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十九章 东方玉
    “只不过……一百八十位?这排名可真够低的……”

    方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转而看向场中。r?a?  ? nw?en? w?w?w?.?r?a?n?w?e?n `o?r?g?

    此时,霍青凭借着阴煞功就已经掌控全场,将玉培新逼得险象迭出。

    阴煞功运转之间,整个擂台都仿佛有着鬼影重重,一招一式之间更是蕴含了阴寒到极点的力道,简直令人血液欲凝。

    数招过后,玉培新的脸上已经浮现出青色,身影游走间也有了一丝滞涩。

    “桀桀……”

    霍青寸步不让,招式越毒辣,三招之后,他单掌成刀,猛地斩落,原本凌厉无匹的阴煞功气劲尽数附着在肉掌边缘,使血肉之躯都有了削金断玉的威力。

    “阴风刀!霍青的成名武功!”

    台下又是一阵尖叫,在惊呼声中,霍青的阴风刀大破圆通手,随后一指点中玉培新的胸口重穴。

    玉培新脸上殷红如血,身影瞬间飞退,跳下了擂台。

    等到离开决斗范围之后,他的脸色瞬间转为青白,仿佛是个死人,一张口,鲜红的血液不断喷涌。

    “师傅!”“帮主!!!”

    门人弟子上前,看见地上的血液居然都散出丝丝寒气,不由惊叫起来。

    “玉培新这次大败亏输,即使治好了恐怕也会武功大退,长河帮风流云散,几乎就在眼前……”

    方明与其它武林名宿一样摇了摇头,心中想的都是一个念头:“要是刚才玉培新吐的是淤血,反而没什么大碍,但这种情况,分明是被阴煞功内劲入侵五脏六腑,治好了都是个废人!”

    “玉培新!你败了,之前答应老夫的事情怎么算?”

    霍青站到擂台边缘,居高临下地俯视,意气风,眸中寒光逼人,哪里还有半点之前老朽不堪的样子?

    “师傅!”几名弟子眼红着要冲上前,却被玉培新拦下:

    “阁下武功过人,此战是我输了,长河帮从今日起退出大昌河干道……噗……”

    勉强撑着说了半句话之后,玉培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让弟子们好一通忙乱。

    “嗯!那今天的事就此揭过,但我那东西的下落,恐怕还得着落在你那宝贝女儿的身上……”

    霍青淡然点头,更是步步紧逼,连被请来公证的武林名宿都皱起眉头,觉得他此举有些太过。

    但擂台比武,胜负已定,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

    “容凤……容凤她绝对不会……”玉培新旁边,一个应该是关门弟子的蓝衫青年冲了出来,对着霍青狂吼。

    “不识规矩的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霍青眼中凶光一闪,阴风刀掌力宛若长江大河,宣泄而下。

    眼看爱徒就要毙命于此,自己又没有丝毫还手之力,急怒交心之下,玉培新第三口大血喷出,脸色苍白得几乎可以看见里面的经脉脉络,差点便要死在这里。

    “住手!!!”

    一声轻喝传来,来人以间不容的身法,居然后先至,挡住了这记追魂夺命的阴风刀掌力。

    “嗯?”

    场面这下峰回路转,顿时吸引了方明的注意力。

    此时他也在打量着刚刚出现的人影——对方不过二十来岁年纪,长得面如冠玉,目似晨星,俊美飘逸,身穿绣金锦缎长袍,系着湖色锦带,头戴金冠,上面镶嵌着一块无暇美玉,晶莹剔透当中,居然与少年的肤色融为一体,令他整个人都仿佛玉做的神祗。

    “这小子帅得不像个人!”

    这是方明对他的第一印象,而第二印象就是:“这小子笑的好假,让人好想揍他脸一拳!不!两拳!!”

    “霍长老好,在下东方玉,本来不该管擂台之事,只是偶然间破析了其中隐秘,不得不来……”

    东方玉此时风度翩翩地对着周围人行礼,人似美玉,话语又妥贴和善,就连霍青都没有怒色,反而拱手还礼。

    “东方玉?这谁啊?”

    人群当中一阵骚动,当然更多的是惊讶。

    “连东方公子都不知道,你还是我们康州的人么?”

    此时,一直被方明注意的黑衣大汉又活跃了起来,唾沫星子四飞:“东方公子乃是我们康州武林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出身世家,人品武功俱是一等一的……”

    “东方世家?!”

    方明也有些恍然了过来,脸上突然一凝:“东方世家,东方世家!我说怎么这么耳熟?这不就是原本乐春郡中的武林世家么?居然出了这等人才?”

    被别人这么一提,方明顿时也想了起来,东方世家在乐春郡可谓源远流长,家学渊源,只是平素低调,他原本的身份与那种高门大户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因此一直忽视了。

    “这个东方玉武功好高!”

