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透过宽大的窗子洒了进来,温和地倾泻在她身上。
银色的丝如同柔顺的溪水,经由木制的床榻流淌到落满晨光的地面。
她向天花板伸出一只手,白皙的皮肤被初升的太阳映得几近透明。她迷茫地看着自己纤细的指尖,浅灰色的眸子在不停颤动,始终无法聚焦于一点,不受控制地揭示了她复杂的心绪。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就好象失去生命一般地寂静。
又过了一会,她终于放下了自己那只举着的手,微微张启苍白的嘴唇,轻轻地唤道,
“朵?”
没有人回答。
朵不知去了哪里,狭小的房间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变得竟有几分冷清起来。艾薇想起自己好像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走下床了,既然身边唯一的侍女不在,她或许应该趁此机会,(独自出去走一走。想到这里,她便支起身来,努力地向床下走。刚站起来走不出两步,她就狠狠地跌倒了,身体在那一刻好像不能完全被思想控制,突然脱节一样,令她无助地软瘫到地面上。
“这样一个古怪样貌的身体,我却还是要努力去适应。”艾薇自我嘲讽地想,若她想要留在这个时代,看来不管有几百个不愿意,还是要凑合着这具不那么好用的**,活下去。
于是她用力扶住床畔,集中意识,又一次站了起来。
“呼,这一次可不要跌倒了呀!”她打趣地说,请记住我们的全新域名自己站得稳了,就一边小心地扶着身边的墙壁,一边往屋外走去。
一出门口,阳光便毫无遮拦地全部照射在了她的身上,令她不由得几分不适应。回自己居住了数日的住所,不过是一个矮小的房室,周围只能找到十分稀疏的树木,和数栋古旧的偏房。放眼望去,隔不了数十米的建筑就已是华丽非常,青葱的蕨类植物充满生命力地挺立着。那繁荣的景象,即便只是惊鸿一瞥,也足以让她明了。这里是宏大壮丽的底比斯王城,在那一段历史里她与他初识的地方。
她用手挡住耀眼的阳光,眯眼昂。晴朗的天空仿佛从未改变,但历史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一个。
昔日底比斯的初识,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但那甜蜜得令人心痛的回忆,却仅仅停留在了她一个人的昨天。
原本属于二人的记忆,现在却只剩一个人来回味。
多么甜蜜,多么残酷。
一阵风微微地吹过来,不远处听到了些许水面波动的声音。站在如此烈日之下缅怀过去,结果一定是彻底晒晕,想明白这一点,艾薇毫不犹豫地提起裙摆,不熟练地指挥着自己的身体,向着水声传来的地方慢慢地踱去。
走了没多远,树木渐渐地变得多了起来,枝叶挡住了变得毒辣的阳光,让她感觉轻松了不少。顺着水声向前,视线豁然开朗,层叠的绿色植物包围之中,竟是一片美丽的荷花池。在埃及的宫廷建筑里,这样的构造并不少见。但不知建筑的人究竟是用了何种技巧和材料,荷花之下的水竟可以是那样地清澈,仿佛一眼就可以看到池底。在阳光的映射下,蓝色的水,由种花处至无花处开始渐变,深蓝,幽蓝、湖蓝、天蓝,宛若一枚流动的调色盘。
映着艳阳盛开的六月的荷花,不住地散着宛若隔世的美好清香。那样纯净,那样美丽。它们分布均匀,亭亭立在这蓝色的调色盘上,俨然整幅画面的点睛之笔。
这可是平常见不到的奇妙景色。艾薇立即心生好感,几步上前,褪去简单的凉鞋,将白皙细嫩的脚放到未种荷花的蓝色池水里,冰凉的触感让她勾起了一丝放松的笑容。
在这样酷暑的日子,难得可以这样舒服地享受一下。在底比斯这样繁华的城市,居然还可以找到这种没有人的清净之处、肆意地放松一下,这也算是回到这个令她缅怀已久的时代后,
第二件令她开心的事情了吧!
第一件?自然是又一次见到了那个大傻瓜。
不管他再怎样对她,能见到他健康地活着的样子,真的比什么都好。她真庆幸自己拥有为那百万分之一的可能下注的勇气和决心啊!她开心地笑着,调皮地踢了踢池里的水,看着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展露宛若宝石一般美丽的光芒。
不管她是什么,不管他怎么看她,她要在这里呆下去,呆在他的身旁。
突然,她感到一道犀利的视线穿过层层树叶的遮盖,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猛地抬头,蓦然现眼前不远的树丛后隐隐立着一个模糊的身影。树枝将他的面貌和身体掩盖,只能透过繁密的绿叶窥探到一双沉静的眸子。
那是一双如同极地之海般冰冷的眸子,宛若无机质的物体,找不到半分生存的感觉,在这盛夏的热力里,竟让艾薇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就好像一种彻骨寒意正顺着脚底向她的胸口蔓延,她不由微微握紧双手,警戒地后退了几步。
可再抬头一看,那双眼睛早已消失,找不到半分端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