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校医 > 第五七七章 失敬失敬
    叶浩川不知汪丽华心中的想法,此时的他,正全神贯注地救人。?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姜疏清这小子的脑出血很严重,可想而知,当时这小子有多绝望,简直生无可恋啊!

    至少从这一点来说,已经彻底否定了姜尚文这个父亲失败的教育方式。

    手一招,叶浩川将一根有一根的银针取了出来,精准又快速地扎在姜疏清的大脑穴位上,随后,他大手围绕其脑部一周轻轻一拂,将柔和的罡气灌入银针,先堵塞住流血的部位。

    这一过程,不长,也就半分钟而已。

    不过,接下来化掉淤血,这就有点耗费精气神了,足足耗费了五分钟的时间。

    “好了,差不多了。”叶浩川松了一口气,逐渐撤掉银针,收入储物戒指之中,然后继续用罡气托着姜疏清瘦小的身体,安置到一间卧室中。

    汪丽华可是全程都在旁边看着,见他的针灸之术如此出神入化,早已对他信任得无以复加,不过,见儿子仍旧没有醒转,不由得担心道:“叶先生,可是我儿子还未醒过来。”

    “再等一会,他脑部刚刚受到重创,虽然我已经帮他止血,也给他清理了淤血,但现在他失血过多,十分虚弱,所以,清醒过来需要等一会……”叶浩川笑着解释。

    “哦。”汪丽华点了点头,但脸上仍不免有些紧张之色。

    姜疏影见他救治结束,过来劝慰母亲道:“妈,你就放心吧,有师父在,弟弟不会有事的。”

    汪丽华点了点头,感激地看了叶浩川一眼,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叶浩川微微一笑,给姜疏影使了个眼色:“去把你父亲的穴道解了吧。”

    汪丽华却是重重地哼了一声:“别管那老东西,这次儿子差点给他害死,不让他受点惩罚,长长记性,那怎么行?”

    叶浩川与姜疏影相视而笑,不过,叶浩川还是道:“可以不让他动,但最好还是让他说点话,不然让他压抑久了,气血不畅,恐怕对身体也不好。”

    姜疏影哦了一声,便出了卧房,去书房将父亲的哑穴解了。

    结果没想到,姜尚文一能说话,就对着姜疏影骂开了,说她不孝女什么的,竟然连老爹都敢下手云云。

    汪丽华在外面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冲进去就是一阵破口大骂,骂得姜尚文没半点脾气,满脸惭愧之色。

    见他真心悔悟了,叶浩川这才让姜疏影解了他穴道,恢复他的自由身。

    姜尚文一能行动,也顾不得丢人了,急急跑去卧房,看儿子去了,也许是良心发现,最后竟然在卧室里哭得稀里哗啦。

    也正是这个时候,屋外出来120救护车的鸣笛声音。

    “妈,我去通知救护车的医生,让他们回去。”姜疏影对汪丽华道。

    汪丽华也正有此意,但姜尚文阻止道:“别别别,医生来都来了,就让他们进来再检查检查,不然人家还以为咱们拿他们开涮呢。”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颇有些心虚的样子,叶浩川心知肚明,靠,这家伙摆明了还是不信任小爷我的医术嘛?罢了,看在疏影这个女徒弟的份上,小爷我不跟你计较。

    姜疏影也看出了她父亲心里的小九九,道:“爸,用不着那么麻烦吧?”

    “有什么好麻烦的,你只管去就是。”姜尚文板着脸道。

    不过,语气和缓了不少。显然,老伴刚才一顿痛骂,让他大彻大悟,不敢再摆谱。

    “影影,你就去开门吧,毕竟是咱们拨打的120,如果将他们拒之门外,传出去,只会让街坊邻居说我们的不是。”汪丽华这次倒是跟丈夫想一块去了。

    虽然她也很相信叶浩川的医术,但毕竟是涉及自己儿子,叫医生进来瞧瞧,也正好检查检查,双保险嘛。

    “好吧。”姜疏影无奈看了叶浩川一眼,脸上很有些过意不去。

    叶浩川大度一笑:“快去吧。”

    姜疏影这才开门去了。

    不一会,一个年轻男医生和两个小护士,带着专业的医用设备走了进来。

    不过,那个医生一边走,一边冲姜疏影抱怨:“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就算伤者的伤情再严重,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啊,中医针灸术?中医针灸术能治病吗?万一刺下去,影响了大脑神经,那得了?”

    听到进来的医生这番话,本来对叶浩川的医术很有信心的姜尚文和汪丽华夫妇,顿时心里打鼓起来。

    “是谁刚才乱救人的?”那个不住抱怨的年轻男医生扫了屋中几人一眼,开口道。

    靠,什么叫乱救人?

    叶浩川有些不爽,淡淡一笑:“我救的,怎么,有什么问题?”

    那年轻男医生脸色沉了下来,道:“我说你这个同志,怎么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你从事的中医,就只管开你的处方药,治有些偏瘫头痛好了,跑来瞎折腾什么外科手术?这外科手术,是你们中医能干的吗?”

    妈的,这叫什么话?身为华夏人,竟严重歧视老祖宗给咱们华夏传承下来的中医学!

    叶浩川大大不爽,正要发飙,但忽地心中一动,嘿嘿一笑,竟破天荒地没有反驳。

    姜尚文和汪丽华见他如此态度,心里更加七上八下了,唯独姜疏影看出了师父是在故意示弱,她跟了师父这么久,还从未见他吃过亏呢。

    见叶浩川如此没脾气,那年轻男医生越发气盛,道:“让开,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姜疏影气得不行,这个男医生太过分了,就算你不认可中医,也不能随意侮辱别人吧?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的师父。

    她正要发飙,叶浩川却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笑了笑:“看来这位医生你是学西医的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

    “那是当然,现在学西医是大势所趋,学中医根本就没什么前途。至于我哪个学校毕业的,不值一提……”那年轻男医生似乎有些谦虚。

    看你这尾巴翘天上去了的样子,还不值一提?

    叶浩川暗暗鄙视。

    这时,其中一个小护士带着崇拜之色地看了那年轻男医生一眼,冲叶浩川道:“听好了,咱们胡中平医生,可是咱们省里的二本医科院校毕业的,高材生呢。”

    叶浩川登时作出一副肃然起敬状,拱手笑道:“失敬失敬,原来胡医生是咱们省内二本医科院校毕业的,我还以为你是国家级一本医科院校毕业的。”

    听他前面的话,颇有些吹捧的意味,这让胡中平很是得意,可一听最后一句,完全就变味了。

    胡中平脸色一变:“你说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