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艾薇来说,每一次与拉美西斯的会面,都是异常珍贵的。看到生命在他身上流动的感觉,看到他笑、他生气、他冷漠。如此,她就会觉得那样开心,就会觉得自己跨越三千年、历经生死的一切选择,都是正确的。
虽然在这个历史里,他不记得她,他讨厌她。但是她却想看到他,想把自己曾经对他的感情,通过每次简短的接触,尽可能多地表达出来。通过眼神、通过态度、通过每一次匆忙却略显残酷的对话。
就好像是为了补偿,补偿自己在另一个历史里让他伤心、让他痛苦的一切作为。
她从箱子里翻出了一袭白色的亚麻裙穿好,像以前一样将裙摆挽至膝盖,然后用一枚简单的别针别起来;她将自己几乎及地的丝高高地盘起,用黄金制成的簪挽了一个简单的髻,最后从额头处拉起一层的金色薄纱,遮盖那苍老的银白色。
她照了照镜子,然后又照了照镜子。
这个**,真的很像自己。
虽然没有了如同阳光般耀眼的金,虽然没有了如同尼罗河水般蔚蓝的双眼。但是无论是白皙的肌肤、精致的脸庞、深邃的眼窝、棱角分明的嘴唇,所有的一切,都与真正的她有些神似。
她几分怔住。
这具古怪的身体,与她有什么关系吗?虽然旁人不会一下子就将二者联系在一起,但是这一切骗不过她的眼睛为什么这个三千年前的公主,居然可以是这样地与自己相似?
“殿下,可以出了吗?”年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冬踏入了房门。在深胡桃色的双眸触到身着白衣的艾薇的那一刻,问候嘎然而止,转瞬变为了带着几分唐突的沉默。
隔了几秒,依然如此安静。艾薇莫名其妙地转过头去,看向冬。
那一刹,他适时地躬下身去,浅棕的头深深地挡住了全部的表情,恭敬地又问了一次,“殿下,可以出了?”
“恩,”艾薇轻轻地应了一声,向门外踏去。
年轻的护卫站直身来,深胡桃色的眼睛落在她瘦弱的背影上,俊逸的脸上带着几分思索的神情,直到艾薇回过头来,大声地叫他的名字,他才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他连忙快迈开步伐,对着自己银的公主展开一如既往无辜的微笑,恭敬地说,“抱歉艾薇殿下,这边请,陛下现在应该在书房。”
艾薇最后一次来底比斯,是在遥远的三千年后。点点的街灯映在深黑的尼罗河上,就好象黑色天鹅绒上闪耀的宝石。她站在岸边,背靠护栏,望向现代埃及的那个叫做卢克索的小城市,广播里放着古兰经的诵唱声,身着穆斯林大褂的男人和将自己围的严严实实的女人匆匆地从街上走过,伊斯兰教的气氛已经完全掩盖住了古老埃及原有的风格和气质。
她还记得自己的那几分伤感。透过怡人的晚风,她可以看到跨越了数千年的卢克索神庙。走过斯芬克斯通道,她可以看到拉美西斯二世的塑像静静地立在神庙的入口处。虽然少了几分生气,通过他的姿态和穿着,可以判断出他就是她一直爱着的人,即使经过一百万个黑夜与白天也无法忘记的人。
她就站在拉美西斯二世的塑像前,回想记忆中的底比斯王城。
气势恢弘的百门之都,每到夜晚,便会被灯火映射得更将金碧辉煌。在王宫更是如此,即使在是在拉神沉入地底的夜晚,那华丽的宫殿依旧熙熙攘攘,热闹非常。住在底比斯的老百姓,有的时候还可以听到竖琴、七弦琴、竖笛和小手鼓组成的欢快而略带神秘感的乐曲从宫殿里漂浮出去,在王宫里站岗的守卫,有的时候可以看到衣着暴露却异常艳丽的舞女被带领着进入宴会厅。
法老的书房,隐在充满青葱树木的庭院的一角。无论宴会厅里是如何的吵闹,那一隅却永远都是安静的。从那间房,可以听到雄厚平稳的尼罗河水声,可以看到一毛不拔的底比斯西岸。
他会花很多时间在那里。当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时,当有心事要思考时她曾经在那里短暂地陪伴过他。但是那时光太短暂,短到她自己都记不太清,那间书房究竟是什么样的,他繁忙的身影又是什么样的。
“哎!”艾薇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将十指反向交叠,呼吸间眼前匆匆晃过了三千年,来不及梳理思绪,只能由得自己灰色的眼睛怔怔地看向前方仿佛与记忆中丝毫没有改变的底比斯宫殿,脑海里无法抑制地、凌乱地闪过曾经经历过的一幅幅画面。
“殿下,这边走。”冬在一边轻轻地说,修长的手臂延伸向一旁点燃着灯火的小路。
艾薇一愣,转过头来,茫然看向自己眼前的冬,突然觉得那张清澈而俊美的脸庞骤然如此陌生,一下子无法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与他相对应的位置。
见她没有反应,少年犹豫了一下,便伸出手去,轻轻地拉起艾薇洁白而冰冷的小手,搭在自己带着金色护腕的小臂上,依旧礼貌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不确认和一丝说不清的紧张,“殿下,路比较暗,让冬带您过去吧。”
艾薇又看了冬一眼,茫然地缓缓颔。冬略带腼腆地一笑,随即挺直后背,将艾薇用手搭着的手臂略微抬起,地向前伸出,不急不缓地引着艾薇,沿着略微暗的小路,向庭院深处走去。
由石头整齐铺成的小路,旁边摆放着照明的灯火。间或有手持武器的卫兵,安静而充满警戒地站在道路两旁。认出是冬引着艾薇走过来,他们才缓缓地躬身以表示欢迎。
路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小小空场。正对着一扇厚重的深棕木门。上面精细地刻画着法老的形象。门口的士兵看到了冬和艾薇,纷纷下跪,恭敬地说,“冬大人、艾薇殿下。”
冬是拉美西斯手边的人,虽然没有王室的血脉,却应该具有相当的地位。艾薇是真正的公主,冬服侍的人,但是却被士兵不自觉地放在了冬的名字后面。在这个王权至上的时代里,一个人的地位如何,完全取决于法老的心思。虽然法老间接承认了艾薇,但是在每个人的心里,她的地位,仍然排在王室庞大族谱的末位,甚至不如某些得宠的朝臣,即使她身上流动着来自塞提一世的血液。
冬停下脚步,放下手臂,“我要参见陛下,请代为通报。”
士兵面露难色,“但是大人,奈菲尔塔利殿下正在里面,请大人稍晚再来参见吧”
奈菲尔塔利,这几个字好像直接穿过耳膜打在她的心底,让她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虽然这里不过是书房,虽然奈菲尔塔利与拉美西斯在一起天经地义,但是她却难以不去猜测他们在一起做什么、为什么会在一起、他会对她说什么。但是她不能问,也不该问,嫉妒渐渐扭曲成一种深切的悲伤。她捂住自己的心脏,虚弱地呼吸着。
“殿下,不如我们改日再来参见吧。”冬看着艾薇惨白的脸庞,轻轻地说。
艾薇咬紧下唇,摇了摇头。她要等一等,有些话,她想今天说。
如果今天见不到他就那样回去了,她想自己会死,她会因为那浓浓的哀伤带来的心痛而死
正在犹豫间,那扇厚重的木门缓缓地打开了,室内明亮却冰冷的灯光泻了出来,打到了艾薇的身上。
“你怎么来了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