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当魔教徒遭遇圣母 > 第48章 祁氏之主的拒绝

祁爱莲一向是个行动力强的人,理清了前因后果,便立马想要付诸于什么行动。

付诸于什么行动?当然是杀上玄剑宗,摇着许掌门的脖子质问他究竟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男人栓好,然后把他拖回祁家的行动!

片刻之后祁爱莲已经整理好了行装,站在祁家门口等着马车了。

“等等,爱莲。”祁爱白努力拉着她,“肖灵好像说有事要找你。”

一看到他这副模样,祁爱莲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别人又不喜欢你,你尽心尽力的图得是个什么!”

祁爱白被说得心都碎了,撇了撇嘴闷闷道,“那我们也是朋友。”

祁爱莲一食指狠狠戳在了祁爱白额头上,听到了他的痛呼声,才算是消了气。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但眼角看到走廊处拐出的一个人影,立马就闭了嘴。

原来是肖灵在宅西的客房中坐着等了好一会,还没等到祁爱白回去,出门一问,得知祁爱莲竟然已经在唤人准备马车要出门了,连忙赶了过来。

祁爱莲看到他,立马挺胸抬头,面带微笑,摆出了一副高贵冷艳又淑女的姿态,“肖大哥,哥哥刚才还在和我说你有事找我,我正打算去找你问问呢……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呢?”

肖灵刚刚还听到了她那几声河东狮吼,突然又见她这样,不由得有点恍惚,片刻后才道,“听说你正准备出门?”

“是啊,所以还请你有话快说。”祁爱莲微笑,“不然我可能一两个月都不会回来了。”

肖灵信以为真,顿时急道,“一两个月,那怎么来得及?莫非你并不打算参加一个月后那场拍卖会吗?”

“什么拍卖会?”祁爱白略显茫然地插嘴到。

祁爱莲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张家的老三前段时间寄给我了一张请帖,说是一个月后在京城,会出现很多平时难以一见的好东西,让我们这些有点身家的家伙都不要错过。”

“哦。”祁爱白道,“但这种事情不是每年都有很多次吗?”

肖灵道,“这次好像不太一样。”

祁爱莲点了点头,“据说是真有一些不容错过的东西……反正我知道的不少老狐狸,都打算亲自过去看一看了。”

肖灵看着她,“特殊之处应该还不止如此吧。”

祁爱莲笑,“你是想说,这场拍卖会本质上其实和十年前所夭折的那一场是一脉相承的,哦,也就是导致我们两家发生惨案的那一场……吗?”

肖灵点了点头,“祁姑娘果然知道。”

“什么!”祁爱白震惊了。

“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和我说过?”祁爱白问祁爱莲。

“和你说有什么用?”祁爱莲道,“他们邀请的是每一家的当家,和你没有关系。”

祁爱白闻言,脸色不是很好看,冷哼了一声,但也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既然自己已经将经营整个家族的责任都丢在了自家妹妹身上,那么放弃一切权利也是应该的。

“祁姑娘你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为什么又要在这个当口去别的地方?”肖灵问,“那场拍卖会,你怎么能错过?”

“肖大哥这么执着于这个问题,莫非是原本打算和我一起去吗?”

肖灵被说破了心思,便直接点了点头,然后略带期待的看着她。

“真是遗憾,要让肖大哥失望了。”祁爱莲叹道,“那场拍卖会,我从头到尾也没打算参加。”

肖灵脸色一变,“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身赴险地。”祁爱莲道。

肖灵沉默了。

在两人交谈的这片刻间,祁家的下人已经牵了马车过来。

祁爱莲转身,看着侍女撩开门帘,便打算上去。

“祁姑娘,请稍等。”肖灵还在试图说服她,“一个月后,就算你参加,也未必会遇到危险。”

“肖大哥,有些事情既然我们都心知肚明,又何必说得那样清楚呢?”祁爱莲道,“你之所以想要过去,无非是指望一个月后能发生一些与十年前有关的事情。若拍卖会真的安安稳稳的过去了,你会失望吧。不仅是你,我也会失望的——如果我真的去了,唯一的理由就是我抱着和你一样的期待,至于那些所谓‘千万不要错过’的东西,我是无所谓的。所以,如果没有危险,我就算去了也会失望,如果有危险,我又没有自己一定能够安然脱身的自信。既然如此,显然不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些话肖灵无法反驳,但他并不想就此放弃,“就算如此……”

“爱莲心意已决,肖大哥不必多说。”祁爱莲道,“其实我反而想劝你不要趟这滩浑水。就算你对你自己的实力有自信,或许还认为就算我与你一起去,你也能保护好我。但我认为,凡事都该做好最坏的打算,彻底让自己远离危险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肖灵的脸色已经显得有些难看,“我不认同。”

“我知道你不会认同,所以这些话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也请你不要再试图说服我了。”祁爱莲已经坐进了车内,“你既然能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有着除了我以为的其他路子的——与其指望我,你不如去指望他。”

肖灵苦笑:这真是废话,他怎么可能再回去指望许掌门呢……

祁爱白看到他的这抹苦笑,冥冥中意识到了什么,不禁有点焦急:他好不容易才将肖灵给拐到祁家,可不能再轻易放他回去。

“没事的,就算我妹妹不去又怎样?”他忙对肖灵道,“大不了我带你去!”

