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当魔教徒遭遇圣母 > 第75章 心思未明

第二日许云刚刚醒来,就发现怀中抱着的少年睁着一双眼,正盯着自己看。

他愣了大约两息,然后抽了筋一样跳了起来,猛地朝后退去。

肖灵按了按被刚才那一下给推得撞上了墙的肩,没有说话,只是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昨天……”许云按着自己的额头,安抚着自己正扑通扑通跳着的心脏,艰难地想要解释点什么。但究竟该怎么解释呢?难道说自己睡相不好?

肖灵直直看着他道,“你昨天射我身上了。”

许云一个没站稳,差点吧唧摔地上,“我没有!”

肖灵点了点头,“记得这么清楚,看来你昨天还是很清醒的。”

“……”

许云抽了抽脸上的肌肉,决定把自己的心虚与愧疚烂在肚子里,然后稍稍将洞口的雪墙掏开,往外看了一眼,接着又填上。

“暴风雪小了很多。”肖灵道。

“但还没停。”

“时间宝贵。”肖灵又道。

“小命要紧。”

“……”

肖灵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捡回落在地上的剑,重新抱在胸前,找了个角落坐下。

他明白许云的决定是有道理的,这块地方本就危险,谨慎对待也是应有之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太过急躁。

但要讲究谨慎,便多多少少得耽搁点时间,而现在最耽搁不起的就是时间。

想到现在正蜷缩在心中的那另一个身影,他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不知道对方还能撑多久。

灵魂的崩溃并不是一瞬间的事情,并且崩溃本身也可以分为很多种,有很多时候并不是直接溃散为了虚无。实际上,灵魂在遭受长久的痛苦的时候,为了令自己不溃散,必然会调整自己,令自己更加适应那种痛苦。忍耐的时间越长,这种调整就会越充分。若是这种调整太过彻底,超过了一个界限,就算灵魂最后并没有真正的溃散,也会变质。

肖灵想着:当年自己所忍受过的痛苦比起现在来可要轻得多了,从那副模样变成这副模样也只用了两年,不知现在轮到了那家伙,又该用多久?

就在他想这句话的时候,他感到有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肖灵抬起头,恰巧对上了许云正准备撤去却尚未来得及撤去的目光。

“你从昨天开始就很奇怪。”肖灵道。

许云视线乱飘着,显得有些慌乱。

肖灵朝着他稍微倾了倾身,“难道是因为太寂寞了?”

许云被这一句话给噎了半死,半晌都没有吭声。

“你就这么想他?”肖灵又问。

许云冷哼一声,继续沉默。

“那个家伙,你一直称呼他为阿灵,对吧。”肖灵道,“想不想见他一眼?”

许云的视线终于没有再乱飘,而是猛地钉在了他的身上。

肖灵笑了笑。

他刚才那一句话并不是胡乱说的,实际上他心中早就有了这个想法。

应该让许云见那家伙一面,看看那副痛苦的模样。

这并不困难,只需要他再度沉入心层深处,并暂时将身体的控制权再度交出去,一瞬间就够了。他敢保证,如果自己这么做了,许掌门肯定会立马抛下那些谨慎与小心,变得开始为了尽快获取解药而不顾一切。这会大大加快两人的效率。

只是望着许掌门那张脸上难掩的期待,不知为何,他觉得有点不痛快。

“他在哪里?”许云的声音中不可抑制地带着一丝激动。

“啧。”肖灵再度坐了回去,靠在了墙上,“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不想让你见他。”

“你……”许云的脸色刷地又黑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显然又被耍了。为什么这混蛋已经耍过自己无数次,自己还是会忍不住上当呢?

但这次这个玩笑实在是太过分了,许云自己给自己顺了半天气才重新淡定下来,结果一抬头,他便见对方脸上又挂着那种熟悉的令人厌恶的戏谑。

“你喜欢他。”肖灵陈述道。

“废话。”许云没有好气。

“你讨厌我。”肖灵继续陈述。

“废话!”许云恼羞成怒。

“哦。”肖灵点了点头,道,“可我讨厌他。”

许云深呼吸,又深呼吸,半晌后才冷着个声道,“我管你喜欢谁讨厌谁,只要你别在我面前说他坏话。”

肖灵道,“因为他是个废物。”

许云愤怒了,虽然他早已经愤怒过了许多次,但这次内心积攒的怒火终于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令他猛地扑过去将对方摁倒,一瞬间甚至忘了双方实力上的差距,只想要揍上几拳。

肖灵看着他飞扑过来,没有躲闪,没有反抗,只是继续道,“但我嫉妒他。”

“……”这句话许云有点发懵,拳头也停在了半空中。

“我嫉妒他很多年了。”肖灵倒在那儿,半垂着眼帘,微微颤着睫毛,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而他以前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许云又懵了片刻,而后收回了拳头,缓缓松开对方的衣领,问道,“为了什么?”

