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当魔教徒遭遇圣母 > 第79章 合二为一(结局)

“这样挺好的。”绝拍着阿灵的手背道,“你才是应该继续走下去的人,你才是那个一直生活到了现在的肖灵,他所爱的也是你。放手吧,不要因为我这个无意义的家伙害了你自己。”

这席话他已经说过了无数遍,但这一次说完后,他却发现阿灵已经止住了那些蜷缩与颤抖,只是大汗淋漓地,显得有些虚脱。

绝知道这不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安慰,实际上他自己也感到了浑身疼痛的减轻。看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在这儿看了他两天,终于等到有人给他喂下了解药。

虽然疼痛减轻,灵魂的溃散却无法止住。

绝放开了阿灵的手。他终于陪伴着对方撑过了这最痛苦的时刻,他该自由了。

但阿灵一个反手,再度紧紧抓住了他。

绝摇头叹道,“没用的。”他已经不行了,无论怎样的挽留也不行了,他的灵魂已经黯淡,甚至于魂魄的边缘已经开始抖动,就算不跌落下去,也会就地化为虚无。

阿灵压根听不进他的劝说,反而将他抓得更牢。

虽然此前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中竟然还住着另外一个人,但在自己蜷缩于痛楚中并看着对方使用着自己的身体的这些天中,他足以意识到对方究竟是谁,而自己与对方又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正如绝对阿灵的感情是复杂的,阿灵对绝的感情也同样复杂。但无论这种复杂的感情应该怎样诠释,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我不能看着你去死。”阿灵抬起头,用黑白分明的双眼看着对方道。

死?这个字真是不中听,明明只是解脱与自由而已。绝叹了口气。

但随着阿灵那句话说出口,绝发现自己的灵魂突然停止了黯淡,并且渐渐变得明亮。相反,阿灵的灵魂却是黯淡了下去。

绝愣了一下,明白对方这是在将他的灵魂之力灌入自己的灵魂之内,试图用他的命来换自己的命,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惊怒还是该悲哀。

“你疯了吗?”绝道,“你知道他一直在等你,你舍得抛下他?”

这句劝说是有效的,阿灵停下了这种以命换命的行为,但他依旧没有放开绝,并且问道,“你以为他就没有在等你?”

绝愣了一下,半晌笑出一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他喜欢你,而讨厌我。”

阿灵的神情因为这句话而显出了一丝复杂,但这丝复杂转瞬即逝,“我是了解他的,我知道他不可能真的讨厌你。”

“难道你想告诉我,你所爱的人其实是喜欢我的?”绝在笑容中掺入了嘲讽,“够了,别这么可笑。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别拉上我,我没兴趣牵扯到你们两人之间。他喜欢的是你,自始至终都是你,若是让他选我们之间究竟是谁应该留下,他一定会选你,毫无疑问。”

阿灵沉默地听他说完,然后淡淡回应了两个字,“是吗?”

仅仅是这两个字,却让绝呼吸一滞,仿佛在瞬间丢失了反驳的方向。

“这没什么可笑的,我不仅知道他不可能讨厌你,我也知道你不可能真的对他毫无兴趣。”阿灵道,“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就是你。”

绝沉默了许久,片刻之后再度笑了一声,“对,你就是我,但我早已经不是你了。”

阿灵摇了摇头,“我并不这么认为。”

你并不这么认为?谁要管你爱怎么认为!绝现在有些后悔自己竟然真的等到这家伙能够言谈自如了,他觉得对方的言辞令自己烦躁得很。更烦躁地是对方依旧死死拉着自己,依旧在努力用他的力量来维持着自己的存在,令自己连消亡也做不到。

半晌后,绝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证明我和他之间有什么?他和我唯一的联系就只有你而已,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我……我和他……你真的毫不介意?”

“我需要介意什么?”阿灵道,“我就是你,而你也就是我。”

又是这句话,该死,为什么又是这句话!

“别说了,别再这么说了。”绝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一定要认为我们是相同的?我们明明完全不同。哪怕曾经相同,但你难道不知道我早就坏掉了吗?”

