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安湖旁花竹山,四季都是景色秀美风光怡人的,此时却尸横遍野。

花竹山上天痕山庄,原本是个不小的武林门派,此时却没有半个活人。

血水浸满了庄内每一寸地面,又溢出来沿着阶梯流淌,一直连接到山门口某个白衣素裹身影的脚下。

说是白衣,但早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颜色,被血浸得只剩下红,新沾上的鲜红,旧沾上的乌红,血水凝结成块,将着衣之人的半张脸都和头发结在一起,看不清面容。

自从十四天前单人独剑屠灭了整个天痕山庄,肖灵就一直守在这儿,并杀掉了试图前来救援的所有人。

无论是那些先前正好外出而赶回来的山庄子弟,还是那些与天痕山庄关系亲密而想要救援的大小门派,他们的尸体全都堆在山脚下,倒是遥遥与山顶庄内的情形相映成趣。

但是这也只到五天前为止了——已经整整五天没有半个人再敢上山了。

肖灵将剑交到左手,揉了揉被寒风吹得有点僵硬的脸,开始犹豫要不要干脆离开,却又不知道该去那儿。

十年来他唯一的目的现在已经达成了,而他的家也在十年前就已经毁了,如果离开,他无处可去。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继续守在这儿,杀掉下一个来人,然后是下下个,直到有人能杀了他。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背着夕阳走了过来,身形玉立,青衣洒脱。

肖灵收回心神,眯着眼望着来人,遥遥指着山下那遍地的尸体问道,“你也是为了这事来的?”

来人点头。

肖灵将剑重新放回了右手,又问,“你是天痕山庄的人?”

来人摇头道,“玄剑宗,许云。”

“哦……”肖灵将这一声拖得特别长:这人他听说过。

玄剑宗最年轻的掌门,也是近二十年来武林有数的天才人物中的佼佼者,这几年更是隐隐有了些武林正道魁首的意味。只是据说这个人有一点毛病。至于具体什么毛病,肖灵这也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并不清楚。

“想不到我这么荣幸,能让许大掌门亲自出手。”肖灵提着剑走上前去,笑得张狂,“如果死在你的手上,倒也算不上是我学艺不精。”

“作为魔教退出江湖十余年后再出现的唯一传人,作为单枪匹马在这花竹山口抵御住三大门派围攻且能反杀近百人者,你这么说真是太谦虚了。”许云说着抽出自己腰间别着的剑,单手抹过明亮的剑身,向着肖灵露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和善的微笑,“但是我并不是来杀你的——我的剑,从来不杀人。”

“哦?”

“听说你是当年魔尊的关门弟子,自幼修习魔功。”许云平举着剑,剑尖稳稳遥指前方,“我想要救你。”

肖灵笑了,因为他觉得可笑。

这笑容仿佛还停留在原处,他人却已经冲出,剑尖由左至右急快地划去,连空气都被划出一圈涟漪。

而许云的剑依旧平举在那儿,只在对方攻击就要及身的那一瞬间向旁一荡,虽慢却准,后发先至,趁着夕阳的光辉,爆发出像要压过一切光亮的剑芒。

“噹——”

一剑,只一剑,公认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功力已经显露无疑。

肖灵后退了一步,正欲咬牙再度迎上,就听对方爆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啥?

这音量实在是太大了,肖灵被震得有点发懵,寻思着这人是不是想撂两句狠话结果一不小心说错。

许云瞅准破绽就是一整套剑招攻了过去,招招相接剑剑相连,不留一丝空隙,同时又是更响亮地一声,“冤冤相报何时了!”差点把肖灵的剑都震掉了。

原来是攻心之计,这个卑鄙的家伙!

肖灵自以为明白了真相,但兵不厌诈,只能暗自悔恨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云一点一点地稳固着自己的优势,并且一张嘴没有一刻停歇。从“我知道你本性不坏”到“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从“世上没有只能靠砍杀解决的事情”到“你父母看到你这样也不会开心的”,噼里啪啦说了不知道多少。

肖灵推翻了先前的结论:攻心之计也没有这么浪费口水的。同时不由得思考起来:难道传说中那个许大掌门最大的毛病,就是在打斗时特别啰嗦?

