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十二章 灭门
    就在沈浪三人赶往仁义庄的时候,一股飓风突然刮过整个江湖。

    魔刀门!这个宛若彗星般的势力,在极端的时间之内就横扫江湖,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整个魔刀门就仿佛突然冒出来的一样,没有人清楚它的来历,甚至也没有人知道它成员的具体身份,只知道它的根系之复杂庞大,简直将整个江湖都囊括了进去,在天下各省乃至大城都有着分舵。

    魔刀门神秘到了极点,所做之事也是匪夷所思,令人咋舌。

    它首先做下的大事便是大捕名医,江湖上任何有点名气的大夫,乃至有着一技之长的郎中医生,俱都逃不过它的毒手。

    等到将这些杏林高手一网打尽之后,魔刀门赫然又打起了其它江湖好汉的主意。

    但凡用刀高手,又或体格健壮的江湖中人,都开始不明不白地失踪,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声名狼藉之辈,但依然在江湖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等到魔刀门隐现一鳞半爪的时候,点苍、青城、昆仑等大派就开始牵头,组织一大批武林好手对魔刀门几次围剿,奈何俱是无功而返。

    而在那之后,那些领头的高手总是会死得不明不白,尸首更是被寸寸割裂,竟似千刀万剐一样。

    这种酷烈的手段,顿时令整个江湖震怖,一时之间,中原武林万马齐喑……

    ……

    开封,此时正是大雪威寒,天地肃杀,万里银白之时。

    四骑先后奔过,饶是漫天风雪都不能阻挡马骑的脚步。

    金无望冷然道:“若是再快,马力便支持不住了!”

    沈浪道:“幸好我们距离仁义庄已经不远,老天保佑,希望三位庄主平安无事……”

    他旋即看向一旁的朱七七:“我们现在要面对的乃是一个可怕到极点的魔头,你原本不必来的……”

    朱七七没有答话,反而将马催到了熊猫儿旁边:“我自己愿意,并且猫儿大哥一定会好好保护我的……”

    熊猫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与沈浪等人搅合在一起,而朱七七看向他的目光当中更是带着爱慕与温柔之色。

    女人的心思总是非常善变的,而绝色女子更是如此。

    沈浪见此,也只能苦笑不语。

    四个人转眼来到仁义庄,将马缰与辔头拴好之后,沈浪看着死寂的仁义庄,眼睛当中似乎蕴含满了悲伤。

    “有血腥气!”熊猫儿嗅了嗅鼻子。

    “但愿我们没有来晚!”金无望纵身掠进庄子,随后大喊道:“不要让朱七七进来!”

    朱七七双手叉腰:“你不让我进,我偏要进!”

    女人士使起性子来总是蛮不讲理的,朱七七一把推开庄园大门,但随后她就后悔了。

    黑血遍地,还有残肢断骸,红的、绿的、黑的融合在一起,还开始渐渐凝固……

    这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场景!

    朱七七扶着墙,感觉一股股胃酸直往上冒,差点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到底那凶手与仁义庄有何深仇大恨,不仅鸡犬不留,居然还碎尸泄愤!”熊猫儿同样也看到了这血的地狱,喃喃道。

    “要是几日之前,我或许还不知道凶手是谁,但如此行径……”沈浪叹了口气,道:“猫儿你难道不知道哪个势力在最近江湖上势力最盛么?”

    “魔刀门!”熊猫儿惊呼一声。

    金无望道:“传闻那魔刀门主不仅神秘到了极点,并且还能化身万千,昨夜在洛阳做下大案,第二天便可能出现在西湖,江湖上众多用刀好手更是几乎同时遭到挑战,全部尸骨无存……”

    “那王怜花一定跟魔刀门有关系!”朱七七肯定道。

    “但我们还是来晚一步,整个仁义庄的万贯财富,已经全部被搬空了……”

    金无望叹息道。

    沈浪沉默着,突然往里走,道:“即使是尸体,也会说话的,并且从来不说谎……”

    “我也进去!”朱七七看到沈浪如此,一股热气又冲上了头,跟着沈浪进入了大堂。

    青色地砖上横亘着一柄青锋长剑,横亘在血泊当中,更是显得妖艳而锋锐。

    一只断手还在死死攥着剑柄,骨节惨白,筋骨宛然,血液早已流干,令整只手掌都显得有些透明。

    “这是不败神剑李长青的佩剑!”