对,就像是一碗刚蒸好的米饭和一碗馊饭,怎么能说是相同的?在绝的心中,自己就是那一碗馊饭。馊掉的饭就该倒掉,这是迟早的事。

然而阿灵缓缓地摇了摇头,问道,“如果你真的已经坏掉,那么你现在又在惧怕什么?”

惧怕?绝感到前所未有地可笑:还有什么能令自己惧怕?

“快放开我吧,停下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绝道,“你的力量也只够保住你一个人,你救不了我,无论怎样的挽留都是无用的,除非你真的舍得代替我去死。”

“不,我们还有另一条路。”阿灵道。

绝诧异地看着他。

“我剩下的力量足以保住一个灵魂。”阿灵松开了手,退后两步,然后朝着绝张开手臂,“我是由你所滋生出来的,我们本就该是同一个灵魂,所以再度和我成为一体吧,另一个我。”

绝怔怔地看着阿灵。

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们可以融合,这样自己就能就能继续活下去,和对方一起活下去,作为那个新生的灵魂的一部分。

但此时此刻他没有半分终于找到生路的欣喜,心中泛起的只有恐惧。

“胡闹……简直胡闹!”绝大声叫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如果和我融合之后会怎么样吗?”

阿灵看着他,“你说呢?”

“你很有可能会被我吞噬!”绝道,“不,你这么弱,肯定会被我吞噬!然后你就会从这世上消失,连一点痕迹都不剩下!”

“你害怕我被你吞噬?”阿灵问,“你不害怕你自己的消亡,却害怕我被你吞噬?”

“我、我……”绝咬住了牙。

“所以,这就是我一定要救你的理由。”阿灵笑着道,“我明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个宁愿自己消亡也不愿意伤害我的家伙,又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那家伙真的消亡,而不想尽一切办法去救?”

绝沉默了许久,忽然失笑,“为此你宁愿被我吞噬?”

“不,我只是并不认为我真的那么弱。”阿灵看着他微微笑着,“值得一试,不是吗?”

半晌后,绝唏嘘一声,终于也笑着点了点头,“对,值得一试。”

本以为已经走到了尽头的生命又有了转机,该高兴吗?绝不知道,他不知道是否应该为自己这个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生命高兴,但阿灵的话对他而言依旧是一个深深的诱惑,足以令他说出“值得一试”这四个字。

这个诱惑不只在于生命的延续,还在于融合本身。

绝在多年前因为自己的愚蠢而丢失了重要的一部分,于是他的人生变得残缺不堪。就好像被劈为两半,自己只抓住了其中一半,另一半则落在心中这片黑暗之中,成为了另一个灵魂。

“但我也是不完整的。我是由你所滋生出来的,从最开始就不完整。”阿灵道,“所以我需要你。”

绝笑看着他,“为了成为真正的肖灵?”

“是啊。”阿灵笑道,“为了和你一起,将两块碎片拼成一个完整的人。”

简短的交谈之后,绝走到了阿灵身前,伸手搭在对方的肩上。

阿灵收回张开的手臂,用双手按住绝的脑袋,让他的额头贴住自己的额头,然后放开了自己的思想与记忆,任对方随意读取,也任对方随意侵入。

两人的思想于虚空中相遇,然后迅速纠缠在了一起。

融合,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意味着他们要完完全全地接纳双方,无论是记忆还是思想,都得完完全全地接纳。这是一个比看上去更加凶险的过程,他们很可能因为一方被另一方的思想完全压制而导致其中一方被吞噬,也可能因为双方都无法接受对方的思想而通通崩溃。

思想刚刚交融,最先开始涌入双方脑中的事对方的记忆。这对绝而言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阿灵诞生前的所有记忆都是从他的记忆中复制的,诞生后的记忆也一直被他看在眼中,一览无余,没有丝毫阻碍。

反过来则不同——绝所独有的那两年记忆,对于阿灵而言是一个沉重的负荷,令他显得痛苦不堪。毕竟就是这两年,让绝由肖灵变成了绝。现在轮到阿灵来接纳其中黑暗,又会变成什么?

