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十章 对决(求推荐!)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火然?文 ??? w?w?w?.ranwen`org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切!本来以为王爷家里有着什么好东西……我呸!”

    方明将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扔在地上,脸上满是郁闷之色。

    他武功此时已是碧血剑当中的顶尖,又不择手段,即使是大内高手都拦不住他。

    可惜金银古董盗了一大堆,真正想要的却是寥寥无几。

    遍搜全城,也就找到了几根千年人参,还有一堆百年灵芝黄精之类,没有一样比得上之前的茯苓乌丸。

    方明虽然牙疼不已,但抱着蚊子腿小也是肉的心思,也将这些熬成大补汤药喝下,每日炼精化气,打坐炼功,虽然冲破任督二脉遥遥无期,但内功却也颇有进益。

    这段时间当中,袁承志也带着一干手下到了北京,并且与五毒教、石梁派等诚王势力大打出手。

    方明牢牢抱着打酱油的宗旨,立场坚定地躲在一边全程看戏,倒是没有被双方现。

    这一日,方明正盘膝打坐,旁边的小桌上还放着一个空空如也的药罐,他功行周天,只觉一口真气游走全身,清爽无比,自觉内功又有了进益,正欣喜之时,突然听见外面一阵骚动。

    “过兵啦!”“闯王进城啦!”

    方明拉开房门,走到外面,就感觉一股硝烟直接扑面而来,北京城之内遍地火光,百姓呼叫奔走,惴惴不安,一副末日将来之景。

    眼看着原本的北京城就要遭受一场兵劫,方明的脸色却是平平淡淡。

    他本来就是穿越之人,心中自有着一股淡漠,而《坐忘心经》更是收摄心神的第一法门,将他本性之外的一点怜悯与怒火也忘得一干二净。

    “唉……到底不是我原来的世界,也没有多少感情……倒是整个北京的珍贵丸药都被我盗得差不多,并且三月之期已近,该去华山了!”

    方明叹息一声,洒然而去。

    ……

    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自缢煤山,乃是此时华夏大地上一等一的大事。

    北地兵连祸结,而李自成进入北京之后便骄傲自满,属下也失去自律进取之心,竟将偌大一个北京城当成了肆意洗劫之地,渐渐失去民心。

    盛京当中也不是没人能看得见此大好机会,但黄台吉突然暴毙,顺带八旗当中实力最强的多尔衮也遇刺身亡,满清上下也是一片大乱,黄台吉的儿子与几个兄弟为了争位而大打出手,一时之间也顾不上南下。

    局面一时陷入混沌之中,任他才智高绝之士,也看不清今后的展。

    庙堂之外,江湖之中却是一片喧嚣景象。

    月圆之夜!华山绝巅!

    华山派叛徒崔希敏与神剑仙猿穆人清!

    两大绝世高手即将争锋!任何听到这个消息的武林中人,对此都不会无动于衷,更多的江湖好汉则是放下了手里一切的事情,向着陕西赶去。

    什么保定府的孟伯飞、青竹帮的程青竹、沙田广、乃至仙都派、点苍、少林的高手,一时云聚华山。

    穆人清本是淡薄之人,在闯王功成之后就将弟子都招了回来,现在看见这样更是不喜。

    也幸好华山险峻无比,众多山峰林立,也挡住了江湖九成九以上的庸手,剩下的则是交给大弟子黄真与一众门徒打。

    华山众人见家丑外扬至此,都是纷纷脸红过耳,原本还有一点的骄傲自得之意,此时已经全部转为了羞愧。

    这边黄真刚刚接待了十力大师,便见木桑道长与袁承志携手而来,心里一喜,知道是两个强援,赶紧迎了上去。

    “木桑道长……小号这点生意可是赔个精光了,幸好还有您与小师弟,总算还能保住总号的招牌……”

    袁承志见黄真说话虽然依旧诙谐,但眉宇间的颓气仍是积聚不散,不由暗自叹息,崔希敏一代天纵奇才,本是大师兄门下一等一的人才,奈何天意弄人。

    “我是万万不敢与他动手的了!”

    木桑道长苦笑了下:“你那个徒弟在盛京弄出好大事来,不仅杀了两个敌酋,更是将我门叛逆玉真子除去……老道承了他这个人情,又怎么好意思再来插手你们自己家事?”

    话虽如此,但木桑心里打定主意,如果崔希敏逼迫过甚,自己还是必须要仗义出手,最后大不了将自己的命赔给他便是。

    说来也是奇怪,崔希敏成名才不过数月,穆人清却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但上至好友弟子,外至普通江湖豪客,居然都不怎么看好华山一系。

    这实在是崔希敏进步有如神,每每做出出人意表之事,直如鬼神附体一样。

    “师兄,我想着师傅他老人家毕竟年事已高,有事弟子服其劳,因此想先向崔大侠讨教一二,你看怎么样?”

