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双眸子好像在看着自己,又好像在看着其他更为遥远的地方。浓密睫毛所覆盖的眼睛里,充斥了一片让人捉摸不透的大雾。他极少见到雾,只有一次,在一个甜美的梦之后,他走出大殿,在太阳尚未出现的清晨,他见到底比斯被淡淡的雾笼罩了起来,那是一种令人难以明喻的虚无感,好似触手即是,却又遥不可及。只在太阳撕开云层出现後,那种朦胧的感觉才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一刻她眼中的神情,就宛若一场雾,但是却远比曾经所见的更加浓密,不管他如何去猜想,也抓不出她思想中的半分端倪。
不知为何,他不想让她出现那样的面孔。
他一直以为,自己不假思索地同意满足她三个条件,是因为这样她就可以乖乖地前往古实、帮助埃及、帮助帝国但在那一刹,他竟蹦出了一丝古怪的想法,他希望她的
第三个愿望是,说她想留下来,留在埃及、不去任何地方。
为什么。
在那一刹,一种奇妙的冲动好像凌驾于所有的分析与理智,他竟然觉得,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会答应,不管她要什么,他都会给。
不管合理与否,不管可能与否。
只要她说出口,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满足。
究竟是他在下棋,还是棋子迷惑了自己?
突然急躁了起来,她眼中的雾,好像在那一刻铺天盖地地弥漫了出来,以征服性的姿态涌进了他的心里。
“第三呢?我满足你!”
他脱口而出,那一句完全不像自己说出的话。来不及懊恼,来不及撤回。迷茫的那一刻,她眼中的大雾却突然散去,清澈的眸子好似剔透的晶石,锐利地看着自己,却已读不出半分的犹豫。
“就是它,我要的就是‘荷鲁斯之眼’。”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看到她的唇边勾起了一丝微微的笑。荷鲁斯之眼是什么,答应她又有何难事!她并不是因为要帮助他,她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要他快乐”,原来原来只就为了这所谓的秘宝,她就可以心甘情愿地离开埃及、前往古实,嫁作他人!
原来,内心如此混乱的人,只有他一个吗?
突然烦躁了起来,烦躁到自己无法控制。
“依你。拿到荷鲁斯之眼,你就出吧!”
在那一刹,他看到她重重地闭了一下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满足。他狼狈地转身逃回到自己位置,再一次拿起文书,想要强迫自己的思绪能够再一次聚集在那张纸上。但是脑海却依旧塞满了毫不相干的思绪,没有办法不去在意隔着偌大桌子,直直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他曾经是那样地厌恶她所以他本是那样乐意让她去扮演一颗可以远离自己的棋。但现在,他却无法再忽视她的存在,他的每一个细胞好像都可以感受到她的存在。
这样的错觉,究竟是为什么,谁能告诉他。
这样的迷茫令他烦闷,令他惧怕。
原来,他也有怕的东西。
他重重地放下文书,仰头深深地呼吸,然后靠向椅背。深棕的丝沿着肩膀流淌下去,他用力的闭上眼睛,心中一阵阵没来由的烦闷、迷惑、不安,到底应该怎么办,到底应该如何说明那个时候,不如杀死她就好了!
右手紧紧地扣住胸前的薄衫,俊挺的眉毛重重地踅起。
但现在做得到吗?
突然哪里也不想去,他只想入睡。在过去的一千个夜晚,他只想见到她。唯有她,才能安抚他凌乱的心情,轻而易举地打消他所有的迷茫。
“拉神,哈比女神,请让我入睡,我要入睡,我想在梦中再次见到她”
风吹过高大的蕨类植物,出沙沙的声音,眼前的灯光轻轻地跳跃着,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寂寞地落在空阔的地面上。低沉的声音融入深夜微凉的空气,一次又一次,那样虔诚、那样无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