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都华盛顿D.C.郊区外,距离白宫大约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的“简客列山庄”;它的建筑最外层是一、二楼的低层建筑物,中央部分则是六层楼,合起来就形成八层的建筑,四下则是茂密的森林。

这里便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本部。

这地方的守备极森严,每个工作人员要进到自己办公室前都要通过层层关卡。位在本部最深处的是“中央控制室”,它每分每秒担负着警戒的任务。

此刻是清晨四点,但上至局长,下至情报部,以及企划部的所有人员都仍忙碌紧张的工作着。

巴基斯坦民主解放阵线DFLP和亚美尼亚的十月组织ASALA竟联手合作,同时在美国国内六个不同地点绑架了将近两百个人质。包括亚特兰大一间小学的暑期科学进修班、法国大使馆、波士顿的世界商业会议会场、阿拉斯加的一艘豪华客轮、蒙大拿生物研究和夏威夷的一所旅馆,以此逼迫释放他们被法国、巴基斯坦和美国监禁的十七位。

当然,赎金是免不了的了,十亿美元是他们的要求,索求的对象则是波士顿商业会议场里的各国商业领袖和富家子女们的父母,这其中包括了美国金融巨子巴尼-特朗,他是CIA局长的至交好友,他因迟到而逃过波士顿的一切,但他到阿拉斯加度假的儿子却没有如此幸运。

执行副局长大卫-W(DavidW.Carey)腋下夹着好几个卷宗匆匆来到办公室前,手握在门把上侧首向秘书询问:

“除了局长外还有别人来找我吗?”

“没有。”秘书小心翼翼地觑了上司一眼。“副局长,我儿子住院了,我能不能去看看他?”

大卫苦笑。

“这里的事你大概也帮不上什么忙,你收拾好了就先回去吧。”

秘书如逢大赦般松了一大口气。“谢谢!”拿起皮包就急急忙忙走了,敢情早就准备好了。

大卫摇头叹气,扔动门把推开门,才跨进一步,便顿了顿脚步,随即继续迈步进入,并随手关上门。

“这次又是怎么进来的?”

两只大鞋正大刺刺地搁在他办公桌上轻轻摇晃着,而大鞋的主人则半躺在他的办公椅上,双肘靠在椅子扶手上,手指相触成尖塔状顶在颚下。

“这么急着叫我来有什么事?”

黑发黑眼、纯正东方血统的大鞋主人以标准流利的美语问。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卫将手上的卷宗全放到两只大鞋旁边,再从中挑出一份交给东方人。

“这是局长特别要求你去处理的。”

东方人随手接过,懒洋洋地打开。

“那里头有局长世交的儿子。”大卫补上一句。

东方人厌烦地膘他一眼。“我最痛恨靠关系行事的人。”他冷哼。“接不接在我,谁也勉强不了我。”

大卫忍耐地轻叹。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直接听命于‘他’的,只有‘他’才能调动你,所以我刚刚才说是局长的特别要求。黑鹰,是要求,不是命令。”

黑鹰两只深沉难测的眼眸斜膘着大卫,大卫又叹了口气。

“局长交代你来了之后要见见你,特朗先生也跟他在一起,刚刚他们还在情报一课,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大卫一说完,就又匆匆走出去了。黑鹰吁了口气,瞄瞄手中的资料,随即厌恶地扔在一边。

最可憎的就是这种有钱人了,以为有钱有势有关系就可以为所欲为、翻天覆地!谁不知道这世界上大部分的问题都是有钱人搞出来的!

他无聊地拿起脚旁的卷宗随意翻阅,第一份与他过去处理过的问题比起来都只能算是小case,激不起他任何兴致。虽说他毋需听从局长的命令,但既然是老朋友的特别请求,而他也刚好没有任务在身,也许……

突然,他双目一凝,随即放下跷在桌面上的脚,拿起第四份卷宗里的团体合照来仔细看了又看,眼神惊讶、狐疑!接着他又急忙将照片下面的名单怞出来详细过目。当那个令他魂牵梦系的名字显目地映入他瞳孔内时,他微微怞了口气。而紧接着,他看到旁边另外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和下面的出生日期时,更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

而后,他徐徐抬起头来,一向是任何情绪都不流露于外的脸孔上此刻却布满了各种复杂的神色。

震惊、懊悔、沮丧、歉疚、亏欠,还有深切的怀念和永不褪色的深情眷恋。

他合起第四份卷宗,紧紧抓在手上,其它的卷宗则任由它们散落满地。他掏出身上的手机按下“他”的秘密电话号码。

“我是黑鹰。”黑鹰沉声道。“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您,先生。”

“正好,黑鹰,我也还在和国防部长和国务卿讨论这次DELP和ASALA联手的问题,我们正在考虑要让你,还有金鹰和雪鹰负责哪三个地点。”对方的声音听得出来很是忧虑疲惫。

“据我所知,您已经交给CIA处理了不是吗?”

“我是已经交给CIA和三角洲去处理了,如果有需要的话,陆军武力侦搜队也随时待命中。”对方承认。

“但是希望他们在坚定秉持绝不屈服于恐怖分子的原则之下,又能同时安全的救出六个地点的所有人质,这似乎有些……”他轻叹。

“六个地点下手的时间都不相同,最后一个是刚刚三点快四点的时候,而他们统一从今天清晨四点起给我们48小时……。”他再叹。“他们这次做得实在够聪明,六个分散在美国各方的地点,两百个人质,彼此又维持紧密的联系,只要哪一边出了问题,其它地方很快就会知道,然后动手警告我们。这样一来,要下手援救人质就增加很多顾虑了……。”

黑鹰单手打开卷宗,凝视着上头的照片。

“这正是我这么晚和您联络的原因。先生,我想向您请求负责其中一处。”

“我知道,J(CIA现任局长GeorgeJ.Tenet)向我提过了,巴尼-特朗是他的世交挚友,他希望你能去阿拉斯救出薛克-特朗,但我认为波士顿和蒙大拿比较重要“不,先生,我不想去阿拉斯加,也不去波士顿和蒙大拿,我要去夏威夷。”

“夏威夷?”电话那头传来翻阅纸张的声音。“嗯,只是一些富家子女啊,黑鹰,我记得你是最讨厌那些纨绔子弟的,怎么……呃,还有台湾和香港的旅行团?”

对方顿了顿。“黑鹰,我知道你是东方人,但是这种时候似乎不是发挥民族爱的时刻吧?你是知道的,蒙大拿研究所地下实验室里的东西要是让他们发现了,我们将会有比现在更大的灾难产生……。”

“先生……。”

“……还有波士顿那些商业大老们要是出了什么事,不要说各国政府要找我的麻烦,恐怕整个欧美地区的经济都要崩溃了!就连巴尼-特朗,他一向是支持民主党最有力的人物,我也不想让他对民主党失去信心,所以我打算让雪鹰去负责阿拉斯加,和金鹰……。”

“那么请容我辞职,先生。”黑鹰断然道。

“辞职?!”对方惊呼。“你在胡说些什么?!”

“你还有金鹰和雪鹰,先生,少我一个应该没什么差别。”

“胡说!你是我最好、也是最信任的人手!”

“那就让我去夏威夷。”

对方无语片刻。

“告诉我老实话,黑鹰,你为什么坚持要去夏威夷?”

黑鹰沉默得更久,他又拿起照片凝看许久,而对方始终很有耐心的等着。好半晌后,黑鹰才幽幽开口:

“因为夏威夷的人质里有我挚爱的女人和她为我生的儿子,十二年前我抛弃了她,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舍弃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