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二十八章 败神拳(求收藏!!!)
    “你敢骗我们当家的?”

    归二娘性子急躁,兼焦急爱子伤势,愤而出手,一枚丧门钉已经钉在了董开山手臂之上。

    “有话好说,何必动手?”

    孟伯飞挡在董开山面前,周围人脸上也露出不忍之色。

    “孟老爷子,还有这位归大侠,董镖头之前的确藏了什么在寿桃当中,又被那个独脚大盗抢走啦!”

    这个时候,人群分开,圣手神偷胡桂南与铁罗汉并肩走出,胡桂南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显然犹有余悸:“那个崔希敏强凶霸道,之前还抢了我准备拿来祝寿的一对宝蟾……”

    铁罗汉在一边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周围人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您老是不是之前惹到了人家?现在人家专挑你的寿礼下手,明显是来砸场子的!”

    “怎么可能?我今天才是第一次见着那人!”

    孟伯飞双手乱摇。

    他武功不是甚高,却在江湖上有着赛孟尝的名头,靠的就是仗义疏财,与人为善,冒然与人结仇实在是冤枉,就连在场的一大半侠士也断然不会相信。

    另外一边,此时的归辛树已经解开了董开山的衣襟,包裹,将他里里外外搜了一遍:“东西果然不在他身上!”

    “我们追!这次必不能放跑了那个小畜生!”

    归二娘大叫道,与归辛树追了上去。

    两人直接追出了保定府,看着白茫茫的大地,却到哪里去找方明的踪影?

    归二娘看着怀里的小归钟,几乎急的要哭了出来。

    “归二娘,你个乌龟奶奶的王八蛋!”

    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一阵叫骂,归二娘大怒,一颗丧门钉直接打了过去,角落里传来一声低呼,还有兵刃落地的声音,一个黑影一闪而没。

    “我们追!”归辛树与归二娘对视一眼,他们都极有江湖经验,知道这种引人上钩的准没好事,但爱子性命攸关,便是明知龙潭虎穴也必须闯上一闯。

    以他二人的轻功,要追上之前的黑影只是瞬息间的事情,但却故意放走,就是要探知对方老巢所在。

    黑影拖着钢刀,一路带着他们直往偏僻地方走,归辛树夫妇艺高人胆大,凛然不惧。

    “当家的,瞧他的身法,是少林寺的,果然是那群秃驴与我们为难么?”

    “是少林分支,渤海派的!”归辛树虽然平时沉默少言,但说话往往一语中的。

    黑影在一处高坡前停下,对着一个少年下拜:“主人,你要给我全家做主啊!”,原来这汉子乃是洪胜海,之前就是他喝骂归二娘的。

    这主人缓缓转过身来,赫然便是方明!

    他虽然不愿在保定府之内与归辛树夫妇为难,但外面自又不同了。

    “归辛树,江湖上传闻神拳无敌已经尽得华山真传,甚至青出于蓝,是否?”

    方明背负双手,缓缓而问。

    这个归辛树在碧血剑世界当中乃是足以排进江湖前五的大高手,机会难得,他怎么愿意放过?

    “小畜生!仲君与剑和是你伤的,茯苓乌丸也是你抢的?”

    归二娘眼珠通红。

    “唉……归辛树你性子木讷,深沉坚毅,是个难得的对手,可惜娶妻不淑,又不太会教徒弟,以后势必为此英名尽丧……”

    方明对归二娘的责问视如不见,眼睛盯着归辛树,带有满满的惋惜。

    “混账!!!”归二娘涨红了脸,方明的娶妻不淑云云,不是直接说她妇德有亏么?这如何忍得?一挥手,三枚丧门钉并排而出,带起尖利的呼啸,比起之前来已经是全力施为。

    嘭!嘭!嘭!

    “我可以告诉你们……”方明说话之间,指甲连弹,白皙细腻的手指却仿佛精铁所铸,居然将丧门钉一一磕飞:“我在这里并没有埋伏,并且茯苓乌丸也在我的手上……”

    “你们二人虽然嚣张跋扈了一点,但稚子何辜?我自号半侠,这点侠义精神还是有的,这药丸等我用完了,如果有剩的自会给你们送去!”

    方明看了看已经暴怒边缘的归辛树一眼:“当然,如果你现在赢了我,自然什么都是你的!”

    “二娘,你让让!照顾孩子!”

    归辛树缓缓上前,一股混元真气游走全身,令他原本瘦瘦小小的身子仿佛瞬间膨胀,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

    在他上前走步的时候,一阵轻微的骨骼爆响从手臂一直传到肩膀,气质更是与之前截然不同。

    归二娘如何还不知道这是当家的已经全力以赴的表现,连忙抱着归钟在一旁压阵。

    “好!这才是我想要的对手!”

