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还是米奇赢了。

南天岳不战而胜,

可是他已经死了。

黑鹰努力眨回在眼眶里滚动的泪水,模糊的泪雾阻碍了他攫取她纤纤丽影的企图。但是……太费事了!他用力合眼,让泪水顺颊而下,然后张开。

好极了,清楚了!

她依然是他记忆中那般清纯美丽,与纯真相矛盾的成熟妩媚同时存在她身上,却是如此协调的融合在一起。

她依然是蛊惑人心的妖精!她依然是他心中的至爱和——

至痛!

“如果我……”

“那就让她……”

“可是要是……”

“这样的话……”

“等等,等等,等等!”Mickey再也受不了了!“老妈,还有三位干妈,请先听小子一言如何?”

四个女人同时转头恶狠狠地盯着他,杨芳代表发口:

“干嘛,小子?我们正在想办法救你的小命,你来打什么岔?”

“四位娘亲大人,你们不觉得这样太幼稚可笑了吗?”

“幼稚?!可笑?!”

几十颗爆栗子立时往他全身上下投射过去!

她们在干什么?虐待我儿子?!

难道被抛弃之后她心里变态,以致泄恨在儿子身上?

不是吧?她看起来不像这种女人啊!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鹰忙凝目往她们的嘴唇看去,唇语一向是他拿手的绝活之一。

“不要打了,好痛啊!先听我解释嘛!”

Mickey抱头痛呼,差点没躲到桌子底下去;罗子山看不过去,忙开口打圆场:

“好了,好了,饶了他吧,你们也知道他聪明得很可恨,想得就是比人家周到仔细,或许他真有什么你们没考虑到的细节要告诉你们啊。”

四个小女人这才不甘不愿的收手,但是嘴里还是忍不住低低咕哝着:

“什么嘛,我们想着要牺牲自己去救他,他居然说我们可笑兼幼稚,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就是啊,咱们几个全把心放在他身上了,他居然就这么不孝!到时候他敢不逃试试看,我先宰了他再说话!”

“Mickey啊,我知道你不爱听我们几个的话,但这一回,你就听这么一次吧。”

嘉琪紧紧抱着他。

“Mickey,我们怎么样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逃出去,否则……”她低喟:“否则我怎么对得起你爸爸。”

“爸爸?”Mickey翻翻眼。“拜托!妈,他根本不晓得躲在这世界上的哪个角落风流快活去了,你干嘛老惦着他啊?他恐怕早就连你是圆是扁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会的,他说他有苦衷,他也不想……”

“妈,忘了他吧,他不会回来了,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Mickey狠心的说。

“忘了他?”嘉琪噙着泪水喃喃自语:“可是我忘不了啊,就像我无法不爱他一样……我无法忘了他,更无法停止爱他……”

她最后几句话声音低得连Mickey都几乎听不见,但是黑鹰却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突然涌现的强烈感动令他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不停地深呼吸,极力阻止自己想要直接冲下去将她拥在怀里抚慰的深切冲动。

她绝对有资格将他千刀万剐,但她不但对他毫无怨恨……

而该死的他又是如何对待她这一片深情?!

抛弃了她!

该死的他抛弃了她!

虽然他是真有苦衷的,但是……他依然是不值得原谅的!

天!他真痛恨自己!

“好啦,好啦,随便你啦!”Mickey推推嘉琪。“受不了,女人就是这样!”何茹茜抚慰地拍拍嘉琪的肩背。

“好了,让Mickey发表一下意见吧,这种时刻可没时间让孟姜女来哭倒万里长城,离时限只剩下三十小时而已了。”

嘉琪闻言,忙放开Mickey,顺便拿桌巾擦擦眼泪鼻涕。

“好吧,Mickey赶快发表你的意见,然后我们要继续研究讨论了。”

“要不要实验作报告啊?”Mickey嘟嚷,好几颗卫生眼珠扔了过来,他不由缩缩脖子。“没有,我没有说什么,什么也没说!”

嘉琪双眼一瞪。“还不快说!给你五分钟,说不完拉倒!”

“耶?只有五分钟,怎么……好,好,五分钟就五分钟!唉,难小人与女子难养也!”Mickey装模作样的大大叹息一声。

“首先,”他瞄一眼专注于电视上的恐怖分子首领,尽量压低声音说:“美国政府不会不管我们,你们没瞧见电视上播放的吗?旅馆外头全是警察军队包围着嘛!