    袁承志道。

    “唉……我那个逆徒另自开张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欺负到我们华山头上来……原本你二师兄神拳无敌,乃是极好的人选,唉……”

    黄真说话间叹息不断,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归辛树原本便是他们这一代的翘楚,黄真自付武功颇不如这位师弟,既然归辛树都败在对方之手,恐怕全派上下也难以抵挡锋芒。

    袁承志往旁边一看,山顶平台人影绰绰,不止哑巴与自己,黄真的大弟子冯难敌带着两个儿子同样到了,梅剑和与刘培生带着归辛树的其它几个弟子也在迎客。

    只有归辛树身负重伤,归二娘与孙仲君被废去武功,没有出来,众人忧心忡忡,偌大的华山一门,居然有着风吹雨打,花落流散之象。

    要是数月之前,他肯定不会有此感觉,但现在却令他不得不信。

    袁承志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眼眶一红,居然差点哭了出来。

    ……

    时间入夜,圆盘似的明月高悬,洒下亮丽的银辉。

    在华山绝巅,一处最高的平台上,此时宛若水银铺地,夜风凌冽当中,一位须皆白,但满脸红光的高大老者静静矗立,手里捧着一柄古朴的连鞘长剑。

    这人正是穆人清,他此时微微闭目,似乎正在积蓄着每一分的体力,等待对手的到来。

    在平台边缘,袁承志、黄真、木桑道长等人站在一边,目光中含着关切,寥寥几个作为公证的武林名宿也在,隐约的婴儿啼哭传来,却是归辛树一家到了。

    归二娘被废了武功,已无寒暑不侵之能,此时披了一件兽皮大氅,两只眼睛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归辛树不时咳嗽几声,显然之前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复原。

    “二师兄一家已经无法出力,道长两不相帮,现在只能看我们哥俩的了!”

    袁承志与黄真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各自的意思。

    “大哥!他……会不会不来了?”

    夏青青拉着袁承志的袖子,实在不愿意心上人与那个神鬼莫测之人去拼命。

    “江湖中人定下约会,怎么可能不来?”袁承志摇摇头:“即使等到天明,我也不会走的……”

    “哦!”夏青青闷闷答应一声,站到了双手不断揉搓衣角的安小慧后面,两只眼睛滴溜溜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来了!”木桑突然低呼一声,袁承志点点头,来到平台边上的峭壁。

    万仞悬崖当中,借着月色,可以看见一条黑影仿佛大鹏一样迅捷无比地飞跃上来,对方的手指仿佛精钢铁爪,每一次在山崖上一借力都瞬间上越数丈,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好轻功!”

    木桑先赞道,那几个公证的武林名宿更是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他们从另外一边的山路走来都感觉险峻无比,怎料对方居然会直接从悬崖峭壁攀爬而上?

    这可是夜间,山风宛若刮骨钢刀,对方如此做,不仅是艺高人胆大,更是毫不将今夜的决斗放在眼里。

    呼啸之间,一道人影已经从崖底跃出,众人就见到一个手壮脚壮、背着长刀、浓眉大眼的粗壮少年立在场间,不是崔希敏又是谁来?

    “烦劳诸位久候!”

    方明团团抱拳,随手将腰间的两个包裹往崔秋山与归辛树身前一扔。

    归辛树接过打开一看,包裹之内是一只锦盒,打开盖子后乃见二十颗封好的蜡丸,不由赶紧捏开一丸,取出朱红的茯苓乌丸给小归钟服下,一家看向方明的眼神复杂难言。

    扔给崔秋山的包裹却在地上散开,露出两个硝制得极好的级来,须皆张,面目上还带着不可置信之色。

    “此乃黄台吉与多尔衮之级!叔父可还满意?”

    方明淡淡问道,眼睛却盯着前面的穆人清,显然没将崔秋山的回答放在眼里。

    对于他而言,觉得给予对方够了便是够了,这两颗级一送,对于崔秋山便再无任何愧疚。

    “好!你很好!”

    这个时候,对面的穆人清也缓缓张开了眼睛,似乎第一次见面一样打量着方明。

    “深入敌后,格杀敌酋,此乃一等一的英雄壮举,又救我徒儿爱子,多谢你啦……我虽然之前见过你几次,但没想到你居然会有此脱胎换骨的变化!”

    穆人清捋捋胡须,突然间爆喝一声,直如平地起雷:“只是如此,便抵得过你背叛师门么?”

    华山门规极严,违背者惩罚极重,并且即使是江湖小派,遇到弟子叛门也往往不死不休,血斗不止,更何况崔希敏不止破门出派,还先后打伤孙仲君,归二娘等人,这个仇可结得太大了。

    眼看一场厮杀在即,袁承志不由紧张地握住了金蛇剑的剑柄。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