,从来没考虑到员工的利益。每一次该发额外奖金时,她总是藉由各种名目来扣扣减减,而且也不立刻发下来,总要累积到一个程度后才得用那笔奖金来举办奖励旅游。

同样要花钱,可是举办旅游可以取得发票,月报所得时可以抵扣5%税金。而且若和熟识的旅行社预先沟通好,他们也可以将发票金额开大一些。

员工愿不愿意是另外一回事,重要的是公司有好处就行了。

杨芳将合约书放到总经理桌上,正在旁边敲计算机的欧丽娜立刻拿过去。

“总经理,这一次的奖金应该是最多的一次吧?”

欧丽娜头也不抬。“够到外国去一趟了。”

杨芳忍耐地闭闭眼,等确定自己不会出口成脏后才张口尽量保持平静地说:“总经理,能不能就这么一次,发奖金给我们,不要去旅游了?”

“不行。”欧丽娜施施然回答。

杨芳深深吸了口气。“总经理,每年都只有三次奖金,你不会觉得……”

“不会。”

够了!

“我是在问总经理,不是你!”杨芳忍不住朝欧丽娜大吼。

欧丽娜斜膘一旁尴尬为难的林风。

“他也会这么回答的。”

杨芳不由得咬牙切齿。“妈的!简直是慈僖太后!”

欧丽娜立刻双眉倒立。“你说什么?”

杨芳扬起下巴。“慈禧太后!怎么样?”

“你……你……!”欧丽娜气得猛跳起来。“男人婆!”

“武则天!”杨芳立即还以颜色。

“恰某某!”

“泼妇!”

“贱女人!”

“无耻滢荡!”

眼看骂得实在不像话,林风忙站起来阻止:

“好了,好了!不要再……”

两挺炮弹发射器一致转移炮口朝向他——

“你闭嘴!”

杨芳气冲冲的跑出总经理室,何茹茜、嘉琪和刘安安同时迎上前去。

“怎么搞的?不是拿合约书进去吗?怎么吼起来了?”

杨芳握拳挥了半天才咬牙说:

“又是旅游!妈的!又是旅游!”

嘉琪耸耸肩。“不都是这样的吗?有什么好气的?”

“可是这次的奖金特别多啊!”

杨芳吼道。“Mickey想要换部电脑呀,还有冰箱也可以换新的了,都根本不冰了嘛!”

“所以你就去看看能不能拿现金?”何茹茜摇摇头。

“结果呢?还不是让自己气得半死而已。”

嘉琪无精打采的走回座位坐下。

“老实说,要不是罗大哥一直留我们,我早就saybyebye走人了。”

杨芳大步走到嘉琪桌边猛捶一下桌子。

“对!就这样,走人!等旅游一回来,我们就全体走人!”

“我赞成,”何茹茜举手附议。“反正我们银行里的预备金还可以支持上两三个月的生活,我就不信凭我们的资历会找不到工作。或者……”她沉吟。“现在就可以开始找了……”

刘安安当然没有异议,她只是多问了句:

“你知道这次是到哪里吗?”

“夏威夷。”

夏威夷!

嘉琪心头震颤了下。

美国……

他就在那个国家的某一个角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