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家有宝妻 > 正文 第344章 处理了一些事情
    小家伙嚷嚷着说了一番,病房里气氛更是热闹非凡,邵嘉英一瞧时间差不多了,她喊了一声,就要送城城回学校去。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小家伙甩了甩手,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蓝星夜和邵明阳。

    邵明阳走近她,看见她今天脸上有笑容,他心里边也平静了似的,有一丝欢喜来。

    “你今天气色很好。”邵明阳说。

    蓝星夜点了个头,她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邵明阳道,“我是来告诉你,班森医生那里已经差不多研究出抗体了。”

    “真的?”蓝星夜淡淡反问,她不惊不喜,平静无波。经历了太多后,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我不会骗你。”邵明阳沉声道,“你一定能活很久,看着城城长大。”

    蓝星夜躺在床上,阳光慵懒照下来,是一幅美好的画卷。只见她的长发落下,贴着她的脸颊,邵明阳不禁伸出手来,将那黏在脸颊的发丝抚开,勾到耳后去,他的动作轻柔,那眸光更是温柔。

    邵嘉英赶回医院的时候,邵明阳却已经走了,她心里一惊,“哥他走了吗?”

    “刚刚才走。”蓝星夜回道,又发现她神色不对,她不禁问道,“怎么了?”

    “没事,只是公司有点事情……”

    “那你去忙吧,我没事。”蓝星夜应道,邵嘉英急忙道,“蓝星夜,我走开一下。”

    邵嘉英又是飞奔,她下楼驾车而去。

    邵嘉英刚刚在回来的路上,接到了杨戬的电话,她听到了那则消息,有关于邵明阳要亲自试药的消息,这让她心惊!她飞车前往实验室,心里有些没底,更是立刻打电话给邵洛川!

    “洛川,你现在立刻去实验室!”

    “出什么事了?”邵洛川也是一惊,邵嘉英道,“班森医生研制了抗体药剂,但是要找人试验,哥他已经去了!我怕拦不住他!”

    来不及应声,邵洛川已经匆忙挂断了线!

    实验室里,邵明阳不急不缓到来,班森医生已经在里面,杨戬也是在。他却是着急,为什么只有邵明阳前来。

    邵明阳道,“班森医生,药剂已经研制好了?”

    班森回道,“还要等一会儿。”他顿了顿又是问道,“邵先生,这很危险,你真的确信你要测试?”

    “我想不需要再确认了。”邵明阳夺定道。

    于是,班森继续将药剂进行分解冷冻,在进行了一系列的操作。之后,眼看着就要进行注射,杨戬一下挡在了前方,“二少!这实在太危险!我不赞成你这么做!”

    “杨戬,你让开。”

    “太危险了!”

    正是僵持不下,邵嘉英和邵洛川也纷纷赶到,连带着进来的还有原本等候在外面的常斌庄仔!实验室里争吵声不断,邵洛川一下奔进来,“不能这么做!”

    “哥!你是疯了吗!你怎么能这么做!拿自己的命,去当试验品吗?要是失败了,那该怎么办?”邵嘉英亦是冷声喝问!

    邵明阳坚决道,“我相信班森医生!”

    班森刹那感到责任重大,可他连自己都不确信,“邵先生,我……”

    不容他多说,邵明阳打断了他道,“我会签下保证书,就算是死了,也和班森医生您,毫无关系,是我自愿。”

    “这……”班森一下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犹豫不前。

    邵洛川喝道,“不行!这不行!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蓝星夜怎么办,你让城城怎么办!”

    “哥!你还有城城,你不能这么做!”邵嘉英亦是喊道!

    邵洛川心急如焚,他上前一步,“如果真的要在人体内做测试,那我来做这个试验品!”

    “我来也可以!哥!让我来!蓝星夜是女人,我也是女人,在我身上做更准确!”邵嘉英同样上前!

    常斌庄仔见状,两人更是走上前来,常斌道,“我身强体健,体能好,让我来!”

    “我们两个都可以,什么测试都没有问题!”庄仔也在同时道!

    众人都争先恐后起来,仿佛这不是有关于生命,而只是一场游戏!

