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 第二章 荷鲁斯之眼 之一


“我本来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
老妪的声音竟然染上了几分哽咽,她拉住艾薇的小臂,因为衰老而粗糙的掌心摩擦着她左腕的红色疤痕,竟让她感到了些微的疼痛。“果然在莫迪埃特家族、果然啊!我等了几十年,终于找到你了。你一定回去过的吧!你是刚回去到那个古老而神秘的年代的吧!”
艾薇强压住心里的惊慌,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臂,故作镇静地说,“缇茜·伊笛,你在说什么胡话!你虽然在莫迪埃特家族工作了几十年,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对我这样不尊敬!”语毕,她就好象要逃跑一般地转过身去,想要快步坐上车子离开。
她想逃离的,是在心底隐隐燃烧起的希望。她早就不该有的荒谬的希望。
可是那个叫缇茜的老妪不知如何可以那样敏捷,竟然一下子赶了上来,以更大的力气扣住艾薇的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苍老的声音里面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是那个年代吧?不是吗?漂亮的少年礼塔赫、威武的军人孟图斯,而你!你是与那个人在一起吧,看你的表情,一定是的!那个俊美的王子!拉美斯!那个能够空手驯服公牛的少年!是他吧!”
礼塔赫、孟图斯,熟悉的名字好像穿越了无尽的时空,隐隐地呼唤着她心底最珍贵的回忆。拉美斯、拉美西斯,她说的人会是他吗?真的吗!艾薇直直地看着缇茜,水蓝色的眸子摇摆不定,手心里竟隐隐地渗出了汗水。
缇茜又逼进了一步,嘴中喷出的气息全部洒在了艾薇的脸上,她越说越快,越说越激动,“是的!是他!那双琥珀色的美丽眼睛啊!那来自于图雅皇后的高贵血统!那睿智深沉的心智!一定是见到了他!不然你不会对那个名字有如此反应,不然你不会和刚才那个人在一起,那个人一定是拉美斯的后代!”
“你认识比非图?”艾薇难以置信地说着,缇茜的声音宛若从遥远的地方飘忽而来,他们的对话让她产生了奇妙的错觉。她无法控制自己略带颤抖的声音,手腕的疼痛已经全部消逝了,她现在只在乎这一个答案。
“比非图?”老妪愣了一下,紧接着眸子里闪现了几分惊讶的光芒,“拉美斯让你叫他比非图?”
“你知道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任何都没有的,即使在那个年代也是鲜为人知的!缇茜知道,这说明、这说明!艾薇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呼吸竟然开始变得有几分困难。
“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缇茜稍稍放松了一点手劲,双眼变得有几分迷离,好像在回忆着某些久远的往事,“那个俊美的少年啊,只允许图雅皇后一个人如此叫他。但他竟然让你这样叫他”
然后她带着几分不确定地抬起头来,看向艾薇,“他爱你,他爱上你了对吗?而你你也”
艾薇微微闭上了眼睛,浓长的睫毛盖住了水蓝的眼眸,她深深地吸入一口气,久久没有说话。
“那你为什么要回来,你多么地傻!回来这个愚蠢的时代有什么好!”缇茜苍老的声音充满着不解。
“我”艾薇犹豫了一下,略带怀疑地看着眼前这个在莫迪埃特家族工作了数十年的老佣人,但她前思后想,还是选择了一句简单的解释,“我所知道的那个过去,已经消失了。”
她苦笑一下,“为了让现在我们所见到的这个未来没有改变,为了让他的未来没有改变,我不得不回来。”
为了他能活下去。
“留在这个时代,也许是对的。你看到了吗?那才的那个人。”艾薇勉强地笑着,“他很像他,对吗?这一定是神赐给我的宝物,让我在这个时代,依然有机会在他的身边、陪伴他我已经没有办法、也不该回去那个时代,打扰那个人的生活。”她总是让他难过、让他面临一次又一次的危险。或许远离他,才是对他最好的保护吧“我想,那个人的脑海中还残留着些许的过去,他应该还会爱我的吧?”
缇茜猛地一抬眼,言语骤然转变地凛厉,“不,不是的!那个人绝不是拉美斯!你读过书吧!拉美斯有一百多个后代,在过去的三千年里,埃及被征服、被亡国,那些曾经纯正的血统,一次又一次地与不同的民族交合,再产下后代。”
“三千年!那皇室的血统不知被淡化了多少倍,基因不知道被扭曲了多少,”她激动地说着,苍老的双手伸向灰霾的天空,“在
第一百次变化的时候,一个异常渺小的几率,那些古老的基因重新变为了显性,并且非常巧合地数个特征同时显性。所以你看到得就好像转世一样。但是这个人,你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拉美斯,他不过是他的后代,不知偏离了多少的后代而已!你要妥协吗?”
“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但是!”艾薇尖叫着打断了缇茜,她紧紧地抓住自己的丝,扣住自己的耳朵,她不想听了。是的、是的!她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但是、但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已经不能回去了!即使她回去,他们相爱的历史也已经完全消失殆尽了!她爱他,她愿用她全部的生命爱他!所以或许她就应该强迫自己去爱他的残留的那百万分之一的基因吧!她应该妥协吧!