但无论如何,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早在许云提及他父母那句时,肖灵已经是红了双眼,发了狠劲,暗自拼了命,却还是无法弥补实力上的差距,被对方挑飞了剑拍到地上。

“我输了。”肖灵躺在块石头上也懒得再起身,“杀了我吧。”

许云摇了摇头,“我说了我不会杀你。”

“呿。”肖灵冷笑,“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留下你手下败将的命,快点滚吧。”

许云道,“虽然这次是我赢了,但是这一场打斗,并不公平。”

肖灵不说话了。虽然他先前被对方的话语影响失了心神,但他知道,就算对方一直一声不吭,他想要战胜对方也是力不从心的。

“你现在的状况非常差。”许云仔细打量着肖灵,“我听说你已经在这里十四天。这十四天中,你应该从未休息过。”

“那又如何?”肖灵莫明其妙,“关你什么事?我说你身为一个正道大门派的掌门,在这里和我罗里吧嗦的到底图什么?快点‘除魔卫道’不就结了!”

“我说过我想救你。”许云一本正经。

这不是又绕回来了吗!你到底是图啥啊兄台!肖灵泪流满面。

“其实我本来也不想伤你,只是你之前都不肯好好听我说话。”许云挑了块石头坐在肖灵身边,微笑道,“现在让我们来好好谈谈吧:你为什么要杀人呢?”

肖灵扶额,“想杀就杀了,哪还需要什么理由。”

“自然是要的。”许云循循善诱,“每个人都是一条生命,并且他们都是你的同类,他们和你一样会哭会笑有家人有朋友……这样的每一个人,怎么能想杀就杀呢?你在杀他们的时候,难道不会想到他们的家人朋友会哭泣吗?”

“……许大掌门,许老大,我是魔教子弟,魔教,你知道是什么魔教吗?”肖灵觉得自己嘴角开始抽筋,“就算魔教已经退出江湖十多年了,你也不至于不知道吧,所以别给我讲这一套了,实在可笑!既然是我想杀的人,我何必要去管他们什么家人朋友!再说就算我把他们当人了,谁又来把我当人?谁又把我的父母姐弟当过人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缘由。”许云作恍然大悟状,又摇了摇头坚定道,“但是杀人始终是不对的。”

“……”肖灵差点涌出一口血。

“你身上戾气实在是太重了,这样不好。”许云的目光充满同情。

肖灵默默咽下那口血,“这到底关你什么事!”

“我刚刚说过,每个人都是一条生命,每条生命都有着其独特的意义,你也一样。”许云身上好像散发着某种独特的光辉,“我不能放着你不管。”

“不不,等一下,你这个逻辑好像有点不对。”肖灵指了指一地的尸体,又指了指山上,“我知道你觉得生命很宝贵,但是你难道不应该觉得,因为这些都是无比宝贵的生命,而我杀死了他们,所以我罪该万死吗?”

“生命没有高低贵贱,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同等的。”许云身上的光辉更耀眼了,“他们的生命固然宝贵,但是逝者已矣,而你还活着,所以我应该救你。当然,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再杀人的。”

肖灵捂着眼睛,觉得自己快被闪瞎了。

他终于明白许大掌门究竟有什么毛病了。

神经病啊这是!

“你还很年轻,不应该就这样子绝了今后的路。”许云眯着眼睛,嘴角勾着最和蔼的弧度,笑得像个菩萨,“世上是没有天生的恶人的,我知道你做出这种事情一定有你自己的原因,但是杀人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不如就此罢手。我知道,现在的你肯定是没办法对我说出你的真实想法的,但是我可以等,我会陪你到你愿意彻底说出你的缘由为止,到那个时候,我会陪你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看可好?”

这到底叫个什么事啊!

肖灵果断拒绝,“绝不!我受够你了!”

“唉,你的戾气果然还是太重,还是随我回玄剑宗好好修身养性,争取早日洗清这一身戾气,重新成为对世间有用之人。你看可好?”

肖灵泪流满面,“你还是快点给我个解脱吧!真的,我现在只需要有个解脱就很满足了!”

“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许云带着菩萨般的微笑向肖灵伸出了手,“来,我带你回宗门。”

肖灵一口血哽在喉咙口,真想直接喷对方一脸,“回你妈!”

“不能这样的,阿灵。”许云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微笑着,“你现在打不过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