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工程师 > 第322章 又闻方腊
    居然想差那么大,高峰有点哭笑不得,只好说道:“莫大叔,你以为谁还能威胁到我?”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凭高峰现有的实力,一般的跳梁小丑肯定威胁不到他,能威胁到他的肯定是大势力。?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当前最大的势力就是官府,相对来说也只有官府能威胁到他。可是若说高峰被官府威胁更没道理了。他本身就是官员,普通官员与他之间顶多是权势之争,这种争只能是尔虞我诈,还用不上他发展的这些,再者说,高峰不过是个小芝麻官,而且偏居一隅,谁会吃饱了撑得找他相争?

    莫大叔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垂头丧气地说道:“数遍大宋还真没有人能威胁到公子的安全。”

    “大叔说的没错,大宋确实没有人威胁到我,不过,大叔却忽视了一点,若大宋自身都无法保全,又岂会保护我们这些小民的安全?”高峰淡然地说道。

    此事他早已看透,心态也早已平和,根本就不会再激动了。

    他不激动,不代表莫大叔不激动,听闻此话,莫大叔手一抖,刚拿起的酒杯差点摔落在地。他急切地问道:“此话何意?”

    大宋虽说周边并不安定,却无大碍。周边小国自然造不成威胁,要说真正的威胁还是来自北方,然而,澶渊之盟后辽宋已经和解,更主要的是辽国国力衰弱,国内也不安定,根本无力南侵,因此,可以说大宋是很安全的。

    这种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相信高峰的眼光也不会看不明白,可是他为何还要那么说呢?

    高峰自然清楚内幕,只是这种事他也不好解释。金国也就今年才建国,而且偏居辽国东北,与大宋相隔万里,谁也不会想到它能在几年后吞并大宋,这种事就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何况大家都在醉生梦死之中,根本没有那种忧患意识。

    说不了国外只能说国内,高峰正色地说道:“大宋已成烂泥一堆,看着雄壮,实则不堪一击,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只需轻轻一推就会摇摇欲坠,如此大宋岂能久乎?”

    莫大叔唉叹一声说道:“此话属实,大宋确实已根里腐烂,不可救药,只是国内外尚且安定,不知内忧外患来自哪里?”

    你既然说轻轻一推就能倒,那推力呢?它来自哪里?

    莫大叔不相信,看来得讲点真东西了。高峰说道:“如今花石纲搞得火热,官府把整个江南弄得乱七八糟,官逼民反的道理莫大叔应该知道吧,我相信,不出三五年江南就会有人带头造反,而且其声势不会太小,莫大叔就拭目以待吧。”

    “此话当真?”莫大叔半信半疑地说道。

    “自然。”高峰确信地答道,“而且那人现在已形成了气候,他只在等一个契机,一旦这个契机成熟,他定会揭竿而起的。”

    “你说的是谁?”莫大叔不由得问道。

    “摩尼教,方腊。”高峰直言答道。

    “竟然是他?”莫大叔惊讶起来。

    “噢?”高峰更感奇怪,问道:“难道莫大叔认识方腊?”

    莫大叔点了点头说道:“我是认识他,不过那是在他落魄时,自从他创办摩尼教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面,不知他还认不认识我?”

    还有这种事,高峰暗暗心惊,不由得看向莫大叔,这也太意外了吧,莫大叔居然会认识方腊。

    似看出高峰的疑惑,莫大叔毫不犹豫地说道:“他那时还不叫方腊,而是叫方十三,居住在歙州,其家境很是落魄,恰好遇到了我,我见其相貌堂堂,像一条汉子,便决定帮他一把,于是带到了睦州,其下有青溪县万年镇碣村,保正方有常是我的一位朋友,俩人正好同姓,方十三于是改名为方腊,在那里当了佣工,自此以后我便没有过问。后来我又到过一次青溪县,却已得知他开办了摩尼教,只是没有谋面,想不到他还有这份雄心壮志?”

    最后一句自然是说方腊会造反之事,看来莫大叔对高峰的说法深信不疑。

    无论莫大叔信不信自己,高峰没有在意,但他却知道莫大叔说的没错,此方腊就是彼方腊,信息完全对上了。

    这倒是个好消息,高峰脑子一转便有了一个想法,于是问道:“莫大叔能否联系上他?”

    听到这个问话,莫大叔不由得反问道:“为何要联系他?”

    这也是莫大叔的疑惑,你既然说他可能是反贼,为何还要联系他,莫不是想与他一起造反?

    看莫大叔误解了,高峰笑笑道:“莫大叔放心,我不会伙同他造反的,不过,倒是可以与他做笔生意。”

    “做生意?”莫大叔似乎明白了一点,却还是搞不清高峰要与方腊要做什么生意,于是疑问了一句。

    高峰只得解释道:“别看方腊是个教主,却也要养一帮教众,自然也有生意要做,据我所知,他最大的一项生意就是竹木漆,而他手下也有数个大漆园,我要与他做的生意就是这项,至于拿什么与他交换,我暂时还没考虑好,不过,绝对不会是违禁物品。”

    听到这里,莫大叔提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这种生意没有任何风险,做做也无妨,于是说道:“如果以这个由头联系他倒是容易,不过可能要到年后才能实施。”

    “无碍。”高峰讲道,“他暂时还不会行动,我们有的是时间,先给他做两年生意再说。”

    虽是这么说,高峰却也有自己的盘算。做生意或者是联系上方腊的一种方式,通过这种方式,他就有机会打入方腊内部,至于采取不采取行动,只看事态的发展,若有可能,他还有更好的想法。

    当然这种想法还不能透露给莫大叔,他清楚莫大叔现在不想多事,自从听到方腊会造反后,就是做生意也他都不情愿,若牵扯到更多,肯定要把这事给搅黄了,那就不是高峰所愿了。

    听高峰这么一说,莫大叔倒没有多心,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方腊最终会走到哪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