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八章 威胁(新书求支持!)
    “师叔祖,你在给徒孙挠痒么?”

    虽然韦小宝是个小孩,但被他在胸前一抓,还是令方明有点恼羞成怒。ranw?en w?w?w?.ranwen`org

    他手上猛地用力,韦小宝立即哇哇大叫起来,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了下来:“好汉!爷爷饶命!”

    他本来就是扬州混混,自幼被抓到痛殴之际都是这般喊叫,此时情急之下也自然而然地出口。

    “你若乖乖的,我便保你无事,否则的话……”

    方明威胁道。

    “自然!自然!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韦小宝点头如捣蒜。

    只是在心里,还在不停地咒骂:“辣块妈妈的!今日小爷流年不利,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撞到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手上,等到下次,小爷叫上多隆大哥、一帮大内侍卫,还有徐天川、风纪中,大小老婆一起上,非得把你抓住,扒了裤子,狠狠地打上八十板子,要你大叫‘爷爷饶命’不可!再下大狱,请你吃不要钱的辣椒水和虎头凳……”

    方明自然不知道他心里再想什么,但小痞子的污言秽语,还能有好的不成?

    弯腰一摸索,将韦小宝那柄锋利之极的匕掏了出来,直接比在他的脖子上:“不要乱动,否则的话,你的匕可不长眼!”

    韦小宝心里暗暗叫苦,当真一动都不敢动,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这几下变起仓促,净济几僧都没有反应过来,见了净明在大神威,打败了两个敌人之后,居然反手就将师叔祖挟持起来,都有些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反应是好。

    “净明师侄!你在做什么?还不快放下晦明师叔!”

    而在这个时候,寺外的骚乱终于引来了澄字辈的僧众,还有八个戒律院执事僧也一字排开,锋利的眼光盯在了方明身上,令他身上寒毛炸开。

    “都别过来!否则我立即宰了他!”方明将手里面的韦小宝高高举起。

    这可是晦字辈的高僧,又是替皇上出家的高官,众僧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面面相觑,纷纷退开几步。

    “还不够!给我退出二十丈之外,否则我就砍下他的一条胳膊来!”

    方明高声大喝。这是他知晓少林高僧众多,暗器高手也不在少数,但任凭你是何等高手,在二十丈之外,准头也要大大下降,更别说还有韦小宝在手,对方必须投鼠忌器了。

    众僧只得依言又退开数丈,让出了一片空地来。

    方明一手掐着韦小宝的后领,另外一只手拿着匕,就搁在韦小宝脖子下面,大摇大摆地进了少林寺门,一路深入。

    他来这已经将近六个月,自然是各处都摸熟了的,一路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一片湖泊附近,在湖水中间,是一座两层的古朴阁楼,只有一座木桥连接,门前的匾额上写着藏经阁三个大字。这就是少林藏经阁,之所以建在小湖当中,则是为了可以及时灭火,防止损坏了珍惜古籍。

    “藏经阁!这个孽障的目标是藏经阁!”

    而这个时候,众多的僧人终于反应过来。

    “让藏经阁里面的僧侣全部出来!”方明高声喝道,又举了举手里的韦小宝,威胁之意充满。

    少林藏经阁,自然是方明觊觎已久之地,但平时这里高僧众多,看守极严,他也没有办法潜入,而现在么?有了韦小宝这个人形护身符,自然无所畏惧。

    “阿弥陀佛!”随着高颂佛号之声,晦聪禅师终于带着澄观、澄通等一干寺内高层赶到,其中还有澄智,正看着方明,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净明!还不放下屠刀!”澄智穆然爆喝,做狮子吼状。

    “抱歉了!师傅!”方明淡淡道歉了一句,手里的匕反而更加紧了紧。

    “净明!你入寺以来,我和你师傅皆对你期许很深,为何做下这等事来?可是寺内僧众对你不好,你尽管说出来,有我们为你做主!”

    戒律院座眉头一皱,心想这个净明还是个少年,若是因为在寺内受了委屈,因而泄愤,倒也情有可原,因此出言道。

    “我没有委屈,只是仰慕藏经阁里面历代高僧大德的微言大义,还有高深武功,却不得其门而入,才出此下策,诸位师长莫怪!”方明笑道。

    “啊!”众僧瞠目结舌,几乎以为见到了疯子。以净明展露出的佛法和武功天赋,寺内已经有多位高僧动心,准备授予衣钵,只要按部就班地练上几年,进藏经阁只是等闲尔,为什么这么等不及?

