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原来,只是他太愚笨,她明明来到了他身边,他竟然傻到没有注意,竟然傻到明明被她无可救药地吸引,还硬要将她一次次推离。
“奈菲尔塔利!”
拉玛不顾一切地想跑上前来,却被一旁赶来的埃及士兵紧紧地禁锢在一旁。他只得用力的挣扎,嘴里却无法控制地喊着:“奈菲尔塔利!奈菲尔塔利!”
莲愣在一边,染满鲜血的双手无助地抓住自己的脸。她缓缓地摇着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瘦小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公主,我我不是要”
话语突然停止在那里,一只白皙的手猛地伸出来,冰冷而迅地穿透了她的身体。她低下头,洁白的长裙上并没有一滴血,但是腹部却伸出几只修长的手指。莲只觉得一阵恐怖从心底席卷而来,但是那惧怕还没有转为喉间的尖叫,她已经想破布被甩在了一旁,那一刻,鲜血泉涌般喷出身体,将金色的沙地染成狰狞的黑色。
下一秒,那只手犀利地放在了拉玛的脖颈,尖锐的指甲好似铁质的利器,轻轻划过拉玛的脖子,留下一道干净的血痕。
少年俊美的脸庞上沾染着赤红的鲜血,浅棕色的短随着炙热的风轻轻地扬起。
他的声音没有感情,没有起伏,“留不留?”
拉玛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这名一直随在奈菲尔塔利左右、性格懦弱、胆小的少年,是拉美西斯二世安插在他身边的又一枚棋子。想起在路上从空中掉落的鹰,想起他出乎意料的力量,果然,一切都是这名少年传达给埃及王的!这干净利落的身手,这以指代剑的技法,这冰冷残酷的手段,对了,他不是叫冬吗?为什么,为什么从来没有想过,他真的就会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杀手,冬·柯尔特呢!
柯尔特并非姓氏,却为代称,用以特指埃及王及王室特有的暗杀队伍里最高级别的杀手。在历代柯尔特里,冬·柯尔特的名众人皆知。神秘的杀手,只在数月便获得法老的信任,归入暗杀队伍。他的行踪神出鬼没,出售干净利落,其如同杀人般的冷酷使得他在短短的一年里就获得了一直虚位以待的柯尔特的称号。此后,拉美西斯竟让冬由后台慢慢走入光线之下,开始逐渐处理一些身边的事物。这是在埃及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先例。然而,由于时间尚短,加上冬是个相对常见的名字,因此除了拉美西斯的机要重臣与相关人士,旁人很难猜到,这名外族的少年竟在权利中枢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此战,拉美西斯早已为拉玛布下天罗地网,他自以为自己可以射落太阳,却始终是被那惊人的光辉迷乱了双眼,失去了心智!
就连他缓缓的侧过头去,看向一旁安静地到在那里的莲。可怜的莲,连最后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这样停止了呼吸。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
就在这时,拉美西斯缓缓地转过身来。那双淡琥珀色的眸子里失去了日常敏锐的光芒。他喃喃地说,好似在问拉玛,又好像在自言自语:“奈菲尔塔利谁?”
拉玛愣在那里,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他缓缓地转过头去,呆呆地看着沙地上,静静躺在血泊里的艾薇,说不出话。
奈菲尔塔利。
艾薇告诉他的名字。
假的名字,假的身份,从头到尾,都是假的!他以为他骗过了所有人,但真正被骗的,却只是他自己!
“我在问你,”拉美西斯不由得对着拉玛低吼,“奈菲尔塔利是谁!”
拉玛依旧不语。
拉美西斯猛地抽出腰间的宝剑,狠狠地摔**面前的沙地,“歼灭古实军队,一个不留!”
一声令下,不远处僵持的士兵如梦初醒,但在拉玛被牢牢控制的情况下,古实一方的气势早已荡然无存。战场上不出意料地呈现出一面倒的形势。拉玛被冬钳制,竟是分毫都动弹不得。說閱讀,盡在恼怒、愤恨聚集在他的面孔上,饱满的额头凸起些许明显的青筋。
拉美西斯来到躺在沙地上的艾薇面前,屈起一膝,半跪在她面前。
精致的面庞,白皙的皮肤,深邃的眼窝,浓密的睫毛,挺立的鼻子,小巧的嘴唇。
她长长的丝在阳光的映射和黄沙的反衬下显出淡淡的金色。
她的嘴角轻轻地掀起,好似在淡淡地微笑,那是他梦中见过的微笑,略带哀伤的微笑。
他伸出手去,轻轻地碰触着她尚带余温的肌肤,修长结实的手指缓缓地滑过她温润姣好的脸庞。
拉美西斯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记得她飞旋转的身体,白皙的手臂伸向天空,好似化为一朵洁白的莲花。
奈菲尔塔利。
奈菲尔塔利。
他喃喃地说着,脑海里犹如万马奔腾,随即又渐渐静止。眼眶里热热的,却什么都没有。
只能看到,她淡淡的微笑,水蓝色的眼睛带着无比清澈的光芒,浅金色的丝轻轻拨动他的心。
她对他说,她叫做奈菲尔塔利。她对他说,她来自未来她与他的相遇,将生在那个梦之后的未来。奈菲尔塔利,一个寻常却美丽的名字。自从有了这个名字,他仿佛就无法再相信他见到她的事情仅仅是一片虚幻的梦境,自从有了那句未来,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期待,期待有一天真正地见到她。
于是,从那之后,他便一直在等待,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他迷茫,他憎恶,为何她亲口承诺的约定始终无法兑现?却原来,只是他太愚笨,她明明来到了他身边,他竟然傻到没有注意,竟然傻到明明被她无可救药地吸引,还硬要将她一次次推离。
记忆的碎片零散地化去,眼前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
血泊里较小的身体到底是谁?