就是因为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绝最初才会抗拒融合。

“现在结束还来得及。”绝道。

然而阿灵只是摇了摇头,甚至并未睁开因痛苦而微微颤抖的眼帘。

绝伸出手轻轻搁在对方的后颈上,无声地宽慰着。

在绝想来,黑暗会向往光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像阿灵会喜欢最初的许云,而许云会喜欢阿灵,连自己也忍不住被他们两个所吸引,都是理所当然的。但光明是不可能会向往黑暗的,光明只会对黑暗避之不及。哪怕眼前是融合为一的诱惑,绝仍旧有些害怕,害怕阿灵会被自己的黑暗所侵染。

但阿灵说自己并非真的那么弱,自然也不会是平白无故的自信。

阿灵知道,接纳绝就等于要接纳绝的一切。光与暗,喜悦与哀伤,自傲与自卑,全都得接纳。而其中究竟会遇到多少阻碍,他早有心理准备。

他相信,这个过程中虽然会有会阵痛,但最终肯定是会成功的。

毕竟他们原本就该是同一个人,不是吗?

药王宗山谷中的某处小院内,许云已经带着肖灵在这里住了一天一夜。

那个伤疤男在拿到极阴花之后只花了两个时辰就配好了解药,虽然肖灵服下后并没有马上苏醒,神色却已经好了许多。

许云向伤疤男借了间客房,守着肖灵度过了一晚。

半夜肖灵睁开眼时,看到许云正在他的床边,只是正趴在床沿沉睡着,整个人看起来都比以往消瘦。

肖灵静静地看着,半晌没有做出什么动作,目光闪动间显得比以往多了很多犹豫。

这是初步融合后的症状。

无论是阿灵也好,还是绝也好,若在此时再度沉入到那片黑暗的心间,都已经再也找不到对方,但他们都知道对方就在自己的体内。比如说现在看到了许云,脑海中就有一个声音说不要打扰让他好好休息,另一个声音却说赶紧小别胜新婚才是正事……他们都知道,这多出来的一个声音,就是对方。

实际上他们还并未融合彻底。虽然灵魂已经合二为一,思想的统合却是一件长久的事情。可以预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对于同一件事有着截然相反两种看法的情况都会频频发生。但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大多数人也无法做到每遇到一件事情心中都只冒出一个想法,现在他们只是让这种情况变得更严重了一些。

当看法相悖,他们就会开始在脑海中商讨争论,直到其中一方被另一方说服,身体才会做出反应——就好像每一个喜欢在两种想法中犹豫纠结的普通人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渐渐适应对方的思考方式,然后这种磨合会令两种思想的差异越来越小,直至最后终于真正融为一体。

这个过程虽然漫长,却并不困难,毕竟他们原本就是同一个人。

但在那之前,他们必须先学习如何更具效率地说服对方。

许云最终还是被弄醒了——就算是原本想要让他继续休息的那一方,骨子里也是期待早些相见的,说服起来简直不能再容易。

他睁开眼,看到眼前的肖灵,脸上顿时显出狂喜之色,但在仔细瞅着对方看了看之后,这狂喜中却又很快多出了一分迟疑,“是阿灵吗?还是阿绝?”

肖灵眨了眨眼微微笑道,“你猜。”

听到这两个最近将自己折磨透了的字眼,许云犹豫着道,“看起来像阿绝。”

肖灵挑了挑眉,显得不太高兴。

“难道其实是阿灵?”

“呵呵。”肖灵更不高兴了。

许云越发茫然。

“我们两人,现在已经只剩下一个了。”肖灵道。

许云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如果让你选,你更希望我是谁?”肖灵问。

这个问题太让许云为难了,阿灵当然是他一直都想见的,阿绝这么多天的相处的下来也已经令他挂了心,许云只觉得无论少了谁都难以接受,真是难以抉择,难以抉择……

许云纠结了半晌,最终问出一句,“真的不能都选吗?”

肖灵:“……”

——揍他吗?

——揍死他!