    “你们谁都不行,”邵明阳凝眸扫向他们,他的眼眸里是一片温润,一句话过后,却是说着让人不明白的话语,近乎是低声喃喃自语,“我说了不让她还,就不会让她还。”

    众人全都听不清楚,他最后那一句呢喃,到底是说了什么。只在一刹那,邵明阳喊道,“班森医生,我可以了,药剂完成了没有?”

    班森犯难道,“冷冻分解已经完成。”

    “那开始吧。”邵明阳淡然说道,他已经脱去自己的西服外套,更甚至是解开了衬衣的袖口,露出了那精壮的胳膊来。

    药剂就要从胳膊注射而入,直接渗进血脉里。

    眼见如此,已然就是最后时刻,杨戬急到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二少!要是抗体失败,那么你会有生命危险!你要是走了,那蓝小姐要怎么办?”

    “杨戬,你不必再说,我已经决定。”邵明阳温声回道,他的目光坚决。

    邵嘉英还想开口,可是看见他的神情,她劝说也全头吞没不见。

    邵洛川看的更是明白,他已经决心彻底!

    可是如今,又该要怎么办?这不能够!这怎么能够?

    班森却是已经从冰库里取出了那冷冻分解的液体来,冰冷的液体被针吸入到针管里,是细长的一支。吸取了药剂后,班森举起针管来,轻轻往前一动,将多余的空气推去。

    邵明阳已经坐了下来,他就要等待注射。

    助手更是上前,开始用酒精为邵明阳擦拭手臂了。

    班森眼看也要走来……

    却就在这个时候,邵洛川眼眸一凝,他冷不防地突然猛地上前!

    众人无法提前注意,更是阻止,邵明阳还静坐在椅子里,只看见邵洛川纵身一闪,像是一道闪电一般跃了过去!

    来不及呼喊,来不及反应,甚至是班森都是始料不及!

    班森只感觉手里一空,他握着的针管被邵洛川夺走了!

    邵洛川紧握住那针管后,猛地拔去了针尖,他将那管子里的液体全都倒在了地上!而后更是将那针管狠狠砸下,像是要解脱什么束缚一般,那么的迅速而果决,狠猛而不带一丝犹豫!

    他的这一举动,却是如此的匆忙!

    邵嘉英惊住,常斌庄仔更是定住不动,杨戬睁大了眼睛!

    邵明阳凝眸死死看着方才的一切,只瞧见那液体从针管里落下,再也收复不拢,他的心也好似被化成了那液体一般,收复不拢!

    他猛地纵身而起,厉声喝道,“邵洛川——!”

    邵明阳几个大步走向了邵洛川,猛地伸手拎住他的衣领,他近乎是切齿质问,“你这是在做什么!你竟然敢这么做——!”

    邵洛川任他对自己动手,喉咙处被他勒的好似有一丝窒息来,他冷声道,“我不能让你这么做!你要用你的命去做试验,如果被蓝星夜知道了,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我不需要她知道!你不说,我不说,所有人都不说,你以为谁会知道!”邵明阳喝道,他又是对着班森喊道,“班森医生,再准备药剂,为我注射!”

    班森蹙眉道,“邵先生,药剂只有一支。”

    那是唯一的一支,唯一的一支!

    邵明阳好似等待了千年,可是等来的却是连希望都还没有燃起,却又要继续等待的空茫感。他低头一瞧,那液体很快被空气挥发,只有一片湿润的残留,他的手更是用劲!

    “你知不知道这是唯一的一支药剂!你又知不知道等下一支药剂,又要耗费多少天!我能等,可是蓝星夜不能等!她等不了!她等不了你知道吗!”邵明阳不断切齿喝斥着,那心里的窒闷和愤怒也是到了一个极点!

    邵洛川怒眸吼了过去,“失败了呢!谁会先死?是你还是蓝星夜?死了以后,你们一起下了黄泉,她在地狱里瞧见了你,要怎么放心城城?难道非要拿人命去做交换吗?要是被蓝星夜知道了,她也不会肯!她绝对不会同意你这么做!你背着她这么做了,她只会伤心自责!”

