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十六章 乾坤第一指
    那丐帮大会召开之地乃是东郊一大片稻田,此刻隆冬时分,秋收早过,田上唯有稻草和积雪而已。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北方乡村多产毛竹,那些丐帮弟子便用碗口般粗细的毛竹子,在这片稻田上,搭起了一圈四方竹棚。

    但此时坐在竹棚里的,却大多是衣着华丽,神情昂扬的人,四面竹棚外,尽是丐帮弟子,有的在来回闲荡着,有的在闭着眼晒太阳,有的就在这冬日阳光下捉虱子。

    而两位六袋弟子,‘遍地洒金钱’钱公泰与‘笑脸小福神’高小虫在丐帮当中地位最高,只在三位长老之下,便做了迎宾。

    只是此时在他们脸上却只有强颜欢笑之色,没有多少喜意。

    熊猫儿坐在竹棚的角落,大碗大碗的烧刀子已经骨碌碌灌下,片刻间便已尽二三十碗,酒量之豪,令周围江湖好汉不由咋舌。

    但熊猫儿却丝毫不以为意,十数斤烈酒下肚,也不过是脸色稍红了一点,两只猫儿似的眼睛一直盯着大路,喃喃道:“他怎么还不来?”

    被熊猫儿一直如此牵挂的,自然就是沈浪了,他昨夜不知为何居然独自外出,只留下熊猫儿与朱七七前来参加丐帮大会。

    朱七七道:“沈大哥要去想办法阻止左公龙登位,既然他出手了,肯定是有了法子……”

    女人一旦陷入恋爱当中,对于男人那几乎是说什么便信什么的,哪怕再不合理也是如此。

    “同时也是为了保住你姐夫的十万两金子……”

    熊猫儿调笑一声,突然道:“来了!”

    朱七七放眼望去,就见到群丐簇拥着一位老者来到竹棚中间。

    那老者满脸红光,两鬓斑白,一身正气,此时正团团向四方豪杰见礼,显是左公龙到了。

    此时的左公龙脸上有着悲凄之色,道:“诸位朋友给本帮面子,前来参与遴选帮主的盛事,本来是喜庆之事,奈何本帮突生变故……我那两位好兄弟……好兄弟竟在昨日被奸人所害……”

    他似乎真的是个情真意切的好汉子,与两位长老也是友情甚笃,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钱公泰赶紧伸手扶住,道:“您老保重,此时丐帮上下,诸多兄弟都还等着您拿个主意,为我们两位长老报仇!”

    转而又向丐帮弟子宣示道:“帮主之位空悬已久,之前乃是三位长老互相推辞,现在二老既去,也只有请左长老来做这个帮主,带领我等报此大仇!”

    左公龙双手乱摇,道:“在为二位兄弟报仇之前,我是万万不敢登此大位的……”

    突然听得一个声音道:“嘻嘻……那便好得很了……”

    群丐怒目而视,却见乃是高小虫,钱公泰不由怒道:“你在做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收起你那嬉皮笑脸的性子?”

    高小虫正色道:“如今两位长老血仇未复,匆匆登位的确太过难看,不若等到左长老手刃仇人之日,再在兄弟们的拥护下继位,那才能让兄弟们心悦诚服……”

    左公龙高声道:“高兄弟此言有理,我左公龙对天立誓,必为两位兄弟报此大仇!!!”

    他声音洪亮至极,声震全场,连桌子上的酒坛杯盏都开始微微晃动,看得熊猫儿心中一凜:“我从来只听说丐帮三老仁义豪侠,却不知这左公龙内功竟如此深厚?竟还要在江湖七大名家之上,难道是得了什么奇遇?”

    “好好的事情,都被你给搅了!”钱公泰怒斥高小虫道。

    “嘻嘻……现在不也不错么?只要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了……”高小虫一副木讷天真之象,倒让钱公泰发作不得。

    这时候,左公龙还在台上夸夸其谈:“杀害两位兄弟的凶手,老夫此时已有眉目,那就是……”

    “那就是你!”

    清亮的声音当中,一名少年缓缓赶着马车而来,熊猫儿与朱七七已经眼前大亮地飞奔了出去,叫道:“沈浪!”

    似乎只要有沈浪在,那任何困难都不是什么问题。

    “血口喷人!谁不知道丐帮三老亲若手足兄弟!你到底是何居心?”

    钱公泰爆喝道,手一挥,大量丐帮弟子已经将马车团团围住,长刀出鞘,飞蝗石备好,只要沈浪一个答错,便是要将他乱刀分尸。

    沈浪微微一笑,道:“我自然有着证人!”

    他声音不高不低,却也满场可闻。

    左公龙越众而出:“我倒要想看看你有什么证人,竟敢如此污蔑于我?”

