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 第三章 另一个过去 之一


四周一片黑暗。
所看之处皆是虚无。
所听之处皆是寂静。
所触之处皆是空虚。
唯一真实的感受,就是心脏里那好像要燃烧一般剧烈的疼痛,顺着血液的流动,蔓延到了全身。那种疼痛夺取了她的心跳、她的呼吸。
这就是那药水的力量吗?她要死了吗?
那么,她终究没有回到他的身边吗?
不要,她不想死,多么恐怖的痛苦她都可以忍受,多么残忍的折磨她都可以坚持,她要醒过来,她要见他,她只是要见他一面!
睁眼,快些睁开眼睛!
“殿下!”
“她醒过来了!”
“殿下没有死!”
嘈杂的声音冲进了脑海,古老而略带熟悉的语言在四周匆匆地响起。胸口的疼痛变得逼近而真实,但是可以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了,可以感受到干燥的空气了。她还活着。
“艾薇殿下,您没事吧!”熟悉的名字在耳边响起,却带有着陌生的称谓。
艾薇略带迷茫地睁开眼,虚幻之间(电脑阅&读^),眼前朦胧地看到了身穿古埃及服饰的侍女的脸。又是梦境吗?在过去数个月里千百次梦回的地方,随着每一个清晨来临而无情消失的幻觉。她闭上眼睛,又一次猛地睁开,眼前的人依然没有消失。一阵狂喜涌入了她的胸口,随着血液的流动散布了全身。她回来了吗?她真的回来了吗?她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了吗?不顾胸口的疼痛,不顾地面的坚硬与冰冷,她用尽全力支起身子,环顾四周。
阳光落在不远处的沙地上,反射回几近刺眼的光芒,洒入大厅;高大的塑像稳稳地立在大厅中央,慈和而冰冷地目视着神殿里的每一个人;粗大的立椭圆型柱子向上伸展着,柱顶成象征上埃及的莲花形状,支撑着高高的屋顶;柱子上面雕画的古埃及壁绘,以祭祀为主题,华丽而鲜明的色彩,勾勒出诸多名目的埃及众神;大块青花石制成的地面上立着数位身着上好亚麻长裙的祭司,他们手持各种神器,恭敬地站立在一旁;更远处,飘渺的白纱之后,隐约可以见到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看不清楚的面孔,带着几分陌生的熟悉。
这里应该是某个神庙的大殿吧
这里是那个属于太阳的国度啊!
她想开口说话,但是心脏猛地一疼,一股略带甜味的液体从喉咙里涌了上来,她连忙用手捂住嘴,不让鲜血吐出来。
一名光头的年长祭司走上前来,在距离艾薇约一米处立定仔细地打量了她片刻,不等她反应过来,便已转身过去,向白纱后伫立的男子汇报,“陛下,艾薇殿下还活着。”
那清晰的“陛下”二字,仿佛使她的血液瞬间凝结了。
如果她回到了正确的时空,那么可以称为陛下的人,只有只有他一个了吧。在过去的一百天里,每一天,每一次闭上眼睛都可以看到的那副冰冷而完美的面孔、那双令人心痛的琥珀色眸子,如今,终于可以再次见到了吗?
他还会记得她吗?还是在缇茜之前说过的这个历史里,他的记忆里已经完全没有她了呢?
突然好紧张,紧张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紧紧地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襟,手指关节泛出些微的白色。她用力地睁大眼睛,看向白纱后正在缓缓地向她这边走来的男子。
突然,身旁上了年纪的侍女快步地跑上来,挡在艾薇面前,深深地向正在走来的男子俯下跪,言语间带着几分哭意。她虔诚而激动地大声说,“陛下、陛下!求求您,看在奴婢服侍王家数十年的份上,求您放过艾薇殿下吧!”
凄厉的哀求在空阔的大厅里回荡。祭司们、侍者们全部冰冷而安静地看着半伏在大厅中央的艾薇,和扑倒在艾薇前方的老侍女。艾薇不解地看了老侍女一眼,艾薇是在叫她吗?为什么要他放过她呢?她刚刚出现在这里,还没有机会做什么会被砍头的事情啊。快地思考了下,她随即又将视线落在了白纱后停住脚步的身影上。
光头的年长祭司缓缓地开口,“艾薇殿下没有作好一个祭司该做的事情,她害死了陛下与奈菲尔塔利殿下高贵的公主,即使现在死去,也不应有任何怨言。”
浑厚的声音于艾薇听来,却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飘来,一个属于绝望的世界
陛下与奈菲尔塔利殿下高贵的公主?
“但是!但是艾薇殿下毕竟是陛下的妹妹啊!即使是不慎犯下的错误,也请求陛下千万开恩,饶她一死!”老侍女又一次拜身下去,苍老的额头磕在坚硬的地面上,出“碰碰”的声响。
艾薇睁大了眼睛,仿佛完全听不懂这一切话语究竟是何种意思。
妹妹,她究竟是谁的妹妹。(电脑阅&读^)他们不是叫她艾薇吗?那是她的名字啊!
“艾薇殿下不是王室嫡系的血脉,加上此等大错,死而无憾。”祭司的声音是这样的冰冷。神殿里所有的人都沉默地站着,大家的眼神是那样的冷酷,各种程度的不屑、鄙夷毫无遮掩地流露了出来,落在大厅中央艾薇的身上。老侍女抽泣着跪倒在艾薇面前的地上,无法再说出任何话来。
“我究竟做了什么?”喉咙里还有些微的血丝,说话的声音略带沙哑,就好象不是自己的声音一样。艾薇用力地挺直后背,眼睛迷茫地看着白纱之后的人,不管怎样,她应该自己亲口确认一下,“那纱幕后面的人是你吗比非拉美西斯?”
大厅里一片哗然,原本鸦雀无声的神殿转瞬如同即将沸腾的热水。所有人都指着艾薇,愤怒的话语不断地向她投射过去。
“放肆!居然敢直呼法老的名讳。”
“魔鬼之女!”
“处死,处死!”
指责的气氛是这样地激烈而具有煽动性,神殿的卫兵几乎要自主上前扣押下艾薇,跪倒在艾薇前面的老侍女也略带惊讶地转头回来,看向她刚才一直维护的殿下。就在此时,纱幕后的人对着大厅缓缓地伸出了左手,霎时间整个神庙就好象被夺取了呼吸,奇迹般地恢复了原有的寂静与秩序。左手臂上金色的护腕,精细地雕刻着王家的纹章,象征着埃及最高统治者独一无二的权力与地位。白纱被两旁的祭司恭敬地拉开,一直朦胧的面孔在那一瞬间,变得清晰而真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