    “你以为到了现在,你为了她不要命了,她就能好吗?她只会更加难过!”邵洛川字字句句正中他的痛处,锋利无比,“你能不能有点责任心!你能不能想想城城!你明明知道,这抗体药剂要是注射进身体里,会有生命危险!你可能会死的——!”

    邵明阳原本还疯狂的眼眸,在听到了那最后一句后,他定格在一处。眼中涣散开无数的光芒来,他的神情更是安然下来。

    他低声说,“洛川,她现在还有活的机会!”

    “难道你就没有吗!”邵洛川想也不想反斥!

    邵明阳的目光很漠然,他凝望着他幽幽说,“没有。”

    邵洛川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无法思考,他都在说什么!

    听闻此言,杨戬皱起了眉头,常斌庄仔一致沉默,邵嘉英更是没了声。

    邵明阳的手捶了下来,他注视着邵洛川平静道,“所以,我来做这次的试验,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你在说什么!”邵洛川不明白!

    “你到底在说什么——!”邵洛川又喝了一声,眼中是支离破碎!

    *****************************

    s市今日天气不错,碧蓝天空,是难得的风和日丽。

    一家酒店里,周青青和某家国外公司的代表洽谈,谈判结束,她微笑着信步而出。这家国外公司,是来收购周氏的,周青青却是迟迟没有答应。但是对方不依不饶,显然是想要稳吃周氏入腹。

    周青青没有什么精神,她漫步而出。

    身后跟随着助手,成律师也在身旁一并跟随。

    成律师突然喊道,“周小姐,又是那位邵先生。”

    周青青顿时抬眸一瞧,果然在酒店大厅的咖啡吧那里看见了一道身影。

    那是邵家三少邵哲东!

    他简直无法不让人注意!

    邵家的子弟,各个都是仪表堂堂,邵凌劲、邵明阳、邵洛川都是俊朗非凡的男人。而这邵哲东,英俊里带着媚,五官漂亮精致到比女人还要更甚几分,阴柔里却又带着冷漠来,那诡异而妖娆的气质,绝对能吸引旁人的瞩目。男人瞧见了,可能会在心里鄙夷的一笑置之,可是女人看见了是定会再三侧目。无论如何,他都是个发光体,所以不想注意都难!

    周青青有些烦了,她秀眉一蹙!

    邵哲东!这么多天了,他一天天像是影子一样跟着她,究竟有什么目的,葫芦里卖的都是什么药!

    周青青此刻真是看不懂这个男人!

    但是,邵哲东却没有上前来和她主动攀谈过,这愈发让她看不懂!

    “周小姐,现在怎么办?”成律师低声询问。

    周青青继续冷处理,“不用理他!”

    周青青带着下属,起身离开了酒店。

    这边他们前脚刚走,邵哲东立刻买单,一张红钞放下,他也是翩然而去。

    “周小姐,那位邵先生的车跟在后面!”成律师道。

    周青青没有回头去瞧,只是透过那车镜看了一眼,果然又在跟了!她不动声色,没有再开口。

    下一处,周青青回到富蓝处理了一些事情,大概在傍晚的时候,她又是打算离开。

    只是,周青青刚刚出来,就看见了那辆车!整整跟随了她好几天的车!

    “大小姐……”这下是司机喊了一声,“要不要我让保安把他打发走?”

    周青青凝眸,她看着远方道路一侧那辆车,车窗没有落下,她却是能够感觉,那个男人正在侧目瞧她!

    周青青扬眉道,“把钥匙给我。”

    “大小姐?”

    “我让你给我!”周青青冷声一喝,她取过钥匙独自驾车而去!

    这边周青青开车一走,邵哲东的车也在后方继续跟随。一前一后两辆车,一路过了几条马路,又过了几个红绿灯,上了高架,继续往前方面开。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只是这么开了很远。

    突然,周青青有些不耐烦了,她猛地在前方开到了一处紧急停车带!而后刹车一踩,便就靠边停了下来!

    而在后边的邵哲东,他却也是将车子往紧急停车带那里一靠,紧随其后也一并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