    证人自然可以用来收买,此时的沈浪就是将天王老子请来似乎也是没救。

    但沈浪毕竟是沈浪,在这个时候脸上的笑容还没有丝毫变色:“我请来的证人你们一定会信的,因为他们就是单弓与欧阳轮自己!!!”

    他掀开车帘,两个鸠衣百结,满头花白的老乞丐已经走了出来,群丐轰然耸动,叫道:“是单长老与欧阳长老!!!”

    沈浪挡在马车前,大声道:“两位长老,昨天谋害你们的到底是谁?”

    只见单弓与欧阳轮举起手指,径直指向了左公龙的方向。

    腾腾!

    左公龙连退数步,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见到鬼:“不可能,我明明已经震断了你们的心脉,神仙难救……”

    猝不及防之际,又当此骇人之景下,他这个真凶终于不打自招!

    此言一出,群丐更加轰动。

    左公龙脸色几变,突然身形一掠,已经飞身上了竹棚,姿势迅捷凶猛至极,显然是见到大势已去,已经准备脚底抹油。

    只是此时,在竹棚之上,一名少年已经等在那里,是沈浪!

    “你这小畜生!居然敢坏我好事!”

    左公龙大恨。

    而此时群豪又是一阵惊呼,因为马车上的两位长老又倒了下去,竟是全无呼吸,身体冰冷,原来只是两具尸体,却不知被沈浪用什么法子盗了出来,甚至还能做出活人的动作!

    左公龙见到这里,一张老脸更是气得通红,道:“我好恨……好恨之前那晚没有宰了你!!!”

    沈浪动容道:“你终于承认了,那晚杀害徐若愚的,也是你!!!”

    左公龙冷笑道:“谁让那小子居然窥破了老夫**,那自然留他不得……能死在魔刀之下,也是他的荣幸!”

    说话当中,他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柄黑漆漆的长刀!

    冷月般的刀芒呼啸,仿佛鬼哭,似乎在渴望着敌人的血与肉!

    沈浪的脸色前所未有地慎重起来,因为他此时要面对的乃是一位修炼了天下第一魔刀的敌人!

    “你虽然破了我的计谋,却破不了我的武功!!!今天我就要你的命!!!”

    冷喝声中,左公龙已经骤然出手,一抹黑色的刀光在他的手上绽放,已是挥出了一刀!

    呜呜……

    竹棚底下的武林群豪全部失声,冷汗涔涔而下,因为他们骇然发现如果自己与沈浪易地而处,此时所能做的就是引颈就戮。

    那是一种怎样的刀法啊!仿佛黑色的闪电,又仿佛魔鬼,在半空当中倏然分化,居然一化为七,将沈浪整个身体笼罩了进去,变成了刀之炼狱!

    魔刀!这简直不似人间之物,而是从阴曹地府带出来的刀法!

    虽然在场的武林好手不少,见过的用刀名家也不知凡几,但任何单刀、砍刀、重刀、五虎断门刀、鸳鸯刀、快刀……在此刀之下,全部都黯然失色!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逃出这种刀法!

    但世界上还有一个沈浪!也只有一个沈浪!

    在此间不容发之际,他身影飘忽,两根手指已经点杀而出。

    没有人能够形容那一指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够形容那一指的风情!

    一指过后,竹棚之上人影变幻间,兵刃断裂之声已经片片响起。

    一滴滴鲜血自手指滴落,那是沈浪的血!

    而左公龙看着自己手里已经片片断开的长刀,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悔恨,突然间,他整个人已经像团烂泥一样倒了下去。

    “沈浪!好样的!!”

    熊猫儿飞身上台,低低道:“我今天才算彻底认识你啦,没想到你不仅易容与赶尸的旁门武功不错,甚至连当年‘九州王’沈天君的‘乾坤第一指’都会!”

    沈浪的表情却非常奇怪,缓缓道:“天魔七杀式!!!那果然是不属于人间的刀法!其实此战是我败了!”

    熊猫儿奇道:“你败了?但我却看见左公龙倒了下去!”

    沈浪道:“你再看看他!”

    熊猫儿上前摸摸左公龙的尸骸,他的脸色骤然变化了,因为他好像摸到一团棉花!这个人的筋骨居然已经寸寸断裂!整个身体都仿佛变成了一只破麻袋!

    “只有地狱当中的修罗,才能施展出这样的刀法,左公龙只是个人,因此每次挥刀都必然要受到反噬!!!”

    沈浪叹息道:“人的身体,是承担不了这样的刀法的,就在刚才,他向我挥刀的时候,反噬就已经到来了,因此他出的只有半刀……如果他施展出完整的天魔七杀,今天死在这里的一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