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驭隐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力缆狂澜
    花二娘和矮冬瓜等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四人中看似最温和的林空发起怒来这么可怕,而且实力远超出了本身境界,几乎能够和化神期修士比肩。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至此,这群人才知道踢到铁板了。

    不过他们仗着人多,而且修为都不弱,所以并没有被吓得四散而逃,反倒是重新聚集到了一起,就连花二娘也站到了***的身边。

    “花二娘,看来这姓林的不好对付啊!”花二娘刚靠近,***就低声说道。

    “嗯!待会分出一半人缠住他,等解决了其余两个再群而攻之,老娘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花二娘也回应了一句。

    两人这时候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不快,亲密得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就在这个时候,冯德却是抱着古墨回到林空身边,沉声说道:“主子,古道友断了三根肋骨,五脏六腑均遭重创,需要即时救治!老奴已经给他喂下一粒护心丹,大概能撑两个时辰。”

    “嗯!”林空轻嗯了一声,但并给没有动,眼中竟然冒出一股凶光。

    冯德这话本是让林空快走,不要再和这些人纠缠下去,恐耽误古墨疗伤。可花二娘等人听闻之下,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林空雷霆一击重创花三娘,他们只觉得林空特别刺手,不是那么好对付,却万万没有想到,四人中修为最高的冯德,居然会是林空的奴仆。

    “邓丑,情况不对啊!姓冯的自称老奴,那姓林的又是什么修为啊?”***身后的一名干瘦男子问道。

    “不知!”***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脸色阴沉如水,再也看不到一丝笑意。

    “姥姥的,管他什么修为,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都甭磨蹭了,干脆点,直接上吧!”另一个肥头大耳的秃头站出,大声吼了一句。

    秃头身材高大,浑身全是肌肉疙瘩,与其说是胖还不如说是壮,一看就是修练过武道之人。

    这人行事和说话一样果断,话音刚落,提起一根乌黑巨大的木棒,跃身便向林空当头砸下。

    别看秃头三大五粗,飞跃舞棍却是一气呵成,动作迅速,姿势优美,仿佛燕穿祥云,勐虎下山。

    邓丑本想制止秃头,但已是不及,无奈之下也咬牙挥出了手中法器,并大声叫道:“花二娘,那丑八怪和姓冯的就交给你们了,其他人跟我上。”

    邓丑所说的丑八怪,自然就是指梁启了,这话听在梁启耳中,无疑是一枚炸弹,顿时就火了,“矮冬瓜,就你这幅德性还说老子丑,说不定你老爹老妈比老子更丑呢!”

    “放你娘的屁!”邓丑恶狠狠的回了一句,眼中杀气更盛,估计是被梁启给说中了。

    但他并没有继续和梁启斗嘴,而是驱使着手中一根梭子镖,直取林空面门。

    邓丑祭出法器,其他人也不甘落后,顿时十几件各色华光闪耀的法器,如同游蛇一般朝林空袭来。

    冯德和梁启见此大惊失色,想要拽着林空逃遁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咬牙上前相助。

    可他们还未靠近林空,花二娘便带着其余两名女子挡住了去路。“二位道友去那里啊?就这么看不起咱们姐妹吗?”

    “滚!”冯德怒声斥喝,手中长剑横扫,一道匹练般的剑气唰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冯德的命运与林空生死相连,眼见一大群人围攻林空,他心急如焚,那有心思和花二娘拌嘴,出手便毫不留情。

    剑气横扫如一把斩天巨刃,在虚空中划出一条细小的裂缝,顿时罡风蜂拥而出,随后立马又吸了回去,将周围云彩纷纷扯了进去。

    花二娘见冯德一剑斩出空间裂缝,脸上笑意全收,一个瞬移出现在冯德身后,挥手便洒出一团粉红色的东西。

    仅仅是一个照面,花二娘就心知自己并非冯德对手,不过她的任务并非战胜冯德,只是将他拖住就行,所以始终不和冯德硬碰,采取了游走打法,使得冯德难以抽身。

    梁启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同样被两名女子忽左忽右的进攻,虽然应付起来游刃有余,但要想短时间取胜却是无法办到。

    若冯德不是要照顾古墨,花三娘很难将他缠住,可冯德又不能扔下古墨不管,要是古墨再落入对方手中,那他们的处境就更加不利了。

    短短几个唿吸的时间,林空和冯德以及梁启三人,便被花二娘等人分开,形成了各个击破的局势。

    这边冯德和梁启忧心忡忡,而另一边的林空却是面色平静,眼中杀气沸腾。

    “想找死今天林某就成全你们。”林空这种平静如水的表情,和杀气腾腾的目光,使人感到窒息,让邓丑等人均是心中一震。

    “难道这人真的是隐藏了修为,在此扮猪吃老虎吗?”邓丑心中开始泛起了嘀咕。

    如同邓丑心中所想的人不止一个,就连那最先出手的秃头,也有收手退走的意思,但这时后悔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一直静立的林空忽然动了,首当其冲的就是秃头。

    林空并未使用任何法器,竟出乎众人意料的直接用拳头向秃头冲了过去。

    “哐当!”

