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七十一章 刀剑(求收藏)
    “我穷尽心思,先以百余江湖好手试探行气路线,随后又收了七大刀奴,将天魔七杀式推演至目前改无可改之境,最后才是自身来收服这条蛟龙!”

    方明长身玉立,淡然陈述,但沈浪却似乎嗅到了一股血雨腥风。?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一刀在手,鬼神不留,天魔七杀,挡者绝杀!此刀虽然已至目前极限,但每刀挥出,都必须自残精血元气,先伤己,再伤人!”

    方明如玉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股潮红,微微咳嗽两下:“我自己修炼天魔七杀式之后,只是出手了两次!便已元气大损!”

    沈浪道:“一次想必是在少林,还有一次便是王夫人了!”

    “不错!”方明颌首:“我当初击杀刃心,却是损耗了这具身体的九年寿元,而击败云梦仙子,则是损耗了三年寿元……这两次大战对于我也是一种升华,自身修炼,与观看别人总是不同的……到了现在,我若再次挥刀,所耗费的元气三个月便可弥补回来了……”

    沈浪道:“如此威力的魔刀,你还不满足么?”

    方明道:“此时这魔刀只是被我练到了小成之境,因为云梦仙子只是天下第三的高手……对付她我可以留手,对付你与快活王则是不然……”

    “天下三高手的划分,其实便是我对你们的期待程度!”

    “我之前便可砍杀快活王,却一直忍耐,便是在等你!与你一战之后,我自身的精气神想必会到达巅峰,到时候我自会再去挑战快活王……”

    方明叹息道:“只有击败快活王,并且能收手不杀,才是我真正将天魔七杀式这头毒蛟收服,驱使由心,化为己用的时候!”

    败而不杀!

    沈浪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难度,杀人容易,收手却难!快活王本来便是天下第一高手,而天魔七杀式一出无回,也是野性难驯的恶魔!

    方明却是要以自身之力,强行将这头恶魔收服!便相当于同时对付两个绝顶高手!

    也只有将魔刀练到至境,深切转化为自身掌控之物,才能真正做到败而不杀!

    沈浪感觉自己今天才真正认识了王怜花,“你……你所做这一切,只是为了练刀?”

    “当然便是为了练刀!并且将这‘天魔七杀式’彻底收服!天生万物,以我为主,为我所用,我又怎会去做区区一招刀法的奴隶!”

    方明长笑道。

    沈浪默然良久,旋即对方明躬身一礼,道:“此等武道之心,即使我不赞同,但也是佩服的!”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一切,还有什么疑惑么?”方明问道。

    “没有了!请出手!”沈浪道。

    “请!”

    方明翩然下场,手掌已经握上了刀柄。

    沈浪古铁剑入手,以指弹剑,剑作龙吟。

    龙吟不绝,长剑也化为神龙,一剑刺了过去。

    这一剑夭娇如神龙,迅急却如闪电,剑气纵横,日耀于室,剑法正如其人,潇洒,灵秀,不可方物。

    这一式剑法宛若天外飞仙,神来之笔,已是沈浪目前之极限!

    随后,他就听到了弯刀出鞘的声音。

    呛!

    刀光,耀眼到极点的刀光,带着恐怖的杀气呼啸而出,将之前的满堂剑气都盖了下去。

    如果说沈浪的剑是仙子的话,那方明的刀却是来自地狱九幽的恶鬼!

    沈浪已经见过不止一次天魔七杀式,但等到方明真正出手之后他才骇然发现,不论是左公龙还是金不换,他们的武功刀法在王怜花的刀面前,简直连提鞋都不配!

    轰!

    刀剑骤然相交,而一股沛然的巨力也汹涌而来。

    沈浪不断飞退,此时眼角余光便见到那恶鬼居然一分为七,向他全身要害呼啸而来!

    一刀挥出,宛若地狱临凡!众鬼索命!摄魂杀魄!

    这也是他所看到的最后景象……

    ……

    古室之内,方明穿着宽松大袍,长发松松垮垮地披在肩膀之上,右手挥毫不断,显然是进入了某种冥冥之境。

    他出手如风,挥毫泼墨,瞬息间便完成了一副惊世的画作。

    吱呀一声!

    白飞飞披着轻纱进来,巧笑嫣然道:“你在画什么?”

    她上前一看,见到的便是一副地狱修罗图!只是一眼,口鼻间便似乎闻到了硫磺与血腥的味道,令她不由色变。

    “此画名为‘七杀修罗图’,我想将它送给你!”

    方明将此画一掀,红木桌上居然还有一副一模一样的刻印,痕迹宛然,仿佛刚刚拓印的一样。

    高手写字,力透纸背,名家作画,入木三分,若已到宗师之境,便是只用毫笔也可写碑!

    与沈浪的一战,令方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精神催发到极限,居然提前接触到了刀道二层——刀意之境!

