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胡岛是夏威夷的第三大岛,居民占了全州的百分之八十,夏威夷人称“聚集岛”。这里有密集的饭店、购物中心和著名的威基基海滩。

威基基区包括了两条运河及两座大型公园环绕而成的大沙滩,区内的道路纵横交错,排列得井然有序,上百家的旅馆及购物中心、二千多家餐厅,还有水族馆、动物园、公园等,是大多数游客造访夏威夷的第一站。

温和的气候、热带岛屿的美丽景致、绮丽的大自然明媚风光与当地的热情好客,使夏威夷成为特殊迷人的观光休闲胜地。尤其夏威夷观光局预备在八月的州制纪念日时举行冲浪比赛与扬帆大赛,更使得比赛地点的威基基区在一时之间涌入大量冲浪和帆船高手,几乎是人满为患,晚一点到的人如果没有预约,恐怕就不能对住处有所挑剔,能不必露天宿营就该偷笑了!

愈接近比赛日期,众人的情绪愈高昂,然而燃起烟火的却是邻近公园的威基基欢乐旅馆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消息。

卡胡拉威岛上的美军虽在第一时刻便赶到现场并团团包围住四周,但盘据在旅馆里面的毕竟是经验丰富、心狠手辣的恐怖分子,不但对被包围的处境毫不惊慌,只要外面的人稍越雷池一步,里面便毫不犹豫的在枪声过后扔出尸体来,迫使警察与军队都只能在外面僵持而不敢轻举妄动。

大批各国记者拿着照相机、摄影机和笔记本在军警包围困外等待最新消息。群众不再对比赛感到兴趣,同样围聚四周猜测下一次扔出来的尸体是男或女、是大人或小孩……

对峙状况一直持续着……

威基基欢乐旅馆是一家小型旅馆,规模不大,仅有七层楼,这也是恐怖分子选择它为目标的理由——处于热闹区的边睡地带,而且建筑物较小,易于占据防守。

旅馆内部一楼是柜台、接待厅和吧台,二楼是大餐厅和一些简单的休闲设施,三楼到六楼是一般住房,七楼则是贵宾房。

威基基欢乐旅馆长久以来都有固定的观光旅行团体在光顾,只有在一些特殊时日里,才会有因为太晚到达又没有及时预约到大饭店的有钱人找到这儿来住进七楼的贵宾房里。虽然他们比一般客人挑剔且难侍侯,但他们给小费却颇为慷慨大方,而且通常他们都会有一些额外的要求,使得饭店能多一笔可观的收入。

十多个态度倨傲的富家年轻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住进来的。他们是来这里度假,庆祝终于拿到父母要求的学位,八男四女住满六间贵宾房,也气坏了屡屡被传唤的服务生。

所有的人质都被聚集在二楼的大餐厅里,每个人脸上都有掩藏不住的惊恐和惶然,然而人质仍然明显地自动分成了两部分:左边的东方旅行团团员与右边的西方傲慢年轻人。

即使被恐怖分子挟为人质,即使是面对一支支令人胆颤心惊的乌兹,但是一向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年轻人却依然分不清何时可以恣意嚣张跋扈,而何时又该收敛退缩。

不过就是要钱嘛,他们想;而有钱的他们自然就是大爷喽!

午餐时刻,左边的人质默默啃着手上分到的面包,而右边的十多位年轻人却咬牙瞪眼瞧着那些一手持枪、一手抓着鸡只大嚼的狰狞黝黑大汉。他们看看手中的面包,再不满地瞄一眼餐桌上尚未动过的烤鸡、鱼和肉。

其中一个女孩用手肘推推身边的男友,正在心中咒骂不已的年轻人瞟一眼女友企盼的眼光,再扫视其他同伴们鼓励的神情,他不觉挺了挺胸。

不过就是要钱嘛,他再一次想。在他根深蒂固的观念里和往日的生活经验当中,没有一件事是不能用钱解决的。

所以深吸一口气后,他毅然站起来甩掉手中的面包,然后指着餐桌上的丰盛食物大声说道:

“我要吃那个!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你把桌上的食物统统给我们!”

四个分散在餐厅各处留守的持枪男人闻言,互觑一眼后同时放声大笑,坐在桌旁的那一个更是躁着蹩脚的英文,还拿手指着年轻人朝同伴们说:

“听到了没有?他说叫我把这些统统给他。”

他似乎感到非常有趣的拎起另一只鸡。

“你要吃这个,嗯?”他站起来走向年轻人。

年轻人往前一步。

“对,还有桌上那些,我的朋友们也要。”

“你的朋友们也要?”持枪大汉好笑的拿高烤鸡摇晃着。“你们统统都想吃?”他突然转向左边。“你们也要吗?”