    方明的脸色转为郑重,“虽然之前出手只是一鳞半爪,但能够接住霍青的阴风刀掌力,本身武功必然已经贯通奇经八脉,后天绝顶……康州武林,英才何其多也!只是……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些不对?”

    方明的眉头深深皱起,他精修坐忘经,心灵敏锐通透,对于这种冥冥当中的灵觉更是重视非常。

    虽然这个东方玉看起来温文尔雅,风评更是甚佳,但他总感觉对方有些不对,在伟光正的外表之下,似乎隐藏了深不可测的秘密。

    “如此说来,这几个黑衣大汉便是东方玉请来造势的托么?世家作派,倒也不算什么……”

    此时方明将视线转到场中。

    果然,东方玉就是来出头的,而霍青怎么能忍?双方一言不合,再次动起了手来。

    东方玉风度翩翩,手上一柄古色古香的玉轴象牙雕扇,使的是行云流水扇的功夫,动静之间姿势优美俊逸,令一众侠女看得异彩连连,惊叫出声。

    霍青此时阴煞功源源而,令他整个人仿佛地狱恶鬼,越衬得东方玉飘逸若仙。

    “嗯!不对,这个霍青好像在放水!!!”

    方明隐隐有了一个感觉,虽然东方玉与霍青打得精彩纷呈,连一众武林名宿都隐瞒了过去,但在他看来总有着一种违和之感。

    这并不是说对方的招式与行动间有着破绽,而是一种先天的灵觉,无形无迹,无可捉摸,自然也无法表述。

    数百招之后,东方玉扇子一合,已经使了另外一套点穴笔的功夫。

    方明的师兄崔凌虽然也有着家传判官笔的造诣,但与东方玉一比却也仿佛立即成了粗砖土屑,不值一哂。

    象牙扇点拨之间,东方玉仿佛化成了一条白色的长龙,将霍青团团包围。

    密密麻麻的气劲,此时仿佛化为了天神锁链,将恶鬼团团束缚。

    惊啸声中,霍青怪叫一声,整个人不断飞退。

    “霍前辈武功惊人,我们此局便作平手如何?”

    东方玉展开扇子,微微一笑,仿佛春风煦日,温暖拂面。

    此时在场中人已经见到霍青力战不支,东方玉此举无疑是给对方留足了脸面,虽平似胜,就连其它武林名宿都对他很有好感。

    “好小子,自古英雄出少年呐!你有什么话便说吧!”

    霍青抚了抚袖子,上面六点白洞如同梅花状排列,却是被判官笔点出来的痕迹。

    方明见到此幕,却更加肯定了两人暗中勾结。

    “前辈承让,在下之所以冒然如此,只是因为现了一桩惊天的阴谋!而此中的关键,便在一位证人之上!”

    东方玉拍了拍手,人群中一顶轿子掀开,一名少女已经奔了出来,跑到了玉培新身边,脸上满是泪水:“爹爹……”

    “是小仙女玉容凤!”

    人群当中传来惊呼:“她终于出现了!”

    方明看着依稀熟悉的脸庞,却是叹了口气,他埋的那个‘玉容凤’自然不可能从土坑里面再爬出来,这个应该是真货了。

    “在下之前机缘巧合之下,却是从一伙神秘人手中将玉女侠救了出来……因此,之前从霍前辈那里骗走宝物的绝对不会是玉女侠!”

    此时东方玉朗朗的声音传来,却是他客串了一把名侦探,开始抽丝剥茧地分析案情。

    一众武林名宿与江湖豪客听得不时点头,如痴如醉,而那个小仙女玉容凤更是双目注视着东方玉,似蕴含深情,明显是情根深种,不能自拔。

    “……因此,这件事背后必然隐藏着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晚辈不才,希望诸位能够助我一臂之力,为康州武林除此毒瘤!”

    东方玉最后总结道,更是收获了一堆‘年轻有为’、‘担当过人’之类的评价。

    “好!东方少侠义薄云天,侠肝义胆,看在少侠的金面上,我与长河帮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但凡少侠有用得着霍某的地方,尽管开口!”

    霍青抱拳离去,又将东方玉的声势推上了一个高峰。

    注视着东方玉伴随玉容凤离开,美其名曰要帮助玉培新疗伤,方明却是在暗中摇头:“长河帮基业怕是要易主,不过对于东方玉而言,一个长河帮又算得了什么呢?”

    今日之事倒是让方明收获甚多,不仅见到了两位一流高手的比斗,更是见到了年青一代的英才。

    这个东方玉,不论武功、心计、智谋都可谓方明所见之顶尖,今日过后,对方怕是要声名更上一层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