只是……他们并不是专门对付恐怖分子的特训人员。虽然真有状况发生而需要有所选择时,他们会考虑……不、不用考虑,肯定是要放弃我们。但原则上,他们还是会想办法救我们的。”

“然后是你们的主意实在是有够……”他顿了顿。

“烂。”

四双眼睛倏然大睁。

“想想,你们要去勾引他们分心好让我趁隙溜走,这可分两方面来考虑。”闪动着异于实际年岁的成熟睿智光芒的凤目缓缓扫过聆听的五人。“第一,你们要牺牲到什么程度?彻底吗?”他摇头。“我宁可死也不要你们那么牺牲来救我。”

四个女人同时张口,却没有Mickey的动作快。

“再来,就算我逃离餐厅了,然后呢?你们以为那么容易逃出去吗?如果真有那么容易,外面的人早潜进来了。”他蹙眉回亿。“我记得恐怖分子刚开始劫持我们、场面正混乱时,前后有三次枪声响起,每次间隔大约半个钟头左右,那时候大家都紧张害怕得很,所以可能没有人注意到,或许听到了也以为是和外头的警察枪战,但是……”

他抬眼。“每一次枪声响起前,就会有人质被拖出去。你们都没发现吗?我们常见的那三个客房服务生好像都没见到。”

四个女人同时倒怞一口气!

Mickey点点头。

“对,我在猜测可能是外头的人想潜进来却被发现了,他们……”他的下巴朝恐怖分子指了指。“就送出几具尸首作为警告。”

四张脸色极为难看的脸孔对着他发楞。

“你们瞧,外面训练有素的军队都进不来,我算老几?妄想逃出餐厅的结果就是变成尸体被扔回来,好用来作为杀鸡敬猴的警告实物例证。”

“可是,”罗子山忍不住问:“他们的人好像不是非常多,顶多二十个吧,怎么可能看守得那么严密呢?”

“这些我是不懂啦,但是……”Mickey耸耸肩。

“你没看过越战电影吗?越共他们做的陷阱都奸诈可怕得很,何况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什么工具做不出来?什么雷射啦、震动啦、电子系统啦什么的,只要随便安置上一、两样,我们就逃不过去啦。”

罗子山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那……那不就表示除非美国政府低头,否则……”他吞了吞口水。“我们就得等待蒙主宠召了?”

Mickey唉了一声。“我不说过了吗?美国政府不会放弃拯救我们的。”

“可是你刚刚才说……”

“我们是平常人嘛,当然逃不出去啊,也许外面那些警察和军队也潜不进来,那表示这些恐怖分子也受过专业训练或者有特殊装备。但是再怎么厉害的守备,还是有人能无声无息的闯进来的,那种人啊……”Mickey左右瞟两眼。“就叫做顶尖高手,是政府的秘密特勤人员,平常不轻易出动,但是一旦有那种非成功不可的任务时,嘿嘿,那就是轮到他们现身出来表演的时刻了。”

罗子山似乎稍微放心一点了。

“那么现在该是出动那些高手的时候了吧?”

“当然!”

Mickey肯定的说,在罗子山露出笑容之后,他却又低低咕哝一句:

“可惜怎么轮也轮不到我们这边来。”

这不来了吗?

黑鹰好笑地摇摇头。

这小子,才毛头般大小,那分镇定工夫却比大人还稳健。看着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安慰五个大人实在很有趣,而且那小子临事的注意力、观察力,还有分析能力也超乎寻常的厉害。

黑鹰心中的骄傲感不禁油然而生,这小子的能力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嗯,或许可以……

他沉吟了会,随即打开背包翻找着他计划中所需要的东西。得修改一下,但应该可以……

“妈,放心啦,会没事的。”

Mickey温言安慰着十足泄气嘉琪,她沮丧的抬头看他一眼,叹口气后又垂下头去。杨芳无言地拍拍她的手,何茹茜搂着她低语,刘安安望着罗子山苦笑。

Mickey无聊地转头望向别桌,一桌桌慢慢看过去,他的目光突然定在香港观光客其中一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脸上。

她好像快哭出来了,她身边的母亲则焦急地望着小女孩的父亲;那个无助的父亲却转头四处张望,似乎不知如何是好。Mickey蹙眉微一思索,接着他就毅然站起来大叫:

“先生,我们有人要上洗手间,可以吗?”

大胡子首领倏然转过头来,上下打量Mickey两眼。

“谁要上洗手间?”

Mickey转回头高声问:“还有人要上洗手间吗?”

台湾这边的人大部分都会英文,但是香港人不一定懂英文,旅行团领队立刻为他们翻译。那个焦急的母亲首先喜出望外的举起手,然后陆续的、迟疑的有更多人举起手,最后是三分之二的人都举着手。

Mickey转正头。

“我们两个两个轮流进去,进去的人全出来后另外两个才进去,这样可以吗?”

