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当魔教徒遭遇圣母 > 第25章 爱又是个什么

“总之现在你的名字已经被填在我师父下面了。”许云十分实诚地看着肖灵,“改不了了。”

肖灵抽了抽嘴角,发现自己因为一时的禁不住诱惑,好像上了一条比原本所想象的还要大得多的贼船。

“反正师父也没有别的徒弟。”许云继续道,“除了我,没人有资格质疑你。”

肖灵深吸了一口气:他早就发现许大掌门偶尔会有一点无赖倾向,却没想到这人竟然真能无赖到这个地步。

然而许云显然还并没有给够他惊喜,“而且你成为了我师父的徒弟,也就是我的直传师弟之后,嗯,已经可以有资格成为长老了。”

肖灵震惊了:长老?长老是个甚啊!街边的大白菜吗!这个门派究竟是怎么传承了上百年一直活到了现在的!

“你不用担心成为长老之后会俗务缠身,实际上本门的长老大多都不管事的,事情都是掌门在做,只有师叔会因为不忍心我太辛苦而一直主动帮衬我。”许云言语间充满了对这个职务的向往,“要说有什么义务,无非也就是在本门危急的时候不能不出面罢了,这个其实一般弟子也是同样的。但长老的地位却是不低的,不仅绝大多数时间都有着绝对的自由,一般弟子不能轻易忤逆,对本门的大多数事务也都有着干涉的权利,总之绝对是个好差事。”

“等等……你给我等等!”肖灵发现自己再不说话不行了,“你们门派的长老是你说谁能当谁就能当的?”

许云道,“自然不是。”

肖灵松了口气,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

许云接着道,“但我会说服师叔的。”

肖灵终于彻底给跪了。

“当然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承担这种职位。”许云道,“只是打算先将你设为长老候选罢了,所以你现在还不用太紧张。”

肖灵发誓,他真的没有太紧张,他只是受到了惊吓。

但是有“当长老吧”的惊吓在前,这个“当长老候选吧”,虽然还是那样惊悚和突然,肖灵却觉得可以接受得多了。

许云见他的模样,明白自己这个先进后退的小伎俩又成功了,不禁勾了勾嘴角。

而肖灵刚好一个抬头,看到了许云嘴角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那个弧度。

他悟了,“你又是故意的。”

而后肖灵默默在心底反问了一句: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许云咳嗽了一声,“我也是考虑了很多的。不将你与那些普通弟子区分开来,往后如果他们跑来找你的茬,我会不好处理。”

肖灵不屑一顾,“我会怕他们找茬?”

“你自然不会怕。”许云道,“但我怕。”

许大掌门这句话说得好,一不小心又在肖灵心中撩起了小小的波澜。

他瞥开了视线,却还是不敢苟同,“就算他们因为这种事情而放弃了明面上的不满,心中也是不可能服气的,背地里只怕会说得更加难听。”

人言可畏,肖灵虽然自认为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但总归要担心会影响了心情。

“何必管别人爱说什么,反正我……”许云本想再说一句我会保护你的,但很快便心思一转,改了口道,“大不了你以后亲自把他们揪出来揍一顿。”

这话果然更中肖灵的心意,他笑了。

自从和许大掌门生了那通气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笑得这么真心实意。

许云瞅着他眼角眉梢中满溢着的那些盈盈笑意,只觉得这样的他比以往还要明亮动人得多了,就好像千百根羽毛轻飘飘地落到了心中,虽然说不清究竟是多了多大点的重量,但挠得人心痒难耐。

他猛然间,似乎终于在实质上理解了师叔所说的“无论如何都想让对方高兴”的意思。

看到肖灵的笑意,他确确实实地比任何时刻都要感到满足。

“阿灵……”心动就要行动,许云扑了上去。

在被推倒在床上时,肖灵还有一点错愕:他始终无法掌握许大掌门发.情的规律。

许云并没有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抬起对方的下颚就吻了上去,并用双手比以往更加熟练地划过身下之人的敏感之处。

“唔……”在对方娴熟地挑逗之下,肖灵的双眼渐渐湿润,很快也情动起来。

许云解开了他的衣物丢到一边,双手沿着他的身躯一路滑下,而后将他的双腿高高举起,又搁在自己的肩上,让对方的私密之处彻底展现在自己眼前,以最能方便自己为所欲为的姿势。

“不……”肖灵有着轻微的抗拒,并不强烈。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依旧有些放不太开。

但许云就是爱看他这副模样。对方越是抗拒越是羞赧,他就越是想要狠狠地侵入进去,直到将对方最后的矜持也彻底扒掉,展现出那最为放浪的姿态。

于是他挺了进去。

“啊——!”

