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形成一张硕大的网,紧紧地束缚住她的心脏,究竟,在这一场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犹如家常便饭的边境战里,她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对埃及来说,这个夜晚是一个异常少见的多云之日,浓重的迁云在夜空中缓缓漂浮,皓月的光芒从云层的缝隙里隐隐流现出来。没有星,亦没有风,整个底比斯王宫寂静得如同死去,只能隐隐听到尼罗河水的声音在远处流动,如同大地的呼吸一般浑厚而用不静止。
宫中,荷花池畔。
荷花池位于法老书房的内侧,与其他荷花池不同,在日光的照射下,池子便会依池水的深浅显现出不同的蓝色。宫中之人使用秘术保持池中的水温一年四季均为恒温,使得不管炎炎夏日抑或微寒深冬,这里的荷花永远盛开。现在是浓浓黑夜,荷花池里一片深邃的幽蓝,池畔隐隐燃着几盏安静的灯,宛若点亮了那蓝色,映射得整个池子的存在犹如梦幻般虚假。
池边恍惚可以看到一桌、一椅。硬木制成的国王沙背上雕嵌着展翅欲飞的荷鲁斯,大理石制的方桌以点金绿松石饰边,上面铺放着一副莎草纸绘成的地图,一对金质烛台放在地图两侧,烛火平稳而宁静地照亮了西亚数国的地域分布。
拉美西斯坐在桌旁。他身穿滚金边的白色亚麻长衫,腕戴足金短护腕,横亘在额前的细带上,一只“尤阿拉斯‘冰冷地注视着前方,威风凛凛。他微微垂着眼,深棕色的长从前倾的肩膀滑下,轻轻地落在绘制不算那么精细的地图上。修长的手指拾起放置在边上的一颗黑曜石制成的猫型棋,放在努比亚与埃及交界的地方。
那地图旁,还有若干不同石质的宛若棋子的东西,有鹰、蛇,还有公羊等。它们的颜色却只有两种黑曜石制成的黑棋以及大理石制成的白棋。
只见他放下黑猫之后,又拿起了一只白鹰,一边思忖着,一边将棋小心地落在了离黑猫不远的埃及境内。之后,他又分别在不同的位置上落下了几颗或黑或白的棋子。最后,他的手指又放回了一旁的棋上,那是一株洁白的莲花,被细细打磨过的棋子,在烛光下闪着温润的光芒。他看着地图,却久久沉默,拿住棋的手指紧了松,松了又紧。他终究没有置下这枚棋,却抬起了眼,看向自己眼前的那片荷花池。没有金色的阳光,平日充满奇异活力的池水,如今看来就好似失去生命地沉默着。
他重重地将身体靠在了椅子上,闭紧了眼。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睑,微微地抖动着。
明明四周一片寂静,但是拉美西斯的脑海里却有隆隆的声音,仿佛搬运高大塑像的圆木轧过神经,让他敏感得似乎连呼吸都觉得有几分幸苦。
奈菲尔塔利,奈菲尔塔利。
挥之不去的名字,渴望却始终无法得到的美丽。
他要奈菲尔塔利,不是这个黑黑眼的王后,(电脑小说站.)不是这个父王赐予的奈菲尔塔利。
心里乱的好像那天荷花池上激起的无边涟漪。
如阳光一般耀眼的金,如尼罗河水一般蔚蓝的双眼。
好想她,好想见到她,好想能够碰触她!
不管时间如何流转,不管付出怎样的努力,他始终无法放下,放不下那令人魂牵梦萦的精致面容!
她说她来自未来,那么他等,等了这么多年,她究竟在哪里?为什么现在连梦中都吝于一见?
忽然,拉美西斯的眼前掠过另一个人的脸。
他猛地站起来,焦躁地将石桌上的地图、棋子一下扫落在地。
“我绝不,嫁做你的偏妃。”
“你问过我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唯一叫我‘薇’的人。是的,他是我爱的人。”
“我只想再次见到他,我想看到他幸福,就算我不能再说爱他。”
为什么,为什么无法不去在意?
拉美西斯的呼吸紊乱起来。不过是一粒沙子,卑微、渺小,为什么可以这样深深地嵌在心上?使得他每一次心跳都会隐隐作痛。他靠在荷花池畔的石柱上,视线却好似模糊了起来。
她的身体快旋转,如同舞池里盛开的莲花,那姿态如此娇美动人,让他简直想剜去那厅内男人们的眼。
她的脸庞略带痛苦,瘦弱的身体冰冷如同深海,在他怀里微微颤抖,却可以假扮外族少年,飞镖技艺惊四座。
她的相貌是如此的苍白,眼里却带着坚强,保护下属、评论政局,迎着他的盛怒依然开口辩驳。
一裘纯洁白衣,立于荷花池畔,蔚蓝池水映的她好像天空般透彻的眼,金色的阳光照着她好像黄金般的。
拉美西斯缓缓地伸出手去,说出的话好似带有微微的颤抖,“奈菲尔塔利”
他将尾音吞进了嘴里,伸出手握紧了拳,就这样收了回来。他恼声自嘲,“怎么可能?她是艾薇。”
她是艾薇,缇茜·伊迪的女儿,令人厌恶的女祭司,血统下贱的侧室之后。
艾薇怎么可能是奈菲尔塔利?
