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绣庭芳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蔺云一愣,当即尴尬地笑着,“好……那我自己解吧。ranw?en w?w?w?.?r?a?n?w?e?n?`org”心里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薛致远“嗯”了一声,又朝着穆言看了一眼,嘴角的笑容很暖。

    穆言回以温暖笑容。

    薛华裳不动声色将一切看在眼里,她心中很担心,担心薛致远会越陷越深……

    “先喝热茶吧。”薛华裳拉了薛致远坐下,命人端了热茶来。

    薛致远撩袍而坐,端着热茶喝了两口,从袖内掏出一张名帖递给了薛华裳,语气沉沉道,“你先看看吧。”

    薛华裳目光落在名贴上,皱眉拿起来翻开看了看,看完后脸色很沉,似是蒙了一层焦土,双目顿时失了焦距,看上去很焦躁颓废。

    穆言目光也落在名帖上,她虽没看到内容,但看到薛华裳变了脸色,心里便也猜出了几分。

    看样子这名帖大约是从言候府上送来的吧。

    穆言猜测薛致远一定有话对薛华裳说,蔺云在这里,他们兄妹说话也不方便。

    蔺云好奇地看着薛华裳手里的名帖,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穆言一把捏住了手腕。

    蔺云皱眉看着穆言。

    穆言淡淡一笑道,“走,我屋里有几样很精致的茶点,咱们去取了来一起吃吧。”

    蔺云也不傻,当即就转过弯来,看样子薛致远有话和薛华裳说。

    蔺云心中冷笑,她笑穆言还真是会做人,拉了她去端茶点,给他们兄妹单独说话的机会。

    这样一来,这兄妹二人肯定会觉得穆言更懂事,而她,在他们兄妹二人的心目中,一定显得很愚蠢。

    蔺云心中顿时冒火,用力捏了捏指头,冷着脸跟着穆言出了房门……

    薛华裳支开了屋里人,她葱白的手指压在名帖上,指尖抠着上面的字迹,似是要把名帖抠出个大窟窿才肯罢休。

    “别抠了,仔细指甲疼。”薛致远心疼薛华裳,顺势将名帖收起。

    薛华裳眼圈都是红的,但又不能落泪,只说道,“是姑母的意思吧?”

    薛致远摇了摇头,“不是。”

    “不是姑母的意思?那是父亲的意思?”

    “也不是。”

    “那是谁的意思?”薛华裳很讶异,定定看着薛致远。

    薛致远一副很淡定的模样,嘴角竟然还噙着笑容,慢慢说,“既然是我来给你送帖子,自然是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薛华裳越来越听不懂了,紧追着问道,“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能不能不绕弯子了?你看看我都要急死了,你还有心思和我绕弯子吗?”

    薛致远看着薛华裳急切的脸,终于忍不住扬眉笑了起来,一面笑一面和薛华裳说,“好,好,好,我不卖关子了,好好和你说。”

    “那你还笑?”

    薛华裳飞个白眼给薛致远,“你可真是亲哥。”

    薛致远,“……”

    当即肃了容颜,将霍仙姑去言侯府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和薛华裳说了“……你可别小瞧霍仙姑,燕京城中这些个夫人太太十分信赖她,尤其是婚娶,她的话很有分量,言候的母亲郭老夫人也不列外,将她奉为上宾,我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才想了这样的法子。”

    薛华裳又惊又喜,她怎么没想到这个霍仙姑?

    前世在言侯府上,她的确见过这个霍仙姑,言候的母亲郭老夫人也确实很信赖这个霍仙姑……

    她问薛致远,“你买通了她?”

    薛致远摇摇头,“她这样的人买通是不可能的,虽说认银子,但她胃口很大,你给她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可不想被这样的人纠缠一辈子。”

    “那你怎么说服她帮咱们的?”

    薛致远也不卖关子,悄悄告诉薛华裳,“……我派人不分昼夜跟了她七天,发现她在外头养着一个男人,她与那男人还有一个女儿,就住在城外。”

    薛华裳惊诧不已。

    像霍仙姑这样的道婆必须是洁净之身,不能与男人纠缠不清,真没想到她竟养着男人,还生了孩子,这事情若是让外人知道,她这个仙姑铁定是当不下去了,闹不好连性命都会丢掉……

    “不过。”薛华裳还是很担心,问薛致远,“她不会出卖咱们吧?”

    “她敢吗?”薛致远冷笑一声道,“我已命人将那男人和孩子看起来了,等此事解决后,我再送他们离开这里,如若霍仙姑守口如瓶,我便将她男人孩子的去向告诉她,若她胡说八道,这一辈子她也休想再见到他们。再者,若她出卖我,她在外头养男人生孩子的事情也会随之传出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她不会那么傻的,放心吧。”

    薛华裳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不说就没事。”

    “不过你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薛致远眸色忽然一沉,慢慢和薛华裳说,“虽说郭老夫人迷信八字,但言候并不信这些,他虽孝顺,但两家联姻此事关乎立场,更关乎前途,言候自己心里也会做出判断……”

    “那我该怎么办?”

    薛华裳双眸变的不安焦灼,“哥,我不想重蹈覆辙,但我也不想连累你。”

    “没事的,没事的,你先别着急。”薛致远起身,稳稳站在薛华裳身边,伸手按在她肩头,柔声安慰道,“你放心,哥哥不会让你重蹈覆辙的,不会的,一定不会。”

    “哥……”薛华裳哽咽着将头埋在薛致远的胸口。

    薛致远很心疼,他轻轻抚摸着薛华裳的头发,再次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乖,哥不会让你有事的。”

    “来,你听我说。”薛致远重新坐回原处,压低了声音很认真的和薛华裳说,“霍仙姑只是对郭老夫人说你与言候的八字相冲,可命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郭老夫人心里应该也存疑,所以,明儿你去言侯府上,只要做几件让郭老夫人信命的事情就行了。”

    薛华裳视线微微一颤,“怎么做?”

    薛致远招一招,让薛华裳靠前,低低在她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叮嘱她道,“……一定要自然些,别刻意。”