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 第五章 冬之少年 之一


“恭喜艾薇殿下。”
日常居住的小屋子里,这两天骤然热闹了起来。内务官员带着数名侍女、侍者穿戴整齐、毕恭毕敬地来到艾薇的住所,将法老的赏赐一一献给艾薇。饰品、香油、华服、珠宝,全部是出自宫廷的名家之手,无一不是精打细作,别具一格。三千年前的埃及,引领了当时西亚一带的流行风潮,而统领全国的王室,更是所有新潮装饰的起源地。美丽的奈菲尔塔利王后每一次在高台上接见臣民之后,底比斯的少*妇们就都会开始争相模仿她的装扮。
艾薇面前摆放的,就是站在这风潮顶尖的各种服饰。洁白而轻薄的亚麻长裙,饰以黄金或钻石的冠状头饰,天青石、孔雀石与光玉髓珠制成的项链,紫晶珠点缀的耳环,象牙雕刻的手镯,一切的一切无不使用了当时最高级与质量上乘的材料,多半是只有王室才可以使用的特级贡品。
法老的赏赐一批接一批地被送进艾薇的房间,狭小的厅堂渐渐被华丽而沉重的箱子占据,老侍女朵局促不安地看着内务官指挥着侍者们不断地出入这栋简陋的房子,不免有些迷茫。可转头望去,自己年轻的主人,却未曾显露出半分愉悦的表情,她只是斜倚在一张椅子上,没有表情地看着这些价值不菲的赏赐。
搬运的队伍终于停了下来,为的内务官恭敬地向艾薇鞠躬,大声而礼貌地说到道,“殿下,陛下的赏赐全在这里了,现在卑职给您念唱一下清单”
艾薇并不看他,只是微微地摆了摆手,示意他没有必要读下去了。
内务官立刻乖巧地深深拜礼,一挥手,就带着身边的奴仆,齐刷刷地退出了艾薇的房间。
艾薇呼了一口气,继续百无聊赖地坐在了椅子上。
朵颤颤巍巍地走上来,带着几分不安地问道,“殿下,难道宫里流传的谣言是真的?”
艾薇没有回答,轻轻地拾起手边箱子里一件白色的亚麻裙,依旧冷漠地打量着它。几近透明的质料,细密而精致的褶纹,几乎看不到的针脚,轻若羽毛的质感。她想起了曾经在孟斐斯的那一切,那间为她而造的秘室里,摆满了这种华丽而昂贵的女性用品。直到今日,她才再一次地明确,她要的并非那浮华的物质,而是藏于其后的,对她百般娇宠的热爱,如今这些同样奢侈的物品背后所没有的那一份深刻感情。
她将手里的裙子扔到一边,将身体蜷缩在大大的椅子上,脚趾头微微地缩起,沉入了浓浓的沉思当中。
在回到未来的那一百天里,她没有一天不在思念着他。
她找到所有关于他那段历史的书籍,细细地阅读,从中寻找关于他的只字片语。强的阅读能力和记忆力帮助她清晰地记下了三千年前的西亚及北非地带的地理划分、国家局势。生活在现代的人们透过世代相传的民间故事以及对残留下来的各种古迹的研究,在摸索当中,得以窥探跨越千年之历史的冰山一角,悉心描绘出那个时代大致的轮廓。
尼罗河畔的埃及,在
第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继位的时候,虽然不是版图最大的国家,却是地中海沿岸、红海两岸实力最为强盛的国家之一,叙利亚、利比亚、亚述、努比亚,或是在极展却尚不成气候、或是早已臣服于埃及的强大力量,名存实亡。
唯有赫梯,屹立于地中海对岸,对这片丰饶的土地虎视眈眈,甚至敢于挥动铁器,武力相向,成为了拉美西斯二世在位六十七年里的最大的敌手。即使在卡迭石之战数年后,二国依然争战不休,彼此的每一举动,都牵扯着对方下一步棋局如何摆放。赫梯是埃及的战略要敌,也是国策之优先所在。
而支撑赫梯运转的那名,背后的君主。
不管时空如何变幻,依然会是拉美西斯心头挥之不去的最强对手。
艾薇相信,拉美西斯每做一件事情,背后都会有着清晰明确的目的作为支持。他充满智慧、亦冷静非常。尚不满二十岁的就可以隐忍蛰伏三年,以鸿门之宴一举肃清宫中毒瘤;继位之初,略施小计就将利比亚、赫梯与王室内奸三方联手的阴谋轻描淡写地打破;他用人大胆,却将一切掌握于手中;他游戏于风险之间,却轻而易举凌驾于其上。他的每一个决策,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因此缜密非常。
那么
把她远嫁至努比亚的原因,又会是什么。
三千年前,努比亚即被称为古实王国,它位于埃及的正南方,与上埃及接轨,是埃及与黑色非洲的接壤与过渡之国。于后世闻名遐迩的阿布a辛贝勒,即位于当时努比亚的北部。
自他决定将她嫁去努比亚,已经过去了十数天。出行的日期迟迟没有确定,但是自己即将前往努比亚的信息却不胫而走,尽人皆知。民众都知道法老已经承认艾薇的血统,并要将她嫁给古实的国王。
她不明白,若是因为厌恶她,那么正如他所说,大可轻易地将她曝尸沙漠。如果说是因为政治原因,在拉美西斯二世的时代,埃及与努比亚的关系可以用一千万种方式来形容,但是以联姻的借口说明“世代交好”,是绝对不可能被选中的语句。
对于那曾经由数个黑人部落组成的国家,埃及对于他们的需求应该只会是征服!自诩神的子民,怎会甘愿与那看似下贱的民族平起平坐。如果这些假设都不成立,所谓的政治原因又究竟应该是什么呢?
可以知道的是,自己的前行一定是会对他产生重大帮助的。他送来华贵的赏赐,不仅仅是一种物质上的报答,更是一种对世人的暗示:艾薇是公主、是大埃及法老的妹妹,如今的法老承认她王家的血统。他依约从侧面对她的地位进行了肯定,无非也是一种无言的暗示她也依照他的要求前往努比亚,去完成那个未知的使命。
可以帮到他,她应该是开心的吧,但是此去,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又会怎样才能再见到他。
“同一个未来,只能对应唯一的过去。或许我离开他远一点,历史就不会因我而变了”艾薇喃喃地说道,竭尽全力地安慰着自己,“更或许,缇茜说的是对的。”
冥冥之中必然有宿命的存在,或许,她的宿命就是又一次离开他,然后在某种神秘的力量之下,回到未来。
不、或许她此次回到这个时代,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一旁的朵突然抬起眼来,苍老的脸怔怔地看着艾薇,“殿下,您刚才说的”
艾薇一愣,转过头来,“同一个未来,只能对应唯一的过去?”
“不是,”朵竟然有几分激动了起来,她上前几步,略微浑浊的眼睛牢牢地锁住艾薇,“您是从哪里知道那个名字?”
缇茜,她是说缇茜吗?艾薇惊讶地看着朵,刚要开口相问,但这疑问尚未出口,就被门口传来的恭谦声音打断了。
“艾薇殿下,冬请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