    “净明!你既为我寺僧众,又有天赋,以后自然可以入得藏经阁遍观群经,现在去看,对你有害无益!”晦聪禅师说的是大实话。

    方明暗暗苦笑,这些他都清楚,但偏偏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住持师叔的一片好意,净明心领,奈何我就是痴人一个,非得现在看了不可!”真正的理由不能说,方明也就只有胡搅蛮缠起来。

    “这种行径,莫不是别派奸细,来盗取我寺武功?”看到方明这样,几个澄字辈僧众对视一眼,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是!”这个时候,罗汉堂的澄观突然道。

    “什么不是?”

    “此子进寺之前我就看过,没有别派武功在身,来历也是清楚明白!”

    晦聪禅师知道澄观虽然天真浪漫,但武功却隐为本寺第一,既然他说不是,那就一定不是。

    一时间不能索解,但见方明催促甚急,也只能对身边两个小沙弥吩咐了句。

    两个小沙弥立即跑入藏经阁当中,大声呼喊,本来藏经阁当中的大半僧众就被喧嚣吸引出来,而两个小沙弥去传唤之后,不到片刻,整个藏经阁之内已是空无一人。

    “净明,你可自去藏经阁看书,还不将晦明放了!”晦聪禅师道。

    “且慢!你当我不知道少林在藏经阁里面另有布置么?快叫那几个隐藏的高僧出来,否则的话……”

    方明掏出一枚铜板一抛!

    噗!铜板撞在匕上,立即断为两半,哗啦啦掉在地上,看得周围僧众脸色一变。

    这种吹毛断的神兵,在鹿鼎记时代就更加恐怖,光看韦小宝凭着宝衣、宝刀、蒙汗药三**宝就可以纵横江湖,干翻无数成名高手就可以知道其中的厉害。

    而晦明僧就在这柄匕边上,一些暗器好的僧侣本来已经瞄准,但自付万一失了准头,或者净明拼死反击,让这柄匕在晦明脖子上面轻轻一擦,那韦小宝可就小命不保。

    这可是代皇上出家的高僧,一旦失陷在此,就算是晦聪禅师都讨不了好,连着整个少林寺都要吃挂落。

    一念至此,冷汗直下,纷纷收了手里的念珠,铁莲子之类。

    晦聪禅师苦笑一声,高诵阿弥陀佛。

    只听藏经阁内部咯咧、咔嚓之类的机关声不停,随后就走出了三个形容枯槁的老和尚。

    这三个老和尚虽然骨瘦如柴,仿佛下一步就要摔倒一样,但光是看着他们,就让方明背后冷汗直冒。

    “我靠!还真有!!!”

    这事方明也没有什么把握,只是诈对方一诈,没想到还真给诈出了几条大鲨鱼来,这三个老僧分明武功极高,是少林的最后底牌之类,要是在他观看经书的时候突然杀出,那自己肯定要悲剧。

    “多谢诸位师叔、师伯、还有师叔祖成全!净明这就进去看书,还请晦明师叔祖陪着一程,请放心,在明日清晨之前,净明一定将晦明师叔祖放出!”

    等到三个老僧出来之后,方明押着韦小宝,一路进了藏经阁,直到关上门扉之后,才轻轻松了口气。

    这次的事情是他筹谋良久之策,虽然有些凶险,但实际上却也没什么大碍。

    先,这里是少林寺,讲究慈悲之心,就算失败被擒,也最多关押起来,慢慢审问而已,而今夜子时方明自付就可以脱离鹿鼎记位面,那还怕什么?

    并且,藏经阁四面环水,易守难攻,只有一条木桥通行,方便监视和看书。

    至于那种能一掠横空十几丈、飞到藏经阁之上的大高手?你以为这里是大唐双龙传啊?如果有那样的高手,方明直接束手就擒就是了。

    并且,他还给出了最后的归还人质期限,想必在没有突情况之下,众僧也不会鱼死网破。

    现在看起来,计划一切顺利。

    方明在韦小宝脖子后面一切,让他直接昏迷过去,随后立即将对方身上的宝衣剥下,套到了自己身上。

    宝甲宝刀在手的方明,又提着韦小宝这个护身符,开始对藏经阁进行大扫荡。

    这藏经阁之内摆满了木架,还有一股驱虫的药味,有些古籍书页已经泛黄,却还是保存完好,也有一些残页断章,被整齐地摆在书架下层。

    方明的眼睛只看武功,自然是一目十行地扫了过去。

    他自然知晓,这里不太可能找到易筋经之类的压箱底功夫,但只要是七十二绝技那一等阶的,也足够满足现在的他了。

    很快搜遍全阁,就有了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