    拳头与木棍相触,发出金铁撞击般的声音,秃头只感觉双臂发麻,虎口传来阵阵剧痛,庞大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飞,胸口更是闷得发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不吐不快似的。

    “噗!”

    秃头还是未能忍住,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如同抛出去的沙袋一般,飞出了数十丈远方才勉强稳住身形。

    “好大的力气!”秃头惊声说道:“若你就这点本事的话,那就受死吧。”

    话音未落,秃头已经站直了身子,手中木棍往身前重重一杵,伸手便掐决念咒,似乎是要施展什么厉害的法术。

    可就在这个时候,秃头丹田内的元婴却是发出咔嚓一声轻响,全身上下如同烧红的泥团遇到水一样,瞬间龟裂。

    “不......不......”秃头惊恐的大叫,身子再也不受控制,好像一块石头,直接掉下了云端。

    “砰!”

    秃头身体尚未坠到地面,便“砰”的一声爆裂,瞬间化成了一团血雾。

    邓丑等人全都傻了,一个个硬生生的收回了法器,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站住!再往前挪动一步者,杀无赦!”众人刚逃出不远,林空冰冷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花二娘和邓丑闻言额头冷汗哗哗直流,当即便停下了脚步,见两人停下,有三四个人也跟着驻步,但多数人还是飞速狂奔,根本没把林空的话当成一回事。

    这些人都抱着侥幸心里,觉得林空即使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分头追击,加上他们对自己的遁速颇有信心,于是跑得更快了。

    “哼!”

    林空鼻孔中发出重重的冷哼声,身子一晃,人瞬间消失,当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名鹤发老者身后,并一掌拍了出去。

    手掌未到,一股巨力便如泰山压顶般笼罩鹤发老者全身,本快得如同流星的身子,骤然停顿,即使用尽全身真元,也无法迈开半步。

    这一下鹤发老子终于怕了,撕心裂肺的叫道:“道友手下留情,老朽有眼不识泰山,我不跑了,不跑了!”

    然而林空并没有停手,仍旧毫不停顿的一掌拍了下去。“晚了!”

    “砰!”

    鹤发老者被直接拍落地面,在地面上扬起一大团尘雾,显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些还在狂奔的人见到这一幕,几乎都愣在了原地,背心冷汗直冒,可仍旧有两三个亡命之徒没有停下,并且已经逃出了百里之外。

    这时众人都以为林空不会再追了,毕竟距离太远,追出去或许能够追上,但眼前这些人难保不会趁机熘走。

    他们心里正这样想着,林空却是已经追出去了,其速度之快,让花二娘和邓丑等人瞠目结舌。

    “这......这是人吗?”望着眨眼已经变成一个黑点的林空,邓丑喃喃自语,完全放弃了趁机逃走的心思。

    “唉!早知道这人如此厉害,打死老娘也不来,现在倒好,三娘身受重伤,你我都不敢逃了,还不知道那人回来会怎么收拾咱们呢!真是倒霉死了。”花二娘满脸愁容,心中满是悔恨,不知怎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旁边一名中年男子见状,冷哼了一声:“哼!现在后悔有个屁用,哭哭啼啼的能解决问题吗?还是好好想想待会如何保命吧。”

    “他叫停咱们就停下来了,我看此人也不是什么嗜杀之辈,应该不会对咱们下毒手,大家尽管放心好了。”邓丑安慰道,至于林空会不会下他们下手,其实邓丑心里也没有把握,毕竟修道界狠辣之人不计其数。

    “我也觉得他不会杀咱们,可不杀不等于不罚,倘若他废除咱们修为,或是要咱们交出元婴精魂为奴咋办?”花二娘说着,下巴指了指远处的冯德。“若是老娘猜测不差的话,那姓冯的就是交出了元婴精魂,所以之前他才不要命的想保护姓林的。”

    听花二娘这么一分析,众人顿时沉默了,他们既不想死,也不想被废除修为,更不想想冯德那样,做别人的奴仆,把终身命运交到林空手上。

    “喂,我倒是有个主意,不如咱们用那消息和他做个交易,以此换取自由,你们看如何?”邓丑一拍大腿,终于想到了全身而退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