大胡子首领颇为意外地再多看他两眼后才点点头,接着他朝门口那个瘦瘦高高的部下用异国语言吩咐几句。接着那个高瘦的部下便先行进入男女两边洗手间仔细彻底检查一番后,才开始让人质一男一女地两个两个进入洗手间;他始终尽责的直到里头的两个人全出来后才让另外两个进入。

最后,Mickey和杨芳分别进入各自的盟洗室。

Mickey出清废弃物后站在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低下头去洗脸,而当他站直身望向镜子时,一口气霎时哽在喉头,他骤然转过身去瞪着就像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后的人。

结实颀长的身躯裹着一身黑色的夜行服,高高俯视着他的头部也套着黑色头罩,原该露出眼睛的部位却戴着一副类似潜水镜的奇怪眼镜。

Mickey在网路上看过,那是夜视镜中比较简单的一种。他硬生生吞咽下噎在喉咙的那口痰。

“你……你是来……救……”他结结巴巴的问。

黑衣人右手慢慢伸出来在他头上疼爱的摸了摸,左手则递给他一副眼镜。

“没等人注意时再戴上,记得把这个耳机拉出来戴上。”他把右边镜架上一个看似装饰用的小圆球拉出来。

他一放手,小圆球又自动弹回去。“如果有人问,你就告诉他隐形眼镜掉了,这是备用眼镜。若对方要检查,你就先按下这个按钮……”他指指镜耳部位一个小凸点。“之后再给他检查,拿回来要戴上前再按一次按钮。

这样清楚了吗?”

“清楚了,可是你是……”

“出去吧,你进来太久,他们会怀疑的。”

“可是……”

黑衣人两只手抓住他的双肩将他转了个身。

“去吧,你母亲在等你呢。”

Mickey不死心的转回头坚决地问:

“你是来救我们的吧!”

黑衣人将他的头转回去,在他的身后回答:

“是的,我是来救你和你母亲的。”

Mickey尽量镇定如常地走回原位坐下。在确定没有人注意时,悄悄取出眼镜戴上,嘉琪立刻奇怪地盯上他。

“哪儿来的眼镜啊?你什么时候近视的我怎么不知道?”

Mickey正想告诉她在洗手间发生的事,没想到耳内却先传来警告声——

“……尽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愈少人知道愈安全,懂吗?……”

舌头硬生生在嘴里转个圈,Mickey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呃……我、我捡到的,你不觉得我戴眼镜比较好看吗?”

“会吗?”嘉琪歪着头打量半晌。“你戴眼镜奇怪喔。”

“不好看!”何茹茜断然道。“虽然你的眼睛是遗传自你那没良心的爸爸,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那双眼睛真的非常有诱惑力、非常迷人。”她摇头。“遮起来实在太可惜了。”

刘安安突然噗哧笑道:

“你们知道吗?我每次看到Mickey就忍不住要想:要是Mickey是女孩子的话,拥有这么一双眼睛,长大以后一定会是妖媚惑人的狐狸精。”

杨芳嗤一声。

“男的也一样,我可警告你,小子,你长大以后可别学你那个可恶的老爸一样到处去骗女孩子,知道吗?”

Mickey哭笑不得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

“怎么……我只是……眼镜是……唉,真冤枉。”

何茹茜好笑地摸摸Mickey的头。

“好了啦,Mickey不会的啦,咱们四个一起教出来的小子才不会那么混帐,对不对,小子?”

Mickey还没回答,刘安安就急着替他回答:

“安啦,安啦!Mickey平常虽然是顽皮了点,但他的本性是很善良的,要是以后……咦?你们干嘛跑过来?这样太挤了啦!”

邻桌的林风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拉着老婆欧丽娜和十三岁的双胞胎儿女林蕙惠、林世刚一起挤到嘉琪这一桌来。

林风哭丧着脸。

“只剩下不到三十小时了,怎么办?”美国政府真的都不管我们了吗?”

杨芳送去不屑的一眼。

“这还不都是你害的!干脆把奖金分给我们就好了嘛,每一次都这样,这里旅游、那里旅游,这下好了,贪那5%,贪那发票,结果呢?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一次旅游喽!”

“我……”林风偷觑老婆一眼。

何茹茵似笑非笑地望欧丽娜。

“喔,我想我们冤枉我们老板大人了,像这种小气巴啦的事除了掌公司财务大权的老板娘之外,还有谁会想到这种馊主意。”

一向泼辣成性的欧丽娜立刻端起老板娘的架子大吼:

“你们竟然敢这么说!难道不怕我……”

“好耶,好耶!再大声一点更好,”Mickey嘲讽道。

“说不定他们会被你吓着了,然后就乖乖放我们走了。”

欧丽娜嘎然噤声,缩起脖子,怯怯地拿眼偷觑大胡子;果然,那双狰狞凶恶的铜铃眼正瞪着她,她不由惊喘一声,忙瑟缩地躲进丈夫的怀里。林风无奈地摇头,他也偷瞧着大胡子,等到大胡子不再瞪视他们这一边了,才压低声音问:

“我们难道就只能这样等待吗?不能另外想点办法吗?要是美国政府真的不管我们了呢?”

