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玄天宫 > 正文 第一四零章 活佛
    第一四零章活佛

    听到活佛二字,李相怒了。ranw?en w?w?w?.?r?a?n?w?e?n?`org当年他与巴颜老头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最后不还是率领布伦寺加入了反叛行列?

    只是不知道他们所谓的活佛到了哪一代?

    李相冷哼一声,道:“哼,活佛想见我?好大的架子,哪一代哲布丹尊?”

    迦叶双手合十,道:“回禀李宫主,这一代哲布丹尊依然是我们的师傅!”

    李相再次睥睨道:“哼,巴颜老头,他摆了我一道,还有脸见我?”

    他对于这个背叛自己的老头很愤怒,相反的,对面前两位从犯看的反而淡一点。

    阿难脸色依然毫无表情,道:“李宫主,这一点我们师兄弟必须说明,带领布伦寺参与攻打玄天宫的是我们师兄弟,当时候受到了杜施主的蒙蔽,一时犯了贪,嗔,痴三戒,却是与我师傅无关。”

    迦叶点点头,道:“活佛他老人家当时候正在闭关,参与哲布丹尊祖相,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然后阿难又接着道:“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等我们在苏醒时候,就又看到了师傅他老人家。我们在雪域高原重建布伦寺。”

    说完僵硬的脸庞上现出一丝颤动,他与迦叶对视一眼,道:“我们师兄弟一直对于当年之事悔恨不已,玄仙界的毁灭有着用我们师兄的一部分原因。当年玄仙界的无边杀孽在我们心中产生了心魔,数千年来,强大的心魔一直困扰着我们,要不是师傅凭借强大的佛法帮我们化解,恐怕我们早就死在认识障之中。即便这样,数千年来,我们的修为也再无寸进。”

    说完,二人齐齐高声宣佛号:“哲布丹尊佛”

    苏红妆听了半天,也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两人才是杜宪的真正帮凶,没好气道:“哼,原来做错了事,说一声悔恨,宣布一声佛号就没事了?怪不得世间有这么和尚呢!”

    迦叶认真道:“涂施主所言极是,我师兄弟的业报终归需要偿还。只是当前我师傅的邀请,不知二人是否前行!”

    阿难跟着道:“活佛早有佛旨,对于这次相请,不应强求,谨随李宫主,涂女后二位本心,一切随缘!”

    说完,二人同时宣一声佛号,便恭立在那里,不再言语,静等李相二人的决定。

    就连苏红妆也是看着李相,凤目中放出疑问:咱们是去还是不去?

    李相定定地看着二位尊者,紧皱双眉,眼神中却是无悲无喜。

    良久,他忽然爆发出震耳的狂笑,声音之大,甚至震动四野,显然是遇到了极为开心的事。

    长笑持续了数分钟之久,苏红妆目露担心,她不知道爱人这是怎么了,虽然极为担心,到又不敢试探,害怕有何意外。

    终于,他停止了笑声,道:“哈,果然还是巴颜老头了解我。我就说嘛,以我对那老头的了解,不该背叛我啊。”

    “现在看来,这其中还是有猫腻啊。哼,我倒要看看那老头又能放出什么臭屁来。”

    看一眼对面二人,正化身木雕泥塑,眼观鼻,鼻观心,快要进入入定状态。对于李相对自己老祖宗的各种非议和不尊敬的称呼,他们全当没听见。毕竟当年二人相交莫逆,从辈分上也是相同。

    “阿难迦叶,走,前头带路。”说完脚下飞剑出,腾龙而起,顺势拉起苏红妆道:“红妆,我们去会会这个小老头!”

    一路穿山越岭,很快跨越青海,来到帕藏境内。布伦寺是藏区最大的僧庙,位于嘎恭雪山之上。

    一行数人很快来到山脚下,却是不能再飞了。

    李相一边降下云头,一边很苏红妆抱怨:“我们下面只能用走的了,巴颜老头一直说什么普度众生,自己还下这么大禁制。”

    苏红妆没听懂,问道:“啥意思!”

    李相没有很快解释,几人降到陆地上,这是一条上山的小路,他屈指向前一弹,有一道灵力飞出。

    这道灵力却让身后两个大和尚心惊:本源灵力?

    却说那道肉眼难辨的灵力飞出不远似乎遇到了阻碍,响起一声爆鸣,灵力到达的地方很快闪现一个黄色的符号,是个佛家的“卐”字诀。

    待这个字体出现,李相才向苏红妆解释道:“看见了吗,这是布伦寺的守山大阵——大千叶咒,也是历代哲布丹尊的修炼功法。有这个阵法在,不论各种修为,来到这,都必须步行上山。”

    说完还忍不住讥讽:“这老头虚伪的很。不过他们这大千叶咒的守护功效却是值得称道,和六虚金锁阵有异曲同工之妙。有时候我就怀疑,我玄天宫和这布伦寺的创派祖师是不是同一个人,否则这两家的第一代祖师怎么都叫做无名氏呢?”

