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这里。”
踌躇之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艾薇猛地回过头去,看向声音的主人。
在那一瞬间,时空好像凝结了。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倾洒了下来,落在了平整而炙热的石制路面上,荷花的清香漫溢在空气中,萦绕在身边。没有风,连呼吸的声音都要消失了。她与他站在距离彼此不过数米的地方,彼此凝视。
久久没有说话。
那是一幅祥和的场景,一幅世界上最美好的图画。
白衣的少女,站在水蓝色的荷花池旁,长长的裙摆落入了冰冷的池水,白皙的皮肤比池中盛开的花朵还要娇嫩,她微微侧身,看着不远处的男子;挺拔结实的年轻人,穿着简单的亚麻短衣,手持做工精细的宝剑,刻有秃鹰的黄金装饰,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亮,他屏息驻足,看向自己前方的少女。
在那一刻,她几乎要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他还爱着她的那种,美好错觉。
可是,她怎会忘记。他的记忆里,根本不曾有过她。自己的现在样貌是那样古怪,对他们来说可谓丑陋的古怪,他怎么可能没来由地对自己心生好感。心一乱,不熟悉的**导致她的脚下微微不稳,不慎踩到了自己的裙摆,身体骤然向后面的荷花池倾倒过去。
她没有惊慌,也没有转身挣扎,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的脸。或许他毫不在意,如果现在她狼狈地摔入水池,他会立刻转身就走开吧,她只想抓住这个机会,在他离开之前,多看他几眼,把这温柔的面孔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让她可以在下一次见到他前,好好地回味这陌生而熟悉的冰冷容颜。
身体慢慢后倾,她等待寒冷的池水无情地浸透自己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一刻,那张本该冷漠的脸上竟然闪现了一丝担心。然后,比重力将她拽倒的度还要快,他已经来到了她的身旁,毫不犹豫地踏进荷花池,溅起无数水花。始终持着宝剑的结实手臂有力而温柔地揽住了她的身体,将她拉近自己,炙热的气息瞬间近在咫尺。
飞溅的水花,在阳光下慢慢坠落,落在他古铜色充满热力的身体上,落在她白皙而冰冷的身躯上。他抱着她,在水中将她轻轻地举起,将她抱至与自己平行的高度。他的呼吸是那样地轻柔,仿佛稍一用力,就会将她吹散化为空气中的泡影。琥珀色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在那透彻的颜色里,她几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还有一丝丝难以述明的奇异感情。
如此地小心、如此地珍视,就好象眼前的人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如此地惊喜、如此地难以置信,就好象等了很久才将她又一次揽入怀中。
心中难以抑制地一阵阵激动,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魔法吗?难道他想起了她,难道他认出了她?
嘴唇微微张启,却说不出话来。
她好怕,眼前的所见,都仅仅只是一个梦,在她说出话的那一刹,全部的一切都会化为灰烬?
声音带着哽咽,她试探地说,“我是”
我是艾薇,我依约回来了
这简单的句子刚说到一半,突然胸口一阵剧痛,仿佛要阻止她即将出口的话语。她连忙大口的呼吸,平缓这突如其来的痛苦。骤然吹过了一阵微风,蓝色的水池激荡起了美丽的涟漪,茂密的枝叶相互摩擦,出了些微的声响。一片云,挡住了耀眼的太阳,荷花池里的水变成了单一的深蓝。
在那一刻,魔法好像消失了。
她亲眼看着他的表情,由极尽温柔的疼惜、转为几分讶异、转为冷漠、最后,直至几分难以掩饰的厌恶。
还不及说出任何疑问,揽住她的那双手已经残酷地放开了她,甚至是将她推开一般。沉浸在幸福的身体骤然摔入了深邃的池水,踩不到底的冰冷池水。
什么都看不到了,身体是那样地沉重,盛夏的早午,自己却好像沉入了万年的冰川,绝望如同刺骨的寒冷,沿着身体的每一个关节蔓延入她的血液,侵入她的心脏,胸口霎时间疼痛得令她无法呼吸。
她不能挣扎,水流来自四面八方,将她紧紧束缚,令她动弹不得。
一只结实的大手穿过池水,用力地抓住了她纤细的胳膊,再呼吸就要停止的一刻,硬生生地将她从水里拽了出来,残忍地甩到坚硬的池畔。她捂住心脏,伏在地上虚弱地喘息。他站在一旁,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所有阳光。
他居高临下,淡漠地扫了一眼蜷缩在地面上极尽狼狈的她。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可以接近这里。”
只有一个女人
奈菲尔塔利吗?
你在这个历史里所爱的那个伟大的王后吗?
这极尽精美的一切,都是为她所建,为她所准备吗?
心脏痛得要停止跳动了。悲哀地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