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1章 交通肇事还是碰瓷
    “小娘子,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方醒甩甩腿,想摆脱女人的缠抱,可却几次都挣脱不开。??火然文  w?w?w?.?r?a?n?w?e?n?`org

    “大姐,你真是认错人了!”

    女人仰起头来,那楚楚可怜的小脸蛋顿时就让边上的围观者们发出了羡慕的嘘声。

    “方,自你上月离去后,奴家苦寻了许久,今日上苍垂怜,终于找到你了……”

    女人的眼泪马上就从白嫩的脸蛋上滑了下来,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抹去那些泪痕。

    “那么漂亮的小娘子,换我肯定是舍不得离开的!”

    “我也是,不过日久生厌啊!”

    “……”

    方醒看到人越围越多,心中就有些烦躁的说道:“我说你这人好没道理,我都不认识你,怎地还死缠不去!”

    “方,大娘子凶悍,奴家不敢去方家庄找你,今日……无论如何奴家都不会放手!”

    我曰!居然连方家庄都点出来了。

    “那小子,人家好好的女人,你这般的始乱终弃,小心名声扫地啊!”

    “对啊!光天化日之下,你小心被拉到衙门里去打板子!”

    “还有巡城御史呢!”

    “那年轻人看着像是有功名在身的,到那时说不得会被剥掉衣冠,声名狼藉啊!”

    “……”

    这些议论听到方醒的耳中,他反而是笑了。

    “你这是碰瓷吧?”

    想到这个词还没出来,方醒就冷笑道:“我说小娘子,是谁让你来攀诬我的?”

    女人拼命的摇头,可怜兮兮的道:“方,奴家苦苦跟了你半年,难道你就不念旧情吗?”

    方醒脑门上的青筋直跳,如果不是地方不对的话,他真会强行拔腿走人。

    到了此时,方醒再蠢也知道自己中了套子,而且还是美色套子。

    殊惠不会误会我吧?

    方醒对此有些忧心忡忡。然后他举目查看,想找到一位熟人。

    可惜周围都是陌生的脸,而且大多是带着看稀奇的神色。

    我不是动物园里的发情大猩猩啊!

    方醒看到这女人一脸的坚定,就知道今天是脱不开身了。

    “那就报官吧。”

    女人身体一震,然后又哀哭道:“方,你如何这般的狠心!到了官府后,奴家的名声还有吗?”

    “都当街攀诬了,你还敢说自己有名声?”

    方醒冷笑着,然后看到一个男子凑了过来。

    男子一脸义愤填膺的道:“看你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怎地一点廉耻都不知道!”

    方醒不语,这里刚出皇城,五城兵马司的人应该马上就到了。

    男子看到方醒只是在冷笑,就低声道:“这等事到了衙门也说不清楚,既然如此,那你何不如收了她,大家两便嘛!”

    收了这个女人?方醒笑而不语。

    不说家里的两个女人会变成‘举案齐眉’那种关系,名声上方醒就算是彻底的完了。

    皇太孙的老师居然包养外室,而且还始乱终弃,被人在路上捉住……

    想让我成为过街的老鼠吗?

    “我要报官!”

    方醒的坚持让旁观者有些摸不清事情的真伪,于是各种猜测纷纷出笼。

    “这人莫不是疯了?到了衙门之后,可由不得人啊!”

    “他大概是想诈一下那个小娘子吧!”

    “也许人家在衙门有关系呢!倒时候小娘子的屁股就要受苦喽!”

    “闪开,都闪开!”

    就在这时,几名军士排开人群走了过来。

    “哟!你二人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五城兵马司的人看多了恩怨情仇,所以方醒和这个女人的姿态并未引起他们的好奇,只是眼神有些玩味。

    女人在看到军士后,就垂下了螓首,而那个男子已经挤进了人群,等方醒再想找时,已经看不见了。

    都是一伙儿的!

    “都散了吧!”

    五城兵马司的人先驱散了人群,然后就横眉怒眼的询问事情的来由。

    方醒指着女人说道:“我今日才授课出来,就被这个不相识的女人给抱住了,说我始乱终弃。”

    说完,方醒感觉女人的身体轻轻一颤。

    “官爷……”

    这女人放开了方醒的大腿,委顿在地上,泣道:“官爷容禀,小女子米三娘,自幼被……”

    “都带回去!”

    这些军士见惯了喜怒,看到时间不早了,生怕耽误了自己的午饭,所以就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女人的哭诉。

    米三娘急忙捂着嘴起身,方醒却很淡然的道:“速度快一点吧,我还得回家吃饭。”

    这话一出,几个军士都用戏嚯的目光看着方醒,其中一个嘲笑道:“你还想回家吃饭?我看你就等着在应天府的大牢里老老实实地呆一段时间吧!”

    另一名军士贪婪的看着米三娘,舔舔嘴唇说道:“这般出色的小娘子你都不珍惜,莫不是那里不中用了?”

    “哈哈哈哈!”

    一路走进了聚宝门,这时方醒终于看到了贾全,这货正骑在马背上,护送着几辆马车。

    方醒对着贾全摇摇头,然后指指周围的军士,再指指那辆熟悉的马车。

    婉婉就在马车里,要是让她看到了这一幕,肯定会大发脾气,搞不好这事会闹大。

    贾全明白了方醒的意思,然后指指方家庄方向,再回指皇宫方向,示意自己把郡主送到方家庄后,马上就会去找朱瞻基。

    看着方醒与贾全在眉来眼去,有个军士就喝道:“看什么看!赶紧走!”

    方醒轻笑着,和贾全颔首告别,然后就一路去了巡城御史公署。

    一路走来,看热闹的人不少,方醒微微垂眸,跟着进了大门。

    大堂里,林晓正在跺脚,一边跺脚一边皱眉对随从抱怨道:“这巡城御史什么都好,就是得有双铁脚板。等本官干它几年下来,都能去……”

    “林大人,有案子。”

    一个军士进来禀告道。

    巡城御史按照巡查的方向,都有自己的衙门,而这些五城兵马司的人都得听御史的。

    林晓捂头哀叹了一声,然后赶紧整理好官服,去了大堂。

    大堂里,米三娘畏惧的站在边上,而方醒却直立着,还有闲暇去观察巡城御史的衙门装饰。

    这里没有什么衙役,也没有什么‘威武’,有的只是几个军士的冷眼。

    “大人到……”

    随着拖长的声音传来,米三娘的身体抖了一下。

    方醒趁着这个机会对米三娘说道:“你若是幡然醒悟,那我还可以放你一马,你可得寻思清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