于是肖灵一脚踹中了许云的脑门。

两人打闹了一段时间,然后许云将肖灵按在了床上。

肖灵挑着眉看他。

“别闹了,告诉我你究竟是谁。”许云道。

“这很重要吗?”肖灵继续挑着眉。

“当然。”许云道,“如果你是阿灵,我就马上上了你。”

这句话让肖灵错愕了半晌,而后突然开始哈哈大笑,“你真是……真是……”

许云也不脸红,只伸手掩住了他的眼,“我有答案了……阿灵。”

肖灵顿时止住了笑声,“你确定我不是绝?”

许云摇了摇头,“阿绝曾经告诉过我,就算称呼他为‘阿灵’也不为错。”

肖灵失笑,“我还当你真有答案了。”

许云看着他道,“你现在既是阿灵也是阿绝,对吗?”

肖灵显然没想到他真能说准,惊讶得嘴唇微张。

许云依照对对方的了解,准确地看出了事实。但他伸手沿着他的唇沿轻轻描摹,心底对于要如何对待这个已经不同于以往的“阿灵”,多多少少还有些迟疑。

和原来一样?还是说他们应该重新开始?自己的行为会不会太突兀?许云有些拿不准。

肖灵感受到了他的迟疑,抿上了双唇,勾出一个微笑,然后扬起下巴,将一个吻轻轻落在对方身上。

许云一愣。

就趁着这一愣神间,肖灵翻身将许云按在了下边,坐在许云的腰上,舔了舔嘴唇,露出飞扬跋扈的笑容,“看来你虽然等了这么久,却一点都不急切嘛,不如让给我来?我可是很饥渴了。”

许云失笑。

肖灵俯身再度给他一个吻,同时开始解他的裤子。

许云抱住他,狠狠地加深了这个吻,然后趁着出其不意,又翻过了身。

“下次吧。”许云道,“现在还是我比较急切。”

肖灵感到自己的其中一部分冷哼了一声,但在片刻的沉寂之后,两个声音对身体做了同一个指示。

肖灵朝着许云勾了勾手指。

许云笑着压了上去。

月光如瀑,透过窗棂照入屋内,既柔和又漫长。

大雍朝宣林四十三年,玄剑宗第十九代掌门许云请辞,由长老李思云代执掌门之责,直到五年后玄剑宗再出一名天纵之才,接任第二十代掌门之位。

此后数十年,许云云游四方,一则携身边之人看尽大江南北,二则尽其所能平天下不平之事,助天下需助之人。有人赞他侠骨心肠,有人斥他只为赎罪,而他数十年如一日,始终乐此不疲。

在这样的一生中,他认识过许多人,有过许多生死兄弟,更结过数不清的恩恩怨怨。但人生如客,种种恩怨都如流水,流经时将他打磨,流逝后不可追忆。

唯有一人,始终伴其左右。

大雍朝宣林六十五年才子,林闵于游岐山时,曾无意绘下一幕。

高高的山崖上,有两人并肩而立,携手看这世间。

流传世间,是为一段佳话。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说的是除非jj大抽没有什么能阻止这篇文完结……然后它真抽了!

_(:3∠)_总之这篇文历经坎坷,终于完结了

三个月左右完结一篇文……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奇迹般的速度啊!!快来夸奖我!!!!

如果看完之后觉得喜欢,欢迎收藏我的专栏→

(如果点进去发现是“该专栏不存在!”,那是因为jj在抽,泪流满面)

如果期待我的新坑,欢迎点击并收藏→

新坑是一直在失恋的小师弟祁爱白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攻的故事(为什么说起来这么悲伤),封面和文名不一样是因为我还没决定究竟叫啥_(:3∠)_

本来是打算完结之后马上写这篇的,但我想了想决定这篇的开头还是得好好整整,最好先多攒几章存稿,所以正是开坑时间大概是在下周或下下周~也不是很久对不对><

另外有点犹豫要不要开定制呢,虽然估计开了也只有我自己买了收藏的份→_→

因为校对和修文什么的相当麻烦,所以很可能不会开,但是如果这篇文某天突然真的开了定制……咳,希望大家不要意外……

总之就是这样\(^o^)/

这篇文终于完结了,祝大家看文愉快!

有缘的妹子们下篇文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