他一定是疯了。
“陛下。”
谁的声音在耳旁响起,猛地将他从迷茫中拽回冰冷的现实。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里面重新染上了日常的淡漠,他侧过头去。
红的将军单膝跪地,垂下头去,恭敬地对拉美西斯说道:“柯尔特大人的消息。”
心里突然猛跳起来,他竟有一丝紧张。他故作镇静地“嗯”了一声,坐回了国王沙,微微颔,却不去看孟图斯,只是淡淡地命令道:“你讲。”
“正如陛下所料,‘那边’果然出手攻击了艾薇公主的行队。”
心里一颤,他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电脑小说站.)站起来拉住孟图斯大声问:她呢?她怎么样!
所幸年轻的将军适时说了下去:“好在艾薇公主一切安全。现在看来,‘那边’似乎打算带着艾薇公主前往阿布·幸贝勒,将于今日起程,估计三天后即可到达。目前所见的随行人马不过三千名,还没有搞清楚背后是否有其他势力支持。”
“路线呢?”
孟图斯没有迟疑,继续说了下去:“‘那边’的据点是离落船处向西南行约三日脚程的地方。是水源极好的绿洲,地理位置隐蔽,向阿布·幸贝勒进也较为方便。”
拉美西斯点点头,俊挺的眉微微地蹙起,抿着嘴,又是一言不。
孟图斯也垂着头,翠绿的眸子目不斜视,只是直直地盯着落在自己面前的那张地图和散置其上的光洁棋子。
不知过了多久,拉美西斯仍然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孟图斯不由得再次小心地开口:“陛下,虽然他们会挟持艾薇公主同行,让人有些出乎意料,不过目前为止,一切都在照着您的计划进行,接下来就由属下派”
“不。”话说了一半,却被拉美西斯冷冷地打断,沉吟了片刻,他说道:“我亲自带阿蒙军团去,你和礼塔赫留守在底比斯,对外保密我的出行,只当是你的副将带兵去的。”
“陛下,是否另有考虑?”笔竟是受过非常严格训练的埃及最高指挥官,孟图斯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却依旧面无表情、恭敬地跪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说多余的话,不提多余的建议。
拉美西斯却没有给他解释的意思,略带不耐烦地回答:“就这样,明日
第一缕阳光之时出。”
红的青年微微皱眉,从未见过陛下如此急躁。古实反抗军的事情陛下早就知道,因为不成气候,所以也并没有想过要大举进攻。只是对方擅长游击,需要点儿计谋引他出现而已。如今陛下远嫁艾薇公主已经充分地解决了这个难题,接下来只要找一名适当的将领带兵前去围剿就可以了,为什么需要法老亲自率领阿蒙军团前行呢?莫非这后面还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缘由?
孟图斯抬想要说什么,却看到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淡淡地望着前方。
陛下的眼神总是这样淡漠的,他的眼睛透彻得几近透明,却又深沉得望不到底,令人捉摸不透。在与陛下共同成长、战斗的日子里,孟图斯曾经见过他的冷酷、他的果决、他的勇敢、他的欣喜、他的哀伤,但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弥天大雾的迷茫,深深地掩盖了心底一丝难以让人察觉的寂寞。
孟图斯不再多问,当下一欠身,利落地起身,转头疾步向外面走去。明日就要出,便要以最快的度集结阿蒙军团待命了。如果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或许,改日去问问礼塔赫才比较好。他总是很懂得陛下的心思。
见他的身影渐渐远去,拉美西斯重重地一拍身旁的石桌,随即将头深深埋入自己置于桌上的手臂里,挫败地叹气。他怎么会,他如何会
“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烦恼了。”
宁静的话语有一次浮现在脑海里,却好像一把锋利的剑,深深地插进他的胸膛,用力地搅着。
翻天覆地的疼痛,狂乱难言的迷茫。
坚硬的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渐渐碎裂了。
一片杳无人烟的荒漠,映着万里无云的晴空。没有风,士兵的脚印安静地落在金棕色的沙里,化为一排整齐的足迹。拉玛在与艾薇快地交谈之后,便连也将所有的壮士集结成队,换上统一的白衣,配备齐全的武器尤其是利箭,在
第二天清晨,一行人便由那水源丰沃的绿洲出,向北方走去。
白天的沙漠相当燥热,为了保存实力,也为了自己的行踪不被别人轻易现,拉玛让他的军队在最燥热的五个小时里挑选之前早已计划好的阴凉之处原地休息,而清晨、傍晚和夜晚则要全力赶路。
此刻,艾薇正微微地闭着眼睛,半躺靠在一块岩石后面,尽量不让身体移动半分以减少能量的消耗。尽管手脚都被绳子束缚了起来,拉玛还是很不放心地在她和冬的身边各安置了两名努比亚禁卫兵,以防止他们中途以任何形式递送信息或逃离。虽然只走了一天半的路程,但因为艾薇在古代的这个身体本就十分赢弱,一路辛苦地前进,此时更加不舒服了。
忽然,只感觉有人轻轻地拉她的头。她不由得微微皱眉,自然地说道:“冬有什么事情吗?”
来人没有说话,她才想到,冬被勒令不能和她待在一起,于是她睁开了眼睛,只见莲的脸出现在视线里。她连忙半坐起来,“你怎么跟着过来了?”