虽然听不懂狰狞大汉的英语,但他的手势却很明显,一个香港小孩刚说了声“我也”,便被她母亲捂住了嘴,母亲将女儿拥在怀里,同时猛摇着头。

“不要,我们不要!”

其他人也跟着摇头,持枪大汉转回头来斜睨着年轻人。

“那就是只有你们想要喽?”

“我们都要。”

年轻人伸出手来想去拿持枪大汉举得高高的鸡。

持枪大汉倏地浮起一抹诡谲的笑容。

“那就先给你吧!”

在年轻人还没弄清楚持枪大汉脸上的笑容代表什么意思时,只觉眼前一花,一股重击之力淬然由左下颚传来,他的身体无法控制地随着沉重的力道往后摔跌倒在此起彼落的尖叫声中。

“白痴!”

低低的咒骂声从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口中吐出,一个很特异的东方男孩。

他的特异在于他有一双奇异的眼睛,墨黑深邃的凤目斜斜地往上挑向双鬃;虽说是凤目,但在深粗双眼皮搭配之下的双眸却又不像一般单眼皮凤目般细小,反而像是平剧演员化妆过后那种又长又大的凤目。只不过他不是化妆的,而是货真价实有着一双散发出东方古老气息的眼眸,神秘而诡异;同时在浓密的长睫毛眨动之间却又闪烁着灵活调皮的光芒。

除了那双特异的风目之外,他其它部分的五官倒与搂着他的年轻女子极为相似。

年轻女子轻轻嘘一声,将怀中的男孩楼得更紧,清雅秀丽的脸庞与旁边三个与他们共坐一桌的女人同样苍白。四个原本同样乐观开朗的年轻女人不约而同地将忧虑的眼神投向坐在她们对面的英俊男人——她们的学长兼老板罗子山。

娇小可爱的刘安安低问:

“罗大哥,他们到底是谁?”

“最重要的是,”高佻大方的杨芳瞄一眼持枪大汉。

“他们到底要干嘛?”

“不管他们要干嘛,”搂着男孩的女子坚决地对男孩说:“你给我安分一点,少给我嘻嘻哈哈的故意去惹他们。”

“妈!”男孩抗议地叫,同时挣扎着想脱开母亲的钳制。“我没有啊,妈,放开我啦,这样好没面子喔!”

男孩的母亲——贝嘉琪狠狠地瞪他一眼。

“没面子总比没命好吧?!”

四个女人当中最为美艳动人的何茹茜毫不客气地赏给男孩后脑勺一记铁沙掌。

“小子,听你老妈的话,安安静静作一阵子缩头乌龟也死不了人,不要老爱学那什么、什么老尼奥的,告诉你,漫画中的英雄是不死身,现实中的英雄最后可都是躺在太平间里供人瞻仰的!”

“笨英雄才会,”男孩咕哝。“我这么聪明就不会。”

四颗爆栗子一齐爆在他头上,男孩抱头低呼:

“哇!好痛啊!死人啦!”

“我们就先把你揍笨了再说!”杨芳骂道:“你这小子,越大越不听话,亏我们都当你是心肝宝贝般的宠大,现在连一句简单的话你都听不进去,是不是翅膀硬了就想飞了?”

男孩委屈地噘了噘嘴。

“我哪有!”

刘安安正想也骂几句过过瘾,罗子山却及时低语:

“嘘,小声一点,Mickey没有怎么样,你们四个的声音却一个比一个大,瞧,他们都在看我们了。”

四个小女子一下子全成了缩头乌龟,男孩——Mickey反倒不在意地撇撇唇。

“就是嘛,你们比我更嚣张……”

话还没说完,Mickey便抱头护住自己的脑袋,四颗爆栗子在他手臂上爆开,罗子山摇头叹息。

“你们四个真是……比Mickey还要幼稚,你们……

咦……?”罗子山忽然顿住,旋即又急急道:“你们看,他们搬来一台电视了!”

