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二十五章 惩戒
    此时已是初更时分,四周灯火如豆,隐隐绰绰,颇有些万籁俱寂的感觉。???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方明跟在那两拨人身后,如影随形的轻功施展开,无痕无迹,居然没有被任何人现。

    “跟在后面的那波人武功可比前面两人高得多了……嗯,是华山派的高手,应该是袁承志与夏青青……”

    果然,拐了七八条街之后,双方都来到了金龙帮的所在,前去窃听机密。

    后面二人正是袁承志与夏青青。

    虽然之前的温家堡当中方明横插一手,但奈何袁承志暴露了自身得金蛇郎君夏雪宜传承的事实,已经与温家五老不共戴天,一番狗血之后,袁承志大破五行阵,可惜温仪照样殒命,临死前将夏青青托付给袁承志,这才一起前来南京访师,两人之间更是暗生情愫。

    此时,袁承志恼怒前面两个探子之一的师侄飞天魔女孙仲君辣手伤人,偷偷上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她的剑偷了回来。

    孙仲君与万里风被惊吓而走,也就错失了焦公礼吐露当年实情之机。

    袁承志听说此事之后却是极为气氛,走出金龙帮之后对夏青青道:“青弟,这事我要管一管!”

    “若按袁兄所想,此事恐怕不成的!”

    突的,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却是方明直接从阴影中跨出,站在袁承志之前。

    “是你!”夏青青惊呼道。

    而袁承志看着此时的方明,见对方神完气足,身上气息更加从容安详,直如一体,却是暗暗吃了一惊,“这人武功进益得好快!在衢州的时候虽然武功也高,但我自付三百招之后当可胜过,现在却是丝毫看不出深浅。”

    “袁兄!夏姑娘,好久不见!”

    方明抱了抱拳。

    “崔希敏,现在南京当中可不止我一个华山派的,你还不离开,免得麻烦!”

    袁承志脸如寒霜。

    “呵呵……没影子、五丁手区区几个货色,我还没有放在眼里……倒是袁兄之计虽然不错,但恐怕……”方明摇摇头,意思非常明显。

    “你知道我准备如何做?”

    袁承志心里一凜,想到上次与方明初见之时,对方似乎也有着种种莫测之能,凡事都好像未卜先知一样,颇有些神鬼之惑。

    “当然!袁兄准备将太白三英扣下的信笺取出,再假托金蛇郎君交给金龙帮,最后或许还要奉还那个什么飞天母夜叉的长剑,让对方心里感激,从而玉成此事!”

    方明的目光似乎看透了袁承志的内心,将他心里的打算一一道来,令袁承志后退数步,额上冷汗涔涔而下。

    夏青青看到袁承志如此,已经知道什么都被方明说中,不由也是对方明大起敬畏。

    “此计虽然不错,奈何有着孙仲君那三个活宝在,恐怕会坏事啊……”

    方明摇摇头,眸子里面那种不以为意非常之明显。

    “那依照崔兄之见,应当如何做?”袁承志拱拱手,他见方明对华山一众如此不客气,心里有火,称呼间也是不以华山论辈,虽然客气,却是将方明当外人了。

    “很简单……我引开这三个蠢货,你再去动手就可以了!”

    方明长笑一声,身影如鹏鸟般飞跃,几个起落间就来到了大功坊的魏国公大宅。

    “飞天母夜叉孙仲君!相好的,不要你的剑了么?”

    滚滚声浪,令闵子华等人尽皆听闻,有的忍不住直接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孙仲君出手狠辣,在江湖上有着飞天魔女的外号,但方明故意喊成母夜叉,怎么能不令她气炸了肺?

    窗户炸裂当中,孙仲君已经与没影子梅剑和,五丁手刘培生一起跳了出来。

    “好贼子,原来我的剑是你偷得,看姑奶奶不扒了你的皮!”

    孙仲君大骂道,这长剑可是她师娘所赐之物,她一向爱惜至极,现在见到正主,顿时怒火上头。

    “想要剑的就来!”

    方明脚下连点,几个起落间已经远去。

    “走!”梅剑和轻功最好,迅追了过去,孙仲君与刘培生跟在后面。

    后来的闵子华与十力大师等人见到华山派已经追了过去,自己等人再去未免有着以多欺少之嫌,并且对于华山众有着信心,自然纷纷回屋,静候佳音。

    袁承志在一片混乱中看到太白三英,顿时眼前一亮,与夏青青跟了上去。

    方明将华山三人引到一处僻静所在,这才转过身来。

    “是你!崔希敏?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跟师哥师姐开这种玩笑,上下尊卑还要不要了?”

