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地平线隐隐透出了忧郁的深蓝,夜晚
第一颗明星正在空中努力地燃着。冬独自一人走在漫漫黄沙之上,孤单的足迹画出一条寂寞的弧线。不知走了多远,回头已经看不到一片狼藉的战场,他这才默默垂,小心地从胸前拉出一条极精细的金线,将里面挂着的一颗犹如鲜血般深邃地红宝石用力地握在手里。
冬闭上眼睛,深深吸气。、身上、脸上沾着几乎黑的血迹。他习惯的腥味,他习惯的肮脏。手指穿透别人的感觉,本应如此熟悉,可今日他竟觉得从内至外有种想要呕吐的痛苦。一直以来,为了心中的那个“夙愿”,他机械地,简单地活着,从未考虑过今天丢掉这条性命会怎样,明天起应该做什么。
寻找一个珍视的人,并向另一个人复仇。
这样单纯的目的,支配着他全部的人生。就像一根纤细却坚实的线,在一片厚重的黑暗里,闪着微弱却纯净的光芒。若是没有这根线,他的人生,早就从那一天起就终结了吧
冬睁开眼,宝石还是静静躺在手掌中央。
荷鲁斯之眼,她一直在寻找的荷鲁斯之眼。她不会想到,自己费尽心思,苦苦追寻的秘宝,一直都被安静地挂在她身旁的少年的身上。但是谁又会想到,在这个奇特的时代,竟会有两枚荷鲁斯之眼同时并存呢?
嘴角微微绽开苦笑,她或许永远都猜不到吧。若不是为了她,他又怎会利用荷鲁斯之眼,违反诸神之戒律,扭曲时空之力量,在一个不属于他的时代里,静静地等待着她、寻找着她?手上沾染的血污、身上背负的罪孽,或许就是对他违逆时空法则最好的惩罚。那么,既然自己已经如此污秽,为了能够见到真正的她,再多一次时间的旅行,又有何妨?
下定决心的那一刻,白皙精致的面孔在他脑海里倏地变得清晰,手中的宝石猛地出剧烈的热力,出好像要将他吞噬的金色光芒。时间只在他身上成倍流动,脑海中闪过数个零散的画面,斑斓地色彩猛地冲进他的世界,渲染的眼前一片朦胧。
他看到在荷花池里的她、驳斥迂腐官员的她、奋不顾身帮助外国小孩的她、假扮少年飞镖技艺惊四座的她、面对拉玛尽力保护的她爱着拉美西斯的她。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她的眼里带着那样深刻而脆弱的感情,好像随时都会被激崩溃,却岌岌可危的被一面看不到的透明晶罩笼罩那就是她一直以来小心地隐藏着的一个巨大的秘密。
所幸,知道她秘密的人,是他。
无尽的光芒笼罩了他的身体,欣喜淹没了他所有的意识。荷鲁斯之眼,可以用比思想更快的度将人带到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牢牢追寻思绪里的容貌,他便会被带到相应的地点。胸前的宝石之所以会有如此反应,正是说明,这条金色的光芒将把他牵引至她那里。
那个她,有着纯净的金色直,水蓝的透彻双眼。
她,还活着!一定,活在她提起过的三千年后遥远的未来,以她真实的面貌绽放着如阳光般耀眼的微笑。
记忆被轧成粉末,随后又重新排列组合起来。零散而繁杂的片段之中,只有一个念头格外清晰:
不管花多少时间,他要再次见到她,见到那位真正的“艾薇”
然后
en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