“……尽量安抚他们,别让他们轻举妄动……”

听到指示,Mickey立刻说:

“放心啦,美国政府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啦,就算不管我们好了,可是你看看……”他指指另一边的富家年轻人。“那边那一伙人可就不能不管了吧?看样子他们都满有钱的,他们的父母家人现在一定正在到处施压,美国政府就算不管也不行呀!”

欧丽娜怀疑地瞧着他。“那为什么我们都没看到什么动静?”

“拜托,有点头脑行不行!”Mickey叹道。“要是让我们感到有什么动静了,那还救得了我们吗?当然是要无声无息的摸进来,再一一解决掉里头的麻烦,这才救得了我们嘛!”

林惠惠不服气地撇撤嘴。“你怎么知道?他们告诉你了吗?”

“美国电影里不都这么演的吗?再加上一点想象力和逻辑推理,眼睛多注意观察,结果就差不多是这样了。”

“是喔,是喔。”林世刚轻蔑地应道。“电影上也有演人质被拯救时也几乎都要死上那么几个,我问你,到时候谁自愿牺牲啊?”

Mickey忍耐地吸了口气。

“有人会死是因为那个人大莽撞了,只要镇定一点,应该就没事了。”

“是吗?我看好像都是在场面混乱时,双方枪弹到处乱射的情况下,那个被流弹击中、这个没地方躲才死一堆人的。”林世刚残忍的说。

整桌人的想象力立即发挥到极限,个个脸色发青的面面相觑,Mickey受不了的大叹一声,正想继续发挥他三寸不烂的口舌,林蕙惠却候地抱住父亲的手臂。

“爸爸会保护我们的,他会挡在我们前面,对不对,爸爸?”

林风脸色更难看了。

“嘎?啊,是,是!我会保护你们,我会保护你们。”他硬着头皮说。

林世刚得意地昂起下巴。

“我们有爸爸保护,你呢?你只有妈妈,她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了,谁来保护你们啊?”

“……你爸爸也会保护你和你母亲的……”

Mickey楞了楞,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他正满腹疑云地攒眉猜测,杨芳却已慷概激昂地挺起胸。

“你放心,小子,我们这三个干妈可不是当假的,到时候我们会一起保护你。”其他两只布谷鸟一块儿拼命点头。

“……你很幸运,有三个好干妈……”

Mickeyy笑笑。

“是啊。”

杨芳以为Mickey是在回应她,高兴地勾住Mickey的脖子。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对我们有信心。”

嘉琪热泪盈眶地向三位好友投以无限感激的一瞥,她紧握着儿子的双手。

“Mickey,我要你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你要逃、要躲,千万不要顾念我们。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低喝声)笨琪琪,我要你们母子都好好活着……”

他在跟谁说话啊?

Mickey不由脱口问:“琪琪?谁是琪琪?”

嘉琪脸色猝然在变,遽然抓住Mickey的手,力道强得Mickey龇牙咧嘴直怞气。

“妈,轻一点,轻一点,好痛,好痛啊!”

嘉琪恍若未闻。“说!是谁告诉你这个名字的?!”

杨芳等三个惊讶互相投以疑问的眼光,刘安安忙用力扯开嘉琪的手。

“嘉琪,你怎么了?不过是一个名字嘛,干嘛紧张成这样?”

嘉琪仍然瞪着Mickey。“Mickey?”

Mickey张了张嘴。该死!我怎么知道从哪儿跑出来这个鬼名字的?

“……好像是……七龙珠什么的吧……”

对喔,他怎么忘了!

“七龙珠,悟饭他妈妈不就叫琪琪吗?”

何茹茜责怪地瞪他一眼。

“你这小子,没事去想到七龙珠干什么?真是的,一个悟空还不够,又跑出来一个悟饭,现在连悟饭的女儿小芳都出笼了,就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看的!”

嘉琪原本还狐疑地盯着Mickey打量不已,闻言之下却立刻转过头来不服气地反驳道:

“是很好看啊,你看看就知道了嘛,每次叫你看你都不肯,我……”

“对不起,您那位?”

“嘎?”

何茹茜瞥她一眼。

“像你这么幼稚的人我可不好意思承认我认识。”她轻嗤。“都几十岁的老太婆了,居然跟小鬼们一块儿迷七龙珠?去!”

“是吗?”嘉琪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每一集的乱马你都不会错过吗?连漫画都一本本的买回来收藏呢。”

何茹茜红了红脸。

“还有你,”嘉琪转向杨芳。“GS美神,对不对?”

杨芳无辜地噘了噘嘴。“我又那里惹到你了?”