莲连忙做出一个“小声点”的手势,随后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对艾薇说:“我软磨硬泡,拉玛终于答应带我过来了。”
拉玛能够同意带莲去,心底或多或少也是该有了些必胜的信心吧。艾薇这样想。再怎么说,莲也是埃及人,就算真打起来了,她说不定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艾薇放心了一点儿,便小声地问:“你找我?”
莲点了点头,年轻的脸上带着无法隐藏的窘意,“那个啊,之前有拉玛在,有点儿不方便问呢我之前说过我的母亲在宫里工作”她支吾地说着,手指用力地盘结在一起。
艾薇并不着急问,只是耐心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莲黑白分明的大眼不安地闪动着,最后她终于好像下了什么决心用力地说:“啊,对呀,公主您是从宫里出来的,说不定会认识我的母亲,我”
她顿了一下,然后用非常非常轻的声音说“我想,说不定您知道我母亲的事啊。朵以前是照顾缇茜殿下的侍女正因为如此”她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大大的眼睛有些尴尬地看着艾薇。
艾薇苦笑了一下,其实正因为如此,朵才会被宫人排挤,最后设计把她的女儿送去古实了吧!缇茜和她的女儿,真的好像瘟神回想起朵离开底比斯时对她说的话,苍老的眼里带着点点泪意,颤抖的声音悲切地出哀伤的声音“不要像我的女儿”
朵或许并不知道莲的现状,并不知道其实她的女儿并没有如她所想在古实受尽虐待与欺凌。就艾薇短暂的观察,拉玛应该待莲如自己的妹妹,十分不薄。艾薇心里想,如果她能够平安挥刀埃及,她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朵,让那位年老的侍女就此放心。或许,最好的情况是她能够把莲一并带回埃及吧!
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摸了摸莲的头,白皙的脸上展露出一片温和的微笑,“你是想问问朵现在怎么样了吗?”
莲连忙大力地点点头。艾薇便指了指自己身边阴凉的空地,示意她坐下来。接着便就她所知慢慢给莲讲起了朵的近况。艾薇巧妙地回避了朵被拉美西斯勒令送往孟菲斯的事情,只是淡淡地为她讲述着朵的日常的小事。听到母亲健康、平安的消息,莲的眼里不住地放出兴奋的光芒,聚精会神迪厅了下去。到最后,艾薇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她一直在底比斯她说她在等一个重要的人。”
虽然是句假话,但是朵应该是这样想的吧?艾薇笑着看向一旁全神贯注听着自己讲述的莲,刚才那句话是在暗示她,埃及在等她,艾薇一定会尽所有努力将她带回埃及的,莲应该会开心吧?
然而,得到这样的信息,少女只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睛里却展现除了难以明说的犹豫。
她垂下头,又将双手扣了起来,黑色的头从脸颊两边流淌了下来。她轻轻地说:“啊,是啊母亲,一切都好,真是太好了”
“如果真的想回到埃及,不如等一切结束后,与我们一起回去吧?”莲或许是担心自己的身份还是不能回去吧?艾薇决定把话说的稍微清楚一点,“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悄悄地回去,没有关系的。”
莲却一点儿兴奋地表情都没有展露,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沉默了一会儿,她站了起来。
“公主,真的非常谢谢您莲可能,还要考虑一下吧。”
话说到这里,只觉得什么人站了过来,遮住了眼前的光线,艾薇抬起头来,看到拉玛的身影。如同其他士兵,拉玛今日也穿着一身白色的战服,双臂围着皮质的护腕,身后背着弓箭与箭筒。莲顺着艾薇的视线转过头去,在看到拉玛的那一刻,她的脸上绽放出好似莲花一般纯净而美丽的笑容。她蹦蹦跳跳地来到拉玛的身边,有些亲昵地拉住他的胳膊。
“拉玛,你休息好了吗?”
“莲,你随行的条件是什么?”不去理会莲的问候,拉玛只是平淡地说。
莲愣了一下,随即垂下头去,“就是那个,
第一不要乱跑,
第二协助后勤士兵做饭”
拉玛将双臂环抱在胸前,不再说话,只是微微扬起眉毛,看着莲。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向艾薇快地鞠了一下躬,随即就快步地跑开了。
“好吧好吧,我这就去帮忙就是了”
她的声音渐渐远去,开心的步子如此轻快,这就是她犹豫的原因吧?她不想离开拉玛。只是,万一拉美西斯已经动了除掉拉玛这些抵抗者的心,恐怕与拉玛走得如此之近的莲,也难免会受其波及。
艾薇微微垂,心里不由得染上一丝挥之不去的担忧。
拉玛看着莲的背影消失在军队的另一侧,随后便微微摇头,在艾薇的对面坐下来。
“你还好吗?”
艾薇没有反应过来,不接地看向拉玛。拉玛挠了挠头,没有重复这个问话,继续解释道:“我们还有两天左右的脚程就会到达阿布·幸贝勒。”
艾薇点了点头,灰色的眼睛却透过他宽厚的肩膀看向高湛晴远的蓝天。阳光充满了整个天空,令人不能直视。就像那个光芒四射的太阳之子,那种炙热可以燃烧整个世界的力量,却反而将人硬生生地就这样隔开了。
突然,一个影子从眼前快地掠过,她用力看去,居然是一只鹰的样子。逆光看不真切,但那鹰长翅结实,羽泽亮丽,是一只少见的好鹰。沿途走了一整天,鲜少见到动物,为何会突然飞来如此矫健的鹰?艾薇正在奇怪,只感觉一道白光快地从空中闪过,咻的一声,那鹰猛地被什么射中,连一丝挣扎都没有,就一头栽了下来,掉落在军队营地的另一侧。她
第一个反应是想站起来看看那只鹰到底怎么了,这是拉玛却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后天以后,你想去哪里?”
