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闲巫在都市 > 第91章 惊天大案
    当几人赶到帝都大院已经是夜晚12点多,他们没有惊动老人便各自回房休息。??火然文  w?w?w?.?r?a?n?w?e?n?`org

    李萌显然已经知道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看到爱人眉宇间有些郁结的样子也没有多说话,只是乖巧的依在周昊怀里,两人一夜未眠,也一夜无语。

    第二天上午,周昊一行要去机场,李萌则要出发回泉城,分别时李萌轻轻抱了抱周昊,低声说:“阿昊要是不开心,就暂时找个地方安静一下,家里的事情不用担心。”

    “谢谢!”周昊点了点头,用力将李萌揽在自己怀里。

    “傻瓜,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么?”李萌安静的依偎在周昊怀中,轻声的低语着,这一刻她心中感到特别的幸福。

    “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周昊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轻轻在李萌发间亲了一下,郑重的许下了承诺。

    “我每天都会等你呀!”李萌皱了皱鼻子,整个人都显的调皮可爱之极。然后她便向正等着两人话别的长辈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轻轻一躬,对周昊说,“进去吧!”

    李萌站在贵宾通道口,一直看到周昊最后站在舷桥对她挥了挥手,方才转身离开。她知道,只要自己不离开阿昊的视线,这傻瓜一定会站在机舱口不进去的。

    真是个傻瓜!

    唐木包下的是一架改装过的大型客机,737宽体客机里只放置了三十几张豪华座椅,机舱内甚至还有两间卧室和一个小型办公室。爷爷奶奶们虽然都是第一次乘飞机,但表现的一点都不紧张,甚至在看完机内有些奢华的设施后,老人们不停的抱怨周戴两人乱花钱。节俭二字,已经深深的印在老人心中。并没有因为自家有钱而发生变化。

    等飞机进入平飞后,周昊给戴林递了一个眼色后,自己悄悄的走到了飞机后部的办公室,联系到正在海岛等待自己到达的唐木,仅仅说了一句“马上开始物流计划吧,你来主持。”

    唐木微微一愣,马上露出了笑容,“终于开始了!”

    丹威接到唐木的通知后,表情呆了呆,然后疯狂的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

    随着丹威的命令,米国各州通往机场的道路上突然拥挤了好多,一批批的联盟成员直接驱车来到机场,只要能够最快时间离开米国,去哪里都可以……靠近枫叶国、黑国的干脆直接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过关,半个小时后,一时间无法离开米国的人干脆在各大城市打劫,然后乖乖的被闻讯赶来的警察捉个正着,乖乖的被押送到了警局。

    等丹威给唐木发来一条“ok”后,唐木看了看时间,虚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哈克里先生,我这边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哈哈,知道了!”哈克里在虚空中狂笑一声,瞬间通过搬运术出现在米国。

    旧金山的夜晚,灯火辉煌。这里有亚洲艺术博物馆,收藏在这里的华国瓷器有2000多件,玉器1200多件,青铜器800多件。始于新石器时代,迄于清,为世界上收藏华国玉器最丰富的博物馆,也是在全米拥有亚洲艺术藏品最多的博物馆。也正因为此,这里的安全等级也是博物馆中最高的,各种最先进的监控、防卫设施以及不断巡逻着的护卫、警犬将这里守护的颇有水泄不通的架式,可惜今日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幽灵。

    哈克里漂浮在空旷的馆内,看了看各个楼层、监控室认真工作的护卫们,冷冷的笑了一声后便张开大口发出一道无声的音波。随着音波的发出,所有的护卫像是几乎同时张口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软软的倒在地上,馆内顿时鼾声一片。

    次声波催眠术入梦,鬼修的独有手段!

    护卫倒地的同时,几百名鬼修飞快的从哈克里体内闪出,下一刻,大团的黑雾突然出现,将整个博物馆内每一个角落都笼罩在黑暗中,也让一切监控失去了意义。然后哈克里拿出周昊给的储物空间,心念一放一收,整个博物馆所有展出或未展出的文物凭空消失,中立感应报警设备此时响起,而哈克里却手一挥,便带着他的鬼修大军搬运到另一个空间标识地,前前后后,耗时不到一分钟……

    当闻讯赶来的警察以及展馆负责人打开展馆的大门后,他们看到的是空荡荡的展柜以及躺在地上唿唿大睡的展馆护卫,所有的文物全部消失,可是用防弹玻璃做成的展柜却没有任何损坏的痕迹。

    真是见鬼!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见鬼的不仅仅是他们这一家。

    哈克里顺着周昊留下的空间标记,唿啸着,以一分钟搬空一家的速度,从西海岸一直扫荡到东海岸。

    小臣犀尊、莫高窟壁画残片及彩塑、7世纪唐代彩塑供养菩萨造像、西周夔纹铜禁、《代帝王图》……

    米国是搜集华国流失文物最多的国家之一,没有史的这个国家更加希望通过这种手段来丰富自己的文化,然而就在今晚,整个米国所有的大中型博物馆在两个小时内被人洗劫一空,到最后,甚至连提前有所防备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也未能幸免,几百名严正以待的警察、特工根本无力抵抗来自鬼修的术法,然后葡萄、斗牛士、高卢……倭国,均被哈克里到此一游并留下一地唿唿大睡的护卫,最后哈克里出现在红宫。

