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慕南枝 > 第六百一十六章 纷呈
    李谦在心里冷笑。?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夏哲恐怕是收了太多的银子,不好交差了,所以才这样的劝他吧?

    他懒得摸清楚谁是谁的关系,干脆把一部分替换的名单传了出去。谁都想保住自己的位置,找这个找那个的都有。谁是走什么关系进的都司?这些人的后台是敷衍应付了事还是真心实意的帮忙?一下子就试出来了。

    如今打招呼的人都快把他的门槛踏破了,夏哲却让他等到秋天再说。

    是嫌他这里还不够乱?

    还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再卖那些有实力的背后人一个面子?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李谦都没准备拖太久。

    这种事情拖得越久就越容易引出大人物来。

    他现在还没有精力和那些大人物为了个小人物开战,这不划算。

    但李谦面上却半点也不露,笑道:“谁想去告就让他去告去。我要是连这点事都兜不住,还做什么两司的都指挥使?”

    他挑起的眉头却让这句话显得无比的张狂。

    夏哲想到李谦立了奇功却只兼了陕西都司都指挥使,转念又想到那三十万担粮草,他思忖了片刻这才笑道:“也是,有镇国公坐镇,就算是有人说什么,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李谦笑着没有说话。

    夏哲这样试探他,他凭什么一定要接招?

    他想猜,那就让他猜好了!

    李谦想到了李瑶。

    他这次实际上是想试试李瑶的态度。

    让他把军功让出来,弄个了皆大欢喜的局面,他的军功也不是那么好收的。何况李瑶还指望着他能随时出兵增援榆林关和嘉峪关呢?没有强兵,难道让他一个人去抗敌不成?

    他把陕西都司的人换了个底朝天,就看李瑶有什么反应了!

    李瑶若是支持最好,他若是不支持,他少不得跑一趟京城,和李瑶讲讲道理的同时,也去看看熊正佩,或者是去看看汪几道也可以。现在的形势最好不过了,平衡、制约,有时候也可以为他所用。

    他在心里琢磨着,目光不由就朝池边唯一的一座三层酒楼望了过去。

    今天是端午节,他还没能陪着姜宪看赛龙舟,却在这里陪着夏哲勾心斗角,虽然比看赛龙舟有意思,可他还是愿意陪着姜宪,愿意在姜宪面前示弱,让她揽着自己的肩膀,把头依在她的肩头,轻声漫语地说着些家常的琐事……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杨俊锦衣玉带,面带微笑地走上了观景台。

    夏哲愕然,居然失态地道着:“他怎么来了?”

    李谦静观其变。

    他刚回西安的时候,夏哲等人邀了林玉几个给他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接风宴,当时杨俊一改从前的病弱,出现在了接风宴上。夏哲仿佛对杨俊非常的忌惮,在接风宴上和杨俊打了个招呼之后就没说上十句话。他虽然表现的淡然,可李谦还是感觉到夏哲有意冷着杨俊却又不想让人发现的心态,这次则是小声嘀咕出声。

    李谦如果不了解杨俊的家世肯定会觉得奇怪,了解了杨俊的家世之后,知道这世上的读书人都不愿意为了死去的人背个骂名,就理解了夏哲对杨俊敬而远之、视而不见的做法。

    只是他最终的目标是要拿到陕西所有卫所的指挥权,和杨俊对上是不可避免之事。

    平心而论,杨俊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李谦不由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他笑着和杨俊打招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虽刚到西安可也听说了,您身体不太好,素来不参与这样的热闹的,今天怎么突然来看赛龙舟了?杨大人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杨俊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道:“我的确是来找李大人的,不过听李大人这么一说,我这话反而说不出口了。”

    李谦笑道:“若是为了两司之事,不管怎么着,我肯定是要给杨大人一个面子的。不过现在正烧着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要不,杨大人等过些日子我们再单独喝杯小酒,你看如何?”

    两司人员调任,主要还是调任的军职,那些主薄什么的位置多着,只要杨俊的人能担当得起,等把军职调整完了,杨俊推荐的人又能胜任的话,他给杨俊一个面子也未尝不可。如果不能胜任,没有了冰火孝敬钱,以朝廷现在的俸禄,加上三天两头欠薪,谁能活下去?就算杨俊介绍来的人家底丰厚不在乎,也能先把人安置了之后再找个理由开了,到时候杨俊表面上还得感激他,一句坏话也不能说。

    杨俊听着又是一愣。

    他自听说李谦兼任两司都指挥使,李瑶那边又一力承担给李谦弄了三十万担粮草之后,就知道李谦肯定是放弃了部分军功和李瑶等朝中大佬达成了某种协议,李谦最终的目的是要手握兵权,而且是实权。

    杨俊的位置却没有动。

    他很怕李瑶是一石二鸟,不动自己的原因是想留了自己来膈应李谦,最后成为李谦和李瑶等人角力的牺牲品。

    没想到李谦却很给他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他对李瑶就更愤恨了,脑子一热,道:“两司早就该整治了,之前老王也太纵容了一些。我倒是十分赞成你的举动。你放心,别说我没有什么人举荐,就算我有什么人推荐也不会这个时候跳出来。”说着,他调侃般地拍了拍李谦的肩膀笑道,“你杨大哥不是这么不知道进退的人!说起来,我还欠你一顿酒宴呢!不如哪天抽空我们兄弟俩好好聚聚?”

    杨俊是指之前李谦给他通风报信让他救了亲家一命的事。

    因这其中涉及到了夏哲,有些话他不好明言而已。

    杨俊突然和他称兄道弟的,李谦还真有点不习惯。好在他生性机敏,立刻笑着接腔道:“行啊!只要杨大人别嫌弃我不能喝酒就好。”

    “我们行伍出身的人不会喝酒可不行!”杨俊笑道,“不过,看在你官阶比我大的份上,你可以带两三个兄弟来给你帮忙。我也带几个兄弟来和你的兄弟放开了喝。”

    这就是要让两边的人认识的意思了。

    李谦到了此时才敢肯定杨俊这是要和他交好的意思。

    他目光微闪,笑道:“行!我听老大哥的!”

    “这就对了!”杨俊说着,两人就站在那儿寒暄了半晌,夏哲的脸都快绿了。

    其他的人只当什么也没听见,竖着耳朵却该干什么干什么。

    亲们,给格格2009的灵兽蛋加更!

    o(n_n)o~

    ps:从上海回来了,谢谢亲们的关心,因为大家得了2016月票总榜的第四。2017年会更好的写文,争取明年还能去领奖。

    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