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神“阿蒙·拉”渐渐隐入了地平线,晴朗的天空被染上了悲壮的深红,无情的河水冲刷着纷乱的两岸。战士的呼吸逐一消失,兵戈的声音渐渐远去,微冷的风卷走了浓烈的血腥,流淌的鲜血浸湿了这干涸的大地。
埃及的众神,请听到我的呼唤
赫拉斯神啊,感激您赐予我勇气和战斗力,让我为保护我的疆土而战
阿蒙神啊,感激您保护英勇军士的灵魂,让他们获得宁静的休憩
欧西里斯神啊,请您庇佑忠于埃及的死者,让他们再次拥有来生
哈比女神,请原谅我
她将留在我的身边,即使心跳凝结
尼罗河,我的母亲,我用我的生命与她约定,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她站在那里,四肢仿佛被紧紧地束缚。
不管她是多么地想要叫喊,多么地想要移动,但是她的身体却好像被千斤巨石压迫着,无法动弹半分。
她只能无助地看着,看着在那电光石火不足一秒的时间里,一支箭划破尚带余热的空气,呼啸着飞驰而来,不偏不倚地射进了他的身体,狠狠地穿透了那具年轻而结实的身体。
他猛地一倾,胸膛喷溅出来点点鲜血,落在她的脸上,那腥热的感觉是如此真实,真实到她的四肢瞬间变得冰凉。只有那灼热的感觉,如同锋利的针一样,刺痛着她的肌肤。
零散的记忆瞬时冲入她的脑海,在一个久远的梦里,她曾经见过这样的场景。
见过这让她几乎窒息的可怕场景。
她无法呼吸,无法移动,甚至连一点叫喊的声音都不出来。她几近崩溃地看着他慢慢地倒在她的眼前,看着他对自己温和地微笑,看着他那双淡淡的琥珀色眸子渐渐逝去生命的光辉,看着他缓缓地说出那句她听不到的话语。她拼命地想要冲破那层层束缚,想要接近他,想要抱住他,狠狠地、用尽全部力量地但是她始终不能做到、她始终无法做到
她被什么牢牢地束缚着,无法动弹。
“我想亲眼看看你喜欢的蔷薇,看看你居住的城堡,看看大片绿色的田野。”
“想去你喜欢的古老学院,想看看你们的高楼,想和你一起飞翔。”
绝望地闭眼,熟悉的话语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回响,让她几乎怀疑自己回到了那个温暖幸福的时刻。
而一睁眼,
面前腥热的味道是那样地浓烈
他因痛苦扭曲的脸庞依然没有消失
那幸福的一切,仿佛是从未存在过的,虚假的现实
晨光透过及地的窗子,落进硕大的房间里。空气中漂浮着金色的飞尘,好像星星的碎屑,缓慢地飘舞着。
洁白的床榻、洁白的墙壁、洁白的纱。
少女躺在一片洁白之中,金色的头仿佛正午阳光一般的颜色,随意地散在柔软的大枕之上。浓密而卷曲的淡色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棱角分明的嘴唇一开一合,好像在无声地说着什么。
忽然,她猛地从梦中惊醒,原本阖上的双眼骤然大大地睁开,水蓝色的眸子直直地看向头顶白得吓人的天花板,黑色的瞳仁缩成针孔大小般的细细形状,她大口地呼吸,身体剧烈地颤抖着。
那一刹那,眼泪从那双透彻的眸子里流了下来,滑过她洁白而精致的脸庞,落在了身下柔软的床榻之上。
又梦到他了。
如同这过去一百天里的每一天一般,他的影像又一次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
两个人经历的片段被打碎又重新组合,半带强迫地侵入着她脆弱的梦境。
看到他的微笑、看到他的怒气、看到他的关心、看到他的冷漠。
看到他琥珀色的眸子,看到他满腔炙热的情感蕴藏其中。
“不管你是谁,我是埃及的法老,这片土地全部属于我,我一定可以找到你!”
狂喜以越光线的度进驻自己的心底,让她雀跃地几乎要死去了。然而下一秒,那炙热的表情转瞬化为了浓烈的痛苦。鲜血染红了整个画面,浸透了他的战衣、他的面孔。
他透明的眸子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光辉,他微笑的脸庞看起来是那样地模糊。
“薇,认识你,是我最开心的”
她恐惧地连尖叫都挥邪旆u3觯一种强烈的自我憎恶从心底的最深磑饺缴起,自责、愧疚,而这一切都被浓厚的绝望而深深地掩盖。
她说过她爱他,她说过她要守护他。
结果,却是她将他害死了,却是她夺走了他理应剩下的六十多年的寿命。如果这样的话,如果实现她的爱情的代价就是要夺走他的性命的话,那么那么,她宁愿不要他的爱情了!
画面一转,又是他充满着爱意的脸,又是那句令她欣喜若狂的话语。
“我不想对任何人好,我只想对你一个人好。告诉我,你在哪里?”
转过脸去,她咬咬牙,说出一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违心谎言。
“奈菲尔塔利,对她好,就是对我好。”
冰冷的回答浇灭了所有的热情。她看着眼前的他表情在那一刻凝结,使她不忍再看他。所幸周围亮起了刺眼的金光,使她再也看不清他的脸。在梦中阖上眼睛的一刹那,她在现实里睁开了眼,白得冰冷的天花板跃进了脑海。
她已经断绝了,与那个古老年代的所有联系是她自己的选择啊。
选择抹去自己的存在、以来更正被扭曲的历史。随着那个历史一同消失,从三千年前消失,从他的爱情里消失。除了她左手腕上那道淡淡的浅痕,一切,都消失地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停留,仅仅是她的美梦一场。
她深深地吸气,嘴边勾起一丝苦笑,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眶。
只为他能够活下去。
至少,现在,他还活着,在没有她的时代里,平安地、幸福地即使那幸福不是她带来的。
她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如果她的痛苦、她的消失可以令他快乐、令他的生活从此一帆风顺、令他的统治可以长治久安,那么他是否会记得她,她会消失去哪个地方,又有什么关系呢。
床头的电话骤然响起,平缓而冰冷的声音硬生生地将艾薇从浓浓的思绪中惊醒。她连忙吸吸鼻子,收拾凌乱的心绪,伸手按下了接听键,管家安静而礼貌的声音通过话筒平稳地传了过来。
“薇小姐,您的朋友安卓瑞亚到访。”
艾薇愣了一下,听管家的读音,这个名叫安卓瑞亚并非英语国家人士,想必也应该具有一定的身份,但在脑海里搜索,却想不起哪一个会自称朋友而来拜访自己。
“你确认这个安卓瑞亚会是我所欢迎的客人?”艾薇并不喜欢接待访客,因此也没有亲密到不用邀请就径自上门的朋友。
面对艾薇的质疑,老管家只是平稳地再次开口,“侯爵大人说请您务必好好接待安卓瑞亚。”
艾薇懵了一下,犹豫了数秒,她终于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句,“知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