“后天以后。”艾薇强迫自己拉回视线到眼前英俊的努比亚人脸上,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语,以协助理清自己的思路。
“就是帮我们‘骗我’拉美西斯之后。”
骗过艾薇不由得暗暗苦笑,随口扯了一句:“去周游世界吧。我想去找荷鲁斯之眼。”然后,又好像想起什么一般,她加了一句,“和我兄长。”
拉玛爽朗地笑了起来,“当然,我说过不会杀了你的哥哥。不过听说,秘宝之匙都是保存在埃及王家的庙宇里面,以你的力量想要拿到,是很难的。”
“噢是吗?”艾薇抬眼看了一下拉玛,这个小子果然知道不少东西。她暂时不去思考那只鹰的事情,将注意力又放回到拉玛身上。“总有办法的吧。”
“就算你万幸拿到了埃及国内的三枚秘宝之匙”,拉玛依旧带着不相信的表情,“
第四枚你也无法找到。”
诚然,拉美西斯是与她说过的,秘宝之匙,只余三枚。画面一转,桥头的楔形文字又浮现在眼前。难道,
第四枚被别的国家的人取走了?艾薇不暇思索地问道:“照你的意思,既然不在国内,估计应该是在其他的什么地方吧?”
取水之匙,置于北地或许是在赫梯吧。艾薇等待着这样的答复。
然而拉玛脸上却露出一副得意的微笑,伸手从背后拿出了自己的弓。那是一把好工,深棕色的弓身优美而充满力量,弓尾两侧由黄金制成,嵌以一枚海水般深邃的蓝宝石。蓝宝石隐隐映出天空的颜色,随着弓的移动光线流转,仿佛其中孕育着涌动海洋。
“如果你真的好好配合我们,这个就给你吧。”拉玛对着那枚蓝宝石努了努嘴,“水之匙哦。”
“水之匙”艾薇睁大了眼睛,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里见到如此大而有美丽的蓝宝石。蓝宝石的硬度远高于铁。在打磨技术以及工具硬度都远远落后的年代,会有如此精美、华丽的存在,不得不说好似神迹般难以令人置信。她想起自己起初得到的蛇形手镯,蛇眼的红宝石只是小小的一块,便已是异常珍贵。眼前的宝石,应当是用钱也买不到的吧!
价值连城,不,足以敌国。
艾薇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拉玛。秘宝之匙都是如此美丽的宝石吗?难怪埃及要花这样大的力气保护它们、封锁它们的信息。显而易见,任何一块的流传,都会掀起天翻地覆的斗争,不管在什么时代。
“我还以为它在赫梯”艾薇犹豫着说。
拉玛一愣,“没想到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没错,这块宝石正是我游历赫梯的时候,从一个年轻人手里得到的。不过没关系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但是,你随意地把它镶嵌在弓箭上,不会很危险吗?”
“其实并没有什么人见过水之匙。”拉玛将弓随意地插回了身后,“就连你这么想找到它的公主的奴隶,放在你面前,你也不认得。况且它早年失窃,埃及祭司院里很多人一直认为它在其他地方。对我来说,这场与埃及攻坚战的胜利更加珍贵。怎样,你要全力配合吗?”
天下还有这样好的事情?艾薇只觉得眼前一片黑线,随即缓缓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拉玛咧嘴一笑,“不过,就算你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四枚秘宝之匙凑齐,你也很难拿到荷鲁斯之眼的。”
这句定论不啻又给艾薇从头到脚狠狠地浇了一盆冷水。照拉玛的意思,就算拉美西斯愿意把荷鲁斯之眼给她,她也不一定有这个运气可以拿到。她抬起眼,有些期待地望着拉玛,想进一步询问他为何下次论断。他却回过身去,看向营地的另一侧。那边隐隐传来嘈杂的声音,与早前静谧的气氛十分不符。拉玛起身,一句话都不说就快步向那边走了过去。艾薇连忙也跟着站起来,那边正是刚才那只鹰落下的地方,是不是生了是么事情呢?想到这里,她不顾身体的疲倦,就这样拖着步子,也向那边挪去了。
拉玛的军队其秩序井然的样子确实可以被称为军队共有两千余人,大约是法老四大军团之一的一半。在休息之时,拉玛将军队分为是个小的阵营,就地成矩形的样子寻找遮蔽阳光的地点休息。从艾薇所在的阵营,到达方才生小小骚动的阵营,少说也有百米。艾薇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束缚着,没有了士兵在一旁驾着,走起路来反而格外吃力。等她以龟缓慢的移到阵营的时候,四周已经被士兵整齐地包围起来,水泄不通。
只能听到里面莲略带恼怒的声音透过密实的人墙传送过来
“是不是你用箭把它射落的?你快说话!”