    后面的迦叶见李相一通抱怨忽悠,赶紧解释道:“李宫主说笑了,我两家创派祖师并不是叫无名氏,只不过都没留下名号而已,且不可混为一谈。”

    而阿难也跟着道:“活佛再次设立大千叶咒阻挡的只是心怀不轨的修行者,不禁礼佛之人。”

    李相头都不回,辩称道:“哼,说的好听,我问你,现在世俗界佛家的典籍是不是你们故意传出去的,哼故意弄得一塌糊涂,用意何在?”

    迦叶道:“李宫主慧眼,身心向善,但需要引导!”

    李相冷笑:“说的好听,引导?就是这样引导的,你们怎么不将大千叶咒写进去,还故意弄得乱七八糟?想多收几个徒弟,就明说,还什么普度众生,我呸!”

    这时,正前方虚空之中,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李施主,一万年不见,还是那么愤世嫉俗啊?”

    倒是把苏红妆吓了一跳。

    李相先是一愣,拉住苏红妆的手,知道正主到了,依然免不了继续讥讽,道:“哈,你终于肯出来了?怎么?我说错了?告诉你,最看不起你们这样,欲拒还迎的样子,既想当什么,又想立什么?”

    今天他的话很多,就连苏红妆和夜歌都很诧异,李相这是怎么了?

    只是因为他乍听老友并没有背叛自己,一时感慨良多而已:原来自己做人并不是那么失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面前出现一个小老头,真的很瘦小,一米五不到,干瘦干瘦的,看样子似乎一根指头都能挑起,不过精神倒是异常矍铄,看相貌,似乎也很开朗。

    不过他的打扮也很奇怪,下身是半身喇嘛装,赤着脚;而头上却没带喇嘛帽,却又有八个戒疤,这是阿难与迦叶的结合体。

    只有李相知道这副身体中蕴含了怎样庞大的能量。

    当年玄仙界,哲布丹尊活佛,在力量上,是最可能与他比肩的一个人。

    老头合十双掌,看着众人,宣佛号:“哲布丹尊佛!”

    又单独对苏红妆道:“涂施主,别来无恙啊!”

    苏红妆很惊讶,指着老头,道:“你,你不是电视里经常提到的藏传佛教最大的活佛,嘎玛巴活佛吗?”

    “涂施主,好眼力,那正是贫僧的世俗法号。”

    李相却忍不住怒气,道:“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他这叫别来无恙?”

    老和尚苦笑,才对李相道:“道友是准备继续抨击我们布伦寺,还是随同老和尚我上山?”

    李相看老头一眼,不理他,领着苏红妆抬步上山。

    嘎恭雪山不是很高,却极为陡峭,但是阻挡不住上山朝圣者的心,山路上都是行着五体投地大礼的人群,缓慢前行。

    不过他们走的是后山,却是没有其它行人的。

    几人都是有强大修为的人,脚程很快,即使苏红妆在李相帮助下,在这大山上也是如履平地。

    很快他们便越过雪线,天地为之一边,到处都是白茫茫的。

    三人的心为之一阔,似乎久久的压抑忽然变得舒畅,那是因为这里的灵气开始变得浓郁。

    空中高远处有金雕长鸣,雪线上下时有一只雪狐奔跑,踏雪无痕。远处山崖突起处竟有一只雪豹,环眼条纹身,皮毛油亮,矫健有力。偶有一只雪兔从三人面前奔过。

    就连夜歌也变得顽皮了,特别是看到这只雪豹,竟然是一只五级妖兽,引得她欢喜不得了,一阵狂追,不过注定要失望了,她所散发出的力量气息,使得那只虽然同为五级的雪豹本能的感觉危险。远远嗅到也是掉头就跑,消失在山崖拐角。

    忽然,李相抬头瞅到很远处,有一座更大的雪山,山势更加巍峨,云雾缭绕。以他的眼光看,那山更加险峻,最主要的是山上那雾气并不是普通的雾,而是实质化的周天星力。

    这就奇怪了,如此优良的一座仙山,为何老头没选择作为驻锡地,而选择了这座一般的嘎恭山呢?

    忍不住再次讥讽道:“老头,我说你眼光有问题,你还不信,远处有一处好地方不占,你跑这来算怎么回事?”

    巴颜摇头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占领吗?可以等我来到,已经有人占领了。”

    李相好奇,什么人这么牛,能从这老头手中抢东西?问道:“何人?”

    老和尚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出了那山名字:“都天玉虚峰!”

    ……

    第一四零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