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抬头认清来者,艾薇已经被狠狠地推了一下,她踉跄地后退了几步,跌到了站在后边的冬的怀里。
她狼狈地抬起头来,看到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女孩子不过十二、三岁年纪,看来是一个典型的埃及少女,整齐的短,古铜色的肌肤,稚嫩的脸上还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与想法。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地涌进了脑海,她不假思索地叫出了她的名字,“舍普特”
脑海中的记忆出现了错乱,身体本能地等待着听到一声略带紧张,但是却又极尽恭敬的一声回应。但是现实来得猛烈,轻而易举地将假象彻底毁灭。
“呸!你还好意思叫我的名字!都是你,害死了姐姐的小公主!”少女稚嫩的脸庞因为忿怒而扭曲,她双手握紧拳头,在身体两侧微微颤抖,双目炯利地死死盯着艾薇,“陛下饶你不死,不代表我会放过你!你最好死在古实,永远不要回埃及!”
看着她愤怒的样子,艾薇就好象从未见过眼前的这名少女。她曾经是她最喜爱的小侍女,她在这个世界牵挂的朋友,她们曾经是那样的亲密。但是眼前这憎恶的样子是为什么,耳畔这愤怒的语气是为什么?
她这样憎恨自己这具身体,因为由这具身体操控的曾经生过的事情并不能受她控制。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却让自己在这个世界珍视的人们全都受到伤害、全部憎恶她。
这种无奈与无助的感觉混杂在一起,使她无可避免地开始犹豫、开始动摇。
她慢慢地低下头去,手握成小小的拳,指甲狠狠地扎入自己的掌心。
她为何要执意回来,她回来的仅是为了确认自己失了朋友、失了爱情、失了在这里生存的所有意义吗?
这并不是她的风格啊!
那么,她究竟要什么呢?
“舍普特,”温柔而庄重的声音缓缓响起,愤怒的少女方才缓缓收起了不甘的表情,侧身鞠躬下去,嘴里恭敬地喊道,“王后殿下!”
那温和的声音轻轻应了一声,然后便是一阵沉默。但是却能感到一个哀伤的视线正在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自己,好像要把自己的骨头都看透了。
她没有抬头,因为她不敢去看自己眼前的女人。
一种自内心的愧疚掺杂着几分尴尬,彻底制止了她的行动。
“如果她能长大,便也可以出落得有你这样美好的身形。”见她始终没有抬头,王后叹气一般地轻轻说了这样一句,随即缓缓地从艾薇身边走了过去。莲花的清香混合着黄金饰叮叮当当的声音,渐行渐远。
她始终没有抬头,即使舍普特从她旁边路过的时候,狠狠地推搡了她一下,她依旧默不作声。
幸好冬一直站在她的身后,牢牢地扶着她。
不然她一定会摔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在这个历史里,之前所有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出她可控的范围。但是只因错入了这具古怪的身体,只因又一次逆反时间顺流的真理,一切就好象副作用一般,全部打回,落到她的身上,沉重地让她喘不过起来。
她回来,真是个莫大的错误。
只为了自己能自私地看他一眼,只为了自己能在同一个时空再与他共呼吸一口空气,她竟将自己迷失在历史无情的洪流中,无法脱。
连自己,也不像自己了。
她咬了咬牙,支撑自己站直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黄金头纱。平缓了自己的心跳与呼吸,她安静地转头,看向略带担心的冬,灰色的眸子流露出冷静的光芒,仿佛刚才尴尬的场景从未生、从未出现。
“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