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晓安的自信,表面上并没有给肖灵带来任何动摇。

肖灵仍旧带着仿佛一往无前的气势,挥剑而去。

谢晓安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眯眼看着对方,就要抬起手来。

但肖灵手中的那柄剑在夕阳之下突然侧过了剑身,猛地将耀眼的阳光反射了过去,刺得谢晓安在那一瞬间忍不住眯起了眼。

“雕虫小技。”谢晓安以为他想要趁这个机会反击,心中十分不屑:自己的身前早已被护得严严实实,对方只要靠近,就是找死。

然而肖灵也确实没有靠近。

他趁着谢晓安还没有从那刺目之感中摆脱出来,迅速地便从边上遛了过去,拔腿就跑。

以一敌五,不跑还等什么?他可没有傻到明知道不利还非要硬拼。

要知道他身后的路正被四个黑衣人给堵着,只有眼前的谢晓安虽然看起来是个更大的强敌,却还算有着能够脱身的空隙。

肖灵刚才之所以摆出那么一副仿佛一往无前的模样,也只是为了制造出这个能够令自己脱身的破绽罢了。

然而谢晓安的反应也是极快,几乎是紧跟着他就追了上来,同时还不忘示意自己的手下们上去拦截。

肖灵边跑,边判断着敌我双方的实力。

很遗憾,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应该确实不是谢晓安的对手。就好像在目睹许云对敌红衣盟的那一战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并不是当时的许云的对手。而现在的谢晓安比当时的许云弱不了多少——否则肖灵就直接转身回去砍上一剑了,哪里还用这样狼狈地抱头鼠窜?

若是拼命就能赢,他现在已经拼命了,然而在实力的差距面前,拼命的作用也是有限的,何况对方还有那么多帮手。

好在对方虽强,速度却是不及他。

只是,虽然肖灵有意直接跑到外面和众人会和,却不得不继续在魔教内乱窜。

因为谢晓安已经在刚才的对话中告诉了他一个事实:许云之前已经遭遇过对方,并且很可能已经吃了亏。

肖灵必须要先找到许云。

许云所在的方向并不难判断:他们在最初分开的时候就约好了各自负责的区域,而谢晓安之前也确实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

肖灵沿路朝着那个方向飞奔着,心急如焚。

而此时此刻,许云也终于艰难地离开了那处洞口,试图找到他的身影。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肖灵再度转过了一个路口之后,他们两人终于都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肖灵在刚刚看到许云的那一刻,整个人都险些愣住了。

对方的出现令他喜悦,对方现在的那副惨样却令他心中一疼,随之而来的便是实实在在地悲愤至极。但总的来说,还是喜悦更多,毕竟活着比什么都好。

肖灵呼喊着许云地名字,就想要飞扑过去。他来不及思考会合之后要如何带着已经重伤的对方继续逃跑,只是不顾一切地想要先到达对方的身边。

许云看到他,自然也是惊喜万分,然而在定睛一看之后,脸色却是突然大变,赶紧大喊出一句,“小心!”

有一道道近乎看不见的丝线正拦在他们两人中间,仅仅于夕阳下反射出一丝微弱的光。若是肖灵直接冲来,必定死无全尸。

在许云那句话音刚刚落地之时,肖灵便感到脚腕处忽然一疼,裤脚被突兀地割开,里面的皮肤也被拉出一道血线,血滴绽开。

停止已经是不可能了。在这千钧一发之刻,肖灵迅速用刚好正落在地上的另一只脚狠狠一点,改冲为跃。

于是那道丝线并没有最终割下他的足,而只是将他的脚腕前方狠狠刮下了一层皮。

剧痛令肖灵无法再保持平横,而是向斜前方跌落了过去。

肖灵咬着牙,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令自己狠狠摔倒在地上。一缕飘起的头发落在刚刚好横在前方不到半寸出的另一道丝线上,瞬间被割断。

“阿灵!”许云想要赶到他的身边,却办不到,只能惨白着脸色看着那个正从他的身后走来的人。

谢晓安微笑着,轻轻鼓着掌,“真是不错的运气。”

肖灵喘着气想要起身,但谢晓安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是在追到他身边的第一个刹那,便抬起脚狠狠踩在了他的背后。

肖灵只觉得自己的背脊都好像快被踩断,狠狠喷出了一口血。

“如果你的运气不是这么好,你本来可以在刚刚找到他的那一个喜悦的瞬间就死去,而不用受那么多苦。”谢晓安稍稍俯着身,望着他笑,“可惜老天好像并不善待你。”

肖灵止住想要继续将胸前内的血液咳出的冲动,侧着头,紧咬着齿门,恶狠狠地瞪着他。

“不错的神情。”谢晓安掏出了一柄匕首,“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呢。”

匕首在夕阳下泛着少许绿芒,明显就是淬了毒的模样。

谢晓安稍稍将踩在肖灵背上的脚抬起了一些,不等对方有机会起身又狠狠踩在了他的头上,然后握着那柄匕首,狠狠扎进了他的背后。

不是一刀,而是连续十几刀,只是每一刀都精准地避开了要害。不为杀人,只为折磨。

“啊!啊——!”肖灵忍不住发出了惨叫。

短短片刻间他仿佛已经千疮百孔,血液染红了衣衫又渗透在地上,看起来狰狞恐怖。

疼,实在是太疼了,不仅仅是刀尖刺入体内的疼。

淬在刀身上的毒已经深深渗入进了他的身体,带来了难以想象地剧痛,痛得令他甚至感觉不到后背上新增加的伤口。

“有趣吗?”谢晓安笑着问,“这玩意叫‘万蚁’,由五毒谷谷主的得意弟子所制。据说取的是‘万蚁嗜心’之意,一旦沾上,剧痛缠身,令人恨不得自食其肉。怎么样,感觉是不是确实很爽?”

