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当魔教徒遭遇圣母 > 第10章 往事重提

郑司纾一张脸黑的像抹了炭,“兄台你说这种话,可是想好了?不要随便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啊。”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肖灵眉头都没有动一下,“我要清白干什么?”

许云伸手搭住肖灵的肩膀,显得并不认同,“阿灵,你不必……”

“你闭嘴!”肖灵怒道,“这是我的事情!”

于是许云略带尴尬地又收回了手。

“喏,总之现在受害者是摆在这里了。”肖灵挑着眉梢望着郑司纾笑,“你又要是个什么说法?”

郑司纾好半晌才缓和了脸色,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难道我还是在骗你不成?”肖灵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我是不会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的。”

郑司纾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刚刚缓和的脸色又是一黑,都不想说话了。

祁爱莲倒是依旧笑意盈然,“你一定就是肖灵肖公子了吧,最近我从许多身处武林的朋友口中都听说过你的名字,真可谓是如雷贯耳啊。”

肖灵淡淡看了她一眼,懒得表示出一丁点善意。

“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牵扯到了肖公子你。”祁爱莲浑不在意地笑了一阵,而后叹了口气,“都怪我没有事先调查清楚,因此而引得肖公子不快,实在抱歉,希望公子能原谅爱莲。”

这示好来得莫名其妙,肖灵不禁警惕起来。

果不其然,祁爱莲紧接着就到,“我可是一点都不想与肖公子你为敌啊,唉,真是左右为难。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只要你能同意我一个条件,我便就此放弃,如何?”

“有必要吗?”肖灵道,“你觉得如果你不放弃,我们就没有办法?”

“那多麻烦啊!”祁爱莲掩着嘴笑,“肖公子不如先听听我的条件再说吧,我保证这对公子你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肖灵沉默片刻,想着听听也好,便默认了。

“肖公子既然是魔尊真传,一定是功力深厚。”祁爱莲说着退后两步,露出面前一大片空处,“我希望公子你能当着我的面演示一遍魔教的功法,仅此而已。”

此话一出,周围一圈人都显露出了惊异之色。

有好些个人至此方知肖灵的身份,立马连滚带跑退出好远,唯恐避之不及,郑司纾首当其冲。

那几个早就对肖灵的身份心中有底的,也惊异于祁爱莲的条件。

片刻后肖灵才道,“我可不知道魔教与你有什么关联。”

“其实我也并不确定。”祁爱莲收起了满脸笑容,露出凛然之色,“或许有关联,也或许没有,一切都要等我看过肖公子的演示之后再说。”

肖灵皱了皱眉,“很遗憾,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

祁爱莲一愣,而后秀眉竖起,头一次显出激动之色,“为什么!”

“爱莲,爱莲你等等……”祁爱白看出不对来,虽然不明白自家妹妹究竟想要干什么,但还是急忙跑过去将她拉到一边,附身耳语。

一番解释过后,祁爱莲才缓和了脸色,又看向肖灵,露出苦笑之色,“原来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唉,还以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印证的方法,你却不巧刚好无法……好吧,这大概也是命,注定我无法那么轻易地找出当年父母被害的真相。”

话音一落,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肖灵却是脸色大变。

“当年的事难道和魔教有什么关系?”他急忙问。

“如果我知道,现在也就不会求上肖公子了。”祁爱莲左右看了看,眼神流转,“其他的也不太好在这里说……”

肖灵转身就朝楼上走去,十分急切,“那就找个地方说!”

祁爱莲在后面露出一抹不出所料的笑意,果断跟上。

许云则又找了根绳子,重新将那采花贼绑好,并吩咐祁爱白一定要小心看管。

肖灵走进房前特地回头看了看许云,见他稍晚一步也跟了上来,便又多等了一会,等到几人全部进了房间,才关上门。

祁爱莲看了许云一眼,笑道,“有许掌门在场,那倒是能说得更清楚一些。”

“先回答我。”肖灵一把拉开椅子自顾自坐下,“你突然向我提那个条件,不会是刚刚才知道我的身份,于是临时起意吧?”

祁爱莲也跟着拉开了把椅子坐着,“自然不是。我是听说了你的事情,所以才想要去玄剑宗特地找你,于是才途经此地。”

肖灵皱眉,“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因为初次见面,我无法很快就确定肖公子是个怎么样的人。”祁爱莲摊了摊手,“观察了这么久之后,我本以为在那种情况下提出那个请求,得到你的同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却没想到还是人算不如天算。”

肖灵不禁将眉头皱得更深了,“你之所以为了那个采花贼纠缠不休,甚至搬来那个草包世子,只是为了试探我?”