    方明大笑声中已经悍然出手,整个身影仿佛化成了一团黑色的飓风,迅捷无比地扑到归辛树之前,右脚迅捷无比地飞踢,一踢之后又是一道腿鞭,连绵不绝,毫无间隙,竟是丝毫不给归辛树反应的机会!

    少林七十二绝技——如影随形腿!

    “好!没想到你连七十二绝技都练成了!”归辛树难得地多说了几句,他双手横举,真力灌注之下,粗糙厚实的手掌仿佛一道光幕,牢牢地挡住了腿影的攻击,随后更是往前一推,方明只感觉铺天盖地的巨力汹涌而来,别看归辛树本身瘦瘦小小,宛若农夫,动辄却是混元劲力千钧,神力无双!

    等到方明疾退的时候,归辛树的一双肉拳已是接踵而至,华山绝技的碎玉拳,在混元劲的催动之下真可谓无坚不摧,他恼恨方明先前叛门,复又伤他爱徒,接下来居然还抢走爱子的救命之物,心里早已怒火如狂,此时没有半点的留手。

    归辛树外号神拳无敌,手上的功夫自然极为了得,便是青石铁板,在他拳力之下也只有摧枯拉朽的份。

    “混元掌,碎玉拳,好得很!好得很!”

    方明的神色古井无波,身如菩提树,心似明镜台,菩提心法在强大的压力之下急运转起来。

    他双手十指微微红,如手拨琵琶,点、拨、弹、搓、攥之间,已是用上了最为纯熟的铁指禅功夫,将归辛树的攻击一一化去。

    两人以快打快,瞬间已经拆解了三四百招。

    归二娘直看得额头冒汗,归辛树自从出道以来,能在他手上撑过三拳的都是少之又少,现在居然能有人与他对拆三百余招而不落下风,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方明心里也非常痛快,《坐忘心经》流转当中,令他有了越常人数倍的灵觉与五官,将归辛树的招式乃至体内真气流传法门都看出了一二。

    在华山一众二代当中,除了穆人清之外,几乎便以归辛树为武功最强者。

    袁承志虽然也是绝顶高手,但博采众长,到底年纪尚轻,失之纯粹,没有归辛树的炉火纯青。

    此时的方明就仿佛一块巨大的海绵,将归辛树的对敌经验乃至随机应变的功夫慢慢压榨出来,自己吸收了进去。

    随着时间流逝,他窥得越多虚实,已经渐渐看破碎玉拳招式,占得上风。

    “不好!”

    场外的归二娘心急如焚,抽出柄腰刀就想上前助战。

    “当家的,我来助你,与这小畜生对敌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

    “贼婆娘,你休想过得我这关!”洪胜海一挺单刀,已经挡在了归二娘面前,心想老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拖住你,让恩公为我报得大仇!

    可惜他武功与归二娘相差太远,没有几招就被打落兵器,整个人被归二娘踩到了脚下。

    “姓崔的,我要砍了你手下的一双胳膊了!”

    归二娘踩在洪胜海背部,脚尖点着他的要穴,洪胜海如此粗壮的一个汉子居然全无反抗之能,任凭归二娘将单刀在胳膊上比划。

    “贼婆娘,恶婆娘,你尽管来,老子要叫一声,便不是好汉!”

    洪胜海此时只有嘴巴还在大喊大叫,污言秽语不少,归二娘恼怒之下,一巴掌扇掉了他许多牙齿。

    “唉……归二娘,我给过你很多机会了,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还是如此死性不改!”

    《坐忘心经》流转之下,方明飞快地抓住了归辛树的一个破绽,一招‘夜叉探海’,右手食指带着铁指禅指力,重重点在归辛树膻中气海之上。

    归辛树脸色一白,混元功本来真气游走全身,有着护体反弹之能,但他与方明缠斗良久,一身神功已经消耗过半,对方的指力又恐怖非常,登时连吐三大口血,萎顿在地。

    “当家的!我和你拼了!”

    归二娘看见归辛树落败,最大的依仗失去,急怒之下单刀直砍,准备先杀了洪胜海,再与方明拼命。

    “在我面前,你谁也杀不了!”

    方明几下跃起,后先至,如影随形腿踢中归二娘手腕,令单刀远远飞出,归二娘的武功可比归辛树差多了,此时又抱着归钟,相当于废了一半,几招过后便被方明点破丹田气海,一身业艺全部被废去。

    “你……你杀了我吧!”

    归二娘瘫软在地,简直心灰若死。

    “哇哇……”这个时候,小归钟也哇哇大哭起来。

    ps:感谢师兄小津、小小书童也称王、大王你去哪等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