“谁知道呢?”肖灵道,“我更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许云无语:你都不知道谁能知道?

气氛一时间又显得尴尬无比。

许云意识到自己还把对方压在身下,立马起了身,但肖灵依旧继续躺在那儿。

“……起来吧。”半晌后,许云不得不说了一句。

“雪停了吗?”肖灵问。

许云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好像还得一会。”

肖灵听到这句话,便当真阖上了眼躺在那儿不想动了。

“……”

许云郁闷极了,一双眼又忍不住往对方脸上看。

这一看他却觉得,对方好像显得相当地……疲惫?

许掌门按捺不住又凑近了点,仔细端详着,发现对方眼底好像真的有着一层淡淡的青痕。

这个发现令许云非常难受,要知道肖灵的身体一直是很好的,又正是十七八岁最具活力的年龄,平常就算再怎么折腾,哪怕偶尔彻夜不眠,第二天也不会有太明显的变化。而能从脸上直接看出来,便表示对方的状态已经糟糕到了一个地步。

许云再度怨恨起这个占据着肖灵身体的家伙来:你就不能稍微爱惜一点吗?

但再仔细盯着对方看了看,这股怨恨便仿佛是浮在心中的一层烟,片刻就消散了。许云回忆着对方这两天的一言一行,总觉得相比以前那些天,对方确实变得不大一样,连戏耍他的频率都比以前低。

难道……真的就那么累吗?

就在许云再一次忍不住伸出手,打算摸摸对方的脸时,肖灵突然睁开了眼。

许云的手掌在半空中顿了顿,而后尴尬地收了回去,“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

“所以你打算抱着我,再一次利用我来排解你的寂寞吗?”肖灵问。

许云恨不得掏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没关系。”肖灵道,“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成他。”

“我介意!”许云郁闷得想捶墙。

“是吗?”肖灵道,“从你的表现可看不出来这点。”

许云不想理他。

肖灵重新阖上了眼。

半晌后,他再度睁开了眼,看着落在自己脸颊的手掌,显得有些无奈,“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为什么还没睡着?”许云质问他。

“……”

“你难道不知道好好休息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吗?”许云显得有些恼怒,“弄坏了身体算谁的?”

肖灵叹了口气,发现自己不得不实话实说了,“我睡不着。”

这个回答显然出乎了许掌门的预料,让他愣了好半晌才问出一句,“为什么?”

“因为……”肖灵将最后的那个字压得很轻,“疼。”

许云这次瞪大了眼睛,半晌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不过你可以放心。”肖灵推开了他,“就算不熟睡,我也不会在拿到解药之前倒下,一定能安安生生地将身体还给他。至于之后要如何调养这具身体,得看你们的。”

“我……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许云一句话出口,才发现这句话很有越描越黑的嫌疑。

肖灵勾起了唇角,“是吗?”

许云没有回答,讪讪地打算起身。

但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肩膀,将他给拉了回去,然后便有一双唇印在了的他的唇上。

许云惊呆了。

不,惊呆完全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他简直被吓傻了!

等到不断回响着轰隆声的大脑终于找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许云便猛地推开了肖灵,像只兔子一样刹那间窜出好远,然后伸出一只手指,指着对方不停哆嗦,“你、你……”

肖灵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站起身,拍了拍衣摆,而后看了洞口一眼,“暴风雪好像停了,该走了。”

说完他便一脚踹塌了雪墙,先行走出山洞。

许云仍旧伸着手指着那个方向哆嗦着: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你真的不解释一下吗!

好吧,看来他确实不打算解释。

许云默默收回了手指,满心郁闷地跟了出去。

肖灵并没有走远,而是就在洞口附近,正将雪地刨出一个坑。

“……”许云已经懒得问他究竟在做什么了,反正他想解释自然会解释,不想解释问了也白搭。

片刻后肖灵终于刨够了雪,站起身问道,“还记得我们之前干掉的一群狼吗?”

许云点了点头,就是昨天的事情,自然记得。

接着肖灵抛给他一个东西。

许云接过一看,是一小截兽骨。

“狼的。”肖灵道。

说完肖灵又将那个洞往前刨大了一些,片刻后又丢给他一截碎狼骨。

“什么意思?”许云问,“我记得我们干掉它们的地方,好像离这里有些距离。”

“是啊,所以意思很明确了。”肖灵边将第三根碎狼骨丢过去,边道,“有什么东西将那群狼当做了晚餐,吃了一路,掉了一路的饭渣。”

许云沉默片刻,突然猛地翻开了地图。

肖灵走过去,看了眼地图上标着极阴花丛的方向,想了想,然后朝着那个方向走了一段,再度开始刨坑。

许云将地图收好,沿着那个方向走得更远一些,而后同样开始刨坑。

片刻后,两人相继找到了数截兽骨。

“看来我们会遇到一个大家伙。”肖灵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