“当然不会。”祁爱莲睁大着眼睛十分坦诚,“我之所以那样做,只有五成是为了刺探你——嗯,我确实也不太舍得那样的人才被就这样关进牢里。”

肖灵无语。

“还是先让我来说说为什么会怀疑魔教吧。”祁爱莲抱着手臂往后一靠,“当年的事情,肖公子如果调查过一定会知道:当时大雍朝内大多数有名的商行之主都正在赶在去京城聚会的路上,而有一批流寇就是瞅准了这个机会,由北至南先后袭击了张氏、肖氏、冯氏,截取了大量钱财,然后便是我们祁氏。”她说着,稍显客气地向许云露出一个微笑,“许掌门当时正好在附近游历,于是恰逢其会救下了我与哥哥,并与那群流寇纠缠了一天一夜。直到朝廷终于来了人,将那群流寇被全部绳之以法。”

许云点了点头,印证了她的话。

肖灵道,“这些我确实知道,但究竟和魔教有什么关系?”

“当时哥哥晕了过去,但我没有。”祁爱莲道,“一切过程我都看在眼中,他们是如何突然出现,他们是如何将鲜红的刀刃从我父母体中抽出,包括在那一天一夜之中他们是如何与许掌门战斗的,一招一式,直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许云听得有点惊讶,“祁姑娘,你当年只有……”

“六岁,还不到。”她点了点头,神情平淡,“但我就是记得。”

相对而言肖灵的脸色倒是变得难看得很——他当时忙着带着弟弟逃命,并没有看得那么清楚,但还是被这些话引出了极大的不快——半晌之后才再度开口,“你的意思难道是……”

“这些年我虽然没有习过武,却动用各种途径查遍了各类武学招式。”祁爱莲笑了笑道,“而各大门派中关于魔功的记载,都与我当年的记忆十分接近。只可惜魔教早已消失,我一直无法亲眼见证真正的魔功。”

“所以你才想要我来演示?”肖灵摇了摇头道,“不,这是不可能的,那些人不可能和魔教有关系。”

许云也随着肖灵道,“祁姑娘,我几年前就和你说过,纵然当时那群人所使用的有可能魔功,他们也是和魔教无关的——魔教早在十四年前,就几乎什么都不剩下了。”

祁爱莲思索着,用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轻敲着,片刻后苦笑道,“但魔功总归是唯一的线索。”

说罢她抬起头看向两人,“何况在十四年后的现在,肖公子出现了……这要我怎么相信魔教当年真的已经一无所有?许掌门,当年的事情,你应该也不会很清楚吧,又怎么能说得那么斩钉截铁?”

许云还想解释,但不知是在顾及着什么,最后只叹了一口气。

“她说得没错。”肖灵拿着剑起了身,“既然她已经提供了这个线索……我要回去,找到那个糟老头子问清楚。”

“魔尊吗?”许云稍稍愣了愣,“他现在……”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肖灵掂量了一下那把剑,稍稍冷静了一点,“他每隔断时间就会失踪一段时间再出现,不过最近已经失踪两年了,就算已经死在外面了也不奇怪。反正我也只能回去试一试了。”

“我和你一起去。”许云道,“你现在经脉尽封,我有责任保护你。”

肖灵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虽然我觉得这个理由有点可笑,但你要跟着无所谓,反正你就是这个多管闲事的命。”

许云欣慰地回视着。

祁爱莲看看肖灵,又看看许云,看着他们两个四目相对,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把那个世子给忘在下面了。”

两人刚刚疑惑地看向她,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嘈杂。

一群侍卫熙熙攘攘地冲进了青月楼,拥簇着郑司纾就向楼上冲去。

郑司纾边冲还边嚷嚷,“祁姑娘!不要慌!看我马上从那个魔头手里救出你!”

“真是麻烦。”祁爱莲不耐烦地嘀咕了一声,又笑着向许云行了个礼,“我与肖公子的话还没说完,就麻烦许掌门出面帮忙解释一下了。”

许云点了点头便出了房。

肖灵望着许云关门的身影道,“没见过你这么使唤自己救命恩人的。”

“有什么关系呢。”祁爱莲回答,“反正他不会在意。”

“就算旁人对他态度再糟糕,他也不会因此而恶待对方一点。就算旁人对他示好再多,他也不会因此而更善待对方一分。许掌门就是这么一个人。”祁爱莲笑着道,“肖公子难道不是这么觉得的吗?”

肖灵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看来你不太认同。”祁爱莲道,“那让我猜猜看吧,肖公子一定认为许掌门是个好人,实际上绝大数认识他的人都是这样觉得的。”

“难道不是?”

“许掌门当然是个好人。”祁爱莲道,“我也希望自己的救命恩人确实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好人。”

肖灵总算察觉出了一点弦外之音来,显得更加不快,“你支开他,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无聊!”

“肖公子何不先等我说完,再做判断?”祁爱莲说着向着门外看去,露出一抹苦笑,“我与许掌门交往十年,自然也是希望他能够更好的。”

肖灵沉默了片刻,最后依旧显出了一丝不耐烦,“那你就快点说。”

“先让我再提一个问题吧。”祁爱莲抬起眼,目光中透出前所未有的认真,“肖公子,对于许掌门这个人……除了是一个好人之外,你还能说出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