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与贼共舞 (四)
    李凌见沈琼瑶如此说,也只得很配合地乖乖地闭嘴了。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从今天你一回来啊,我就觉得你特别的紧张,这是第一。当然了,你的紧张,自然是只能让我觉得你这一次回来肯定是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商量的。这第二么,自然就是你刚刚的神情,刚刚你让王家俩兄弟出去的时候,很明显就是松了一口气,这就说明你要说的话并不想让他们二人听到,那这也就说明,此事关系重大,关系到咱们都不怎么能够招惹得起的人,或者说,能不招惹就尽量不招惹的人,现在咱们是在川蜀之地啊,又不是在京师,这几个地头蛇自然是不会放在眼中的,那么这西南之地还有谁是招惹不起的呢?恐怕这就很好猜了吧。第三,则是杜敏捷大人了。”

    “什么,杜大人?他给你说什么了啊?难道他也知道吗?可是,他怎么会知道的呢?”李凌听见杜敏捷的名字,不禁又是大吃一惊,一下子问出了一大串的话,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啊。

    可是,回答他的沈琼瑶却显得很是淡定,好像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了一样,说道:“他倒也没有告诉我什么,至于他到底知道些什么,这我自然也就不知道了,只是啊,上一次我生病的那一次啊,总是隐隐约约地觉得他好像和清川王很熟悉的样子,虽然也没有特别明显的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但是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李凌有些纠结了,心中不由得嘀咕道:“女士们啊,看来古往今来还真是一样啊,完全就是凭感觉,这感觉怎么能作为凭证呢?”李凌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听见沈琼瑶又说出了一句更让他抓狂的话,沈琼瑶说道:“我觉得吧,我的第六感特别准,真的,这杜敏捷虽然在剿匪之事上也算得上是尽忠尽责了,可总是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就是他了。”

    李凌看着她的样子,洋洋自得,沉迷其中,不禁想起了曾经的那个热爱星座的女朋友了!简直就跟个大仙儿一样了啊!

    “呃……瑶儿啊,这个还就先……算了吧!”李凌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这个沉浸在自己的感觉的女人一怒之下会打自己几巴掌,那自己可就真的是受不起了啊。

    “第四……”沈琼瑶理也不理李凌,只还沉浸在陈列理由这一件事情中了。

    李凌不由得苦着脸哀嚎道:“第四?啊,还有第四?”

    这一下子,沈琼瑶发现自己的思路被打乱了,不由得有些不高兴了,怒气冲冲地对李凌说道:“哎呀,你啰嗦什么啊,我都说了,要有理由的嘛,你看看,我都还没有说完呢,你都不能让我说完吗?”

    李凌听见沈琼瑶如此训话,慌忙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做洗耳恭听状,说道:“好好,让你说完,我这不是还好好地在听你说话嘛!”

    “这第四啊,就是今天的圣旨了。”沈琼瑶的神情异常地笃定,好像一个刚刚参加完公务员考试的人一下子就知道自己拿了全国第一名一般,让人觉得分外不真实。

    李凌忙揉了揉耳朵,他是真的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了,这圣旨还能给你什么答案不成?那这也太邪门了吧!

    “这个,瑶儿啊,我觉得吧,你要是猜呢,也可以,可是这猜啊,也得有个度不是吗?这圣旨可不是能胡乱……”李凌不得不想着法儿开始劝她了。

    谁知,沈琼瑶却冷笑着摇摇头,说道:“圣旨?哼!这圣旨可是解开这问题的最重要的一把钥匙了!”

    “啊?”李凌见沈琼瑶的表情,忍不住想道:“既然她如此有把握,那就不如好好听听她到底是怎么想到的吧。”

    “你想啊,这圣旨上既然说了我有可能是和贼匪勾结了,那这就必须得有人去传话给皇上啊,这西南边陲,远离京师,音信南通,若非特别关心之人,谁又会将这样的事情去告诉皇上呢?可是,半吊子,你应该明白,以我的家世背景,就算有人想告,那一般人也是不怎么有机会的,毕竟若是民告官的话,这钉板一滚,可是半条小命就没有了,又有谁会不顾自己的性命去关心我是否和贼匪勾结呢?这很容易就能推断出来,这普通的人是不会有这个闲心了,如此说来,便也就只剩下官员了,楚州的知府吗?”沈琼瑶说到这儿,很是有信心地摇了摇头。

    “你怎么能确定他不会呢?”李凌问道,堂堂的知府大人,五品大员,应该不会在皇室贵族面前露怯了吧?

    “你要知道,我的母亲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妹妹,并且是唯一还在世的妹妹了,而我的父亲又曾经奋力保住了皇上,这些事情,几乎是天下人皆知了,谁又敢没事去皇上面前告我的状啊?”沈琼瑶虽然如此说,可是神色上却看不出一点骄矜之色。

    李凌不知道是不是该点头了。顿时,他觉得,虽然沈琼瑶从来对自己的身份都没有说过太多的话,其实,原来她一开始就特别清楚。她清楚这种身份的不容易,也明晓这种身份的优势。

    沈琼瑶却并没有太关注李凌在想什么了,还是在说那理由:“所以呢,文官这边是不太可能了,而武官这边呢,现在川蜀这里,除了大将军府里的人,就只有我的哥哥还有些兵力了,只是啊,哥哥自小就极疼我,他断断是不可能去告状的了……”沈琼瑶说到这儿,猛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不由得脱口而出:“糟了!”

    “怎么了啊,瑶儿?”李凌见沈琼瑶脸色突变,也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便忙问道。

    沈琼瑶的脸色在极短的时间里,已是由白到红,又由红转为惨白,到了最后,才又恢复了些血色。

    “蛮子,你还记不记得,咱们一开始出兵攻打皓山的时候,我在半路上忽然就很不舒服?”

    李凌自然是记得的,他点点头。

    “我记得,在临行之前,我吃了哥哥带过来的东西。”沈琼瑶的声音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冷了,如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