“我唯有妥协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你忘记了吗?你们的爱情早已经随着那个虚幻的历史一并消失了,从未存在过的东西,又怎会随之转世,那一切都只是你的幻觉而已!”
缇茜的声音仿佛从深冷的地狱里飘来,缠绕住艾薇,狠狠地打碎她心底仅存的能够聊以慰藉的借口。
“为什么为什么!”艾薇虚弱地低叫,为什么,为什么缇茜要说明,她怎么会想不到在阿布a辛贝勒见到他
第一面的时候,她就想到了,根本没有存在过的历史怎么会留下回忆、怎么会拥有未来。为什么缇茜不能假装不知道,假装现在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是隐约记得爱她的,是残存着他们相爱的那份美好记忆的。
“因为我有办法,”缇茜转过身来,布满皱纹的脸上放出奇异的光彩,“我找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找到你这样的人”
她躬身,从自己的衣袋里取出了一个玻璃制的小瓶,深绿色的瓶身上面刻画着诡异的象形文字,些微古旧的划痕表明这个瓶子似乎具有久远的历史。她将小瓶递到艾薇眼前,苍老的脸庞透着半空的瓶子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状。
“这是什么?”艾薇想要从她手里拿过瓶子,缇茜却快她一步地将瓶子移开了。
“这是一个选择。”缇茜缓缓地说,“看你要选择的是一次疯狂的冒险?还是一百次轮回之后残留的神似。”
“我不懂你说什么。”艾薇用力地看着她手中的小瓶,那些从未见过的古老文字,究竟代表了什么。“这究竟是什么?”
“这是能够实现你梦想的毒药。”
“一瓶具有古老魔力的毒药,”缇茜微微扯开裹住自己脖子的领子,露出一片狰狞的黑色,“这痕迹,一直延续到我的心脏上方,这就是我一次又一次服用它的结果!虽然,我依旧不能回去,但是我肯定你可以。”
“你真的曾经回到过过去?”她说的是真的吗?她可以相信她吗?她给她的是希望,还会是那渺茫希望後重重的失望,“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把我送回那个时代送回那个人的身旁?”
真的吗?真的吗!
“我不能把你送回你曾经呆过的那个历史,因为未来只有一个,”缇茜系上了领扣,“你不是说过了吗,那个历史已经消失了,你回到这个未来。因此这一次的历史要顺着现在我们所见到的未来返回,回到真正的历史。或许那个历史里,拉美斯根本就不认识你,或许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再爱上你,但是三千年前的拉美斯才是真正的拉美斯,不是吗?”
真正的,拉美西斯
“难道你不想回到过去,再看看他吗?难道你不想亲眼确认他的一切都好吗?”见艾薇久久没有言语,缇茜的眼睛里闪现出几分不确定地紧张,“还是你甘心就这样,和现代这个百万分之一的残存在一起,不!。”缇茜的声音变得尖锐而刺耳,“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
一次疯狂的冒险?还是一百次轮回之后残留的神似。
她要回去吗?回去亲眼目睹他的数百位妃子、目睹他与真正的奈菲尔塔利是如何地相爱?那将是怎样的一种残酷。更何况,在没有回去之前,她说不定就会死在这瓶毒药之下了。一次冒险,确实是一次疯狂的冒险啊!她扣住自己的胸口,用尽全力去平稳自己紊乱的呼吸。
“难道你对那古老的年代没有半分留恋了吗?”缇茜的声音染上了稍显过分的焦急,苍老的眼睛里难以掩饰住几分紧张。浑浊的灰蓝色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艾薇,紧握玻璃瓶的手微微渗出了汗珠。
艾薇看了她一眼,缇茜不自然的表情全部收下了眼底。然后她便轻轻地,缓缓地说,“你很希望我回去。”
缇茜骤然噤声。
“为什么?”水蓝色的眼睛在那一刹迸出锐利的光芒,仿佛看透了缇茜的所有想法。艾薇的语气骤然变得冰冷,她步步向缇茜逼近,娇小的身体透露出几分迫人的气势,“你要什么?为什么?”
年老的妇人步步退后,竟然被她咄咄逼人的样子震慑地一时语塞。她正思考着如何回答艾薇的问题,艾薇白皙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面前,原本犀利的表情此时竟染上了几分决绝与哀伤。
“不管你要的是什么,我都要试一下。”
琥珀色的眼睛,挺立的鼻子,棱角分明的脸颊。深棕色的长,结实宽厚的肩膀。
那一句温柔地要让人心碎的称呼“薇”。
她不能忘记,无法忘记
这就是她的决定
“就算那药水对我一样无效,就算我会死亡,我依旧要尝试。”
“我想要回去。”
缇茜一愣,接着便在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嘴边扯出一丝苦笑,“喝过尼罗河水的人,一定会回到那古老的国度。”
艾薇没有说话,水蓝色的眼睛依旧坚持地看着缇茜。
“那么我也就和你直说了吧,”缇茜举起手中的小瓶子,“你若真的回去了,你要帮我找到一个东西,将它带回给我。”
“那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艾薇一连串地问出这些话来,她知道缇茜一定是有所要求,但是她丝毫不在乎缇茜会提出什么要求,她仅仅是想回去,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她只是想自私地再一次用自己的双眼看看他
过了不知多久,缇茜缓缓地开口,“我要,‘荷鲁斯之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