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朝歌行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失误
    苏妲己?

    黎白风脑海中略一想过,却没有丝毫的印象,故而摇头道:“我不是问你叫什么,我是在问你的身份。火然??? ?文  w?ww.ranwen`org”

    “你猜猜看。”苏妲己掩嘴轻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

    “哼,不说算了。”黎白风心知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告诉自己,于是也不再问,而是抬起手,缓缓的捏紧了悬浮于空的伞柄,目光一下子锐利了起来。

    管她什么来头,先抓起来再说。

    见此,苏妲己笑容一敛,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冷意:“又来?人家可不陪你玩了。”说罢,也不见她如何动作,一片片幽幽的蓝光突然在丙午间各个角落纷纷亮起。

    梨花木的地板上陡然浮现出一道道蓝色的痕迹,渐渐亮成交错纷繁的光路。像是雨后冒出的春笋,又像是夏夜草地纷然飞舞的萤光,从她的脚下到门前的玄关,再到另一边的厨房,甚至一直蔓延到了旁边的卧室。

    几乎是眨眼之间,地板便上浮现出了一个极为复杂的阵法,其通路交结,盘根错节,一眼望去直叫人头晕眼花。整个丙午间目光所及,尽皆笼罩在了蓝莹莹的光芒之中。

    黎白风擎伞在手,本欲暴起抓人,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光芒晃到了眼,下意识的一眯眼,站住了脚步,他目光掠过脚下的阵法,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什么。

    挪移阵!

    修士在追求大道的过程中,并不是一条大路通上天的,不可避免的会走入很多歧路,进而衍生出了很多杂学,阵法亦是其中一种。

    阵法的种类多如繁星,有的甚至贴近了大道,也有的只能用来做一些避水防火之类的琐事。而挪移阵则是比较实用的一种,可以将人转瞬之间挪移至千里之外。但是相应的,布置这种阵法要相当高的阵法造诣,而且挪移的距离越远,被挪移的物体越大,所要消耗法力越多,仅是将一只苍蝇挪移至千里之外,就要消耗掉一个金丹期修士全部法力。故而布阵者往往需要准备一些蕴含着足够灵气的灵物来辅助布阵。

    黎白风目光所及,地板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阵法符箓,让人几乎以为那不是地板,而是一地的马赛克。也不知苏妲己到底在他家里画了多久,才能完成这样的工程。

    嗯?等等?

    他再一看,又发觉这些符箓不只是一个挪移阵,里面还嵌套了一大三小四个聚灵阵,周围更是画了一圈掩息阵法,用以掩人耳目。

    一时间,所有事情都在黎白风的脑海中串联了起来。

    难怪苏妲己明知自己在拖时间,却依旧一个人在那演的开心,原来她也是在拖时间!她在等聚灵阵充能完成,来激活这个挪移阵。

    难怪她明知事情暴露了却依然不逃,原来她是早有准备,知道单凭她的速度绝不可能在返虚期的殷辛手中逃脱,故而布下挪移之阵,打算借助阵法逃离朝歌!而看这汇集而起的灵气,只怕把她挪移到大商的另一头都足够了。

    布下这么复杂的阵法,哪怕她的阵法水平再高,也是需要相当的时间来准备的,所以她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恰恰是绝对不会有人来搜查的自己家里!

    谁会想到作案者会在案件大白的情况下主动跑到破案者的家里?这就是灯下黑。

    “你这女人……”

    黎白风神色复杂的看着渐渐被蓝光淹没的苏妲己,对方则回以一个俏皮可爱的笑容,坦白讲笑的还很甜,甜的像是个恶作剧之后洋洋得意的小女孩。

    “高兴的太早了。”黎白风摇摇头,神色仍旧复杂的说完了下半句。他手腕一转,手中的烟罗霎时亮起濛濛的白光,尤其是伞尖,银亮刺目,连满屋的蓝光都无法掩盖其光芒。

    他双手反握,伞尖指地,高高的举起,仿佛开天的盘古对着混沌大蛋壳用力的劈出那一斧头一般,向着苏妲己的脚下——也是蓝色光芒最为浓郁的那一处——用力的刺了下去!

    “咻——”伞尖闪烁着银亮的寒芒,在空中掠过一道光。

    “刺啦。”在途径某处的时候,骤然传来一声裂帛之声。

    黎白风感受到手上传来一阵轻微的阻力,旋即便荡然无存,下一刻,一抹雪白在蓝光中一闪而没。

    尽管很快,但以黎白风出众的眼力,还是捕捉到了那转瞬即过的光景,并给他带来了相当程度上的震撼。心神震荡之下,他手中的伞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丝偏差,没有准确刺在阵眼之上,而是偏离了半寸。

    “砰!”

    空气中传来一阵轻微的爆鸣之声,地板上阵法蜿蜒的纹路如电压不稳的荧光灯管一般闪烁不已,隐隐有崩溃的趋势。

    “不可能!”

    苏妲己发出一声惊呼,她的脸上第一次的浮现出了震惊之色。之前,无论是妩媚、哀怨或是娇羞,她伪装出来的神色下都有着掌握局势的淡然与从容,唯有这一次,她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计算出现了偏差。

    一时间,她连遮掩胸前都忘了,惊疑交加的质问道:“琉蝶丝不可能破去我的阵法!你那把伞到底是什么东西!”

    黎白风的震惊并不比她少多少,虽然不是一种震惊。

    首先他必须要甩锅,若不是蓝光干扰了他的视线,这一伞不可能刺到苏妲己的胸前,他又不是什么饥渴没下限的***不至于做出这种事,其次对方波澜壮阔的胸怀也必须占上一锅,若是以夏玲莹那板上钉钉的身材是决计不会发生此事的。

    甩锅是甩了,但不管怎么说……他又下意识,不,无意识的扫了一眼,只觉白花花的晃眼,还有那两……

    “身临长渊,心如止水。”黎白风默默念道。

    短暂的震惊之后,苏妲己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无意识,不,下意识的双手护胸,转而又放了开来,咬牙切齿道:

    “很好,想看看个够吧,这次算妾身棋差一招,只是可惜了这具身子。”

    可惜了这具身子?这话什么意思?

    黎白风眉头一动,连那句“想看看个够”都顾不得了,下一刻,苏妲己突然双眼一翻,脸上的神情一下子黯淡了下去,整个人像是抽去了骨头一般朝着他倒了下来。

    同时,一个半透明的妖媚人影从她的天灵缓缓的褪了出来,那人影面目模糊,身形前凸后翘,身后妖异地长着九条尾巴般的东西。便只是一个轮廓,也让人有一种口干舌燥之感。

    黎白风下意识的一接,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

    “小冤家,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你还能认出妾身来。”苏妲己略显羞恼的声音从那道人影处传出,旋即,她将手一挥,本来闪烁不停的阵法骤然蓝光大盛!

    这光芒过于剧烈,以至于黎白风不得不闭上双眼以避免刺激,再睁开眼时,那妖媚人影已连着满地的阵法一道消失无踪,仿佛从不曾存在这里一般。

    “这……这就走了?”黎白风愕然。

    他看了看怀中抱着的仍旧处于昏迷状态的苏妲己……或者说张旻允学姐,神色不由愈发愕然:“这个……又该咋办?”

    还没等他理清状况,就听窗外传来一声失望的轻叹,随即是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这次黎白风头都懒得回了,他敢打赌,那必然是邻居赵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