    沈浪拾起长剑,眼眸当中的悲伤更加浓重了。

    “李叔叔……”朱七七捂着小嘴,她之前还与仁义三老见过,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那位长髯飘拂,清癯如仙的老者,居然会只剩下一只完整的手掌留在这里。

    越往里去,场景就变得越发恐怖,厚厚的血滩粘稠浓密,令人直欲作呕。

    “这里想必是‘气吞斗牛’连天云的葬身之所了,也只有他八尺高的体格,才能流出如此多的血迹!”

    金无望整张脸上全无血色,仿佛一头来自地狱的恶鬼。

    沈浪道:“金兄所言甚是有理!并且你看,周围的家具居然都没有多少损毁,代表着敌人乃是在数招之内就击败连老,因此都没有波及……仁义三老乃是武林名宿,即使武功十不存一,江湖上能够数招之内就制住他们的人也是不多……”

    到了后堂,朱七七便看见两个深刻的脚印挡在门扉之前,地面上还有一截断了的铁钩。

    “冷家兄弟竟然也毙命于此……”

    沈浪叹息着,绕开血泊,似乎是不忍践踏这些武林豪侠的遗体,转入门扉之后,他就见到了仁义三老的最后一位,“天机地灵,人中之杰”齐智,只是此时的病老者只剩下一颗头颅倒在榻上,眉心开裂,两眼圆瞪,竟似乎在死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之事!

    沈浪上前,将齐智的双目合上,随后才看向齐智眉心当中的裂痕,面色悚然动容:

    “好刀法!此刀之杀伐凌厉,真是我平生所见之顶尖!”

    “这种刀法……简直不像人间之物,而是来自地狱,从阴曹地府当中带出来的……”金无望的死人脸上也是连连变色:“我主人麾下用刀好手无数,武林中任何一门刀法秘谱都应有应有,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此种刀法,真是奇怪……”

    金无望乃是快活王座下财富使者,快活王身兼武林百家所长,对属下又毫不藏私,连金无望都没有见过的刀法,那江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

    “这……或许真是来自地狱的刀法……”

    熊猫儿道:“魔刀门既然以刀为名,门下刀法自然是极精的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单单留下齐智的首级……”

    “这点,或许我可以猜到一二!”沈浪突然道。

    与此同时,朱七七骇然看到,此时沈浪握着剑柄的手骨已经开始发白。

    沈浪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森然道:“金兄与猫儿可曾听说过催心掌、五毒手之类的功夫……”

    金无望道:“催心掌乃是江南余家绝学,中者心脉立断,而外表毫无伤痕,五毒手则是云南五毒教的功夫,乃取自五毒精粹练入肉掌,剧毒无比……这两者……这两者……”

    金无望见识广博,这时候也不由连连退了几步:“这两门功夫阴毒至极,有伤天和,传闻练功之初更是必须以活人为标靶,每次杀人之后必须开膛破肚,检验五脏六腑伤痕,以此得知练功进益……难道这魔刀也是……”

    “恐怕就是如此!”

    熊猫儿大声道:“如此以人命练功,那魔刀门简直丧尽天良!”

    “不仅如此,他们还特意留下齐大侠的首级,便是要向正道武林宣战……”沈浪的眸子幽幽,突然看向朱七七:“你出门也这么久了,快回家吧!”

    “不!我不走!”朱七七一愣,旋即连连摇头:“魔刀门如此穷凶极恶,我怎么能看着你一个人跟他们……”

    “你留在这里,只会碍着我的事!”沈浪的脸色森然,那种寒冷而绝情的目光,就仿佛利剑般刺入朱七七的心扉。

    “好……好……我走!”朱七七转身急奔而出,泪珠如断线而下。虽然明知道沈浪是为她好,但这种鄙视与累赘之感,仍旧刺痛了朱七七薄弱的自尊。

    “唉……其实你可以将事情跟七七说清楚的!”

    熊猫儿耸了耸肩膀。

    沈浪苦笑:“我本是浪子,或许某天就死在江湖的某个角落当中,承受不起如此高贵而美好的感情……希望七七她能够幸福吧……金兄,小弟想拜托你一事!”

    金无望道:“放心,我必将七七完好无损地送至朱家!”

    话语未落,他整个人已经如同大鸟般掠了出去。

    沈浪目送金无望离开,才转身看向熊猫儿,道“熊兄,我本来以为快活王入关,中原武林必将大难临头,却没想到魔刀门骤然而起,已成心腹之患,那魔刀门主更是邪异非常,你可愿与我一探究竟?”

    熊猫儿大笑:“我当然愿意,那魔刀门主神神秘秘的,我也很想见见他的真面目……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

    沈浪微笑道:“相信最后的真相,一定会令我们大吃一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