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铸命师 > 第三百三十六章肮脏的化妖人
    “妖孽…这绝对是妖孽…”

    诸葛岫惊颤不已,连连后退,结果一语传来,让众人更是惊中带着茫然,只见受伤靠地的煌倪竟然直身子,她目射怒火,贝齿紧咬欲碎,破裂的唇角更是淌出丝丝血迹。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煌倪死死盯着悠悠走来的蛇女,胸脯起伏,就像有无尽的气息顶在肺腑中无法散出。

    “凤夕瑶…凤夕瑶…你这个畜生…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撕心的吼声掺杂着无尽的悲愤就像洪水般冲涌出来。

    “什么?这个蛇女是凤夕瑶?”

    众人皆惊,全然不信,连一贯沉稳如石的韩震也颤动起身躯,他气息粗壮,面色愈发红烈,曾经,他想过很多方式见到那个高高在上、随意虐杀生命的妖女,不成想今日竟然真的见到已经化妖的凤夕瑶,不管从魂识探寻,还是气息感知,凤夕瑶已经完完全全由内到外,由魂到体魄都感受不到属于人的精气神息了。

    “哈哈哈哈哈….”

    一连串尖利刺耳的笑声从凤夕瑶口中传出,这让众人心魂颤栗,耳膜刺痛不已,像有万千虫子在皮肉中钻爬一样。

    “凤夕瑶,没想到那个挂着妖孽之女名头的家伙竟然真的化妖了…”

    毅姬钰稳下心魂后,暗自低语,随着她魂息涌动,缠绕在身躯上的蝶魂释放出大量、宛若巴掌大小的蝶灵,这些雪白的蝶灵四散飞舞,眨眼功夫便冲到凤夕瑶身前,跟着蝶灵化形为无数白色魂息,妄图冲入凤夕瑶的身躯,不成想凤夕瑶身前的黑气迅速聚形成数条好似大蟒的虚尊,不过片刻,这些白色魂息被黑气大蟒虚尊吞食殆尽。

    “阴相吞噬,邪气相生!”

    看到这里,普弥低声,毅姬钰当即明白其中道理,此时,凤夕瑶可以说把自己当做祭品献祭给了蚀龙,从而与蚀龙相依相生,这么一来,她已然突破阴相死格,任何阴相之力都无法伤她一丝一毫,可毅族遗者大多都是阴相体质,除了普弥这个现如今唯一的阳相体魄,毅姬钰、毅沐仝也都属于阴相。

    “那我们该怎么办!”诸葛岫心慌不已,一面是巨大好似小山一样的蚀龙,毅潇臣虽然化妖前去拼杀,可是鬼知道他能撑多久,小毛虽然已经步入飞僵之境,可是与蚀龙拼斗之后才发现双方相差犹如天地,加之小毛体躯内的尸灵不同于毅潇臣的魂生灵,灵炙是由噬魂、炎妖、旱魃残魂相互吞噬融生的邪性毅潇臣,在一定程度存在最贪婪、最嗜血的怨念灵体,而尸灵纯粹就是欲恶死气,根本没有自我集聚能力,在蚀龙邪性力量的吞引下,小毛体躯内的尸气快速消散,不过片刻功夫,他已经虚弱不少。

    蚀龙游离咆哮,硕大的身躯在这瞬息功夫已经将大片松林给撵平,毅潇臣躬身急速前突,左闪右避,那粗大断裂的木桩被蚀龙尾巴一扫,直接飞升上天,几乎没入云层,随后这些木桩直冲落下,见此,毅潇臣魂力迸射,青灰色的魂手骤然暴涨,面对飞来砸下的木桩重拳顶上,木桩直接被抡圆了反向朝蚀龙飞去,蚀龙鼻息怒喷,黑气凝聚着腐毒直接将木桩吹成碎屑,飘然散落。

    “闪开…”

    见到这股木桩黑雨从天而降,韩震大吼,他聚息凝神于胸,只听虎啸中放,韩震将一棵数百斤重的横断木桩打了出去,为虞妙挡下这要命的一击,毅姬钰更加凛然,有蝶魂环绕,她躲都不躲,雪白的魂息好似云雾扩散冲向四周,那股威势直接将这些木桩震开。

    不过普弥、韩震、诸葛岫三人就没那个硬抗的实力,毕竟数百斤的木桩垂落下来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三人自问体魄不如他人,故而只能躲闪,汪战凭借敏锐的感知力,以极小的闪躲避开了这些要命的玩意儿。

    原以为这阵木桩雨能给凤夕瑶这个妖人带来不少的阻扰,不成想凤夕瑶依旧是那副痴然呆若的模样,那张长满蛇麟的面颊展现出诡异骇人的笑意,分叉的蛇信抽吐不停,粗壮飘荡的蟒魂虚尊就像章鱼触手一样护佑着她。

    “紫青罗…紫青罗…我成功了…我们终于成功了…你在哪…这等不死之术…我们姐妹要好好享用…”

    听到这些,韩震重重唾了一口:“妖人畜心,死不足惜,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还不忘这些污秽行径…”

    “毅族的至尊法器术式,永生永世,好似神明一般存在于世,这等**的诱惑没有多少人可以抵挡得了!”普弥说话同时,已经将阳圣石执于胸前,对于已经步入阴相死格境界的凤夕瑶,单凭他们的灵清之气,根本伤不了,为今之计,只能利用阳圣石。

    本来还疯癫嬉笑的凤夕瑶猛然感受到阳圣石散发出来的至阳之气,整个人顿时惊吼嚎叫,那声音尖锐低沉,就像兽类。

    “毅族…毅族….该死的族氏…该死的命途…”凤夕瑶语无伦次,怒眼狰狞,瞬息间,融聚在她体躯内的邪气好像山洪崩裂一般源源不断汹涌出来,当普弥、韩震这些人还未反应过来,这些乌黑的邪气开始快速凝聚,下一秒,十多名人身蛇尾、好似凤夕瑶的妖人虚魂出现在她的四周。

    “杀了你们…一定要杀了你们…”

    凤夕瑶大声嘶吼着,这些蛇女虚魂扭动着诡异的身躯,好似游鱼跃水般向众人冲来。

    “凤夕瑶,毅族至尊,立于天地,你这叛徒畜生,今日我木系遗者,必将以你的心魂祭天颂地!”

    毅姬钰低呵,魂息迸射,蝶魂虚尊暴涨,双对堪比象耳的蝶魂羽翅褪去魂衣,仅以魂骨缠绕在毅姬钰的双臂上,当下毅姬钰凸步纵深,冲向飞驰袭来的蛇女虚魂,魂骨漆白锐利,以魂击魂,瞬息交错,蛇女虚魂被一缕白光刺穿,唰的一瞬,蛇女虚魂散做丝丝缕缕的黑气邪。

    一击的手,毅姬钰急步加冲,不成想背后传来一声警喝:“小心,那蛇女虚魂并未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