然后便是拉玛的声音,“莲你冷静点,他连箭都没有。”
艾薇很想看看到底生了什么。但自己的身体太过矮小,竟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她站在秘密层层的队伍后面,无奈地看着眼前一片纹丝不动的努比亚壮汉的背影。正愁的时候,里面又传出了莲的声音。
“拉玛,就算他是公主的随从,也不能这样随便杀死从空中飞过的鹰啊!这对出征来说,是很不吉利的!太过分了!”公主的随从?难道是说冬吗?冬为什么会杀死那只鹰呢?艾薇有些焦急地推了推眼前的努比亚人。那人回过头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银的艾薇,待他认出艾薇的样子,便转头和旁边的人小声用努比亚语商量了几句。随后一人一边地架住艾薇的胳膊,把她带入了争吵的中心。
先映入眼帘的,是沙地中央,早前看到的那只鹰的身体。它的颈部流着鲜血,微微地抽搐着,却看不到任何箭的痕迹,就好像被类似手枪的东西击落了。但这个年代怎么会有手枪呢?
艾薇抬起头来,看到莲正怒气冲冲地看着地上不住抖动的可怜动物,大大的眼里全是不能理解的怨愤。冬则被两名士兵押着,垂着头跪在莲的前面,长长的浅棕色刘海挡住了他所有的表情。
看到艾薇,拉玛便走过来,伸手拉起她,让她能够依靠拉玛结实手臂的力量站稳。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望着静静跪在地上的冬。好像已经有两天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之前每日都形影不离,她好像已经习惯了他如同影子相随在自己左右。还好,他一切都好,心里吐了一口气,艾薇看向莲。
“公主,就算是您的侍从,这一次我也没有办法原谅。在拉玛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少女急得脸几乎涨红了起来。
艾薇静静地回复她:“别着急,你仔细看一下,这只鹰身上连箭都没有。”
莲一愣,随即转头过去,确实如艾薇所说,找不到半分箭的痕迹。只是因为通常能做到这样事情的,只有弓箭,所以就想当然地这样以为了吧。艾薇继续说了下去:“冬的手脚都被绳子束缚着,就算他能找到一张弓,也要有办法顺利的将它拉开才行。”
“但是他刚才确实是在这只鹰旁边”莲有些犹豫地说,“或许是他将那箭藏了起来,或者如果他没有企图,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是你看到一只鹰莫名其妙地落下来,或许你也会过来看看吧?”
莲没有说话。
“既然没有箭,或许它是早前在别的地方受伤,然后落到这里的。”艾薇挣开拉玛的手几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去看了看那只鹰,又伸手摸了摸它,随即回头说道,“这鹰可能是要死了。”
略带几分惋惜地,她将那只鹰小心地抱在怀里,鹰脖颈处汩汩流动的血液染红了她白色的裙,她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颤抖着的鹰,只觉得它的身体在她纤细的双臂间,慢慢地、慢慢地静止。为什么鹰会平白无故地掉下来?她亲眼看到它在营地之上被神奇地击落。如果这是一件对出征来说不算吉利的事情,那么做这件事情的就不会是即将展开一场重要战争的努比亚人她用余光飞地瞟了一眼一旁安静的冬,心里不觉间有了些许计较。
就在此时,冬也正扬起头来。阳光落在他浅棕色的丝上,映出宝石般的光芒,跳跃着、律动着。而他深胡桃色的眼里却找不出任何表情,仿佛伫立在极寒之地的硬木,坚定却冰冷(更新最快ap.)。那种使人战栗的感觉,总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在某一天,一片绿荫葱葱的地方,透过斑驳坠落的阳光,隐隐感到极地一般的视线,酷寒的、无生机的;又让人想起猎鸭之后静静站在一旁的少年,淡漠的、空洞的。
冬的影像骤然变得格外陌生,艾薇不知为何,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拉玛反倒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从艾薇的手中取过了鹰渐冷的尸体,点头示意努比亚士兵将冬放开,将那只可怜的尚带余热的动物递给了他。
“好好埋起来,知道吗?”
冬缓缓地站起来,白皙的手臂将鹰轻轻地接过。他站在原地,缓缓地绽开一个俊俏的微笑。那是艾薇熟悉的笑容,就好似冬日的阳光一般,温暖却疏远,他转身退开几步,开始慢慢挖开地面的沙子。
一旁的莲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说,拉玛却把宽大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稍稍用了些力气。
“明天即将到达阿布·幸贝勒,这点小事大家不必如此花费精神。”他指挥着士兵有秩序地重新恢复休息,犀利的双眼却从未离开过冬的身影。知道看着冬将已经不再动弹的鹰放入刚挖的坑里面,又扎扎实实地用沙将它盖了起来,他才稍微放心地转向艾薇,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说:“这次我就不向你哥哥追究了就算法老现在得知了消息,他也什么都做不了的。”