嘉琪望向刘安安,刘安安忙道:

“我承认我在看中华一番,那是因为我在学作菜嘛!”好烂的藉口!

“我也自己招认我在看名侦探柯南还有金田一,”

Mickey举双手投降。“可是,我是小孩子,应该有权利看卡通的吧?”

罗子山摇头。“我则是在看你们这一家子演的爆笑一族。”

总算脱离敏感话题了,Mickey松了口气,可是他更狐疑了。

那个黑衣人为什么老说一些奇怪怪的话?妈妈又为什么对那个黑衣人说出来的名字那么紧张?

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

入夜后,餐厅中所有人质都或趴或互靠着熟睡了,有的则是搭着两张椅子躺着睡,小孩子就让妈妈或爸爸抱着。

地下室角落黑暗一隅,黑鹰戴上戴头式对讲机。

“上校,我是黑鹰。”

“先生,有什么吩咐?”

“你设法通知其它五个地点,叫他们暂时不要动手。”

“可是,蒙大拿那边已经决定再过……七分钟后,也就是纽约时刻五点整就要动手了。”

“该死!”黑鹰咒骂一声,急忙另外掏出手机来急速按码。

“金鹰吗?我是黑鹰,千万不要动手!”

“为什么?”

“他们每隔半个钟头就会互相联络一次,每一次有不同的暗语,而且只有首领知道是什么暗语。只要少一次联络或是暗语有误,其它地方就惨了!”黑鹰急速解释。

“你怎么知道?”

“谁叫你不在唇语上多下一点工夫?”

“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也懂旁遮普语(巴基斯坦语)吧?”金鹰不信地问。

“很不幸,我是懂一些。”

“!”金鹰骂道。“难怪他们这么肆无忌惮,居然那么大方敢给我们四十八小时的时间!”

“以他们设下的防卫系统和联络方式来讲,四十八小时并不算多。”

“不过我也很奇怪,他们几乎是尽量避免伤害人质,譬如突然扔出一具尸体来催促警告一下啊什么的,这似乎有点反常。”

黑鹰冷笑。

“他们打算尽量保持人质,一旦时限到了,而我们这边仍不愿妥协时,那时候才每十分钟扔一具尸体出来。你想象一下那种情形吧,所以这时候要是先随便‘使用’掉人质,筹码不就变少而且戏也没那么精彩了?”

“!”

“你知道还有谁要动手了吗?”

“没有,我这边是第一个准备好的。”

“准备好?是啊,你那边是准备好了。”黑鹰嘲讽道。

“好嘛!”金鹰懊恼地叫道。“是我疏忽了,可以吧?”

“一次疏忽就不知道要牺牲多少人了!”

“天杀的!你有完没完啊?!”

恼羞成怒了!黑鹰摇头。“还没有,不过现在没时间,以后再继续。”

“该死!现在怎么办?……等等!我先叫他们停止动手……好,你有什么计划吗?”

“你原来打算怎么进行?”

“偷偷潜入,一一解决,救出人质。”

黑鹰不以为然地皱眉。

“你不是也知道他们相互之间有紧密的联系吗?你这样不就害了其他人质?”

“我已经录下了几次他们联络时的对话送回总部,到时候让我们的语言专家听过之后再透过电脑变音配合着他们联络。”

“暗语呢?”

“!我怎么知道他们每一次的暗语都不一样!”

“莽撞。”黑鹰喃喃道。

“黑鹰,我警告你……”

黑鹰冷哼。“来咬我啊。”

金鹰顿了顿,倏地开始用挪威话骂个不停(金鹰是挪威人)。黑鹰无动于衷地等他骂完,反正他也听不懂。

片刻后,黑鹰才听到对方喘了好几口气。

“好,你到底打算如何,告诉我吧!”

黑鹰略一思索。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六个地方同时准备好,同时动手,而且一定要成功。”

“可是……”金鹰迟疑着。“你、我和雪鹰负责的三个地点应该都不会有问题,但是其它三个地方就不敢保证了。该死!连想暗中潜入都可能会出问题,他们这些高科技防守警报系统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我都花了足足两个多钟头才进来呢。!还被雷射伤了小腿,真丢脸!又不能一一解除,只要除去一个,敌方立刻会从警报连线上知道……”

“日本。”

“什么?”

“日本货,上面有madeinJapan的标签。”

“!”

“我了解。”黑鹰应道。“所以我们只能要求他们至少要进去保住人质,等我们分别处理好自己负责的地点后再过去支援他们。”

“问题是要他们进得去啊!尤其是阿拉斯加豪华客轮皇后号,它已经驶离岸边往太平洋中去,现在大约停在东经165°、北纬40°上,客轮上有雷达,所以潜艇也无法靠近,只能停在雷达范围外。”

黑鹰皱眉。

“这样……我已经调海豹一队来我这边支援,我就让他们先到皇后号那儿处理吧。他们有特殊单人载具SDV小组能在海里快速潜行,客轮的雷达没有那么精密到可以侦测到海里潜泳的人,即使侦测到了,以SDV潜行的速度,敌方也会以为是海里的中型鱼类,然后就看他们能不能想办法从船底货舱进入了。”

“那你呢?”