    天魔七杀式本来就是宗师之刀,而方明在此世界无敌心态的养成,终于令他短暂领悟了刀意之力,虽然只是片刻便即退出,但对于他的刀道却是一次升华!

    而这片刻方明也没有浪费,已经将刀意入画,融入了面前的七杀修罗图当中。

    “送给我?”白飞飞收起画卷,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淡然,仿佛一缕游魂。

    “那些万劫刀奴得到的只是天魔七杀式的坟中枯骨,只有这幅七杀修罗图,才是天魔七杀式真正的神髓所在……”

    方明道。

    白飞飞的眸子终于动容:“你就不怕我将此刀外传出去?”

    方明大笑:“我只怕你传得不够多……”

    这是他心里一个隐隐的想法,他现在已经将天魔七杀式推演到了目前的极限,要想再做突破,除非集合众多天才之力,耗时累月,以年为单位不断推陈出新方可。

    武林外史虽然完结,但等到小李飞刀剧情开始的时候,自然便是他收割之时!

    并且,也可以看看演武令所穿越的这些武侠世界到底是独立还是互相关联。

    “咯咯……”白飞飞没有多问,又问道:“我此次前来,便是想问问你,沈浪既败,那我们的婚约是否还要继续?”

    方明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很奇怪,那是白飞飞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表情。

    他缓缓道:“我曾经听人说过……自己装的逼,即使是泪流满面,也必须继续装下去……并且,不管怎么样,我都是得了一位美人,也不亏!不是么?”

    ……

    沈浪终于醒了过来。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无一处不痛,丹田当中那股自幼苦修而来,千锤百炼的真力,竟然已经消失无踪。

    “天魔七杀式……真是刀中之魔!”

    回想起决斗的一幕,特别是那种霸道到极点的刀气悍然入侵,摧毁经脉乃至丹田时候的痛苦,饶是沈浪也不由冷汗涔涔。

    “沈浪啊沈浪……没想到我对敌无数,这次却是因为敌人太强而留下一条性命的……”

    沈浪苦笑,自然知道自己生还意味着什么。

    牢门打开,一位轻纱少女走了进来,冷冷道:“你还活着么?”

    沈浪已经听出来这声音是白飞飞,苦笑道:“我宁可自己当场战死!王怜花既然能最后收手,败而不杀!魔功当然是更进一步了!”

    白飞飞道:“你知道便好,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与他的婚期已经定下了,便在七日之后!”

    “这怎么可以?”

    沈浪大惊道:“这……这绝对不行!”

    “为什么?”白飞飞狂笑:“他长得既俊,武功也高,岂不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

    狂笑之中,沈浪只感觉无数皮鞭抽来,似乎白飞飞也只有在折磨人的时候,才能稍稍缓解心里的苦痛。

    鞭子沾了盐水,抽到身上当然很疼,但沈浪痛的却是内心!

    “你不知道么……他……他是你的……”

    沈浪道,但随后肚子上便吃了重重一拳,几乎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嫁给他不是很好么?你不知道一个女人若恨上男人,那便没有比嫁给他更好的报复方法了……因为从此以后她便可以日日夜夜地与那个男人在一起,穷尽一切手段复仇……”

    白飞飞嘶声道。

    鞭子宛若狂风海啸一般袭来,沈浪整张脸却木然了,直到两滴热泪缓缓落到他的脸上。

    沈浪看着白飞飞,突然感受到了她内心的脆弱与孤苦。

    他愣了愣,声音忽然也变得沙哑了起来:“他……他欺负你了么……”

    白飞飞没有回答,似乎是打得累了,靠在岩壁上缓缓喘息,突然托来一个木盘,上面是丰盛的食物与清水。

    “饿了么?饿了便吃吧……”

    白飞飞的声音中带着呢喃:“吃饱了,才能继续……”

    食物很好吃,水也很甘甜,但沈浪吃在嘴里却仿佛在吃刀子,但他还是强迫自己一口口将所有东西吃了个精光。

    即使他现在重创,即使他现在好像条狗一样,也还是那个沈浪!那个天下无双的沈浪!

    只有吃饱之后才能有力气做出对策,也才可以尝试将白飞飞带出这个魔窟!

    白飞飞与沈浪如此奇异的关系一直持续了六天。

    直到第七天,一身喜服的白飞飞来到沈浪面前,提起他便走。

    她轻功很快,几乎瞬间就到了兴龙山麓。

    穿着喜服的白飞飞很美,但在沈浪眼里,这身喜服简直跟血染成的一样。

    “你走吧!”

    白飞飞解开了沈浪的束缚与穴道,整个人突然好像幽灵一般消失在黑暗当中,只留下怔怔的沈浪独自呆在原地。

    唉!白飞飞啊白飞飞,你到底是什么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