艾薇抬起头,看到拉玛的面孔上隐隐划过一丝阴霾。她何尝不清楚自己的立场?虽然有了拉玛的承诺,虽然拉玛对她一直很客气,亦从不暴虐地对待她与冬,但无论如何她都是被挟持的俘虏,如果不能步步为营、小心谨慎,拉玛随时都会翻脸,即使时间很短,她心里也非常清楚这一场战斗对于拉玛来说的意义和重要性。倘若他知道她所说的一切都是骗局,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些许不安蔓延了起来,充满了艾薇的心,她胡乱地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冬的身边,拉起他的手,将自己全部的勇气聚集到灰色的眸子里,使自己看起来尽可能平静。她冷静地一字一句地说:“我和我的哥哥,是被法老当做替身强行塞入了公主远嫁的队伍中的。只要你承诺能让我们活下去,不管你要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拉玛看着艾薇,深陷的双眼微微眯起,犀利的眼神细细地打量着她。空气里弥漫着沉重的静谧。艾薇的手微微用力,纤细的手指陷入了冬的皮肤。少年可以感觉到她的手心隐隐沁出的汗水,但是抬眼看时,她的表情是确实如此镇静,他从她手中触到的紧张好像是虚假的。
过了许久,年轻的努比亚人才微微颔,一言不,转身离开了二人。看着他的身影逐渐远去,艾薇只觉得双脚一软,几乎要摔倒地上去。冬连忙侧身,双手有力地扶住艾薇,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艾薇看着冬,轻声说:“那个人他对富可敌国毫无兴趣,他心中的抱负并不来自寻常的野盗。我们必须小心。”
若是在后日之前被现了他们的真实身份,恐怕心里不由得有一丝担忧。她静静地垂下了头去。
周遭又恢复了日常的秩序,冬将艾薇扶到阴凉的地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松开艾薇的手,刚想要说什么,银的少女向他眨了眨眼,示意他不必多说。二人便一同坐下,看着眼前整齐列队休息的努比亚军队,静静地等待着傍晚的来临。
又行进了一天,就在艾薇的体力要接近极限的时候,眼前终于渐渐出现了些许苍绿。;拉玛似乎对这一带十分熟悉,在他的带领下,一行人绕过数个不规则的高地,进入了又一个绿意盎然的绿洲。
与之前去过的村落不同,眼前这片绿州的水源明显不够充足,也几乎没有任何村民。但是此绿洲的地理位置却极好,它所处之地被不规则的高地错落包围,较为隐蔽。高地之上,以石为基,立了数个类似碉堡的建筑。
一行人到达了这里,碉堡里面的人立刻出来,远远地向拉玛行了个大礼。
“今夜,就在这里休息。”
拉玛干脆地丢下命令,径自带了数人上到高地,似是在关注附近的情形。自那日之后,拉玛或多或少对艾薇有了些防备,似乎并不像之前那样会不时地到她身边,同她讲一些他的想法,却总算是把她和冬放到一起,由四名异常健壮的努比亚人日夜不分地看守着。这使艾薇十分痛苦,因为即使在需要方便的时候,那些努比亚人也会跟过去,在不远的地方背过身去,算是对她的尊重。好在行军的时间并不长,这种煎熬只过了一天,便到达了眼前的营地。
艾薇与冬被几个士兵拉到一处高地的夹角,然后又将脚上的绳子缩短了一些。
跟之前作为大本营的绿洲还有专门关押人的房子不同,这里作为行军途中的落脚点,可以有个避风的地方已算不错。艾薇探头看了看,那四名努比亚大汉果然依旧十分警戒地守在夹角外,将二人严密地看管了起来。所幸这个夹角有些深度,在最里面交谈,外面的人应当听不到。
艾薇勉强将自己蹭到夹角的最深处,靠着岩石费力地坐下,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拉玛没有明说,但是依照之前二人交流的点点滴滴来估计距离,现在的营地应当是阿布·幸贝勒之前最后的休息地。
她抬起头来,看向身旁的少年。
冬轻轻地侧着头,微微抬眼,淡淡地看着夹角外各自忙碌的努比亚壮丁。月光静静地洒落在他的身上,映得他浅棕色的头上一片恍惚的银色。他的鼻梁很高,更是衬托出他深邃的眼窝,浓长的睫毛半掩着他深胡桃色的眼睛,让人看不透那双眸子里流转的思绪。
不可否认,冬是一名即使放在现代也堪用“绝世”二字形容的美少年。现在可以有这样俊俏的人陪伴,是不是也算得上是一件值得自我安慰的事情呢?
正在欣赏着,艾薇注意到冬的胸前挂着一枚非常精细的红宝石链坠。以细金为线,与链坠相合的部分有一颗极精致的莲花,引出了那颗如血般深邃的红色石子。宝石里蕴含着肉眼难以分辨的红色,赤红、绯红、血红、绛红颜色仿佛在那一颗小小的石头里流动,好似具有生命,随时都会跳跃起来。
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这颗奇妙的石头?艾薇顶住额头,想要挖空心思地找出线索。仿佛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少年回过头来,静静地看向她。
“冬。”艾薇尴尬地清了一下嗓子,轻轻地叫他的名字,伸手指了下他胸前奇妙的宝石。
冬微微垂,完美精致的脸庞上带着日常所见的温柔与恭敬。他露出一个纯净的笑容,伸手拉起红色的宝石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随后放到了自己的衣服里。
“是我母亲赠给我的。”
冬的母亲?还是
第一次听到冬说自己的事情,艾薇不由得看向眼前的少年。但是他却不再言语,抬起头来,看向天空中皎洁的月亮,月光滑过他宛如大理石雕刻而成的侧脸,银色的光芒散为淡淡的薄雾,流转在他的脸庞。见他不语,艾薇也一并抬起头看向天空。
当黑夜落幕,白昼来临,他们将遭遇的就是拉玛近日来处心积虑筹划的重要战斗,一场结果未知的战斗。悲哀形成一张硕大的网,紧紧地束缚住她的心脏,究竟在这一场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犹如家常便饭的边境战里,她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简朴的婚礼却拥有豪华的嫁妆。
陆路的行进却没有军队的接应。
奢华的公主却没有充足的护卫。
为了被现,为了被袭击,为了引出行踪难定的拉玛一行
她是拉美西斯二世又一次辉煌战绩中布下的小小诱饵,一个连生命都不被在意的渺小存在。
她全都明白,她全都知道。
这毕竟是真正的历史。他是高高在上的光明之子,而她,终究是那名血统下贱的侧室之女。
她以为她可以心安理得,全盘接受。但是,她的努力远比她一直以来以为的要更加脆弱得不堪一击。
若没有金色的头,若没有蔚蓝的眼睛,若没有机缘巧合的相遇。
她就不可能拥有他的爱情吗?
