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民国大道尊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闻讯
    楚琳琳沿着山路一直走到山顶处,看到前方坍塌了一片,像是有人故意所为,碎石堆成小山丘,将那处地方严密地遮盖。ranwen w?w w?. r?a?n?w?e n `o?rg

    “要不要将这里挖开?”从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没有和他们穿同一制式的衣服,跟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男子,两人就是龙组派遣到苗疆搜寻聂云下落的人。

    “这是人为,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即便有传说的郡主墓也应该被洗劫一空,咱们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说完,楚琳琳就带着众人走下山去,朝着临近一座小镇而去。

    一进去小镇,众人就发现镇上的人对他们都充满的恨意,而且其中大都是妇女,老人,如果不是他们手机拿着枪,恐怕这些人早就冲上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楚琳琳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注意警戒,不要妄动。”

    身后的众人纷纷握紧手里的枪,警惕地注意着四周不同寻常的情况,这座镇子的气氛太不对了,主要是人的气氛不对。

    楚琳琳带着的队伍走到一处街口,看到不远处一个药铺,门扉敞开,男女老少进进出出,有不少人。

    这一路走来,众士兵都有点乏累,攀山越岭脚上都不同程度地磨破化脓,必须要医治一下,而且再向里走,就是苗疆腹地,据闻那里水恶山险,多蚊虫蛇鼠,还要提防深林瘴气,准备一些药还是很有必要。

    黄大夫见一对军士走了进来,见他们身着简朴,甚至说很寒酸,于是心中微微一变,暗道这不会又是要去落凤山寻宝的人吧。

    转眼一想,那座山上的郡主墓已经被他和聂云道长清洗过了,而且还将作恶的鬼物也被斩杀,纵然他们要找镇子里的人一同去寻宝也会无功而返,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才稍稍放心。

    “军爷们到我药铺有何贵干?”黄大夫走上来,略显紧张地朝着楚琳琳问道。

    楚琳琳面色轻柔,带着一丝笑意,道:“大夫不要紧张,我们是工农八路军,到你们店里主要是治伤,还有采购一些药品。”

    黄大夫轻轻松了口气,只要这些人不是要他上山就行,虽然不知道工农八路军是什么部队,但比上一次来的那一队士兵强多了,上次来的简直就跟强盗一样。

    “既然是要治伤,那就里面请。”黄大夫赶紧招呼楚琳琳等人进入药铺,本来不大的药铺一瞬间就被挤的满满的。

    “这…”见他们进来,整个药铺的病人都走到了外面,楚琳琳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们不会妨碍你看病吧。”

    “没关系。”黄大夫将最后一个病人送走后,就走到楚琳琳面前道:“你们都哪里受伤?”

    说着黄大夫就要准备刀枪伤药,他认为这些士兵受伤无非是枪伤,治疗枪伤他还是有点经验。

    然而那些士兵却齐齐脱下鞋,伸出已经磨的鲜血和袜子黏在一块的脚,让黄大夫看。

    黄大夫见状也是尴尬地愣了一下,将拿出的刀枪伤药放了回去,然后拿起一把小剪刀将那些士兵脚下的破袜子一一剪开,在士兵们龇牙咧嘴的吸气声中将黏在脚底板的袜子撕了下来。

    嗯哼,当脚底板的袜子被撕下来的那一刻,楚琳琳也是忍不住闷哼一声,磨破的脚底鲜血淋漓,化脓的血水凝固磨破的脚皮结痂后和袜子紧紧黏在一起,被人硬撕下来,无疑是在撕一层脚皮,不痛才怪。

    他们中间也只有那两个龙组的普通成员稍微好点,脚上的伤势不严重,轻微有点水泡,只要将水泡挑破,挤出里面的脓水,然后涂抹一些药膏就好了,期间要注意透气。

    而至于楚琳琳他们就比较麻烦,需要先用清水洗洗,然后再用一些药剂水消毒,最后涂抹上金疮药,一天结痂,两天就可以走动了。

    “大夫你知道这里落凤山有一处郡主墓吗?还有就是这个镇子上的人好像对我们充满敌意,不知是何原因?”楚琳琳看着正在给自己脚上涂抹药膏的大夫,轻声忍着痛问道。

    黄大夫的手微微一颤动,然后恢复如常继续涂抹药膏,道:“落凤山郡主墓那些都是传闻,至于存不存在也不知道,至于你说这个镇子的人对你们有敌意,那是因为你们到来之前了,也有一对持枪的士兵到这里寻宝。”

    “他们将镇子上的壮年都带走了,要掘山寻宝,然而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所以镇子上的人对你们这些拿枪的人都很痛恨。”

    众人这才明白镇子上的人对他们为何怒目而视,一切皆因上次的那对士兵,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回来,想必山顶的那些碎石堆也是那些人所为。

    “唉,如果聂云大哥在这里就好了,他会堪舆之术,到时只需要看一看就知道郡主墓是不是真的存在。”楚琳琳眼神一黯,神情低迷。

    上次一别,至今都不曾见面,这让楚琳琳心中很是遗憾,他曾认聂云为师,按理说她还是他的徒弟,哪有师父丢下徒弟一个人的,真是不负责任的师父。

    可是,坐在楚琳琳对面的黄大夫却僵住了,直直地看着楚琳琳,眼神中带着一丝欣喜。

    “你…你认识聂道长?”黄大夫再一次问道。

    “聂道长?”楚琳琳回过神看着黄大夫,不确定地问道:“你说的是…聂云大哥?”

    “对对,就是聂云道长。”黄大夫激动地说道。

    楚琳琳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听到聂云大哥的话就变得激动起来,回答道:“认识,他是我师父。”

    黄大夫知晓了楚琳琳是聂道长的弟子,赶忙连说失敬,态度和之前相差很多。

    楚琳琳知晓黄大夫认识聂云,顿时神情激动起来,脸上洋溢着满面笑容,就连那两个龙组普通成员都有些兴奋,他们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找寻聂云的下落,然后才是建立根据地。

    “聂云大哥现在何处?”楚琳琳俏脸笑容不减,神情激动地问道。

    黄大夫的脸色一黯,道:“他刚刚离开不久,向东而去。”

    “什么?!”

    楚琳琳的脸色一变,神色情绪有些低落,他们就是从东面而来,也就是说聂云大哥已经回去了?而且还和他们错过了。

    一时间楚琳琳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此行的目的之一的聂云貌似已经回去了,那么她还要继续留下来建立西南革命根据地,下次相见不知又是何时。

    龙组的两个成员闻言也是激动了一下,聂组长回去了,那么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他们脚上的涂抹了伤药,然后穿上一双黄大夫给的透气袜子,就向楚琳琳告辞,匆匆东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