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 第六章 条件 之四 之五


之四
鹰庙门口的鹰,荷鲁斯神的化身。可惜此庙建筑年代较晚,是在拉美西斯时代之后近一千年建立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谈判?她刚才说的两个字是谈判吗?他眉毛一扬,放下了手中的文书,几近透明的眸子紧紧地锁住眼前的少女,他的妹妹!虽不出声,但是询问已经透过他的眼神表达,
质疑、嘲讽?
不去深究他眼里可能的任何信息,艾薇轻轻地抚了抚自己银色的长,嘴角掀起了一丝苦笑。“以我,一个足够诱人的饵的身份,来向你,一个迫切想要征服努比亚的人,谈判。”
她不停顿,只了下去。
“努比亚不似埃及土地丰饶,不如赫梯武器先进,不像叙利亚地理位置重要,不过是与埃及南疆相连。若如那些老臣所说的、以联姻稳固努比亚,从而没有后顾之忧,进一步攻打赫梯的说法太过牵强。最近数年来,埃及一直从努比亚征收雇佣兵,自塞提一世以来二者关系毋庸置疑,我国根本不用特意嫁一位公主过去维持关系,与其做这件事情,不如依靠联姻巩固与正在慢慢崛起的亚述之间关系,作为赫梯的邻国,亚述的意义更加重要。”
“你,若是对努比亚动了心,动的必然是吞并它的心。”
“你要快,以最快的方式、最小的损失将努比亚彻底收复,为将要来临的与赫梯间的对抗,做好万全的准备。”
“你假借我远嫁努比亚的名义,不过是想利用我,达到某种军事目的。只有我,才是埃及名义上皇室唯一一个可以出嫁的公主,”艾薇自我调侃地说着。
他不语。
“只有足够大的饵,才能让对方放松警惕。而所谓足够大的饵之中,只有我的生死,埃及是毫不在意的!”王室里只有她的生死,是他毫不在意的啊!艾薇的眼里掠过了一丝自嘲的哀伤,但紧接着,这份软弱的神情就又化为了硬朗的坚强。
“所以,我要和你谈判。”
“你的愿望,我来替你完成,我的愿望,则要你来替我完成。”
“你自然可以强迫送我去努比亚,但是没有我的配合,我坚信你的计划不会成功。”
宽阔的法老书房里,只有两个人。薇清脆的声音坚定地抛出这句话,如同一片透明的水晶,投入无形的池水,激起数层波纹,然后,宽阔的空间又渐渐变回如死般寂静。
年轻的法老坐在桌前,左手轻轻地持着莎草纸制成的文书,透彻的琥珀色眸子微微垂低,久久没有言语;然后他猛地抬眼,细长的瞳仁倏地锁住了眼前娇小的银公主。
艾薇并不躲避年轻的法老锐利的眼神,勇敢地与他对视、四目相接。
她知道
他正在心里评价自己
她不会退缩,亦不会示弱
但是那眼神的交汇,是多么令人心碎。
如今才知道,爱情这种事情,原来是这样地转瞬即逝。
过了许久,拉美西斯缓缓地站了起来,琥珀色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艾薇,他开口,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波澜,“你要什么?”
深深地闭眼,感受着痛苦慢慢爬过心脏的每一寸角落。
她要什么。
他的无情?他的残忍?他的毫不在意?
那一刻,她总算明白了。不、她早就明白
她要
她要他平安地、伟大地活下去
要他快乐。
就如她最开始想的那样,作为一个旁观者。就这样安静地看着他,看着他在属于他的时代里,在属于这个光明之子的时代里,变成伟大、变成传奇。
而她
“我有三个条件。”
之五
“我有三个条件。”
她看他的眼里出现了一丝迷茫。
“三个,”忍住宛若潮水一般铺天盖地袭来的闷痛,她平稳着自己的嗓音,轻轻地又重复了一遍,“对征服一个国家的可能来说,不过是些细小的要求。”
“你讲。”
“第一,你要答应让朵安全、荣华地安度晚年。”
朵保护着她,但朵也忠于法老,善待朵,不会是错事。
“可以。”他不假思索。
“第二,我可以不要祭司职,但是你要追封回我母亲高级祭司的位置。”
谢谢她生下了这具身体,不然她怎会有机会回到这里,再次见到他。
“我之前答应过你保证你王室公主的血统,这自然可以。”
她微微颔,灰色的眸子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光芒。
她想让他快乐,她想让他幸福。这种心情是这样的强烈,强烈到即使自己会因为哀伤而化为一片阳光下轻轻飞舞的尘埃,她也在所不惜
而她终于现,如果自己可以带着这具身体,按照他所想的,远远地离开他的视线,协助他完成那精心策划的政治布局,就是目前的她,可以在这个时空里,在不妨碍历史进程的情况下,带给他最大的快乐。
但是
“第三呢?我洗耳恭听。”他双手抱在胸前,绕过桌子,向她走近了几步。
迟疑了一下,她抬起头来,灰色的眸子如同水一般平静,看向他,但是却好像无法聚焦。
“第三呢?我满足你!”声音里染上了几分急躁,轻轻地在空阔的大厅里回响。
难道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给她吗
她自以为生离死别的爱情,原来在时间和空间的蹂躏面前是可以这样地脆弱不堪?