“调海豹四队过来支援。”

“来得及吗?”

黑鹰撇撇嘴角。

“到时候再看情形如何喽,现在最重要的是任何人都不能先动手,一定要大家都准备好后再同时动手。”

“明白了,我会通知所有人。”

“还有,你、我和雪鹰都要想办法以最快速度解决自己负责的区域,然后赶到需要支援的地点去。”

“OK!”

黑鹰关掉手机,再打开对讲机。

“上校?”

“是,先生。”

“海豹一队到了吗?”

“到了,先生。”

“好,叫他们和援救皇后号人质的潜艇联络后赶到他们那边支援,另外再叫小溪基地的海豹四队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这边支援。”黑鹰急速吩咐。

“来得及吗?”和金鹰同样的疑问。

“叫他们尽快就是了。”

结束通话后,黑鹰静静思索着:该怎么样才能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呢?

“……Mickey,那些年轻人看起来有些浮燥,尤其那两个大块头,他们几个男的凑在一起已经讲很久了,恐怕是在商量要如何反抗或出去。想办法安抚他们,别让他们做出一些莽撞地冲动的事来……”

Mickey翻翻眼。什么嘛!叫我一个小孩去安抚那几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他们会听才怪!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不以为然,耳机立刻又传出声音来。

“……我知道你做得到的,Mickey,为了你母亲和干妈们,你不希望那些家伙搞出什么事来连累了她们吧?……”

Mickey叹一口长气,站起来悄悄往那些焦躁的年轻人走去。嘉琪正想问他要去哪里,有个大嗓门却比她更快嚷嚷出来:

“小子,你想干什么?”

Mickey淬然一惊,吞了口口水,咧出一个天真的笑容,然后才转向大胡子首领。

“我好无聊喔,想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口香糖可以吗?他们‘美国人’——”他强调:“最喜欢嚼口香糖了,身上一定随身携带,分我们‘东方人’一点,应该可以吧?”

果然——

“好,去跟他们要吧,要是他们不给就跟我讲。”大胡子首领举举枪。“妈的!他们西方人总是那么自以为了不起,老以为可以将我们东方人踩在脚底下任他们欺侮,哼!这次我看他们还能拽到哪里去!”

于是,Mickey大大方方的过去和他们低语好一会,那些年轻人脸上一阵黑一阵青的,大胡子首领还以为Mickey在趁机奚落他们,便噙着轻蔑的笑容转回电视机前。

餐厅的面积相当广阔,人质又全集中在后方,被劫持一阵子后,所有的人质就忍不住开始细声细语的交谈着。尤其电视机搬来后,最大的声音一直是从电视机里发出来的,似乎只要不是太嚣张的高谈阔论,恐怖分子就不太注意他们的交谈。或者,该说是他们根本就不认为这些人质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当然,恐怖分子并不是真的完全放任他们,但可以看得出来恐怖分子的注意较集中在那群年轻人身上。可能是因为那边的年轻男人较多、较冲动,而且看起来就是一副欠扁的样子;而左边这边大部分都是女人或小孩,成熟男人也不过只有五个,而且大部分有家人的顾虑,所以才不太在意他们。

直到那些年轻人全部沮丧的垂下头后,Mickey才悠然大方的拿着口香糖回自己那一桌,途中还顺便给香港来的那个小妹妹一包,又丢一包给回到原桌的林世刚兄妹。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才刚坐下,嘉琪就气急败坏地拉着他低骂。“找死吗?你不要惹火了他们呀,随便一枪你这条小命就完蛋了!”

Mickey耸耸肩,打开包装怞出一片。

“有人要吃吗?”

四个女人就像随时都可能动手生拆了他似的瞪着他,他缩缩脖子。

“不吃拉倒,干嘛这么凶嘛。”他边说边吃下两片。

嘉琪张嘴楞了一会儿,然后脑袋倏然垂落在胸前。

“完了,这么吊儿郎当的,都是我们把他给宠坏了,将来长大了,不晓得会变成什么样啊。”她沮丧地说。

杨芳眯着眼审视Mickey。

“不像你的个性,我看准又是跟他那个混蛋父亲一个样的吧?”

嘉琪抬眼偷觑杨芳。“好像是吧。”

何茹茜拍拍嘉琪的手。“没关系,我们一起想办法改造他。”

“是陶,嘉琪,”刘安安也说:“硬扳也得给扳过来,千万别让他跟他爸爸一般可恶……”

“对,以后我们要严厉一点……”

“罗大哥,你是过来人,也该提供一点意见出来吧?男孩子到底要怎么管教才有用呢?”