心里一酸,眼里就像要滴出血来。那确是冰冷的泪水,顺着脸颊,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她何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她尴尬地想要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在没被冬觉之前躲到一边,但身体刚刚微侧,却被少年紧紧地拉住。深胡桃色的眼凝聚在她的身上,只一秒,他便牢牢地将她拥进了自己怀里。怀抱来得如此突兀而热烈,修长的手臂紧紧地环绕着她的身体,柔软的短轻轻地拂过她的面颊。她从未觉得年轻人的胸膛有这样宽厚,他抱着她,心脏的跳动结实而有力。
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艾薇,别怕。”
他的声音有着往日没有的洁净感。日常虽然同样温柔、同样小心,却总好似少了几分真实的感觉。如今他的声音就像剥去硬壳的清凉水果,去除了那一份坚硬的生疏,从她的耳里沁入她的心里。
“不管怎样,我会在你身边的。”
这安慰着艾薇的少年,就如冬日悬于空中的太阳,隔着一层雾,但微微的暖意仍从四面八方满溢过来,将她紧紧地包围。他的双臂微微用力,将她紧紧地固定在胸前,“我一定会带你回到埃及。”
回到埃及,真的还可以用“回到”二字吗?那片众神庇佑的黄金般的土地,从未如此遥远,难以逾越的鸿沟,比万里更长,比千年更远。
她不由得用手指用力地扣住冬的衣襟,狠狠地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要哭,不要哭。过了几天,她再也不哭了,她要坚强地面对明天的战争。不管多么危险,不管多么令人心碎,她一定要努力地活下去,找到荷鲁斯之眼,回到未来
他的事情不如忘了吧。
手指透过衣襟深深嵌入了掌心,白贝般整齐的指甲渗出点点血迹,染在冬的胸前。少年放开了艾薇,白皙而骨感的手指将她的手缓缓地、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打开,放在自己掌心。这样的动作,好像在许久之前谁曾经做过,将她的手小心地摊开,然而放入自己宽厚而温暖的手掌里。爱你,十分爱你模糊的记忆在她的脑海里渐渐晕开,眼前光华万丈,连视线也变得不清晰起来了。
“艾薇,可以问你一件事吗?”冬的声音在她耳边淡淡地飘过。
眼角还挂着点点的泪珠,艾薇没有回答。他的脸因逆光而模糊的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隐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你是谁?”
你是谁?
那一刻,艾薇的心底突地一跳,有些紧张,有些恐惧,还有些解脱。
她是谁?
她究竟是谁?
自从回到这里,自从借用了这个身体,没有人现、没有人问起,她是艾薇,可她究竟是哪个艾薇?如果没有阳光般耀眼的笔直金,如果没有天空般湛蓝的双眼,她就不是真正的她了吗?如果拥有下贱的侧室之血,如果持有怪异苍白的面孔,她就是另一个艾薇了吗?
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在意。渐渐地,连她自己也变得迷茫。冬的这个问题,她究竟该如何回答。
艾薇的面孔露出空洞的微笑,月光衬着她清瘦的脸庞,白皙的皮肤更显出几分濒临死亡般惨白。
“我是艾薇。”
“你不是,你不是艾薇公主。”冬却微微摇头,俊秀的脸上没有日常的笑容,“请你不要瞒我好吗?”