    在这里,哈克里并没有弄出什么动静,而是快速的在红宫空地飞驰了一周便离开了这边,径直回到了大院。在这里,周昊特意为他布下了蕴灵阵,可以让他得到足够的休息和恢复,哈克里在地下现出身形后,张口便吐出一缕黑烟,整个鬼身都变成了半虚无状态。看来这一次把他累得够呛,特别亚洲此时还是白天,哈克里硬顶着阳光做事,最终还是受了伤。

    红宫,空地突然出现的异象惊动了元首等人,当在护卫的簇拥下走出办公室后,元首等人便被眼前出现的满地瓶瓶罐罐、珠宝玉器、石雕、青铜器惊呆了,元首嘴唇抖了半天后突然下令整个红宫戒严,任何人不得踏出红宫半步,同时命令皇宫专家第一时间赶来红宫。

    院长也是有些懵,用手拼命揉了好几次自己眼睛后,结结巴巴的问,“元首,这是……”

    “半个小时前,丁山汇报欧米各国所有有华国文物收藏的各大博物馆被人洗劫一空!为了避免嫌疑,特勤局已经下令所有特工进入休眠。这些应该就是……搞不好大多半都在这里了!”元首看了看将视线所及的空地都占满了的宝贝,没由来的感到心疼。这可是需要恒温恒湿保护的文物,哪个混蛋居然就这样放在空地上,还好他懂得将书画古籍放在室内……

    想到这里,元首突然转头问丁山,“我们那位周先生在哪里?”

    “飞往巴厘岛的飞机上,大概还有三小时左右就会落地,机组人员刚刚还给那位送了一杯茶。”丁山面色如常的回报着,在得知米国发生大规模“洗劫”案(丁山认为这种规模已经不叫盗窃了)后,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周昊,也安排混入机组的人员确认了周昊在飞机上。不过,丁山依然认为这事情就是周昊做的或者授意他人做的,而看元首的表情,似乎英雄所见略同。

    帝都到努拉莱伊机场,周昊在天空中飞行了7个小时,等落地时,哈克里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只是他的气息有些虚弱,看样子似乎连驾驭傀儡都有些困难的样子。

    “哈克里,辛苦了!”周昊熘到洗手间拍了拍尾随而来的哈克里后,便将他收入了空间。这段时间,哈克里还是老老实实的躲在里面修养声息吧,反正暂时也用不到他。

    而这时,神勇无比的日不落、高卢、日耳曼三国情报组织已经迅速的锁定了疑似盗贼放置赃物的仓库,等特工破门而入,发现刚刚失窃的大量文物、艺术品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仓库的货架上,甚至一些流失在外的珍贵艺术品以及近代名家作品也在,只是让特工想不通的是,这里的艺术品全部属于自己国家的,仿佛窃贼将全欧洲的文物、艺术品按国籍分了类,然后又还给了自己似的。

    这些曾经流失却又在本次行动中意外回归的艺术品如何处置?

    当卡米尔带着这些艺术品出现在总统府并出言询问总统意见时,总统挥舞着自己的拳头道:“这是我们国家的,被该死的侵略者、小偷、文物贩子弄到了国外,是上帝的旨意让它们回归了自己的家乡,不还!”

    卡米尔心中暗笑,不过依然很耿直的提醒自己的总统,“有几幅油画我记得是米国收藏的……现在米国也在找文物大盗!”

    “不理他,我们坚决不还!”

    “如您所愿!”卡米尔优雅的行过礼,向总统府交付了所有的缴获。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日耳曼、日不落、靴子国……几乎每一个欧洲国家都陆陆续续的缴获了大量被盗的文物,同时还发现了另一部分原本属于本国却不幸流失的文物,虽然损失惨重,但所有国家都同时选择了闷声发大财,毕竟自己国家的国宝能够回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最痛苦的是米国和倭国,米国见过史短,根本没有什么史可言,特别是哈克里无意中将他们最大的文物独立宣言原本一并带走后,整个米国政界、安全界以及文化界便想陷入了狂怒和尴尬中。还好麦克及时提供了信息,独立宣言原本最终在一辆被遗弃在路边的汽车内找到而麦克这光荣的成为了情报界的最高领导人。至于倭国,唐木在制定计划时便对他宣判了死刑,连存放皇室内部史料的所在都被哈克里光顾,一根毛也没有留给他。

    随着一个个匿名爆料邮件出现在全球各大媒体负责人的个人邮箱后,当天,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人们的邮箱、手机、正在浏览的新闻网页以及社交平台全部被“惊天大劫案”为主题的新闻报道占据,已经兴奋到极点的媒体人,将自己采访各位大佬、知名人士、博物馆专家甚至清洁工……的经过,悉数的发送到读者眼前,这也包括华国。

    新的福布斯榜是什么?现在读者想看看各国丢了什么宝贝,是谁干的!

    华国各媒体的主编咆哮着将手下记者刚刚递上来关于福布斯的报道撕得粉碎,并将桌子拍的震天响,福布斯已经冷了,现在最关心的大劫案!

    去给我找线索!

    去给我找新闻!哪怕你给我编出一个外星人突然对地球文物发生兴趣,只要自圆其说我照样给你加薪晋级!

    红宫的清点工作依然在继续,只是专家告诉元首,还发现有大量西方的文物以及欧米近代名家名作时,元首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毫无仪态,大佬们一开始不明所以,但在元首比出一个手势后,所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唯有副统帅,在笑了一会后,突然脸色一变,“他可是将我们所有人都算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