    梅剑和见到方明此时的模样,顿时一愣。

    “好啊……你这个小畜生竟敢戏耍师姐,看我不剥了你的皮!”孙仲君脾气暴躁,已经直接叫骂了出来。

    “这当中恐怕有些误会,崔师弟你赶紧向师姐陪个不是,也就是了!”到底五丁手刘培生忠厚,顾及黄真的面子。

    “这小子怪模怪样,连头都剪了,看来传闻不假,已经剃度出家,叛了门墙,杀了也是清理门户!!!”

    奈何孙仲君怒火上头,根本听不进去,而梅剑和居然也微微颌。

    “哦,也对,以前也见过几面了!”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在原本崔希敏的记忆当中,自然也与这几位师叔的高徒见过,只是当时的崔希敏武功低微,又愚笨木讷,自然只有被取乐讥讽的份。

    “孙仲君,你今天在筵席上,一言不合就将金龙帮来使的胳膊砍下了,可有此事?”

    方明问道。

    “他乃是焦公礼那个老贼的徒弟,哪里还有什么好的了?”孙仲君一愣,随后拔出梅剑和的佩剑:“难道你还想给他找回场子不成?”

    “我自号‘半侠’,行侠仗义的事情,自然也得做一半的……”

    方明点头:“那个闵子叶当年死有余辜,你们被蒙在鼓里,也就罢了,但你们行事嚣张跋扈,滥伤无辜……嘿嘿……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混账!”

    梅剑和本来就高傲无比,现在见到方明居然辱及师傅师娘,顿时大怒,他轻功极好,江湖上才得了个没影子的绰号,现在身影迅捷无比地跃到了方明面前,右手并指成剑,直接刺向方明眼珠。

    “还有一件事……别以为我是袁承志那个傻子,还要顾及归辛树的面子……”

    方明轻轻一拨手,梅剑和如遭雷殛,腾腾退开数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他武功进益好快……并且,已经全然没有了华山的影子……”

    “小贼纳命来!”

    孙仲君挺剑对方明直刺,招招迅捷狠辣,虽然未得华山剑法之真传,但普通的江湖中人也是不易抵挡。

    “嗯!孙仲君你孤戾乖张,好滥杀无辜,既然被我见到了,自然饶不得你!”

    剑光闪动中,方明似乎化身无数黑影,居然在孙仲君与梅剑和的夹攻之下游刃有余,还有着说话的余闲,令一旁的刘培生张大了嘴。

    就在方明最后一个字落下的一刹那,他瞬间上前,屈指一弹,少林铁指功之下,孙仲君手上的长剑瞬间断为两截,随后方明的手指去势不减地在孙仲君丹田一点。

    孙仲君顿时脸色惨白,萎顿在地,感觉自己苦修的一口真气瞬间不见踪影,顿时心丧若死地嘶声道:“你……你废了我的武功!”

    习武之人最重要的便是自家真力修为,方明这一指不仅点破了孙仲君的丹田气海,更令她再也没有恢复的希望,比直接杀了还令她难过。

    “师妹!!!”梅剑和一直对孙仲君暗有情愫,现在见此立即红了眼,不要命地扑上。

    “你除了傲气点之外,还算可以挽救一下!不过还是需要受点挫折,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方明一式重手印在梅剑和胸口,梅剑和脸色一白,顿觉脚下一软,直接跪倒在方明面前,哇得一口鲜血喷在地上。

    他本来就是极高傲的人,现在急怒攻心,顿时昏厥过去。

    “师哥!师哥!你竟把他打死啦!”

    孙仲君爬到梅剑和之前‘抚尸痛哭’,一双怨毒无比的眼睛恨不得将方明身上的肉剜下来。

    “放心,他死不了!只是要受几年的罪了!”

    方明看向刘培生,“在归辛树的弟子里面,你还算比较明白事理的,将他们带回去吧!”

    刘培生此时本来已经有了拼命之意,现在见方明突然饶过他们,那股血劲顿时泄掉,手脚都是软绵绵的,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做下此事,我师傅师娘以后总会找你讨个说法!”

    刘培生抱起梅剑和,脸色极复杂地看了方明一眼,掺扶着孙仲君离开,想着飞天魔女与没影子何等威名,现在却一朝散尽,心里的滋味,又岂是区区言语可以表达?

    “今日念头一朝通达!”

    方明看着深沉的夜色,突然一笑。

    在当年看原著的时候,他就对袁承志对归辛树夫妇卑躬屈膝的模样异常不爽,孙仲君与归二娘灭了洪胜海满门,从七十老母到垂髫幼童都不放过,到了最后居然也没个交待,实在令人大大不爽,现在只能先收拾几个徒弟,等到武功大成之后,少不得要教教华山怎么做人。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