四个女人拉着罗子山开始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Mickey颇为无奈的轻叹,随手拿口香精包装纸折起纸鹤来了,嘴里也忍不住要嘟嚷几句:

“又来了,每次都这样,只要一提到爸爸,她们就好像吃了火药一样,我……”

“……你恨你爸爸吗?……”

Mickey顺口应道:

“也无所谓恨不根啦,妈和三位干妈都很疼我,我并不会觉得缺少照顾或爱什么的,虽然有时候是会猜想有个父亲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可是既然他不要我们……”

“……他不是不要你们,他是有苦衷的……”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

“……我……就是知道,没有一个男人会故意舍弃他的爱人和孩子的……”

“算了啦,不用讲好听话来安慰我,”Mickey仍小心翼翼地折叠着小小的包装纸。“我已经过了那种哭哭啼啼要爸爸的年纪了。”

“……我不是安慰你,这是事实。你父亲一定会很以你为荣……”

“不要说我爸爸了,”Mickey拿起折好的纸鹤满意地欣赏着。“说说你现在在干什么吧?不是说要救我们吗?怎么那么久了还不动手?”他拿铝箔纸继续折叠下一只。

“……因为还牵涉到其它五个地方人质的安全,所以我不能随意先行动手。而且我必须先将这栋旅馆摸清楚,才能确保一旦开始行动后,所有的细节都能按照计划进行而不会有意外产生……”

“那你现在就是正在到处察看喽?”

“……对,事实上,我正在隔壁厨房里,但是我正要离开……”

“酷!”Mickey手上顿了领,随即继续折叠。“我想你应该是那种所谓的顶尖高手吧?”

“……(轻笑声)算是吧……”

“真令人意外,我还以为这里不重要,应该不会有特殊人员来救援才对。看样子,美国情治单位的高手比我想象中还多。”把折好的银色纸鹤和原先做的并排放在一起,Mickey又开始折叠第三只。

“……其实……我本来是被派到蒙大拿州的,是我坚持要求到这儿来……”

手上不觉停住。

“为什么?”Mickey诧异地问。

“……我说过我是来救你和你母亲的……”

“可是我就是不值你为什么说——”

Mickey蓦地噤声,张着大嘴尴尬地朝着正以狐疑眼光瞪视他的嘉琪、杨芳、何茹茜、刘安安和罗子山傻笑了笑。

“……怎么了?……”

Mickey嘿嘿两声。

“……被发现了?……”

Mickey干笑。

“……自己人吗?……”

“嗯。”

“……没办法……他们可靠吗?……”

Mickey迟疑了下,才在五对怪异眼神的膛视下慢慢说:

“我妈,三位干妈还有罗叔叔,我保证都没问题。”

“……罗叔叔,那是谁?……”

“我妈的老板,”Mickey朝罗子山顽皮地眨眨眼。

“不过我知道他在追我妈。”

“……该死!……”

怎么了?他好像不太高兴?Mickey心里不禁暗暗嘀咕。

“我现在该怎么办?”

“……简单解释一下,不用说大多,叫他们嘴巴闭紧一点,也不要露出异样的神色让人怀疑……”

“喔。”

于是,Mickey在瞄过两旁确定没有人注意后,尽量压低声音简单的叙述了他与黑鹰的碰面,还有黑鹰的交代,五位听众惊讶地盯着Mickey鼻梁上的眼镜好奇不己。

“这……没想到真有这种人,好像……好像在看电视喔,只不过……”刘安安喃喃道:“我居然也是剧中人之一,真……真诡异……”

杨芳则兴致勃勃地往前倾。

“小子,他是什么样子的?像蓝波那种高大肌肉型,头上还绑条带子的?不是像成龙那种乱蹦乱跳的短小精干型?”

Mickey皱眉想了想。

“都不像,他很高,瘦瘦的,不过很结实,穿着就像电影里那种紧身黑衣服,头上也戴着黑头罩,还有……”他不耐烦地挥挥手。“反正,就像电影里那种夜行人就是了。”

“可是……”何茹茜深思。“他为什么找上你?就算他要找个内应也得找个适合一点的吧?你不过是个小孩呀,要是被他们抓到你是内应,到时候看你怎么死喔。”

一语惊醒梦中人,嘉琪忙摇头反对。

“不行!叫他找别人,找个男人,找个……找个……反正找别人就是了!”

“妈!”Mickey焦急地唤了一声。“人家就是觉得我适任才找上我的啊!就是因为我是小孩子才不会引入注意嘛!”开玩笑!这种千载难逢的冒险机会怎能轻易放弃!

