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当魔教徒遭遇圣母 > 第27章 你就是你

“到了。”片刻之后,许云终于道。

肖灵无语地看着眼前的小山洞,“……你师伯住在这儿?”

许云向他笑了笑,“进来就知道了。”

说罢他就抬脚进了山洞,也没有让人通报一声——好吧事实上这附近也压根就没有能为他通报的人,空旷极了,了无人烟的。

肖灵跟着进了洞。

洞里就和在外面看上去的感觉一样,小极了。

但就算这般窄小,这个洞依旧显得十分空旷,因为洞内几乎什么没有。

只有一只鸟立在那儿,鸟前放着一个食盒,仅此而已。

肖灵盯着那只据说是长老的鸟,觉得这个世界真是荒谬极了……不,应该说自己以前对这个门派的认识果然还是太浅了。

玄剑宗究竟是个怎样的门派啊!

许云走上前去取出饲料,将食盒满上,然后摸了摸鸟头,回过头笑道,“这是师伯养的。”

肖灵点了点头,略有点抱怨,“你也不早点告诉我你师伯不在。”

原本以为会看到一个老头,结果看到一只鸟,他花了片刻才平复好这种这心理落差。

虽然这只鸟还挺罕见的,居然是一头浑身雪白的雪鹰。

“师伯一直就不在宗门内。”许云道,“从我入门前就是了,其实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就连当初我接任掌门,他也只是寄回了一封信。”

肖灵闻言稍稍平衡了一点,同时对这位神秘的大长老产生了极大地好奇心。不说别的,就说对方能将一头雪鹰驯服得如此服服帖帖,就绝对是一个高人。

“希望往后能有缘一见。”肖灵道。

许云笑着将写好的信笺放在雪鹰脚上的竹筒内,在鸟背上轻拍三下。

雪鹰鸣了一声,张开翅膀,飞出洞外,快速得仿佛拉出了一条雪色之线。

“回去吧,过两天再来,便能看到回信了。”许云道,“放心吧,师伯是不会反对的——这些年我寄过去的信笺,不管是说了什么,他从来没有反对过。或许对他而言,玄剑宗长老已经仅仅只是个名号了,他从来没有对宗门事务说过自己的哪怕仅仅一句的看法。”

返程的路上,肖灵突然问,“这几年……你是不是十分辛苦?”

许云没有回答,只是颇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我虽然一直知道你是掌门,以前却一直认为所谓掌门也不过是那样而已,毕竟还有那么多长老在。”肖灵道,“但是你的师伯从来不说话,你的师叔又那样溺爱你,虽然会斥责你,最终却永远都会赞同你。”

许云明白了他想说些什么,叹了口气,“确实如此。”

“没有能够反对你的人,这些年来,你的每一个想法都能彻底影响这个宗门。”肖灵有点迟疑,因为并不确定这种话自己究竟当不当说,“一整个宗门的责任全部都压在身上,你……”

“没事的,阿灵。”许云笑道,“你不需要为我担心。”

肖灵抬起眼,看着他。

“宗门里的这些事情对我而言不存在困难。”许云道,“我很擅长这些事情,因为只要公事公办就够了。我知道师父去世前对这个宗门究竟有着什么期望,并且那一直就是我的方向。多年前我做出的某些决断,当时有很多人都觉得是肆意妄为,其实并不是,我在做每一个决断之前都会预先推断很多事情,并且这些推断大多数都是对的——这种事情对我而言并不困难。而这种事做得多了之后,宗门内会质疑我的声音越来越少,甚至其他武林同道对我的评价也……不过这些都无所谓。身为玄剑宗的掌门,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这个宗门延续着师父在世时的理念,沿着他的期望一直走下去。”

这是他头一次向他人说出这么多有关自己的事情,肖灵有点意外。

他本以为许掌门是个不喜欢剖白自己的人。

“你明白吗,阿灵。”许云看着他,笑容深处中却仿佛潜藏着其他的什么复杂的东西,“我……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

许掌门的态度让肖灵有一点困惑,但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对方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听起来你好像很聪明,好吧很多时候我确实觉得你应该很聪明,只是为什么总有些时候我觉得你笨得要死?”

许云笑了笑,“面对你的时候?”