肖灵已经无法做出回答,这种剧痛的折磨几乎在一瞬间就令他整个人都险些崩溃。

谢晓安将那柄匕首从他背后取出,又抓住他的两只手,叠在他的头前,然后用那匕首将他这双手狠狠钉在了地上。

肖灵并没有因此而做出太大的反应,在剧痛面前他已经无法再在意这种事,只是想要挣扎,想要蜷缩,想要在地上翻滚,但因为双手被钉住,只能在原地抽搐着身体。又因为这种无法彻底的挣扎,他双手上那处贯穿的伤口被越拉越大,仿佛下一刻就要整个割为两半。

谢晓安对着他眨了眨眼,“好好享受。”

许云就在不远处,一直看着这一幕。

他呼喊着,挣扎着想要过去,几乎是哀求着想要让谢晓安住手,却发现,他的这种表现只能让谢晓安的行为变本加厉。

无论他如何地挣扎,都无法阻止自己所爱的人继续遭受这种折磨。

直到谢晓安总算处置好了肖灵,抬起头来看着他笑,“怎么样?是不是确实是场好戏?”

许云看着谢晓安,目光中透着深深地憎恨。

若是他现在哪怕还剩下一只脚,他都会冲上去拼杀,但他现在所剩下的只是一只左手,甚至连靠近也做不到。

“看来你还没有要变回去的迹象。”谢晓安叹道,“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我做得还不够……到底还缺了点什么?”

“……放过他。”许云道,“我任你处置,你放过他。”

谢晓安摇着头笑道,“许掌门啊许掌门,你难道以为你现在还不是任我处置?”

许云咬着牙沉默。

“你已经三番四次地,用你现在的天真令我震惊了。”谢晓安将脚从肖灵头上拿开,朝着许云一步一步走进,“或许是我一直以来高估了你,我已经有点后悔之前竟然指望你能变回去了。”

他走到许云的身前,然后狠狠一脚踹上了许云的胸口。

许云被踹飞到身后的那堵墙上,喷出了一大口血。

“但你现在的神情确实也很令我愉悦。”谢晓安眯着眼笑道。

在这一个瞬间,他突然想要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令自己更仁慈一点——比如说就干脆就成全他们,让他们至少能同年同月同日死,就在此地做一对亡命鸳鸯?

这个念头刚刚一从他心底冒出,就仿佛野草一样疯长了起来。

谢晓安看着正蜷缩在墙角的许掌门,边一脚接着一脚狠狠在他身上踹着,看着他喷在地上的那些血液,边发出了哈哈的大笑声。

他决定了,不再指望许云能够变回去。

因为他已经努力了那么久,却只能得来一次胜过一次的失望。既然如此,还不如好好享受许云现在这副模样所带给他的愉悦。

片刻后,许云开始变得有些人事不省,但谢晓安依旧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

他觉得充斥在胸中的这股愉悦实在是太棒了,完全停不下来。

真想要看着这个曾经令自己几乎顶礼膜拜的家伙,直接在自己的脚下一点一点地走向死亡啊。

实际上他也确实正这么做着。

谢晓安沉浸在了这种愉悦之中,完全忘记了身后的肖灵。

而肖灵虽然已经剧痛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意识却还是清醒的。或者说,这种毒药最恶毒的地方就在于,它能让人在清醒中一点点因剧痛而走向奔溃。

肖灵现在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但他还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谢晓安是如何对待许云的。

他知道谢晓安已经想杀了许云。

不……

肖灵在心中想:我要救他,我得去救他……

只是无论他内心的呼喊如何强烈,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依旧只是沉浸在剧痛中徒劳挣扎着,他甚至无法自己取下那柄钉住自己双手的匕首。

不,我要救他,我得去救他,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肖灵在心中不住重复着自己的渴望。

然后终于有一个声音回答了他。

——你真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吗?

在他内心深处的那片黑暗中,有一个看上去同他一模一样的影子,正坐在那儿,幽幽地望着他。

肖灵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不可耐地恳求道:救他!只要能救他怎样都好!

——哪怕你从此以后无法再存在?

对,哪怕我从此以后无法再存在。

那个影子沉默了片刻,然后终于给出了回答。

——好。

谢晓安正疯狂地继续对许云施予着折磨,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异样地声音。

他回过头,看到肖灵不知何时已经站起了身,正望着他笑。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有多少妹子在之前看出来了阿灵有这个隐藏人格……

其实我挺喜欢这个人格

虽然他是个……嗯……挺蛋疼的家伙……具体有多蛋疼你们之后会体会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