是艾薇,他厌恶至极的妹妹。但是,在过去的未来,她是唯一打破他心中坚硬外壳、吸引他所有热情所有爱意的真实存在。银的艾薇,金的奈菲尔塔利。
过去的未来,就是现在。
眼前的艾薇,就是奈菲尔塔利。
他弯下身体,将那正在慢慢变冷的身体抱起,热烈而深切地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他无意识地说着,双臂用力地抱着她,好似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我是埃及的王,这片光明之土唯一的统治者。你在我的领土里,不管你要去哪里,不管你要做什么,即使你死,你也要得到我的应允!阿蒙神、欧西里斯神、哈比女神!请求你执行神的戒律,助我留下我怀中的人,我的爱人,我拉美西斯的人”
嘶哑的声音混杂着难以明述的哀伤,最后成为融入呼吸的淡淡呢喃。
很久。
太阳渐渐隐入了地平线,晴朗的天空被染上了悲壮的深红,无情的河水冲刷着纷乱的两岸。战士的呼吸逐一消失,兵戈的声音渐渐远去。
战场恢复了原有的宁静,金色的洪水满溢在眼前的山地。微冷的风卷走了浓烈的血腥,流淌的鲜血浸湿了干涸的大地。又一次恢弘的胜利,压倒性的征服仿佛将战场用热血煮沸,而怀中的躯体却逐渐变得僵硬而冰冷,不管如何温暖,依然毫无反应。
“陛下,”冬单膝跪地,稳稳地跪在他身后,恭敬却冰冷地汇报,“古实军只余王子拉玛一人。”
拉美西斯垂着头,看着怀中惨白的少女,年轻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难辨的嘶哑,“带回去吧可以收兵了。”
少年一躬身,却没有立即行动,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突然,他又开口:“陛下,冬要向您告辞。”
拉美西斯的睫毛微微闪动了一下,甚至无暇去考虑冬究竟在说什么,只是机械地、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冬却没有立即回答,也没有移动,深胡桃色的眼睛不舍得凝望着拉美西斯怀中娇小公主的身体,久久不愿移动。直到拉美西斯感到他的视线,淡淡地扫过他一眼,他才点头,利落地起身,再也不说话,步伐干脆地向着远离战场的方向大步走去。一袭白衣,缓缓融入了灰蓝的夜色里。
拉美西斯抱着艾薇,站了起来。阿蒙军团已经开始收队,金色的旗帜在渐暗的天色里慢慢隐去了原有的光芒。不顾禁卫兵的担忧,他径自缓缓地走着,好像没有意识地向前走着,双脚踏在渐渐散去余温的沙里,却好像落在一片虚无之上。双手只是用力地抱着她,只有她的重量带给他真实的触感。再也不去看任何其他人或物,再也不去想任何事情。他宁愿相信时间不再流动,他宁愿相信自己停留在命运分岔的那一点过去,她还活着的那一点过去。
回到那一点,拯救她,让她留在他的身边!
脑海里一片混乱,突然,一句被丢在某个角落的话猛地划过心头
“陛下,祭司院一直保有着这个秘密真正的荷鲁斯之眼,力量异常强大,所有得到它的人,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比思想更快的度去往任何时间、任何地方。”
去往任何时间、任何地方。
琥珀色的眸子倏得收紧,他停止了漫无目的的前进。
拉美西斯稍稍俯身,温暖的气息微微拂过艾薇冰冷的脸庞。那双美丽的眼睛还有可能睁开,那副精致的笑容还会为他展开,希望仿佛微小的火星,投入早已化为灰烬的木炭里,燃起灼人心肺的烈火。心里掀起一阵难以抑制的、翻天覆地的狂喜,他的双臂竟微微颤抖,无法保持应有的冷静。
“薇,稍稍等我一下”
心里从未如此清楚地知道下一步的计划,这份意念如此坚决,即使是阿努比斯神,也无法将它沉于永恒的黑暗。
他定会找到荷鲁斯之眼,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