一如既往地,两人今夜的缠绵也是由惨叫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许大掌门被玉枕砸下了床。

肖灵根据疼痛推断自己的伤势,预计新功法的修炼至少要推迟两三天才能开始,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他真是愤慨极了: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若是换个没有武学底子的家伙过来,简直能被许大掌门直接干死!

“对不起,阿灵,我不是故意的。”许云腆着脸辩解道,“你不知道你有多紧……”

“许大掌门。”肖灵不阴不阳地冷笑着,“你想逼着我去验证一下,是否真的所有男人的技术都和你一样烂吗?”

许云脸色大变,立马不敢说话了。

肖灵尝试着想要自己下床,但刚刚将脚搁在地面上,脸色就已经是一片惨白。

许云多多少少还是有着一点良心的,见状连忙过去搀扶。

肖灵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喘着气,稍稍休息着。

“阿灵。”许云吻了吻他的脸,“你还是先躺一躺吧,不用这么着急起来,多休息一会没事。”

肖灵皱了皱眉。

几次因为j□j而受伤,他嘴上虽然是对许大掌门大发脾气,心底却是对自己的表现有着不满的。

倒不是说他会认为自己被弄出了伤反而是自己的错,只是不甘心罢了。

“习惯之后……”他突然低声问道,“会好些吗?”

许云一时没有听清,“什么?”

肖灵推开了他的肩膀,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说,你也不用太在意,我……会习惯的。”

许云愣愣地看了他好半晌,“你不用这么逞强。”

“我倒是希望这只是在逞强。”肖灵笑了笑,捧着许云的脸回了一个吻。

看到这个笑容,许云觉得心里莫名有点难受。

真是奇怪啊,他明明在笑,为什么自己反而要难受?

许云再一次惊叹于人类思想的复杂:就连自己的脑子,他也越来越想不明白了。

他捏了捏对方的手,“我以后会注意的。”

“呿。”肖灵表示严重不屑,“可不敢再指望你。”

虽然说着这话,他的眼底却全是温柔。

他已经决定将自己一辈子都搭在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了。对方如果改了,那就是改了。对方如果改不了,他也会让自己去尽快习惯。

至于踹掉他另外找别的男人?啊,那只是一句玩笑话,不可能实现的。

何况肖灵知道,自己并不是天生就喜欢男人的,现在之所以这样,只是因为许掌门想要。在他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甘心雌伏在别的男人身下。

许云轻轻抱着肖灵,让他重新躺下,亲吻额头道,“我待会要为你的事情去征求长老们的同意,想不想和我一起?”

肖灵点了点头。

“那我大概中午再过来找你。”许云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好休息,不要惦记着,如果到时候还不行,我会再等你到下午,或者明天后天也是一样。”

肖灵又点了点头,而后一直看着许云的身影,直到看到对方关上了房门。

许云在门前站了许久,心中一直残留着肖灵刚才的模样。

然后他又开始回忆起昨晚的情景。

那个时候,自己满脑子只有更加彻底更加用力地占有他,而他在自己的怀里,情不自禁地哭喊着,说了些什么?

不只是那些细细碎碎的媚叫,也不只是那些因为剧痛而引发的叫喊,他还说了些别的什么的,一些在别的时候从未对自己说过的话。

——许云,我爱你。

……爱?

许云大概知道,爱是一种和喜欢差不多的感情,但是又有一点不一样,只是他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一样。

甚至就连喜欢这种东西,他也是昨天刚刚想要弄明白,并且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弄明白了没有。

但是为什么会突然又跑出来了个“爱”来?

许云觉得已经无法指望自己能弄懂这个字了。

他站在那儿,将“阿灵爱我”这句话在心中重复刻了好多遍,然后突然觉得有些难受。

许云默默在心中重新立誓:要让阿灵不再被伤。

无论是别人给的伤,还是自己给的伤,无论是躯体的伤,还是心里的伤,都绝对不能再存在于他的身上。他爱自己,虽然自己并不明白所谓爱究竟是个什么,但绝不能让他的爱白费。

这次的誓言他下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重。

然而他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没有自信。

自己真的做得到吗?不,他这次一点也不敢保证。

毕竟肖灵所爱的其实并不是他。

他的阿灵,所深爱着的那个许大掌门,其实从未真正存在过。

……不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