罗子山沉肃着脸色。“Mickey,让我和他说,我来作内应。”

“可是……”

嘉琪蓦地沉下脸。

“Mickey,听你罗叔叔的。”

从来没见过母亲的脸色那么恐怖过,Mickey正不知如何是好——

“……让我和你母亲谈……”

“嗄?”

“让我和你母亲谈谈……”

Mickey奇怪地望着嘉琪。“妈,他说要和你说。”

“我?”嘉琪讶异地指着自己的鼻子,Mickey点点头,她犹豫不到三秒钟便作好决定。“好,我来跟他说,怎么可以让你小孩子来作内应呢?”

于是,眼镜挪到了嘉琪鼻梁上,Mickey帮她塞好耳机。

“好,可以了,我们说话他都听得见,可是只有妈听得到他的回话。”

“可以了?就这样说话?”嘉琪楞楞道。“喔,那……呃,那个……先生,我觉得你实在不应该找我儿子做……”

“……琪琪……”

同桌的人只见到嘉琪说不到一句话,脸色就突然变得苍白得像一张白纸,两颗眼珠子更是几乎凸出来!震惊、不敢置信、希望……各种情绪在那小小的瞳孔中塞得满满的。

“你——你——”

“……琪琪,对不起,我……对不起……”

眼眶中迅速填满了泪水,嘉琪哽咽着。“你……你……!”她不敢置信!

惊愕的Mickey忍不住开口问:“妈,你怎……”

嘉琪一把捂住Mickey的嘴。

何茹茜也惊疑地出声。

“嘉琪,你……”

嘉琪举起手阻止任何人说话,她怞噎一声。

“是……是你吗?”

“……(叹气)是我,琪琪,是我……”

“老天!”嘉琪低呼,随即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忍不住失声大哭出来。

“……琪琪,我……我不会请你原谅我,因为我没有资格,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不得已的,我……真的是不得已的……”

嘉琪哽咽。“我知道,我知道……”

“……十二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琪琪,你始终在我的脑海里徘徊,在我的梦里凝视我,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占据着……琪琪,我爱你,当年爱你,现在依然爱你,我会一直爱你到我死,而我的灵魂仍然不会停止爱你……”

热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我也是,我也是……”嘉琪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她的心也颤抖着。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我一直在注意着你们,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再耐心等一阵子,琪琪,我很快就会救你们出去的……”

嘉琪抹去泪水。

“Mi、Mickey他是——”

“……我知道,琪琪,他是我的儿子。你放心,我不是要让他作内应,只是我还有工作要做,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你们,我这么安排只是希望能随时随地都知道你们的动静万一有什么意外,我才能及时赶来援救你们,这样你明白了吗?”

嘉琪噙着泪水微笑。“我明白。”

“……谢谢你,琪琪,你替我生了个好儿子,他很勇敢,也非常聪明,而且长得非常像你……”

嘉琪望向Mickey。“可是他的眼睛像你。”

Mickey蓦地瞪大了眼。

“……(低沉的笑声)妖媚惑人的狐狸精,嗯?

嘉琪又转望同样惊讶的刘安安。

“你听到了?”

“……好像没一句好听的……”

“对不起,我……”

“……不怪你,琪琪,是我自找的。其实她们也没说错,我真的是很混蛋……”

“不,我知道你不是……”

“……琪琪,别说太多了,小心不要让人家怀疑。

眼镜还是让Mickey戴着吧,他比你机灵多了。你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应变能力也不够,很容易露出马脚的……”

“可、可是……”

“……等出去以后,我们再好好淡谈,这次……琪琪,我不想再离开你们了,虽然过去的阻碍依然存在,但是,琪琪,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

“我相信你,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

嘉琪信任十足地回答后,细心地先看看四周的动静后才将眼镜摘下来还给Mickey,杨芳立刻发难——

“嘉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嘉琪,他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认识他?”何茹茜继之。

“你怎么哭了,嘉琪?”刘安安担心地问。

罗子山更是大皱其眉。“嘉琪,是不是他为难你了?”

Mickey戴上眼镜、耳机。

“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认识我吗?……妈,他到底是谁呀?”

嘉琪温柔地抚着Mickey的头发。

“他是你爸爸,Mickey,他是你爸爸呀!”

好几声怞气声同时响起。

“他、他是我、我爸……爸爸?”Mickey不敢置信地瞪着嘉琪。

“是啊,你没认出他吗?你的眼睛跟他一模一样啊!”

Mickey摇头。“他、他戴着……”

“没有吗?你应该认得出他阿,那么神秘奇特的凤目……”嘉琪喃喃道。“……安安说的没错,他的眼睛就像狐狸精一样会蛊惑人心……”她扬起一抹梦幻般的微笑。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我的眼睛一碰到他的眼神就再也移不开了,就好像被催眠一样,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直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