肖灵红着脸瞥开视线,“也不止……”

看到他又露出这副姿态,许云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将他的下颚抬起,索取了一个吻。

肖灵愣了片刻,刚想要做出回应,但许云这次只是浅尝辄止。

“阿灵。”许云将他摁在怀里,“说你爱我。”

一层艳红色极快地浮在肖灵脸上,好比初遇夕阳的云彩。

他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将那些在夜里不知呼喊过多少遍的话语,第一次在清醒时凭着自己的意识说出了口,“许云……我爱你。”

许云臂弯猛地一紧,勒得肖灵有点生疼,然后很快松了开,让对方靠在树干上,按着对方的肩膀,撑着身直直看着对方的脸庞,“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

此处并非十分偏僻,肖灵已经看到四周有几个弟子走过。

他强忍着羞意,直直地回应着许云的视线,“当然,我不会离开你。”

许云俯身,再度吻了上去。那样强烈,那样炽热,那样充满着**,就好像第一次那般强硬。

但这毕竟已经不再是强吻。

肖灵用双手紧紧搂着对方的后背,昂着头努力追随着对方舌尖的动作,努力痴缠着,渐渐意乱情迷。

两人都互相吸取着对方的津液并吞下,但依旧有一些由嘴角溢了出,沿着肖灵的脖颈滑下,将他衣襟沾湿了一大片。

不知多久之后,两人终于分开,肖灵瘫软在许云怀里大口呼吸着刚刚险些耗尽的空气,并且隔着衣料,感受到了对方那衣衫下难掩的躁动。

他看了看四周。

四周已经再没有半个人影,但肖灵知道,这并不表明没人看到,相反,这只能表明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他们在这里,于是特地避了开。

“要……在这里吗?”他靠在许云的肩头,轻声问道。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

如果对方真的想要,他觉得,无论是在哪里,自己都是会愿意的。

但许云并没有做出回答。

他只是静静地抱着他,静静地在对方的脖颈之间喘息着,静静地呼吸着对方身上的味道,静静地等待自己冷却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许云体内的那股躁动终于平复了许多。

于是他松开了肖灵,站在稍远处,压抑着嗓音道,“没事,再等一会儿……就好了。”

“你不必……”肖灵刚说了一句话,便看到了对面路上正走过来的小弟子,立马闭了嘴。

那小弟子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极了。

如果可以选,谁愿意在这种时候打扰掌门啊!

和许云说话时,他觉得自己的头皮都是麻麻的,“掌门,红衣盟的另外一部分人再度请求拜访,已经递了拜帖,正在门外候着。”

“领他们到大厅,我待会过去。”许云道。

那小弟子抬眼偷瞄许云,觉得对方的神色还算正常,松了口气,如蒙大赦地退下了。

许云回过头,“先送您回去吗?阿灵。”

肖灵按着额头,深呼吸着,好不容易让自己也平静了下来,“回去而已,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或者你随我一起过去?”许云道,“这种场面,你也该多见见。”

肖灵看着他,想着自己今后也应该要为这个人分担些什么,“也好。”

因为刚才的那场悸动,一路上肖灵都觉得自己尴尬得紧。

反观许大掌门,却是自然得很。

肖灵想着有什么能化解自己的这份尴尬,便想到了在那之前许掌门的那席话。

当时听完,肖灵是还有着别的什么想说的,只是没来得及。

现在也不算晚,肖灵道,“你的师父,对你而言,果真就那样重要?”

许云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你刚才说了那么多……”肖灵道,“我听着怎么觉得,你之所以会当这个掌门,会在这个位子上努力这么久,只是因为你的师父?”

许云笑道,“你说得对,并且实际上,还不止如此。”

这话令肖灵更困惑了。

“你知道吗……不,你不会知道的。”许云道,“‘许云’之所以为‘许云’,也仅仅只是因为我的师父。”

这一句话,落到肖灵心中,不知为何,让他泛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来。

“为什么要这么说!”肖灵略有些激动地拦在许云面前,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激动,只是十分不安,“就算你师父再怎么重要,你就是你!你之所以是你,只是因为你是你而已啊!不是吗?”

许云笑着看着他,没说认同,也没说不认同,只是轻声道,“阿灵,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谢?肖灵有些怒了,“这是该说谢谢的事吗!”

许云笑着伸出了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其实……确实是的。”

肖灵有点发愣。

“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师父是我唯一的支撑。”许云道,“那是那种……我之所以为我的支撑。”

肖灵觉得真是越发难懂了。

他本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的人,现在脑子越发不够用了。

“哪怕是在师父逝世之后的很多年里,也是这样。”许云望着他笑道,“直到我遇到了你,阿灵。”

这句话肖灵听懂了:这是表白。

他红着脸,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

“十四年了,从九岁到现在,你是除了我师父之外,我所找到的唯一。”许云道,“所以阿灵,我真的希望,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幸福的。”

肖灵仍旧红着脸,却微微笑道,“只要我喜欢你……不,我爱你,而你也爱着我,这么可能不幸福呢?”

许云拉着他的手,珍之重之地捏在手心,“那就好。”

然而“爱”这种东西……究竟又是个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