四个小女子和Mickey闻言,全侧身往餐厅中央望过去。果然,看来是二楼休闲室里的大电视被搬来了,他们在忙着接延长线插座。不一会儿,似乎是他们带头的大胡子首领也进来坐在电视前抓起桌上的食物大口嚼着。

特别新闻详尽报导,后方的人质们脸色开始发绿,尤其是那些富家年轻人们,直到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刚刚又是如何在鬼们关上打了个转儿。

“天,居然是恐怖分子。”杨芳喃喃道。“我还以为……”她瞄了一眼右方那些张嘴傻眼的富家子弟们。

“我还以为是为了绑架他们好向他们的父母要求赎金,而我们只不过是遭受池鱼之殃而已,没想到……”

“没想到事情这么大条!”刘安安不觉哆嗦了下。

“恐怖分子……见鬼!这不是外国才有的事吗?”何茹茵嘟嚷。

“我们是在国外啊。”

“喔,对喔!”何茹茵咕哝。“那……到底是哪一个王八蛋坚持要出国旅游以代替发奖金的?”

六个人不约而同转头望向邻桌那一个看起来颇为斯文的男人,那是罗子山的合伙人——公司的另一位老板,林风。

林风不安地看看自己。“怎么了?”他问。

“还不是为了那百分之五的税金。”杨芳轻蔑地说。

“不止吧?”何茹茜斜睨着林风。“我听说这家旅行社老板和他是好朋友,到时候开出来的发票恐怕……哼哼,他自己心里有数。”

林风心虚的转开头去。

“现在可好,偷鸡不着蚀把米,便宜没占着,倒要把命都给送掉了。”刘安安叹道:“我说罗大哥,你也是老板,当初你就不会跟他争一争,把奖金分一分就好了嘛!”

“我争过了,可他是大股东,我……实在争不过他嘛!”杨芳嗤一声。

“没用!”

咬唇无语的嘉琪始终专注在电视上,直到报道告一段落后才揪紧双眉开口吩咐:

“Mickey,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管,就算是我出事也一样,你只要顾好你自己的小命就好了,知道吗?”

Mickey又要抗议,罗子山已先行出言安慰道:

“不会有事的,嘉琪,美国政府一定会派人来救我们的。”

“是啊,嘉琪,你别担心了,美国人最爱这一套,拯救人质表现他们的英雄作风。”何茹茵嗤笑。“啧啧,伟大的美国啊!”

嘉琪忧虑的眼睛扫过那些持枪男人。

“美国政府是会设法救我们没错,可是恐怕他们没有多余的能力来特别顾及我们。”

刘安安微微一楞。

“什么意思?”

嘉琪叹息,Mickey安慰地拍拍她的手,顺便帮她回答。

“因为美国人有更重要的人质要救。波士顿那些各国商业领袖可比我们这些小卒子要重要的多了;还有蒙大拿的生物研究所也有问题,谁知道那里私底下到底是在研究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否则干嘛躲在那种荒郊野外做实验?再来就是巴尼-特朗,刚刚报导上也说了,他是美国总统所属的民主党最有力的支持者,所以阿拉斯加也忽略不得,法国大使馆就不必我解释了。”

他耸耸肩。

“所以亚特兰大的小学生们和我们这些根本不是美国人的观光客就只好等他们有空时再来躁心喽!”

刘安安、何茹茜和杨芳呆楞了好半晌之后,突然在同一个时间里抢着发言。

“Mickey,人的个子小,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先溜了再说……”

何茹茜一把推开刘安安。“小子,别听你安姨的,等事情发生了再跑哪来得及,现在就得开始计划怎么让你先逃才是!”

杨芳直点头。

“嗯嗯,得好好计划一下才行,可别连累了别人。”

刘安安蹙眉。

“可是他们看得那么紧……”

“妈的!就算拼了我的老命,也非要让我的宝贝干儿子逃出去不可!”杨芳咬牙切齿地发下誓言。

嘉琪很欣慰能得到好友的支持。

“对!你们看……我想办法去勾引他们分心,然后你们设法让他溜走如何?”

“这个嘛……”何茹茜瞟她一眼。“你做了妈妈以后就变成老太婆一个了,还是我去吧,我比你漂亮多了。”

“我们大家一起去,希望应该大点吧……”

一大一小两个男生不可思议地瞪着四个叽叽喳喳的女人。

她们疯了!

傍晚,距离时限三十四小时,疾驰而至的军用吉普车上下来一个瘦高颀长的男人——黑色衬衫、黑色长裤,还有黑色墨镜遮去了他大半个脸,紧抿的显现了他坚定固执的意志。

事发三小时后便一直守在威基基欢乐旅馆外头的卡胡拉威岛美军上校急忙迎向前。

“黑鹰先生?”

黑鹰顿首。

“我是卡胡拉威岛的欧柏莱上校。”上校连忙举手敬礼。“上面交代一切听由黑鹰先生的命令,请问先生有什么吩咐?”

