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诡神冢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神墓(六)
    这是一个相貌非常和善的年轻人,面容白净,像是一块温润的玉石一样,眉宇之间有一种天然的神彩,一双眼睛如深秋的湖水一样波光鳞鳞,和女神佛库伦有一些相像。?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陈智很了解这些拥有神灵血脉的半神们,他们的眼睛都长得颇有神采,就像秦月阳一样,她一身最漂亮的地方就在她那双眼睛上,但是对于这支异族的神灵血脉来说,面前这个年轻人似乎更像是人类。

    “你说的额祖,就指佛库伦女神吧?我的确见过她……”,

    陈智对这个年轻人有一种天然的好感,微笑的点点头说道,

    “请问佛库伦女神现在在何处?你们是如何沟通的?”

    她就在后面,等会带你去见见她,这位叫做普尔吉吉泰?唐?玄临的年轻人说这些话时表情非常的从容,好像在说极平常的事情一样。

    “嗯……,好!”。

    玄临的回答让陈智有些意外,但陈智犹豫了一下后没有继续问下去。

    这时,队伍所有的人都进到房间里了,石室内立刻热闹起来。

    这是一个二百多平米的超大石室,看起来似乎是神墓中的一个专门放置殉葬品的屋子,这间石室四周的墙壁全部由昆仑石头砌成,墙壁上挂着面貌奇怪的木头面具,和一大串硕大的东珠。

    这里有200多名幸存下来的村民,但是以儿童居多,有些婴孩还不到几个月,在屋子里面哭涕不止,成年的村民们都瘫坐在地上虚弱无力,面色灰黄,看起来好像是很久没有吃过东西导致的营养不良,而且很多人还处于脱水状态。

    这些人看见陈智的队伍走进来后,先是有些恐惧,孩子们都吓得钻到了大人怀里。

    但他们听到那个叫做玄临的年轻人,对陈智说的话时,双眼立刻闪出的希望的光彩,期盼的看着陈智等人,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一样。

    陈智临走前陈智让队伍携带了大量的巧克力和淡水,还有一些压缩的营养片,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了,陈智立刻命令,让大家赶紧把食物和水分发给幸存者们。

    这些普通的食物和水,在这个特殊的时候真是起到了救命的作用,那些面色枯黄的孩子刚开始还躲躲藏藏,但后来全都高高的举起小手,向陈智等人索要食物,这些幸存村民们看起来十分单纯,他们得到了水份和热量补充后很快就活跃起来,一些妇女也开始用淡水将营养片化开,喂那些哭泣的婴孩儿,那些婴儿很快不再啼哭了,石室中立刻洋溢起一片片的欢笑,大家都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对陈智的队伍非常感激。

    刚才在墓道中,有些伙计精神受到了刺激,现在有些恍惚,陈智让他们坐下来定神修养。这些幸存的村民们对外来人非常热情,兴奋的小孩子们满地跑跳,争抢巧克力。

    豹爷的身边只剩下了二十几个人,其中大部分是蓝带武士,他们都身负重伤,应该与叛变的那只武士队伍恶战过。

    豹爷自从进到石室之后就变得非常的疲累,他默默的坐到角落中,不停的在咳嗽着,身体状态似乎已经走到了边缘。

    陈智让其他人继续分发食物,自己则走到豹爷的面前坐了下来,把怀中的烟盒拿出来摇了摇,看到里面还剩下两根,便递了一支给豹爷。

    “你身体没事吧?”,

    陈智给自己也点上烟,轻声问道。

    “没事……”,

    豹爷似乎不太想谈这个问题,剧烈的咳嗽了一会后,摆了摆手。

    陈智看他的样子没有再继续问,沉默了一会后,低声说道,

    “豹爷,刚才我们在墓道里见到的那些鬼魂都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还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

    “什么东西都不是,你们看到的,都是你们最害怕看到的东西,你能看见我的样子,就说明你一直都担心我会死去……”

    豹爷默默的抽着烟,声音平淡的说道,

    “这个地方有一种天然形成的气体,闻起来很呛人,这种气体毒性很强,当浓度比较淡的时候会让人产生真实的幻觉,但如果浓的话就会更眼中,会腐蚀人的身体,让人变成一团肉泥。

    这种气体产生的幻觉,是一种思想的物质化,即便是用防幻术的符咒也无法抵抗,你们刚才在墓道中走的时候,一些人心里太害怕了,心中的恐惧被具象了出来,所以你们看到的,并不真的存在,而是你们心中最恐惧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难怪胖威进来以后就说这里有火酸粉的味道,原来真的有……”,

    陈智默默的说着,忽然又觉得不对,继续问道,

    “这么危险的气体,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这里的先民们在这里设下机关了吗?但是我们我们这一路上过来,却没有看到任何机关。”

    “这些气体,并不是人为设置在这里的……”,

    豹爷淡淡的吐了个烟圈,满脸的疲惫之色,

    “这些有毒的气体,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

    “它……,它是谁?”,

    陈智有些不解的问道。

    “它就是这里的墓主人……”,

    一个柔和的声音从陈智的身后传来。

    陈智回头看去,只见那个面容白净的玄临走过来坐在陈智身边,他的声音从容平缓,语言很流畅,但是音节和顿挫有些生硬,可以听出,中文并不是他的母语。

    “我们的村子是在几个月前忽然发生变异的……”,

    这个叫做普尔吉吉泰?唐?玄临的年轻人,后头看了看石室内的村民们,面色凝重的说道,

    “当时的情况发生的非常突然,我们当时正在做祭神庆典,但忽然间,月亮的颜色改变了,整个天空开始暗了下来,大部分的村民忽然疯狂,开始攻击和撕咬同伴。他们杀了自己的族人,饥渴地吞食人的内脏,虽然他们依然还有记忆,但在饥渴的**下,已经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了。

    但母爱的力量是极其伟大的,一些变异的妇女们强忍着自己饥渴的**,把自己怀中的婴孩送到我的手里,让我一定要保护这些孩子,当时悲壮的场面是你们想象不到的。

    在最后的关头,这些变异的母亲们联合在一起,抵抗那些疯狂攻击的变异人类,让我有时间逃进神庙,躲进了我们祖先的神墓里。”

    玄临说完之后,用手摸了摸周围的昆仑玉石壁。

    “这里是我祖先们的墓地,我的祖先是长白山神超哈占爷,她的第三个女儿佛库伦女神留下了我们这支血脉,佛库伦女神为我们这族人起姓为普尔吉吉泰,就是希望我们平顺永生的意思,并且她为了报答唐家的恩情,在我们的姓中加了个唐字。

    这座神墓,我们世代供奉,是我们族人的圣地。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们真的进入这座神墓的时候,里面居然是这样的景象。”

    玄临说完后轻轻叹了口气,

    “你们刚才所说的那种有毒的气体,是从我们的祖先长白山神超哈占爷身上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