车夫还没有开始驾车,祁爱莲坐在马车上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失笑。

“哥哥,你要怎么带他去?”祁爱莲笑道,“没听到我刚才说吗,他们只邀请家主。”

祁爱白刚才急着表态,一时竟然忘记了这茬,现在被这样说破,委屈得眼眶都红了。

祁爱莲如果看到他这表情,绝对不会忍心再说下去。

但她被车壁隔着,并没有看到,于是笑着继续开了一个自以为无伤大雅的玩笑,“哦,倒是有一招,你如果装作我的模样过去,那群外人说不定会分不清呢。说来自从你长大之后,便再没有那么装扮过了,也不知道效果还也没有那么好,我还真有点想念呢,哈哈。”

马车沿路驶去,只留下这一路略带讽刺的笑声。

等到祁爱莲离去了半晌,祁爱白才抬起袖子抹了抹眼——这倒不是因为他已经落了泪,他对于自己妹妹那时不时的嘴欠已经有了免疫,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没事吧?”肖灵想要安慰他。

祁爱白摇了摇头,“习惯了,应该的。”

肖灵叹了口气:这真是前半句令人心酸,后半句令人落泪啊。

“想不到祁姑娘也会说出这种话。”肖灵道,“但她也未必是故意的吧。说来我们最初认识时,我也认为你说话很是讨厌,后来才发现你也就是一张嘴狠了点。咦,这么一看,你们不愧是一家人啊!”

“哈!”祁爱白被逗笑了,“确实如此!其实她这些年好多了,外人面前都装得人模狗样的,就知道把一张毒嘴全留着伺候我。”

肖灵随着笑了笑,“你就当是补偿她这些年经营家族太辛苦吧。”

祁爱白点头,“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谁让你也不说没事多帮衬着她一点。”肖灵跟着顺口一说,然后反应过来,“抱歉,我不该过问你们的家事。”

“没事,你说得对。”祁爱白叹道,“其实当年我还很不理解她……父母都被害死了,她怎么还能只抱着家产不放呢,明明为父母复仇才是最重要的。等到我发现她才是对的,她已经是个了不起的一家之主了,而我依旧一无是处,就算想要帮忙,也只会碍手碍脚。”

肖灵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些事,十分意外,“原来你当年也是想复仇的吗?”

祁爱白点了点头,“你也以为我当年死活要拜入玄剑宗,只是因为师兄吗?我当年自然也是想要学一身好武艺的,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个‘想’字就能办到。”

肖灵听出了他这句话中流露的许多伤感,一时也不知道再劝慰些什么。

他确实曾以为祁爱白只是一个追着许掌门加入宗门体验生活的纨绔子弟而已,因为如果不是这样,完全无法解释他现在这一身糟糕的实力。实际上并非如此吗?那么他的实力……难道真有人的天赋能糟糕到这个地步?

但祁爱白已经不打算再继续自白下去。

“别再提我了。”祁爱白道,“你被我妹妹拒绝,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肖灵叹道,“不知道,我还得仔细想想。”

“不要着急,总会有办法的。”祁爱白笑道,“说来,总算等到爱莲走了,我可是知道她在家里藏了几坛好酒,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尝尝?”

“酒?”肖灵愣道,“我不喝这个。”

“我以前也没有喝过。”祁爱白道,“只是以前老是听到有人说什么酒能消愁,尤其是大醉之后,说不出的舒爽。说实话,挺想试试的。”

肖灵听到这话,直觉感到不太好。

但“酒能消愁”……他不知为何,觉得这四个字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心底不禁也有点蠢蠢欲动。

祁爱白见他迟疑,笑着拉起他就往酒窖跑,“先尝尝呗!”

反正只是喝一点点而已,如果觉得不对,马上停下,别多喝就是了——此时的两个人,都是如此单纯地想着。

而祁爱莲则坐在马车上,正不停的吩咐车夫加快速度。

虽然将祁爱白和肖灵都给留在了祁家,但此时的她是非常放心的。

反正只是自家哥哥的单相思而已。

山南城和玄剑宗相隔并不太远,一来一回,赶快一点,也不过是几天的时间。

就这么几天,还怕能出什么事情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 -下章把老许拉出来溜溜

过几章让他和阿灵会和

之后再让两个人多折腾几章

然后和好

基本安排大概就是这样(不要问我这和没说究竟有什么区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