黑鹰扫一眼四周,在军警的双重阻隔之下,远处依然有蜂拥而至的看热闹人潮和等待最新消息的媒体人员。

“到车上再说。”

他看着不远处的大型指挥车说。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上校谨慎地关上门,黑鹰随即摘下墨镜扔在一旁,并卷起袖子,边发出一连串的问题。

“好,现在情况如何?里面有多少人?旅馆的建筑平面图拿到了吗?上面有派特战人员来吗?与卫星连上线了吗?”

上校立即把一分蓝图放在黑鹰面前的桌上,并一一回答他的问题。

“一开始我们曾试着要强行进入,他们立刻丢出服务生的尸体。后来我们也想偷偷潜入,但是前后两次都进入不远便被发现,每一次败露后便又有一具尸体被扔出来,同样是服务生。看情形他们不是受过特别训练,便是有佣兵的加入,所以懂得如何设下精密的防卫警报措施。”

黑鹰仔细研究着蓝图。

“他们有多少人?”

“我们已经和情报卫星连上线,从卫星侦测图上显示他们有四个守在屋顶;一楼也有四个,另外还有四个不定点的在楼上楼下到处巡逻。在二楼看守人质的也是四个,还有一个我们推测是首领的现在也在二楼。以上这些都是持有枪械的恐怖分子。人质部分则有四十六个。从我们设法查出来的名单上显示,有十二个是本土过来的度假年轻人,”上校送去颇有深意的一眼。“他们的父母都来了,看样子身份都不简单,他们把本地的议员都请……”

“管线配置图呢?”黑鹰打岔道。

上校从另外一张桌子上拿过来,黑鹰顺手接去。

“好,继续,其他又是些什么人?”

上校讶异地看他一眼。

“十四个是台湾观光客,十二个是香港观光客,他们是同一个旅行团的。剩下的是旅馆经理、柜台小姐、厨师下手和餐厅服务生等共八个,五个客房服务生中有三个已经死了。”

“旅行团名单给我。”

上校递给他。

“支援人员呢?”

“上面说三角洲怞调不出人手,我也和侦搜队联络过,他们说……”上校苦笑。“他们大部分人员都到亚特兰大和守在漫长东岸防止漏网之鱼,恐怕也无法提供人手来这边。”

“我懂了。”黑鹰点点头。“对方没有说要什么?”

“没有。他们只在最初时打出一通电话警告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便不会有任何事发生,至于他们要什么,自然有人会去联络,我们只要等待就好了。”

黑鹰盯着名单上的两个名字沉思。上校不敢随意打扰他,只能与另两个负责监视卫星侦测影像和负责各方联络的下士面面相觑。片刻后,黑鹰倏地抓起一枝笔在旁边的空白上写下连串物品名称,嘴里则毫不犹豫地沉声下令:

“我会调海豹一队的人员过来。”他将纸张送给上校。“这些东西在半个小时之内准备好,然后我要先进去。我会跟你们保持通讯,等海豹一队到了之后,你要照我的吩咐告诉他们就行了。”

黑鹰将项目单交给上校后径自拿起蓝图和管线配置图再度仔细研究。

一个钟头后,黑鹰提着一个背包一个袋子在部队的掩护下迅速钻入地下水道,沉重的铁盖子随即合上……

旅馆三楼走道上,持枪的恐怖分子缓缓走过,他打开每一扇门,进去走一圈并往浴室门内探头打量一下后才出去继续下一间的巡视。

306室门后,黑鹰在巡视人离去后从浴室窗外轻巧地翻进来,再度回到他估计的位置——人质后方上头翻开地毯继续钻孔。五分钟后,他将电子眼沿着细小的孔洞伸至下方,他的双眼跟着凑上去观看。

电视机正前方的大胡子正指着电视嘲笑不已。电子眼慢慢转动,黑鹰逐一看到其他四个守卫,再来是十二个垂头丧气的美国年轻人,然后是围坐一桌的中国人,三男五女,跟着是——

黑鹰倏地屏息,电子眼定在那个男孩脸上。

老天!他真像!脸型、鼻子、嘴巴无一不像。但是黑鹰仍然一眼就肯定那绝对是他的儿子,因为那男孩的双眼,那对跟他一模一样的奇特眼眸,南家的遗传——神秘迷人的凤目。

良久之后,电子眼才依依不舍的移开,移向男孩身旁,旋即又顿住。黑鹰迅速合眼,设法平息心中的的震颤,他试着深吸了好几口长气,自觉双手不再发抖后才又凝目望去。

天!她一点都没变,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依然是那么美、那么纯真迷人……不,还是有一点不同,她比十二年前多了分韵味——一股成熟的风韵,那是十二年前的她不可能有的。

因为十二年前她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