少女抬起头来,灰色的眸子里仿佛蒙着一层湿润的大雾,使人看不到她心底的真实想法。
虽然人人都说她相貌怪异,虽然人人都对她心存憎恶,但他从来不觉得她丑,亦从不觉得她邪恶。
他看着她的双眼,轻轻地说:“艾薇公主不会飞镖,也不喜欢走动;身为祭司的她对卡尔纳克神庙的构造、方位十分熟悉,却对政事丝毫不关心;她自幼与女眷生活在深宫,对沙漠之水自然也颇有了解;更为重要的是”
他半跪在艾薇面前,手指轻轻拉过她银色的丝,“你比任何一个人知道的艾薇公主都要更加勇敢,你展露的性格,就像拉神的恩赐,就如正午的阳光般耀眼而令人不敢直视。”
他深深吸气,“我会帮你保守秘密,请你至少,不要再隐瞒我。”
原来她有这样多的破绽啊。缺乏的常识,别样的性格,如此容易被识别,连冬都看出来了,而那个人却没有
她扣住自己的胸口,深深地吸气。
“冬,其实你知道荷鲁斯之眼对吗?”忍住胸口的微痛,艾薇调整呼吸,灰色的眼睛直接看向冬。
冬顿了一下,然后就地深深地拜了一礼,“殿下赎罪,冬的确很清楚秘宝的事情。只是之前”
艾薇轻轻摆手,示意冬不必介意之前的隐瞒,她只言简意赅地说道:“我是借助荷鲁斯之眼,来到这个世界的。”
冬看着她。他的表情十分复杂,说不清是没有理解,是惊讶,还是迷茫。但是他没有笑她,甚至连句“不信”都没有说。他只是看着她,静静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于是,她也平静地向他微笑,眼睛里闪过透彻的光芒,倾诉般地继续了下去,重复了一次这个令她困扰,却无法拜托的现实。
“我来自三千年后的未来”
她说的那句话,好像深黑天空中银色的星,静静地下坠,然后猛地落入他的心里,激起万丈涟漪。
在他脑海里,隐隐闪过许久前一句模糊的话。
“不要靠近那个蓝色荷花池,那是陛下修建给他心爱之人的”
温柔和蔼的声音,好似变成了遥久的记忆。
“他总说,那名金女子总有一天会从未来来到他的身边冬,如果你长大了,你也会找到你心爱的人,那时候”
红色的宝石在胸前隐隐跳跃,好想要燃烧起来一般灼烧着他的肌肤。
冬用力地合上眼,仿佛要把那记忆从心里狠狠地帅去。再看向艾薇,银光倾泻了下来,落在她银色的丝上,竟显出些微的淡金色。她静静地笑着,精致的面容宛若无暇的象牙工雕,她不是日常人们谈起的艾薇公主,她的美丽可以攫取人的呼吸。
“冬,我借用了荷鲁斯之眼的力量。我的灵魂来到了这个身体。”艾薇淡淡地重复了一次,“你可以说我是艾薇公主,但也可以说我并不是她。非常感谢你,现我这个皮囊下,与那位公主截然不同的灵魂。”
她叫做奈菲尔塔利,这样心口拈来的名字竟与这个历史上不很受宠却极尽荣华的王后同名。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不是。
她便是拉美西斯一直在等待的人。
“她”提过的金女子并非虚构。
他看着艾薇,修长的手竟不自觉地稍稍用力握住她的肩。如果拉美西斯知道她的身份不,他竟不想让那个男人知道她的身份,拉美西斯并不配知晓眼前的人实际如此珍贵。如果拉美西斯爱她,为什么一直以来可以如此残忍地对她?如果拉美西斯每天都在想着她,为什么二人离得如此之近,他竟然认不出她?
他如何能将对他而言如此重要的人拱手交给冷酷残忍的埃及王?他不想,永远不想!
“那么,你要回去吗?”声音里带了隐隐的颤抖,他无法扮演如常的冷静。心底渐渐晕开了陌生的感觉,就像曾经深邃而冰冷的湖底,此时却似乎能听到什么东西在燃烧,一种热烈的液体正在湖底深处慢慢地涌动着,带着几分冲动地即将掀起翻天覆地的沸腾。
少女略带忧伤地看着他,沉默了半晌,随即微微地点头。
“但我找不到荷鲁斯之眼。没有荷鲁斯之眼,我便回不去。”
四枚秘宝之匙的下落全部知晓了,然而是否能够顺利地将它们全部拿到却仍是未知数。拉玛早些天的话在艾薇脑海中回响,即使拿到全部的秘匙,也不一定可以找到荷鲁斯之眼。
未来,总是会有的。但是她的未来太过遥远
她想回家。
蓦地,艾薇脑海里掠过在桥头见到的楔形文字。除了有一句冬已经翻译过之外,在桥头,荷鲁斯之眼的标识下,还有一列文字。那图像,她是牢牢记在脑海里的啊!
想到这里,她猛地抬起头来,拉住冬的衣襟,“还有一句话,我想请你帮忙翻译。说不定与荷鲁斯之眼的线索有关系。”
冬一时无法从艾薇快的话题转换中反应过来,她却已经从他的手中挣脱,跪在沙地上,用手指画起了什么。歪歪扭扭的图案,却也像模像样。
冬看着她认真的样子,起初只觉得有些想笑,而当那文字渐渐成型,他的视线不由得渐渐凝结,就这样酷定在了沙地之上。
“艾薇你在哪里看到的这些?”
艾薇回过头来,略带急切地说:“这是什么意思?我在那座木桥的桥头看到”
冬跪在艾薇的身旁,伸出手去轻轻抚平地面的硬沙,抹去了艾薇写下的文字。
“喂,你还没告诉我是什么!”艾薇小声叫了起来,别看字数不多,可写起来真的很费力。
冬缓缓地看向艾薇,嘴边又带上了淡淡的微笑。或许是映着月光的缘故,在艾薇眼里,冬的表情是这样冰冷,就如同极地之海,如果要说熟悉,还有一个人有着类似的表情。好像是哥哥,用尽各种手段打压对手,在商场之上将对手踩至脚底;或者应该说是另一个人,高地之上,背后的君主,冰蓝的双瞳冷漠地扫视全局,轻描淡写之间全盘灰飞烟灭。
“艾薇,不要再去追究这里究竟写了什么。”冬看着艾薇,轻轻地说道。
他的话语略带蹊跷,艾薇不由得有些焦急地追问:“这些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冬只微笑,轻轻地摇头,眼里却不带任何笑意。
艾薇不由得咄咄逼人地追问:“是外号?是暗语?是带有其他意味的象征?”
“艾薇,等我们从战场上平安归来,我全部都会告诉你。”
冬淡淡地微笑,他修长的手指划过艾薇的丝最后落在自己的身体两侧。不管她再如何焦急地追问,他都不再说话,深胡桃色的眼微微上抬,就这样安静地看着那深邃无涯的夜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