艾薇轻轻地笑了。
既然如此,那么,也允许她保留一点小小的私心吧。至少,在完成去古实的任务后,她可以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时空。在确认他的一切都好之后,让两条划错了角度的直线越过交点,各自向前,从此二人再无瓜葛。
就这样吧!
曾经迷离的视线,在那一刻汇集成一束锐利的光芒,她终于开口,“我听说,在埃及有一个神秘的护身符。”
他一愣,她继续说了下去。
“它的名字,叫作荷鲁斯之眼。”
他扬眉,看向赶到门口恭敬待命的冬,感受到君王的视线,冬连忙点点头,“确实有这样的传说,真正的荷鲁斯之眼,是独一无二的秘宝。”
他看向她,她便也看回他
真正的荷鲁斯之眼是真实的存在,缇茜并没有骗她。
艾薇轻轻地呼气,“就是它,我要的就是‘荷鲁斯之眼’。”
如果不想扭曲未来,就不要碰触过去。
“我相信,你会将‘荷鲁斯之眼’带给我的这是你的宿命,你一定会回来的。”
与现代离别时,缇茜说的话,又一次在耳边响起。那时候,艾薇心中充满了各种的不屑,她只是抱着百万分之一的希望喝下那瓶药水,藉着冲破死亡的危险,去获取一瞬的心满意足。直到刚才,她才真正地开始缇茜的话。
“我听说,在埃及有一个神秘的护身符,叫做荷鲁斯之眼。”
那一刻,她终于清楚自己的想法。她的理智、她的骄傲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突然跳了出来,将她凌乱的心情瞬时梳理清楚。她已经决定,决不再碰触历史,多余的奢求只能使得她的冒险变得本末倒置。她的爱情,在他获得他真正想要的一切的时候,就会划以终结,然后被永远地埋葬在她心里。
不去理他会爱谁娶谁在意谁。
不去想刚才在他屋里生了什么,
不去管究竟谁可以踏入那美丽的荷花池,
不去看他的眼神究竟会在碰触到谁的那一刻变得温柔。
哀伤不会消失,但却不会再蒙蔽她的双眼。她的下一步,是无论如何,她应当找到荷鲁斯之眼,她相信荷鲁斯之眼可以解释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在古代埃及会有一个和自己同名的少女,为什么与自己的面貌有几分神似,为什么自己会一次次如此幸运却略带残酷地回到“他”的身边。
爱她的他
憎她的他
那一瞬间,脑海闪过了太多的思绪。她抬起头来,灰色的眸子格外地清澈,黑色的瞳孔犀利地锁在眼前英俊的法老身上。
“就是它,我要的就是‘荷鲁斯之眼’。”
去寻找“荷鲁斯之眼”,她借此便有了在这个世代再停留片刻的意义和理由。
找到“荷鲁斯之眼”,她至少可以在这场令人心痛的游戏里占据主动。她愿意前往努比亚,替他完成他的心愿,但那之后她可以选择永远地离开这个伤心的时代。
“满足我这三个条件,我愿意前往努比亚,尽全力满足你的愿望。”
她咬住嘴唇,略带紧张地看向他。
说不清楚心中到底是希望他点头,或者是冷酷地拒绝。从未觉得自己是如此无助,因为看不透另一个人的心情,而感到无所适从。
直到
“依你。拿到荷鲁斯之眼,你就出吧!”
直到冷漠的声音不假思索地打碎她心底残留的一丝犹豫。
她重重闭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睁开眼,他已毫不留恋地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重新拿起了方才放下的纸莎草书。
他原来是这样地厌恶她
她看着他微微垂下的棕色丝,看着他淡淡的琥珀双眸,看着他修长结实的手指。
就好象这样看着他,看了三千年。
好了,她最初回来的目的达到了,她看过他了。他依旧平安、伟大地活着。
多么好。
很久很久,她终于微微地屈膝,如同最初一般,优雅地行了一个礼。声音一如刚进来时那般清脆而平静。
“陛下,谢谢。请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他没有抬头,她微微叹气,深深地闭上眼,转身走出了房门。
他听到她脚步声渐渐远去,骤然抬起头来,看到冬在门口略带迟疑地看向自己。他轻轻地颔,冬连忙转身向艾薇远行的地方跟去。
在厚重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透过那即将阖上的夹缝,他专注地看着她瘦小的身影,在灯火忽明忽暗的,渐渐地变得模糊不清。
木门重重关上,厅内一片寂静。
仿佛这屋里,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